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這些,李雲山已經想到了。

但是他不怕!

因爲他有‘護身符’,他堅信,MBI不會制裁他!

轟轟轟…

王奇和敢死隊調轉方向,朝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魔靈攻擊。

強大的力量投射過去,全都撞在了魔靈身上。

可奇怪的是,對他完全不起作用。

“退退…快退!”高槐大喊。

與他一起的超凡後期大圓滿的同伴高勇,也是沒有任何猶豫,轉身便跑進了圍牆。

高槐和其他的人,也緊隨其後。

不到一會。

所有人都到了圍牆裏面。

高槐甩出一面水晶盾牌,擋在圍牆的邊緣,並對王奇說道:“趕快進來,別去送死!”

“就讓我們打頭陣吧!”

高槐並不知道,王奇和他的敢死隊,使用的七星血陣,一旦啓動,便不能停下。只有不斷攻擊,耗盡最後一滴精血,直至最後。

“好,你們打頭陣…。”高槐也想看看,這魔靈到底有多厲害。

實在不行,他就得跑路了。

總不能爲了一個唐家,把他們的命都搭進去。

“殺啊…。”

王奇拼命釋放真氣,打出七星血陣的最強一招。 「什麼,誰這麼大膽,敢欺負我媽媽,媽媽,快讓我出去,我來揍他!」混沌神獸頓時大怒吆喝道。

「有神器啊,太好了,能吃,符神獸和神器的結合物沒關係,我吃蛋照樣吃!」接著混沌神獸變得興奮道,兩隻綠豆小眼賊亮賊亮了,小嘴已是流出口水。

「很好,稍等一下媽媽就讓你出去!」江帆大喜道,沒有立刻放出,現在這種前後夾擊距離太近的局勢不利,放出混沌神獸只怕立馬遭到攻擊,還是先改善一下被動的局面。

「嘿嘿,沈金斌,你真認為你吃定我了嗎?」江帆忽沖著沈金斌符神皇玩味笑道,一邊靈魂傳輸發出指令。

「哦,你還有什麼花樣不成?」沈金斌符神皇一愣下意識道。

「我還有神獸呢!」江帆道,接著沖前方樹林大喊道:「雙頭,出來吧!」

「哼,不就還剩下那兩隻了嘛,沒什麼作用的!」沈金斌符神皇不屑道。

「是嗎,你看看它們帶什麼來了!」江帆笑道。

「盯緊他!」沈金斌符神皇皺皺眉對蜈蚣神獸器命令道,當然也沒放鬆堤防,意識死死鎖定江帆,只要一有異動立刻動手,身子稍稍扭頭一看有些鬱悶。

兩隻雙頭裂體各自卷著一隻油爆彈朝這邊一左一右的飛來,不過速度不怎麼快,沈金斌符神皇雖然不怕但還是能製造一些麻煩讓他分心。

沈金斌符神皇忽然急忙回頭看江帆,他感覺到江帆那邊有動靜,倒不是江帆動了,而是察覺到他身上有東西鑽出來了,故此沒有立刻動手。

呃,還有一隻神獸,沈金斌符神皇先是一愣隨即也不在意,不過很快大跌眼鏡驚愕了。

雙頭裂體獸自從在卡瑪山吞噬巨大蛇王獸進化了,已是可以分成十二個裂體,有四個跟隨納甲土屍,楊雲、李清進了地蠻城,江帆這邊可以有八個裂體。

雙頭裂體獸主體一直纏在江帆腰際的,從江帆腰際鑽出行動也不快,這是避免動作幅度大了引來蜈蚣神獸器和沈金斌符神皇立刻採取行動。

雙頭裂體獸離開江帆二十餘米,忽然身體一顫,瞬間分裂成四個裂體開始散開。

我靠,原來如此!沈金斌符神皇頓時明白了,同時也認出來了,接著心中一動驚訝道:「是雙頭裂體符神獸!」之前裂體是單頭的,雙頭裂體獸出來才讓他徹底識別出了。


「呵呵,你還算有些見識,不錯,正是雙頭裂體符神獸!」江帆得意笑道。

「不對啊,雙頭裂體符神獸不應該有這麼強大的實力才對!」沈金斌符神皇忽然迷惑道。

「原來的雙頭裂體符神獸自然沒現在的實力,不過我青龍族有秘法,在我的培養下便有了神王實力了!」江帆忽悠道。

沈金斌符神皇看了看四隻雙頭裂體已不動聲色左右散開百米距離,還在繼續拉開距離,形成兩隻對著蜈蚣神獸器,兩隻朝著自己這邊,身後空中還有煉製,自己似乎被包圍了,猛然感覺上當了。

「你好狡猾,竟然用這種手段讓我分神,不過這也沒用,這幾隻對我還是構不成真正威脅,你還是跑不掉的!」沈金斌符神皇些惱火道,決定只有動手了,再等幾隻神獸拉開架勢就更麻煩了。

「你又錯了,我並不完全指望神獸,我是青龍族族長,有不少秘法!」江帆看布置的差不多,忽然神秘地笑道。

江帆話一落音,頓時六隻雙頭裂體齊齊的發出刺耳的嘶鳴聲,讓沈金斌符神皇和蜈蚣神獸器一驚,認為要進攻了,這一短暫的分神,江帆趁機用上風無影絕技驟然消失不見。

沈金斌符神皇大吃一驚,意識鎖定目標消失,一時不知所措,忽然江帆氣息又出現,一看江帆已是到了三百米外算是安全距離,擺脫了前後夾擊之勢。

也不等沈金斌符神皇反應,江帆立刻意念發出,混沌神獸立刻出現在身旁,江帆喝道:「沈金斌符,你看看這是什麼?」

沈金斌符神皇一看驚愕,人不像人,獸不像獸的,沒見過,也沒聽說過,驚訝道:「這是什麼?」

「哇,真的是神器哦,吃蛋要吃!」混沌神獸一出現立刻盯上了蜈蚣神獸器,他一驚飢餓難耐了,口水嘩嘩直淌興奮道,一雙細腿撒開直奔而去,速度極快。

「沈金斌,你還是趕緊收起你的寶貝吧,不然可就要被我的乖寶寶吃掉了!」江帆擔心沈金斌符神皇動手急忙故意道。

「吃掉我的蜈蚣神獸器?哼哼,好啊,有本事就吃,我倒要看看如何個吃法!」沈金斌符神皇一愣隨即撇撇嘴冷笑著不通道,一邊靈魂傳輸給蜈蚣神獸器轉移目標放棄江帆。

沈金斌符神皇並沒有發動立刻攻擊,此時已是失去了一擊必中的機會了,心中十分後悔了,不該貪心的希望再拉近距離,結果拖拉了時間,讓對方竟是擺脫不利局面。

同時心中極為震驚,要抓住或者殺了這個青龍族族長的信心動搖了,剛才那瞬間的消失,速度太快了,自己根本就趕不上,少數土族部落真是不一樣,奇異的秘法太過神奇了。

也明白了為何司空符神主在蒙城地區遇上青龍族長沒能抓住了,呃,不如退而求其次算了,司空符神主沒抓到,我只是符神皇沒抓到也是理所當然,瞬間沈金斌符神皇權衡了下竟是改變主意。

青龍族長出動了符神獸,還出動怪物,應該是把壓箱底的利器都抖露出了,你要是逃就逃吧,只要能殺了雙頭裂體符神獸,或者殺了那怪物,在司空符神主面前也好交代。

司空符神主那次都沒能逼青龍族長放出怪物,我卻做到了,就能證明是全力以赴,同樣也說明對青龍族實力還是估計不足。

故此沈金斌符神皇沒動手,而是把目標轉移到雙頭裂體獸和混沌神獸上了,見混沌神獸奔蜈蚣神獸器就不會出手,這種主動他喜歡,這是自投羅網,對蜈蚣神獸器很自信。

蜈蚣神獸器得到主人的指令自然是服從,聽混沌神獸要吃自己頓時大怒道:「怪物,還敢說吃我,咱們看看是誰吃誰!」身子微微一弓爆射向混沌神獸。

混沌神獸見蜈蚣神獸器迎上來十分高興,還真擔心它跑了,距離太遠不利於吞噬。

距離接近到五六十米了,蜈蚣神獸器呲牙咧嘴一隻腿變異成兩米長的鋒利鐮刀揮舞,混沌神獸感受到了神器爆發出的靈性能量,再也忍不住了,小嘴巴一張稀溜溜的猛吸。

奇異的事發生了,蜈蚣神獸器揮舞的長腿頓時停止動彈不得,而且渾身似乎被莫名的強大力量給束縛住,身體不受控的竟是開始迅速縮小起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七星拜月!”

七柄劍騰空,不斷旋轉,形成月亮的形狀。站在王奇身後的九十九個敢死隊員,他們體內的精血,都朝那月亮彙集。

能量越來越強,血色的光芒也越發的耀眼。

直到王奇身後的九十九人,都被吸的差不多了,瀕臨死亡的狀態,他才拼命打出這一招。

月亮形狀的劍陣,向魔靈射去。

轟!

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一股非常狂暴的能量,在周圍擴散和肆掠,一些修爲低下的,都難以抵擋住。

即使是天階後期強者,也能感覺到明顯不適。

然而…

這樣強悍、狂暴的能量,撞擊到魔靈身上,仍然沒有起作用。

就連一點皮毛都沒有傷到。

而至始至終,魔靈也沒有反擊。

好在他沒有反擊,不然在場的人,都得去見閻王。

“弟兄們,都跟着我,與他拼了…。”王奇見到七星拜月沒有起作用,乾脆咬咬牙,使出最後的手段。

什麼手段?

自爆!


自爆是每一名武修者,重創敵人的辦法。他們引爆自己的丹田,爆發出最強一擊。通常來說,一個天階武修者自爆,能殺死超凡境!

超凡境強者自爆,能殺死化神境!

如果上百個天階武修者自爆,所產生的能量,絕對不會弱於超凡境強者。眼前的魔靈雖然很強,但是也不過就化神境。而且他只剩下靈魂。

從實力來分析,王奇的敢死隊,有極大的可能取勝。

不過…

他們引爆丹田,生命也就結束了。

再強大的武修者,也不可能救下他們。

另一邊。

李福控制着葉城的身體,在注視着一切。

葉城語氣低沉的道:“李老頭,你能打得過那個魔靈嗎?”

“能!”

“這麼肯定?”葉城震驚。

“不過是一個化神初期的武修者,且已經失去肉身,只剩下靈魂,很多高級戰技,他都無法釋放,怎麼跟我鬥?”


李福一臉的不屑。

“這樣說來,你也是化神境?”葉城早看出來了,只是還想確定一下。

“等下你就知道了…。”

李福賣了個關子。

葉城也沒有追問,反正過不了一會,就該李福出手了,到時就能看到,他的實力達到了何等境界。

遠處。

王奇帶着敢死隊隊員們,衝向魔靈,並準備開始自爆。

“這是要自爆?”MBI的兩大強者,似非常忌憚,轉身便逃。一直飛出去很遠,他們才停下來。

唐琪也帶着唐家的人,往後退了退。

“大家都小心些,撐起真氣護盾。丹田自爆,所產生的能量,摧毀力極強,我們不要被波及了。”

“是。”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