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Image
2020-11-30 0 Comments

軒轅爵一滯,這才發現我竟是睡着了,原本不悅的眸光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只是黑夜中他睜着眼眸,在稀疏的月色中凝視着我,卻在不知不覺中慢慢低頭湊近,而他的脣離我越來越近。

就在他的脣要觸碰上我的剎那,卻停住了,只是黑夜中,誰也不曾看見軒轅爵不自然的面色,隨後尷尬的睡了,只是在軒轅爵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一路上有不少認識他的人,看到他前來,都是指指點點,說道:「看到了沒,他就是那個入門了三年,都還只有煅體境兩重天的鹿羽!我們玄月宗怎麼收了這麼一個廢物。」

「是啊,聽說他靈根測試出來是人級一品的最差靈根呢,他壓根就不配修鍊!」 眾人對鹿羽的鄙夷和嘲諷,鹿羽壓根就沒有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謝爾金的胸口,好像豆腐做成的一樣,這顆圓珠,直接鑽入了謝爾金的胸膛之內,旋即在他的胸膛之內炸開。

撲通! 謝爾金的殘屍,落在了下方的海水中。 下方那艘小船的船長,看到這一幕,早就瞪大了眼睛,再也不敢在這裡逗留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菊花吐蕊,金黃色的花瓣如如同華麗的裙裝,只看一眼就讓人挪不開眼。矮松翠綠,絲毫不為寒冷所動?

一個黃色人影從遠處跑來,只見她身著黃色秋衣,皮膚雪白,雙眉似柳,脂白貌美,黛黑色的長發一瀉如瀑,直垂腰部,生得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後來暴揍天堂鳥的時候居然發現有一絲絲黑線從天堂鳥身上冒出來欲要往他身體里鑽,但是在還沒接近流火的時候就被流火的本命之火燒了個一乾二淨。

這個小意外讓流火當即就是眼神一眯,怒火降了下來的同時,也就發現了不對勁。 身為至尊神獸何其驕傲,被摯愛背叛之後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他知道,那幾位絕強的域外生生靈,必然領著眾無上境修士,很快就會殺上聖山來找他。

所以,他必需要在那些人找來之時,恢復過來。 但這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 …… 而這一天,鎮域塔空間第三層,無疑炸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不過,轉念一想,黎天也就明白了。

自己這次闖關,也不是輕而易舉的,如果沒有賺錢系統,自己能得到一級的提升就不錯了。 正是因為賺錢系統的存在,自己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我?」江琳聞言一怔。

古木點點頭,道:「不錯。」 「哦。」江琳沒想到這個男人會把好友交給自己,於是急忙接了過去。 將龍靈交予江琳,古 […]

Blog Image
2020-11-29 0 Comments

簡直可以這樣說,難於上青天。

「我就不信了。」楊風沒有再多想。 無論如何,那都是要拼一把的。 拼一把,那還有一些希望,如果不拼一把,那就只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