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湛也沒想到葉若羽突然這麼大反應,自己的話還沒說完他就動手了,而且下手這麼重,已經喘不過氣了…

“咳咳…老大,我話還沒說完!剛剛只是開玩笑的,昨天晚上…我在陪忙山寨的雜事,蕭族長今天早上纔回行走山寨的!這裏從老大進來的那天就被下令,任何人不準踏入,不過嫂子不算…”龐湛艱難的說道,此時的他已經被葉若羽掐得滿臉通紅!

“真的?”葉若羽依舊沒放開他的脖子,不過力量倒是小了不少,愣愣的說道。

此時琴女滿臉調皮的走了過來,拉開葉若羽的手道:“你那麼激動幹嘛?昨天晚上你不是佈置了一個阻斷聲音跟光線的禁制嗎?你早上起來的時候有沒有被破掉?”

葉若羽聽後一愣,好像是有這麼回事,這禁制還是剛剛自己撤掉的,他們是不可能透過禁制看到裏邊發生了什麼事的!

“這麼說你們在陰我?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卻從我口中知道了不應該知道的事?”葉若羽掐着龐湛脖子的手依舊沒有放開。

龐湛的眼珠一陣轉動,接着笑道:“老大,五大族長讓我告訴你,今天就是第三天!”

葉若羽放開雙手,邪邪的笑了笑,突然一腳將他踢飛道:“離我們的約定還有幾個時辰!我得先教訓教訓你小子,連你嫂子的玩笑都敢開!”

研究生官場筆記

他們都不明白,這龐湛本是一個很謹慎、很正派的人,怎麼一跟葉若羽到一起就變得這麼混蛋?隨即她們得出了一個結論:這完全是葉若羽的問題!

行走山寨的內廳中,除了外出的兩位首領和數十位弟子,所有的兄弟都到齊了,因爲葉若羽說他要宣佈一件事!

看着身下的數萬人,葉若羽嘆了口氣,接着淡淡的說道:“兄弟們,我葉若羽準備結婚了!”

衆人聽到這話,一個個都愣了,片刻之後全部歡呼起來,他們的老大要結婚,他們也很高興。

蕭語雪走到琴女身邊道:“小妖精,恭喜你了!”這話說出來,蕭語雪的眼眶有些溼潤了。

琴女笑了笑道:“族長大人搞錯對象了,跟若羽結婚的並不是我!”

蕭語雪聽後呆了,她是瞭解葉若羽的,這世間如果有一個人能夠讓他心甘情願的成家,那絕對就是琴女,可現在她說不是她,難道這婚不是若羽心甘情願結的?


想到這裏,蕭語雪皺了皺眉頭。

葉若羽等所有的歡呼聲過後,纔開口說道:“其實這件事我還並沒有決定,這次叫大家來就是讓大家商量商量的!”接着葉若羽將五大家族跟他在行走藥行的事情複述了一遍。

衆人聽後都沉默了,他們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自己的老大爲了讓所有的兄弟都高高興興的活下去,決定委屈自己。

片刻之後,龐湛站了起來看着葉若羽道:“老大,這件事我不同意,我最多承認琴女姑娘跟蕭族長這兩位嫂子,其餘的任何人,她休想得到我龐湛的認可!”

龐湛不是傻子,他早就看出蕭語雪對自己老大有意,甚至能感覺到自己老大的感情也在慢慢掙脫朋友、師姐弟的那一層束縛。

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想自己的老大爲了這些兄弟委曲求全。

聽了龐湛的話,底下有大部分人也喊出了“不同意”三個字,此時的葉若羽才明顯的感覺到,什麼是兄弟,那一份感情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他被感動了!其實葉若羽是一個很容易動情的人,從他救凝莜、陸恆子夫妻、幻巫雪族上下、妖魅、周華子等等的事情就能看出來。

“若羽,我希望你再考慮考慮,你身下所有的兄弟都是擁有滿腔熱血的男兒,他們不會看着你爲了他們,屈服於五大家族!”蕭語雪想了一會說道。

葉若羽點了點頭,此時的他心中再次矛盾了。

琴女發現了葉若羽的感情波動,握了握他的手,對着下面的人道:“我知道大家都是若羽的真兄弟,不過這件事我希望你們能認真的考慮考慮,你們當中有些人身爲人父、身爲人夫,你們不怕死是值得尊敬的,但有沒有想過一旦打起來,說不定他們就會成爲孤兒寡母?”

頓了頓,琴女繼續道:“若羽不是五大族長,他不想看着自己手下的兄弟爲他而死!更不想因爲他的原因,讓那麼多原本幸福的家庭妻離子散,就算他忍心,你們忍心嗎?”

衆人聽後再次沉默了,琴女說的很對,自己忍心看着妻兒失去依靠?不忍心!

可他們也不忍心看着自己的老大受到如此委屈。

蕭語雪聽了琴女的話深深的嘆了口氣,這是她第二次那樣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跟琴女之間的差距,那可能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差距!

她也是第二次深深的感覺到,這世間只有琴女一個人纔有資格當葉若羽的妻子,也只有也弱於一個人纔有資格當琴女的丈夫。

“嫂子說的很對!如果這一戰能避免就儘量的避免,兩方的人馬中有不少的人都是有家庭的,咱們要考慮清楚!”一直很少在這種場合下發表意見的周華子此時說話了。

“我知道這樣做很委屈老大,不過這或許是最好的方法,那五大家族能有這樣的覺悟,我們也不能太小人了!”一直在賭場忙碌的王虎三兄弟的老三王狼也說道。

幾分鐘的爭論之後,大部分已經同意這樣做了,葉若羽苦笑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新書《神祕守護》正式開坑,鏈接:17k.com/book/784620.html,求支持! “不過老大,我有一個條件!”龐湛此時突然出聲道。

“說!”

“不管什麼人,嫁給老大都只能當妾,妻的位置必須留給嫂子跟蕭族長!這是唯一的要求,如果五大族長不答應,那我們就只能拼一場了!畢竟嫂子跟蕭族長不算是山寨的人,而且還是女人,本來這件事就很對不起她們兩位了,我們不能讓她們做出太大的犧牲!”

葉若羽聽後點了點頭,他也認爲這樣做無可厚非。

蕭語雪則有一些臉紅,自己跟葉若羽之間連半撇都沒有,就這樣被拉出來說事了,終究是有點尷尬的,不過這也讓她很高興,畢竟自己得到了若羽手下兄弟的認可!

沉吟片刻之後,葉若羽笑道:“就這樣決定吧!王虎三兄弟、周華子負責下山購買用品,龐湛、美女師姐還有望渠還有陸恆子夫婦到我房間來一下!”

“老大,不知道請朋友過來嗎?”龐湛突然想到這件事,馬上問道。

葉若羽皺了皺眉道:“請董老大三兄弟、凝莜、嶽中青幾人就可以了!這件事陸恆子跟藍顏等會去辦,你們先到我房間來一下,安排下細節!哦,對了,具體日期安排在兩個月之後的今天!”

大廳中所有人都已散去,葉若羽的房間卻有幾人正在商量着什麼。

“這次和親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不過不管怎樣,我們還是不能放鬆,誰也不知道五大家族是何居心!”葉若羽皺眉道。

蕭語雪幾人聽後都點了點頭,畢竟五大族長老奸巨猾,和親是不是一個藉口誰也說不準!

“所以在和親的同時我們也要防備五大家族的偷襲,這樣!美女師姐還有燕雀馬上趕過去跟妖魅等人匯合,你們的目的就是等我的信號,只要我這邊信號一響,你們馬上集結在懸浮大陸所有厲害攻擊五大家族的生意領域!”葉若羽想了一會道。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這裏你們要注意兩點,第一,你們的身份一定要隱祕,不要出現任何的紕漏,第二,如果接到我的信號,速度一定要快,畢竟那裏是五大家族的大本營,一旦失手,馬上退回!當然,你們還要注意哪些可惡的巡邏軍隊!”

蕭語雪點了點頭,這是一個很好的牽制計劃,一旦五大家族聽說生意領域被攻擊,肯定會讓人回去救援的,由此在行走山寨這邊的力量肯定會分散!

說着葉若羽拿出了五顆六品孕馨丹跟五顆七品孕馨丹,在妖魅那邊有自己的十六個已經達到藍色越初級弟子,再加上蕭語雪、燕雀、妖魅、這些高手,他們對付那些生意領域已經足夠了!

更可況,誰也不知道妖魅跟鳳凰手下是不是有人在這段時間內達到了青色高級境界,這些丹藥拿過去就是爲了提升實力的!

“龐湛這段時間的人物很重,首先關閉行走藥行跟賭場一段時間,將裏邊的高手全部撤回,然後就是山寨內部,將山寨中建立的機關全部檢查一遍並開啓,一定要你親自檢查開啓,不能泄露了消息!最重要的是要安排一些人看守!你們天都要去檢查幾次,這些看守的人必須跟你很熟,防止意外發生!”葉若羽道。

“那山寨內部事物的安排怎麼辦?”龐湛道。

葉若羽想了一會,笑道:“內部安排這次交給琴女跟我母親!”

“最後就是藍顏夫婦了,一旦發生意外,你們就是行走山寨存亡的關鍵!”葉若羽道:“你們兩人要用最快的速度通知董老大、嶽中青、唐翰海幾人,讓他們帶着所有的人都到在范陽城外圍等候,聽我的信號行事!”

“額,老大,這樣不太好吧,這樣算起來他們不是聽你指揮了?我怕他們不會同意!” 都市之歸去修仙

葉若羽笑了笑,拍了拍他們的肩膀道:“他們看了我寫的信,一定會知道怎麼做!”

其實葉若羽的信上只有一段話:“五大家族與我行走山寨聯姻,不知居心,作爲山賊勢力的一方,現需要你們的幫忙!先要麻煩各位在范陽城外休息,到時定有人接應!”

蕭語雪等人此時已經出發了,他們並不是祕密離開的,葉若羽帶着幾人去范陽城的行走山寨,他們就是在達到范陽城的時候祕密離開的!

畢竟行走山寨那樣大的攤子,肯定會有五大家族的人馬,他們的行蹤就必須格外小心。

看着蕭語雪幾人離去的背影,葉若羽嘆了口氣,兩個月後的今天,不知道辦的到底是喜事還是喪事,在這一瞬間,葉若羽產生了奇怪的感覺,感覺到他的生活將會迴歸以前。

行走藥行中,五大族長跟一位女子正在聊天。

這女子長的很漂亮,也可以說是略帶妖豔,看樣子年齡不大,卻足夠誘人,見到她之後葉若羽才感覺到天下的小妖精不止琴女一個,幸好,葉若羽已經被琴女這個小妖精迷得神魂顛倒,幸好,葉若羽不是好色之徒!

閃身來到內廳,葉若羽在六人身邊坐下。

五位族長髮現葉若羽之後,心中都暗暗吃了一驚,因爲直到葉若羽坐到他們身邊,他們才發現有人到來,這樣看來葉若羽的實力已經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葉首領,給你介紹,這位是姬千瀧,我的親妹妹!過段時間也就是你的妻子!”靈子看着葉若羽,指着那位漂亮的小姑娘道。

葉若羽笑了笑道:“現在就把人給叫過來了!呵呵,如果我說我不答應呢?”

五位族長聽了葉若羽的話,臉上的笑意瞬間便凝固了,“爲什麼?”靈子不甘心的問道,他們爲了這個計劃可是籌謀了很長時間,現在要是他不答應,那這個計劃就沒任何作用,爲了滅掉行走山寨就只有硬攻,這樣付出的代價一定會很大。

“因爲我還有幾個條件需要你答應!”葉若羽拿出酒壺、酒杯,給每人都倒了一杯酒,接着便開始自斟自飲。

“什麼條件?”靈子疑惑的問道。

“第一,他只能當妾!”葉若羽指着姬千瀧道。

姬千瀧聽了葉若羽的話,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頓時就像要飛出眼眶,很明顯她生氣了!

“爲什麼?我不要當妾!”姬千瀧大聲道,那漂亮的臉蛋也在這個時候漲得通紅。

五大族長此時也是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這一下子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因爲他們實在沒想到會有這一招。

“爲什麼?葉首領這樣做有點過分吧?千瀧好歹也是我妹妹,怎麼能給你當妾?”靈子此時也有些生氣的說道,自己的妹妹給別人當妾,這樣的面子他們可丟不起。

葉若羽看着他們的樣子,笑了笑道:“因爲琴女,沒有任何人能夠從她手中搶走妻的位置!就算她答應,我也不答應,就算我答應,我手下數萬的弟兄也不答應!這個要求也是我手下那些弟兄提出來的!不過我倒是沒有故意欺負她的意思!”

聽了葉若羽的話靈子平靜了一點,這琴女在葉若羽心中的地位他還是知道的,從他不管走到哪裏都帶上琴女就可以看出來,不過他來見自己兩次,琴女都不在身邊,難道是這位琴女姑娘吃醋了?桀桀,要真是這樣,那事情就越來越對自己有利!


想到這裏,靈子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

可他怎麼會明白琴女跟葉若羽之間得感情呢,琴女是不會吃醋的,現在到目前爲止,能夠讓她吃醋的女人還沒有出現。

“不行,我可是聽說過,你跟琴女並沒有成親,所以她不是你的妻子!我也不要當你的小妾!”姬千瀧紅着臉大聲道,說完之後發現沒人理他,委屈得馬上就要哭了。

片刻之後,靈子咬牙道:“好,這個我答應!”

“你答應不算,需要她答應!不然以後我的日子恐怕就要被她鬧翻天,開始進來的時候我還以爲她是個小妖精,現在她才說了兩句話我就知道,其實她是紅辣椒!”葉若羽滿臉笑意的對姬千瀧說道,似乎是誠心想殺殺這小姑娘的威風。

“你是混蛋!大混蛋!我…”姬千瀧聽了葉若羽的話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着葉若羽的鼻子罵道,不過還沒有罵兩句,馬上就被五位族長那犀利的眼神給嚇住了,頓時她就成了一隻泄氣的皮球。


“好,我答應!”姬千瀧咬牙道,此刻她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

葉若羽看着姬千瀧的樣子有些不忍心,但他也沒辦法,兩人都是爲了家族犧牲,而她的犧牲則比自己大得多,這隻能怪她生在了五大家族,這就是別人說的,起點太高的人終究不會有太好的結局。

不過除了同情之外,葉若羽還是有一點點佩服,一個女孩子爲了家族犧牲幸福,這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打擊,而讓她沒想到的是,從來都嬌生慣養的她居然要給別人當妾,這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那第二個條件呢?”靈子問道。

葉若羽喝了一口酒道:“第二個條件,從現在開始姬千瀧就是我行走山寨的人,她的一切問題都由我來安排,包括婚事,你們任何人都不得插手!”


“這個沒問題!這是五百萬魂晶,那算是我們幾個送給千瀧的一點賀禮!”說着靈子拿出一個手鐲交給葉若羽。

葉若羽沒有接,淡淡道:“既然是送給千瀧的賀禮就由她保管吧!再說她爲你們家族付出了這麼多,是應該得到一點回報!”

姬千瀧聽了葉若羽的話沒有絲毫的客氣,一把從靈子手上將手鐲搶了過去,一雙大眼睛還在死死的瞪着葉若羽,似乎還在爲自己只能當小妾生氣。

葉若羽看着她的樣子笑了笑,接着對靈子道:“還有最後一個要求!”

靈子聽後鬆了口氣,總算是最後一個了,他要是再說個十點八點,自己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你說!”靈子很高興的說道。

“最後一個要求,麻煩你們五位跟我去行走山寨的客房中休息,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婚禮結束,你們不能下山!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能下山!”葉若羽道,隨即臉上也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他這一招絕對是五大族長沒有想到的,因爲在和親的時候誰也沒有這麼個規矩,如果自己五人真的跟葉若羽回到山寨,那計劃還怎麼進行?沒有指揮再好的計劃也都是扯淡!

看着五位族長拉的像苦瓜一樣長的連,葉若羽笑意更甚了,這一招對五大家族來說根本就是死棋!因爲他們不能不答應,否則肯定會引起葉若羽的懷疑,這也會導致計劃的失敗。

靈子幾人相互看了一眼,苦笑道:“這個我們也答應!不過我們幾個要跟一起過來的幾位隨從交代兩句,我們沒有回去,這家族的事情總得讓人管理!”

葉若羽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行走山寨的運行依舊是那樣的有序,只是這次多出了一點點喜氣。

五位族長來到這裏就被吸引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設計得如此奇妙的山寨,將地利運用到極致,這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主峯右邊的山峯中,有一個很大的建築物,這個建築物並不是很氣派,不過非常乾淨、非常舒服,這是葉若羽讓龐湛修築的客房,從客房到主峯中只有一條通道,每次都只能通過一人,通道懸浮在空中,四面八方沒有一個落腳點,除非達到藍色等級,否則根本不可能不走通道凌空到達主峯,這也是爲了保證主峯的安全。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