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興之餘,李二也沒有忘記正事!

現在國庫空虛,就指望着這糧食生意能夠充盈國庫,若是這次再失敗,國庫就真的底朝天了!

到那個時候,文武百官的俸祿從何而來?

軍隊的糧餉在哪裏出?

大唐的子民又要依靠什麼來解決溫飽?

“這些世家的動作太快了,讓我們沒有一絲的準備,我們的人還在江南高價收購糧食,現在還沒運到長安,他們昨日便重開糧行,並且進行低價銷售,每斤售價五文,而且採用的銷售手段與我們一樣,也是限購政策,每人限購一斤!”

“而現在,戶部在江南收購的價格,每斤最低也要五文,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以每斤七文,直接在糧行進行收購的,可眼下糧食還沒有運回長安,就已經開始虧損了,要是在算上運輸的費用,想必虧損的將會更多!”

“此次戶部開出高價,幾乎將整個江南的糧行給壟斷了,這麼大一批糧食,若是虧損,恐怕整個戶部的存銀,將會堅持不到月末!”

“根據調查,此次各大世家之所以能夠在昨日重開糧行,也是使用了一些手段,緊急調運來的,而且在這之後,還會有其它地方的糧食,源源不斷的運往長安……”

李二的話音剛落,戴胄便眉頭緊鎖,站出來將眼下的情況,做了詳細的解釋!

按照原計劃,這糧食生意可是前景十分可觀。

哪裏想到,這纔剛剛開始,就有些捉襟見肘了,弄的他有些手忙腳亂,甚至一個不好,他將萬劫不復。

爲此,他現在的心情,比李二還有着急的多,當下不敢有絲毫的隱瞞,直接將眼下的困境講述了一遍。 “當初可是你小子主張要朕做糧食生意的,現在若是糧食生意虧損了,朕可決不輕饒!”

李二虎着臉,佯裝憤怒的盯着趙寅,並且出言略微的威脅了一下這小子。

“小婿倒是有一法,或許可以解開眼下這燃眉之急,只是這城陽公主……?”

趙寅不斷擺弄着自己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的說着。

“咳咳……!城陽現在還小,等她長大以後,朕自然會考慮賜婚!”

聽到這個王八蛋又提這一茬,李二就恨不得剁了他丫的!

這纔剛剛定下麗質的婚期,這個兔崽子又開始惦記自己另一個女兒了,這特麼也太貪心了吧!

不過,想到是自己故意耍賴,對於這個賭注一直閉口不談,他只能強自壓下自己憤怒的火焰,將喉間的熱血再次咽回去。

能拖一時是一時,等以後再找更合適的藉口糊弄吧!

“若是這糧食生意你解決不了,朕絕對不會輕饒你!”

李二怒瞪着趙寅,沒好氣的說道。

若是這小子真的能夠化解這次危機,再次讓國庫充盈起來,就算再搭進去一個城陽,好像也不是不行!

“其實,辦法很簡單,只要等安南那邊的糧食調運過來,眼下的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看到這個老貨要發飆,趙寅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悠悠開口。

“屁話,要是真能實現的話,朕還用詢問你麼?”

李二現在真想一巴掌拍死他,這個王八蛋,說的輕鬆,可是南安與林邑路途遙遠,根本就是遠水接不了近渴。

“根據安南那邊回來的消息,第一批糧食已經收購完成,但最快也要二十天後才能抵達長安,而林邑那邊的糧食更慢,最快也要一個月!”

戴胄稍加停頓,憂心忡忡的繼續說道:“即便這些糧食現在已經到達了長安,可以現在的糧價,我們也只能保證有着微薄的利潤,可是之前在江南大批收購的糧食該怎麼辦?按照七大世家現在的糧價,恐怕咱們會虧掉褲子。”


“按照戴尚書的意思,江南的糧食,現在已經被我們收購的差不多了?”

李玄稍加思索,淡淡的問道。

“對……!現在我們糧站的收購價是七文,不過剛纔吾已經奏請陛下,準備暫時停止收購!”

戴胄急忙迴應,爲了少虧一些,所以他纔會採取這樣的動作。

“不!不要降低收購價,我們還要再次提高收購的價格,暫時就定十五文一斤好了。”

讓衆人不解的是,李玄不但不降價,反而將收購的價格上漲到一個天價。


“這是何意……?”

衆人面面相覷,彼此之間不斷用眼神交流着。

“很簡單,我們漲價,七大世族若是還想收到糧食,就必然也會跟着漲價,到那時,我們再找些人,將這些糧食分批賣給他們,這樣一來,我們豈不是輕輕鬆鬆的就能賺到八文的利潤?”

“艹!你特麼當世家之人是傻子麼?”

李二直接站了起來,伸出手指對着李玄就是一頓咆哮。


以爲這個小子會有什麼良策呢,沒想到,他卻給自己整出來這麼一個餿主意,還真的當全世界就他這麼一個聰明人了。

“昨晚微臣倒是收到一個消息,說七大世家在江南的糧行正以八文的價格收購糧食,顯然是想與朝廷爭搶糧食!”

就在李二打算繼續發飆之際,魏徵緩緩的開口。

“咳咳……!還是你小子繼續說吧!”

聽到魏徵的話後,李二的神情一僵,他還真的沒有想到,七大世家的人,還真的有意上鉤。

“江南盛產稻米,每年兩季,而現在的季節,正是第二批稻米開始插秧的時候,也就是說,第一批糧食百姓已經出手了!“

“而現在我們北方的糧食還未成熟!”


“所以說,百姓手中今年的新糧已經所剩無幾,大部分都在我們手中!”

“在加上今年個別地方的天災,糧食十分短缺,七大世家若不高價進行收購的話,很快便會沒有糧食可以銷售,到時候,糧食的價格就是咱們說了算!”

“可他們若是高價跟進收購,我們就可以實施之前的計劃,將糧食暗中賣給他們,等他們高價將戶部的糧食收購過去之後,我們安南那邊的糧食應該也就到達長安了,到那個時候,咱們在低價出售!”

“你猜七大世家會落得一個什麼下場?”

趙寅將自己的的想法詳細的講解了一下,聽得衆人,那叫一個目瞪口呆,不得不承認這小子就特麼是個老陰貨,坑起人來,連眼皮都不眨一下!

不但將滿朝文武坑了個遍,現在就連七大家族也沒能躲過去!

這麼一來可就熱鬧了!

若是計劃能夠順利進行的話,七大世家就是不死,也要褪下一層皮。

等到那些族長們知道是這小子搞的鬼,還不得噴出一口老血來。

“妙……真是妙……妙不可言……妙到毫巔……!”

得知趙寅的計策後,戴胄興奮的直拍大腿,望着他的眼神也充滿了小星星。

連窩都不用挪,一斤糧食就能進賬八文錢。

這錢賺的也太輕鬆了些!

“都說輔機是老陰貨,我看你小子比陰貨還陰啊!不過,朕心甚悅!哈哈哈……!”

李二邊笑邊罵道。

趙寅的這一招一旦使出來,一定會重創七大氏族,從而讓他們一蹶不振!

只要安南那邊的大米運到了中原,這大唐的糧食生意,他們就算徹底從七大家族手中搶過來了!

以後就是戶部來掌管這糧食生意,到時候每年的收入不可估量啊!

到時候,就算免掉整個大唐的稅收,也足夠養活這一朝的官員和軍隊!

只要一想到這,李二就十分激動!

“岳父大人,上次您可是將城陽公主輸給我了,待他長大後,可就不能許配他人了!”

趁着他此時高興,趙寅話鋒一轉問道。

“哈哈哈,好,好……!”

李二正爲了大唐的前景高興,也沒細品他說的什麼,就連答了兩聲好!

可是,很快他便反應過來,頓時收斂了笑容,疑惑的問道:“你剛纔說的是什麼?”

“小婿謝過陛下!”

趙寅並沒有接話,而是直接拱手謝恩,根本不給他反悔的機會。 “好你個臭小子,你這是在給朕下套啊……!”

李二被他氣得哭笑不得,本想臭罵這小子一頓,但轉念一想,繼續說道:“朕還有許多公主,要不都許配給你怎麼樣?”

“只要岳父大人肯賜婚,小婿只得從命!”

趙寅嘿嘿一笑,厚顏無恥的說道。

“朕全都可以許配給你,但朕有個條件!”

李二揹負着雙手,戲謔的看着他。

“當真……?”

聽完他的話後,趙寅頓時來了興致。

“君無戲言!”

“到底是什麼條件,岳父大人請講?”

很顯然,李二絕不會這麼輕易的就將女兒許配給自己,但他還是非常好奇,這老傢伙到底會提出什麼樣的要求?

“你若想娶朕其他的公主,那朕可就要收取聘禮了,也不多,每位公主一千萬貫即可,只要你能拿得出,朕就允許一位公主下嫁與你……!對了,你不是要娶城陽嗎?那就從她開始好了,只要你帶夠了一千萬貫,朕隨時都可以賜婚……!咦?你小子寫什麼呢?難道朕還能賴你的帳嗎?”

“岳父大人,咱們還是寫個字據更穩妥些!”

趙寅將寫好的字據遞給李二,俊俏的臉上笑開了花。

他在心中想過許多種可能,但萬萬沒想到,李二會提這樣的要求。

在其他人看來,這一千萬絕對是個天文數字,就算是那七大氏族,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

可對於他這個帶着系統,從現代社會穿越過來的人來說,這根本就是小意思!

只要他的錢莊能創辦起來,就夠他娶好幾位公主的,更不用說其他的計劃!

不過,空口無憑,對於李二這個老賴來說,或許只有字據才能起作用。

還說什麼君無戲言!

那都是扯淡!

這老摳貨又不是沒賴過帳!

所以,這字據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別人寫的字據,或許只是字據。

可李二寫的就不一樣了,那就是聖旨啊!

只要下了聖旨,就算是板上釘釘,誰也反悔不了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