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琴雪幾步跟了上去。

沒走多久,前面便是一片濃濃的迷霧,彷彿一塊濃厚的紗布遮掩住了她眼前的路,迷糊中,似乎只有一個人在獨行。

鳳琴雪猶豫的頓了頓步子。

妖獸似乎早已料到會這樣,抬了抬眸,道,「這裡以前是你師父住過的地方,我還沒傻到和錢過不去。」

鳳琴雪嘴角抽了抽。

待過了迷糊后,鳳琴雪竟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錯覺。

眼前的景象,讓鳳琴雪不由聯想到一個地方……

世外桃源!

桃花初綻,落英繽紛,菁菁的綠草中流連著淡白的蝴蝶,小溪潺潺,四周環繞著濃厚的迷霧,中間是一座簡練的小竹屋。

只可惜,地方小了點。

不過……

「你之前說我師父住在這裡?」

鳳琴雪挑了挑眉,她忽然發現,自己對鳳阡陌的過去,知道是少之又少,除了那些荒唐堪稱奇葩中的戰鬥機以外。

「嗯,是啊。」妖獸點了點頭。

以前它為了找鳳阡陌追債,一路追到這裡。

以為是一片世外桃源,和鳳阡陌相處幾百年,哪知道這人跑了,它卻再也不出不去了!

典型的坑爹!坑爹啊!

「那,我師父以前是個怎麼樣的人呢?」鳳琴雪墨發微微被風輕撩到眼前,遮掩住了前面的景象。


荒唐,妖孽,謫仙?

機關算盡,無所不知?

鳳琴雪還真沒個准。

「鳳阡陌啊……」話鋒一轉,妖獸的音調猛地低沉了下來,隱隱含著咬牙切齒的衝動,「不折不扣的大混蛋。」

噗……

鳳琴雪低了低頭,果然,她當初絕對是看走眼了。

哎,看看別人,鳳琴雪再看看自己,她有種錯覺。

以後自己會不會被無數人抓去替鳳阡陌還債……

很明顯,這的確是個問題啊!

別人美男是到哪裡都是一片風流債,鳳阡陌倒好。

到哪裡,都是一片叫罵聲,不是混蛋,就是王八。

別人仙人是到哪,一片美名遠揚,好友多多。

鳳阡陌是到哪裡都是甩一堆得債,然後到處拉仇恨。

這就是差別!差別! 「哥們,既然今天我到了這裡。你儘管告訴我,我師父怎麼坑你的!只要你送我出去,我肯定幫你伸張正義!」

對於迷魂陣,鳳琴雪幾乎就是一無所知……

不對,更準確的說,只要涉及到書一類的知識,都是戳進文盲心中的一把血淋淋的刀!痛徹心扉。

「真的?」妖獸表示很疑惑,到底該不該信眼前的人。

「相信我!當年我也是被鳳阡陌拐騙過來的!」

是的,鳳琴雪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除了那倒霉的一來就被人各種撕衣,就是回鳳府看見了鳳阡陌站在樹下。

一襲白衣翩翩,月光皎潔澄澈,簡直就像救世仙人……

鳳琴雪一直都在痛恨,當初自己怎麼就眼瞎了覺得鳳阡陌是清冷的仙!都怪自己沒有一眼看穿本質的能力,才導致自己一直掉坑,一直掉,然後再也爬不起來了!

「不行!有其師必有其徒!只要姓鳳的都不能信,絕對不能信!」

「……」

鳳琴雪眨了眨眼,道:「妖獸大人,看著我這純真的眼眸,你一定要相信我!」

話落,鳳琴雪不忘擦了擦眼淚,心酸道:「其實,鳳阡陌完全就不是人……」

「為什麼?」妖獸對此感到十分好奇。

「因為,我拜他為師這麼久,他除了坑我就是坑我!一點東西都沒教我,而且還惹得一堆仇家……看吧!我就是不小心路過打醬油就被抓來了。」

「打醬油?」

「咳咳……就是路過的意思……」

「好像鳳阡陌確實是這種性子。」

「何止叫這種性子!他的行徑簡直是令人髮指有餘!」鳳琴雪內心表示悲憤,她不就是和鳳雲夜去了趟地府么,回來后不光被吃干抹凈還帶了個鳳凰蛋!

這叫拐騙!

幾百年啊!想想鳳琴雪都覺得背後一陣陣發涼……

「看來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

鳳琴雪趕緊點頭表示相當贊同。

妖獸垂眸沉思了片刻后,低沉道:「你跟我來吧?」

「你,你想幹嘛?」鳳琴雪下意識握緊鳳求凰。

「這裡以前是鳳阡陌住的地方……」

鳳琴雪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這貨是被拉來當看家的了。忽然間,鳳琴雪心中湧上幾分好奇,她師父以前就住在迷魂陣里?

跟著妖獸不知走了多久,才發現原來這迷魂陣居然也是個世外桃源!

這恐怕是這迷魂陣中唯一有一點陽光的地方。

借著陽光,鳳琴雪微眯起眼,才看見原來之前的綠眼妖獸居然是一身雪白!

好漂亮……

雪白的毛髮猶如天山之雪無暇乾淨,眼眸飄蕩著碧綠的光芒,四蹄踏在草坪上。

「這裡是我師父住的?」

陽光正對的是一片湖泊,湖泊中央正坐落著一座亭台樓閣。不同於房間與其他亭台,亭台三面放書,中間僅放了一張床。

鳳琴雪腳尖點湖,一襲白紗飄逸在空中,優雅落地。看著玲琅滿目的書,心中頓生一陣感慨。

看來,她師父的奇葩也是學來的。

隨意抽下一本書,剛剛翻到第一頁時,鳳琴雪瞳孔猛縮……

龍飛鳳舞的字跡含著行雲流水之意,她對這字跡怎麼可能不熟悉!這不就是她師父鳳阡陌的字跡么!

「原來,他什麼都知道……」

鳳琴雪將書合上,眼底涌動著深邃之意。

這本書不是寫其他的,正是寫其他空間的聯繫。

也就是說,鳳阡陌知道,她怎樣才能穿越回去。說白點,鳳阡陌不光知道她穿越的事情,也知道空間之間轉換的事。

說簡單點……

就是她被耍了!



【絕色下周末開始正式恢復更新,於四月份將完結。鞠躬,抱歉,讓大家久等了、更新時間於周末,一日八千起。】 鳳琴雪將最後一朵桃花擺好以後,累倒在草地上。

「累死了!」

真不知道當初鳳阡陌是什麼愛好,居然在林子里種了一大片桃花。而那隻白色的妖獸養成了一個奇葩的愛好。

什麼東西都要塞桃花花瓣。

鳳琴雪看著妖獸龐大的體型,怎麼也想象不出它能晾乾桃花花瓣。至此,鳳琴雪只好認命。

一天下來,除了晾花瓣,打掃房間,剩下的時間就是翻鳳阡陌的書。

幸虧這妖獸是識字的,不然她估計看三個月也看不完一本。

隨意從懷中取出一本書,鳳琴雪覺得有些悲涼。自己唯一一次認真看書,居然僅僅是為了穿越回去。

一碧如洗的天空掀卷著幾片白雲,微弱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的,生出幾分懶意。

不知不覺已是過了三月。

在三個月之間,她看的書足有半數,晚上睡覺連衣都懶得脫了。 穿成八零大佬掌中寶 ,醒了繼續看。

此時她已經完全發現自己典型被耍了。

當初鳳阡陌說時空的時候,她就能想到鳳阡陌知道有平行的時空。

但是,她根本沒想到,鳳阡陌居然了解的這麼全面。

這書架上滿滿的書,幾乎能堪比關於時空論的百科全書。細細的批註說明了時空間的不同,以及產生不同時空的原因。

二十一世紀的人鑽研幾代都沒想明白的事,現在被鳳阡陌寫的是一清二楚。

唯一的缺陷……

就是這滿滿的書架中,根本沒有一本確切的指出該怎麼做。

就像是一張說明單,上面只有說明,根本沒有說怎麼操作,怎麼弄。

鳳琴雪捧著書,匆匆的掃了幾眼,又失望的蓋在臉上。又是一本介紹的……

她想要的是怎麼回去!怎麼回去!

「鳳琴雪。」

「怎麼了?」

「有人來了。」

「哦……」鳳琴雪懶洋洋的起身,一襲白紗水瀉在草坪上,柔順的墨發順勢垂落傾泄在下,宛如一把展開的摺扇。

「那又如何?」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