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天賜愣愣的看著柳狐玥,臉綳的緊緊的卻沒有一句話給她。

她知道,此時他的心情跟櫻櫻、黎君一樣,不好受。

狐妖子見三個孩子這般表情,蹲下了身子,將小櫻櫻、小黎君,鳳天賜擁入了自己的懷中。

「沒事,只要你娘親挺了聖果那一關,十系被神之光重新激活,渡上另一重神之力,便可開啟召喚萬獸的能力,到那時候,黑暗大魔頭就沒有那麼容易逃出神墓了。」 狐妖子緊緊的擁住了三個孩子。

小櫻櫻咬著牙,低聲的問:「那若是娘親挺不過呢。」

「……」狐妖子抬頭看向柳狐玥,那麼殘酷的現實,她該不該說,那若是不告訴這些孩子,他們沒有一點心理準備,到最後還不是要面對,等到那時去面對,只會讓孩子更加的痛。

狐妖子說:「會死。」

「哇嗚~」小櫻櫻聽到兩個字后,撲到了狐妖子的懷裡大哭。

柳狐玥握緊了手中的聖果:「不管怎樣,我得幫助你們的爹,我若不去,你爹就會有危險,你們抬頭看看你們的父親現在什麼情況。」

……


他們三個紛紛抬頭,望著樹林的背後那一個高大偉岸的身影。

他雖然沒有倒下,但是身上卻充滿著傷痕,而那些傷痕每一處都散發著黑暗障氣,他們知道那些障氣有多可怕、多恐怖。

在他們父親的身上,留下如此多的障氣,換成普通人,早就不行了。

可他們偉大的父親,卻依然撐著自己的身體。

但他們知道,父親現在不是神,他現在只是一個普普能通的神獸,他的身體恐怕早就透支了,只是還一直撐著,撐到天神界的神會來幫他。

這個時候,那些所謂的天神又跑到哪去了。

他們的父親面對這樣的困境,誰來幫助過他們的父親。

他們三個都無聲的看著那道充滿著傷痕的背影。

孩子們都覺得,這一刻的鳳逸軒是最偉大的。

也是他們最無力的時刻。

……

柳狐玥轉身,留下了一句話給狐妖子:「替我照顧我的孩子,帶他們遠離這裡,遠離神墓。」

淡淡的一句話留下后,她便快步的朝鳳逸軒的方向奔跑而去,手中的聖果也在那一刻間被她吸入了身體,耀眼的彩光自她的身體之處緩緩的射放而出。

……

孩子們瞪大了雙眼望著柳狐玥。

這一刻,他們想起了另一個人——舞非歡!

孩子們紛紛看向舞非歡。

舞非歡的心難受的就像被一巨大石給堵住,望著那赴死的柳狐玥,緩緩的抬起了手中的夢幻之境,用手指在夢幻之境上輕輕一劃。

一道身影驀地出現在他的鏡中。

鏡子里是柳狐玥的笑臉,卻是道別的言語。

原來她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

「歡叔叔,你一定有辦法救我爹爹,救我娘親——」小櫻櫻跑前,抓住了舞非歡的衣袖,現在舞非歡就是小櫻櫻的救命稻草。

青龍站起身,來到了舞非歡的面前:「沒辦法,我也沒辦法,更別提一個只是夢魔的影子的人。」

「什麼影子,你才是影子。」小櫻櫻惡狠狠的瞪著青龍,對青龍的打擊感到很不悅:「我不喜歡看到你,你這臭龍龍,只會看,什麼都不會做,我討厭你,你是個狗屁神獸,一點都不厲害,一點都幫不上忙,你只會看。」

小櫻櫻生氣的拍打青龍的腿。

青龍被小櫻櫻罵的備受打擊。

什麼?

他不厲害。

他是狗屁神獸。

青龍生氣的把小櫻櫻給拎了起來:「你這小妮子,別以為本尊不敢吃了你。」 「我爹是超神獸,你敢吃了我,我就叫我爹吃了你,你這隻臭龍。」小櫻櫻用力的划動著四肢。

青龍被小櫻櫻的話氣的不行,拎著小櫻櫻瞬間化為了龍形,飛向了雲霄。

舞非歡與狐妖子都很擔心小櫻櫻。

在青龍飛向雲霄時,狐妖子將兩個孩子將給舞非歡,並讓舞非歡不得離開此地半步,隨後就緊追在青龍的身後,企圖將小櫻櫻從青龍的手中奪回。

……

舞非歡牽住了小黎君跟鳳天賜的手,看向天空,隨後又低下頭,望著遠處的柳狐玥。

柳狐玥早已被一重神聖的光芒給覆蓋了。

……

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

只感到全身很痛。


像是自己身體上的皮被人一點一點的剝下來,骨頭也被人一根根的撕扯下來,身體都不是自己的,猶如有一萬隻手在撕拉自己的四肢。

這就是她現在的感受。

痛不欲生。

生不如死!

可是當她睜開眼睛,看到了那高大的背影時,她又不得不告訴自己,撐下去,你只有撐下去才能救贖自己,救贖他。

只有撐下去,你跟孩子和鳳逸軒才有未來。


她咬緊了牙關,不停的吸收著聖果帶給自己的強大力量。

她覺得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被力量填滿著。

就連一個縫隙都沒有放過。

她只能不停的吸收。

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去吸收這一重恐怖的力量。


她一直以為自己的精神空間是無限的,可是就在此時此刻,聖果帶給自己的力量將自己的精神空間填滿了。

「滿了——」柳狐玥驚訝極了。

原來她的精神空間並不是無限,而是因為從來沒有一種力量可以將它探索。

如今這顆心,卻將她的精神空間都填滿了。

她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只感到在自己的精神空間被填滿的那一瞬間,身上的痛,漸漸的緩解了下來。

一股冰涼的氣息在她的精神空間里遊盪。

好涼。

好舒服。

她緩緩的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十種元素力,十種神之光,在她的胳膊周邊縈繞。

一種詭異的感覺,在她的心頭蔓延開。

她……

這算是成功了嗎?

這一刻,她的心比誰都還要激動。

她成功了。

她成功的活下來了。

……

「轟轟轟——」大地晃晃搖動,四面八方傳來了「隆隆」的踩踏之聲。

她聽到了數不清的萬獸朝這邊跑來了。

也聽到了小黎君的驚呼聲:「娘親成功了,好多凶獸朝娘親跑去了。」

「成功了。」舞非歡輕輕的低喃。

可是兩人的聲音之中散發出來無法抵止的欣喜。

……

她成功了!

她露出了難得的笑,望著天空。

這一刻,天空都失色了,天邊響雷「轟轟」作響。

神墓里猛然飛出了兩把劍,這劍,一把是雲傾城的雷神劍,另一把則是雲傾城親自為她打造的逆火劍。

兩劍圍著柳狐玥的身體旋轉。

而她,卻看到了雲傾城的身影。

他懸在空中,對著柳狐玥微微一笑,可是等到柳狐玥伸手想去觸摸到出現在空中的身影時,雲傾城又消失了。 柳狐玥這時低下頭握住了劍,兩劍合為了一體,原本是火與雷兩種元素力的劍,已經得到了全系的激活。

十種元素力,在那把劍體中散發出來。

魔獸空間里的魔獸們,紛紛跟隨著柳狐玥一起晉陞了自己的實力。

小鶴多了兩對羽翼,身上也被渡上了一層淡淡的神之光。

烈火的身體上的毛髮也變得通天的紅,它的眉宇之間多了一絲更殘暴的戾氣。

而金寶寶卻是在體形上比原來大了十倍。

正天明由黑莽晉陞為莽龍,此時在柳狐玥頭頂上空不停的盤旋著。

四大魔獸分別來到了柳狐玥的身後。

他們的臉上皆是露出了凝重的神情,卻又帶著一絲絲的興奮,對他們來說,能夠與實力強大的敵人一戰,是一件很榮幸的事。


更何況,他們即將面對的是黑暗大魔頭。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