ps:昨天停電,不得不欠3章。目前還更進度1/21。【不可抗力請諒解】 岩摩天腳踏石宮之巔,一道道法訣手勢打出,化作一道道玄光,融入石宮之中,頓時整座石宮,放出灰濛濛的光芒!

磅礴的能量匯聚,一道道灰光,都想石宮的尖頂涌去,一種毀滅性的威勢顯現出來。很明顯,岩摩天在準備一次可怕的轟擊!

「快跑啊!」

「是異族強者!」

封魔石林之中,存活的修玄者,紛紛向外側掠行,逃離第三區域。

「祖王石宮,第一形態,轟天之炮!給我……開!」


岩摩天嗔目大喝,石宮的尖頂,驟然間射出一股粗壯的灰色光柱,直衝地底迷城的穹頂!

「那裡有神秘禁制,他是想要轟開這道禁制!」許陽猛然醒悟,而其餘強者中,也有不少人皺起了眉頭。

隨著灰色光柱的轟擊,穹頂下方的百丈高空中,一道禁制天幕,顯現出了它的形態,被強橫的灰色光柱,轟擊出了一個大大的凹陷,無數複雜的符號閃爍,但是並沒有崩裂。

「再來!」岩摩天手印一變,頓時漂浮而起的石宮下方,驟然張開了七八個一丈粗的黝黑洞口,兇猛地吞噬周遭的天地能量,隨即石宮周圍瀰漫的灰光,更加強盛!

不少尚未來得及逃開的修玄者,都被這股力量吸入黝黑洞口,隨即就是血水怒激,顯然已經凶多吉少!

「嗵!」

第二發灰色光柱,繼續轟炸而出,沖向高天,射在了禁制天幕的凹陷之處!

這一次,禁制天幕終於宣告破裂,無數玄奧的各色符號。都黯淡無光。

「高空中的飛行禁制也取消了!岩摩天到底想要做什麼?」許陽化身的南霸天,向高處略略飛行,卻感受不到那神秘禁制的力量,不由驚異起來。

「他想逃跑,」厲陽在許陽旁邊,淡淡說道。「各大宗派的玄皇長老,都在地表等候,他這麼龐大的能量波動,玄皇強者們必定會有所察覺。」

陡然間,地底迷城的穹頂劇烈震顫起來,隨即一隻方圓百里的大手,從外而內,以一種蠻橫霸道的姿態,硬生生抓破穹頂。探了進來!

「這是玄皇強者的手段!」

「長老,救救我們!」

困在迷城之中的玄者們紛紛大叫。

隨即迷城穹頂震顫得更加厲害了,不少區域的穹頂,都硬生生探進來一隻巨手,顯然是各大宗門的玄皇強者,察覺到了迷城的禁制有了變化,要掀開地底迷城的穹頂,一探究竟!

其中一隻雷光閃爍的龐大手掌。直接破開穹頂,向那座灰濛濛的石宮抓去。

「哈哈!想要攔我。沒那麼容易!」岩摩天仰天長嘯,「祖王石宮,第三形態!」

一道道繁複玄奧的手印,在岩摩天掌指之間變幻,化作一道道玄光,射入了他腳下的石宮。很快石宮的形態有了重大變化。那一個個黑黝黝、一丈粗細的洞口,迅速向內收攏,石宮外壁上,驟然出現了一排排密布的小洞,每一個小洞。都只有一拳粗細。

「所有人族的精英,都死在這裡吧,為我岩族陪葬!」

岩摩天癲狂一般地大吼道:「崩天大滅絕!」

「嗖嗖嗖……」

雨點般的聲音響起,從岩摩天腳下石宮中,爆射出無數道拳頭粗細的細微光芒,向四面八方一齊攢射,將所有強者,都籠罩在了其中!

「天哪……」

無數道灰光,涌動著可怕的毀滅性波動,向所有地底迷城的修玄者轟殺而來!


那一個個大手,似乎取得了共識。其中六道大手,從六個不同的方位,擋在了可怕灰光的面前,阻止這「崩天大滅絕」的威力。而最後一道雷霆大手,依舊向石宮抓了過去。

「哈哈!區區一個法象高手,還想阻止我?祖王石宮,第二形態,破天之矛!」

石宮的尖頂打開,一道精純幾乎化為實質的灰光,驟然射出,正中那一隻雷霆大手的掌心!

強猛的波動紛亂狂舞,呼嘯的勁氣餘波,向四面八方肆虐,那雷霆大手,被這一道「破天之矛」硬生生擊穿,崩解成了散亂的玄力勁氣,消散於無形。

現在的穹頂,被七道百里方圓的大手連番攪動,已經破破爛爛,大塊大塊的石塊、泥土,紛紛掉落下來,眼看著就要坍塌。

這一次對撞的餘波,竟然是直接掀飛了方圓數百里的一大塊穹頂,露出了湛藍的高天。

「哼!」那雷霆巨手的主人,顯然非常憤怒,陡然間化掌為拳,向石宮重重轟擊而來。

「一群蠢笨如豬的人族,本王子就不奉陪了!」岩摩天長笑,「祖王石宮,第四形態,熾天之翼!」

在石宮的外壁,驟然延伸出兩面寬大的三角形石板,就像是一隻巨鳥張開了翅膀!緊接著,三角形石板的下方,噴射出一道道灰光,一聲呼嘯,便穿過了地底迷城的穹頂裂口,向高天遠處逃竄!

「原來如此!」許陽恍然,他終於明白了岩摩天的算計。

首先,吸引強者來到封魔石林,並展開爭鬥!而且現在想來,每一個寶物出現的地點,都是經過精密計算的,所產生的爭鬥餘威,恰好可以破壞封魔石林的某一個封印節點!

第二步,岩摩天駕馭的祖王石宮,破開封魔石林的禁錮之後,假意宣稱要滅殺所有大宗門精英,實際上是讓那些無敵玄王級數的強者離開,以免妨礙他轟碎天幕禁制。

在轟開天幕禁制之後,下一刻面對的就是七大玄皇強者的圍捕!而岩摩天顯然預料到了這一點,施展出崩天大滅絕,令其中六個玄皇強者,不得不出手去維護迷城中的弟子。要知道,現在的地底迷城中,集中了帝宗、崑崙仙宗、劍府、白蓮府、天策府、古禪院、太學院、星辰院等八個宗門的精銳弟子,萬一這些弟子被滅,對於這八大宗門來說,絕對是一次難以承受的巨大打擊。

這樣就方便了岩摩天的逃遁,當然最後力拚那雷霆巨掌,就是祖王石宮本身的可怕威能了。(未完待續。。) 趁著這混亂,許陽化身的「南霸天」躲到了一塊十丈高的巨石之後,悄悄散去了【金鐘霸體】,重新變回許陽本人。

剛剛換上帝宗弟子服飾,就聽到上方有人叫道:「許師弟。」

許陽吃了一驚,抬頭一看,竟然是一身黑衣的厲陽。

厲陽臉色依然有些蒼白,看來施展禁招的後遺症還沒有過去。他跳下地來,似笑非笑地看著許陽說道:「許師弟,沒想到你還有這套變幻身形的玄術,而且連靈魂氣息,也能偽裝?若非我有兩下子,幾乎都被你瞞過了。」

許陽苦笑:「我自信在變化身形之後,配合鑄魂之術,能夠讓玄皇強者,都認不出來!厲師兄怎麼看出來的?」


厲陽說道:「我不是靠靈覺,而是靠經驗。」

看到許陽一臉茫然的樣子,厲陽淡淡解釋道:「在沒有進入內門之前,我是一個殺手,精通易容與反易容之術。雖然許師弟你變幻身形之後,身材差別很大,但臉部輪廓、五官,依稀還能看出原本模樣。」

許陽一陣無語,他化身南霸天的時候,臉部肌肉橫生,和原本樣貌,差了十萬八千里。就這樣,厲陽還能認出來,只能說明這個二師兄太厲害了。

「你終於踏入了玄王境界,恭喜。」厲陽面無表情地繼續說道。

「只是剛剛踏入而已,和師兄差遠了。」許陽笑著說道。

厲陽道:「我修鍊了五十多年,你今年才多大?若是你的真實修為和年齡爆出去,鐵定會引起中洲修玄界的巨大震動。」

許陽正色說道:「還請厲師兄不要說出去。」

厲陽點頭:「當然。萬一這個消息泄露,那些對我帝宗有不軌之心的宗門,多半要密謀對付你。所以你平時,就偽裝成玄君巔峰的修為。這樣最好。」

許陽深以為然,和厲陽並肩飛起,向帝宗同門集中之地飛去。

獨孤雲大師兄,同樣面色蒼白,顯然和黃一郎對拼中,受到的傷勢。依舊未曾康復。他身後,是上官寂風等帝宗同門。

「許師弟,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上官寂風笑嘻嘻地上前,拍了拍許陽的肩膀。


在迷城入口,許陽就和大家失散,如今終於平安返回,這讓上官寂風等與許陽相熟的同門,都鬆了口氣。

「我們上去吧。見一見梁丘長老,準備返回宗門了。」大師兄獨孤雲開口,指了指那一塊被掀開的穹頂。

「呼……的確,在地底呆了這麼長時間,整個人都快發霉了,出去曬一曬太陽最好。」上官寂風笑著說道。

不僅是帝宗眾人,其他宗門強者、無宗派玄者,都向著地表飛去。

高天之上。七大玄皇,分七個方位凌空而立。其中位於東方的,正是一身紅衣的梁丘露。她此次,負責為這一群帝宗精銳內門弟子,保駕護航。

眾人紛紛飛到梁丘露身邊。

「梁丘長老,那岩族王子岩摩天……」獨孤雲剛剛開口,就被梁丘露揮手止住了。這個美麗的帝宗女長老。面上帶著一絲憂慮,說道:「我已經盡知,而且通過天眼符,通報給了宗主。其實上古異族的異動,早在十年之前。就漸漸有了端倪。岩族,是上古諸族中的較強一族,擅長製作機關兵器。沒想到,今天會見到一個活生生的岩族王子。」

「我們應該怎麼辦?」獨孤雲問道。

「宗主智慧如海,必定會有所指示,此事不需要我們憂心,」梁丘露說道,「你們在地底迷城中,收穫如何?」

一行帝宗弟子,大多露出了笑容,只不過有些人是苦笑。

「此行的收穫,你們自行甄別,用得上的就留給自己,用不上的就交給宗門換取功勛吧。如果有辨認不出來的寶物,就交給後殿匡長老甄別,他雖然在功勛上很吝嗇,但寶物應有的價值,卻絕不會抹黑。」梁丘露微微一笑。

眾弟子紛紛笑道:「長老不必囑咐,我們都清楚規矩。」

忽然間,一個頭髮略略花白的老者,率眾飛來,正是星辰院的曾軒。他面沉如水地說道:「梁丘露,你門下弟子做的好事!」

梁丘露柳葉般的眉毛一挑,饒有興緻地說道:「曾軒,你說的是哪一個?」

「還不是你門下的弟子許陽!」曾軒怒喝,「在地底迷城,一座古墓遺迹中,我門下弟子彭鯨,已經將所有障礙都清除一空,在與最後守護的傀儡激戰之時,卻被許陽乘虛而入,捲走了寶物!梁丘露,你說說,這事怎麼解決?」

梁丘露看了一眼許陽:「許陽,這都是你做的?」

許陽從隊伍的末尾轉了出來,看到站在曾軒身旁的彭鯨,微微一笑:「不錯。」

「做得好。」

梁丘露對許陽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嘉獎道。

這一舉動,無疑讓曾軒更加憤怒:「梁丘露,你什麼意思,縱容門下弟子搶奪寶物嗎?」

梁丘露不屑地說道:「曾軒,搞清楚情況好不好?地底迷城之中的寶物,寫著你星辰院的名字了?搶奪寶物,本來就是看誰技高一籌。你星辰院弟子彭鯨,是玄王巔峰境界,還搶不過我帝宗一個玄君境界的許陽,這種丟人的事情,真難為你拉的下臉來找我說理。」

曾軒面色更加陰沉:「梁丘露,你的意思,是不願交出寶物了?」

「哼,門都沒有!」梁丘露道。

「希望你們帝宗不要後悔!」曾軒眼神一厲,狠狠瞪了許陽一眼,「走!」

目送幾個星辰院之人離去,許陽有些擔憂地問道:「梁丘長老,星辰院會不會有所動作,對我帝宗不利?」


梁丘露不屑地說道:「怕什麼,星辰院就是一幫唯利是圖的小人,也是崑崙仙宗的狗腿子。只要崑崙仙宗不動手,給星辰院一個膽子,他們也不敢侵犯我帝宗。」

許陽這才略略放下心來。

「帝宗弟子,與我一同前往附近的車烈國都,乘坐域門返回中土吧!」梁丘露雲袖一展,一座鮮花宮闕,飛了出來,迅速漲大。(未完待續。。) 星辰院一方的飛行宮殿之中。

「曾長老,那帝宗的人也太囂張了,您看那梁丘露,壓根就沒把您放在眼裡!」彭鯨憤憤說道,「而且,許陽那小子,戰力也太驚人了,將來要是成長為玄王層次,豈不是無人能制?」

主座上閉目養神的黃一郎,聞言哼了一聲說道:「開玩笑,就算他晉陞玄王之境,又豈是我的對手?」

彭鯨喏喏道:「是,黃公子的實力,我們都是知道的。」不過他心中腹誹,如果許陽同樣也是無敵玄王層次,還真未必會比這純血帝裔差。

黃一郎淡淡說道:「實力越強的人,提升境界就越是艱難。那許陽不是八極兼修么?他在十年之內,都未必能提升到玄王境界。不過,帝宗倒是有一個人,需要注意一下。」

「誰?」曾軒有些好奇地偏過頭。黃一郎這個純血帝裔,自從出現在星辰院,一直眼高於頂,同輩之中,誰都看不上。現在居然有他重視之人,這讓曾軒立刻留了心。

「嗯,帝宗一個叫做『南霸天』的弟子,」黃一郎淡淡說道,「他只有玄王初期,但是擁有兩種爆發戰力的秘法,更難以置信的是,這兩種秘法居然可以疊加!當然,這疊加之後的力量過於龐大,南霸天無法承受,不過短時間內,他也能夠在我手下堅持兩招。」

曾軒露出驚愕的神色:「玄王初期,能和你對抗?你沒有動用血脈之力?」

黃一郎皺眉,頗有些不甘地說道:「不,我也動用了血脈之力。所以說,那南霸天不可不防。兩年之後的仙門大會,他很有可能會對我們的計劃產生很大的影響。」

曾軒面色嚴肅:「如此說來。南霸天在玄王初期,就擁有抗衡無敵玄王的戰力。一連跨越四個小境界,此人的確不凡,要將其列入主要目標。」

「那許陽呢,也不能不管不問啊!這小子成長起來,說不定又是一個南霸天!」彭鯨有些著急地說道。他對許陽,當真是恨之入骨。

「不用著急,許陽這個人,自會有人去對付他!」曾軒嘿然冷笑說道,「說起來,這還是宗主的妙計……反正帝宗和天族已經勢同水火,不如再添一把柴!」

「曾長老,您的意思是……」彭鯨眼睛一亮,嘿嘿笑了起來。

***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