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森擇很乖的低下了頭,讓她摸摸自己。

“乖,三天後我來接你。”她抿脣笑了笑。

駱森擇抓着她的衣襬,捨不得讓他走,“胖姐姐,我能不能現在就跟你走?”

“這個恐怕不行。你相信我,三天後我一定來接你。”

雖然捨不得,但駱森擇還是乖乖聽她的話,“好,胖姐姐一定要來哦。”

“放心,什麼時候騙過你。”藍陽陽又拍拍他的肩膀,才轉身離開。

王若芸笑而不語,且先不說她能不能完成賭約,就算真的做到了,自己的兒子,能由她一個外人做主?

駱森擇被阿銘帶回了家。

家裏還有一個狐狸精在,正是夏月萱。

她的腿好了,原本想去郊區躲避一陣,沒想到還是遇上了藍陽陽,並且是計劃還落空了,乾脆躲在駱森擇家裏,王若芸平日裏也很少回來,這裏安全多了。

夏月萱知道駱森擇每天都要出去被人欺負,晚上天黑了才能回來,今天回來這麼早讓她有些意外。

“今天怎麼這麼早?”

“以後不用去了。”阿銘說道。

“真的?”夏月萱上前拉住了駱森擇的手,“駱少,那這是好事啊,你怎麼不開心?”

駱森擇搖了搖頭,抿着脣也不說話,低頭往房間走。

看他情緒不高,夏月萱趕緊追上去,“駱少,我又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一定能讓胖姐姐見面。”

“不要。”駱森擇直接拒絕,“胖姐姐說三天之後會來接我,你以後不用再幫我想辦法了。”

他走進臥室,站在門後看着她,沒有讓她進門的意思。

想了想,他又說:“夏姐姐,我還是要謝謝你幫過我。”

夏月萱的臉色不是很好,如果駱森擇不需要她,那麼她要做些什麼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呢?

“再見,夏姐姐。”駱森擇說完,無情的關上了門。

阿銘把她叫到一旁,她着急的開口:“駱少現在不需要我了,怎麼辦?我們要不要想辦法,讓藍陽陽沒法把他接走?”

“別急,別自亂陣腳。”阿銘倒是相當淡定的,“你要做的,只是在駱少面前刷好感,現在目的達成了,最終的目的還是他媽媽。想要嫁到駱家來,必須王若芸點頭。”

“你說的對。”夏月萱瞬間冷靜了下來,“那我得好好做一下功課,才能出現在王若芸面前。”



藍陽陽回到家,心情不好的她直接癱在了沙發上。

奧利給上躥下跳的,興奮的說:“陽陽,我是不是不用絕育,不用當大總管了?”

“隨便吧。”她心情不好,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支臨冥得知她回來,從臥室裏出來了。

因爲中午發生的事情,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表情冷冰冰的。

藍陽陽並未發現他的異常,等他坐過來,自動靠在了他肩膀上,吐槽了一下嶽總、小橙子和王若芸。

“既然事情已經解決,就不用不開心了。”支臨冥摸她的臉,肉肉的,摸起來真治癒。

藍陽陽搖頭,“沒有解決,我已經決定了,三天後要把駱森擇接過來,住在我們這裏。”

雖然駱森擇有點煩人,但除此以外,別無他法。


支臨冥擰眉,冷着嗓音說:“如果是這樣,那我會考慮搬家。”

他無法接受每天跟那個傻子在一起。

藍陽陽震驚,看着已經走上樓梯的支臨冥,突然怒吼:“你什麼意思啊?要分手是不是?”

他也不答話,只留給她一個決然的背影。

“支臨冥,你給我站住!”藍陽陽大喊大叫,但是依舊沒能讓他停下來。

藍陽陽‘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支臨冥你這個臭男人,渣男!分手就分手,下一個更成熟,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會更乖!”


“陽陽,男人都是垃圾,你別哭了,爲了他們不值得。”奧利給叼着一包餐巾紙扔給她,“只有我纔是你最值得愛的人,不,狗。”

“你說得對,男人都是垃圾,我要專心搞事業!”

這會兒她突然有種通宵加班的衝動,都是被狗男人害的!

支臨冥在樓梯轉角,停在她看不見的地方,聽見她的話,心漸漸往下沉了,臉色越來越差。

徐助理在他身邊,面對這樣強大的氣場壓迫,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低聲說:“爺,想必是藍小姐在嶽總家裏,看駱少被欺負慘了,母愛氾濫,再加上在王若芸那裏受了氣,所以才這麼堅定的要接駱少過來。”

“王若芸怎麼了?”


“藍小姐與王若芸有了賭約,若她能幫己卯集團拿下項目,便可以帶走駱少。如若不能,駱少就要繼續被欺負。”

支臨冥擰眉,陷入了沉思。

樓下又傳來藍陽陽哇哇大哭的聲音,一邊哭一邊罵:“我眼瞎了纔看上他,天天吃我的住我的,現在卻要跟我分手,太過分了!”

“我要跟她分手了嗎?”他一臉的不解,一邊說一邊邁開步子進了書房。

“或許在藍小姐看來,您要搬出別墅,就等同於分手吧。”

支臨冥輕輕吐了一口氣,“但你知道我沒有這個意思。”

“我知道沒有用,要藍小姐知道才行。”

“有什麼辦法?”

“據說包治百病。”徐助理面露些許笑容,“就是給藍小姐買包。”

支臨冥輕輕頷首,靜默片刻又說:“駱森擇可以不用再去嶽叔家,但不能讓他住進別墅裏。至於項目,那已經是應氏的了,己卯集團沒有任何機會。”

“是,不過藍小姐恐怕會聯繫蘭項總部,一會兒我聯繫一下,打了個招呼就行。至於駱少,恐怕還是要從藍小姐身上下功夫。”

“那就多買幾個包。” 藍陽陽傷心了一晚上,夢裏她找了一個新的小白臉,但是哪哪都不順眼了,最後被她逐出家門。

醒來的時候沒能看到支臨冥,倒是徐助理在廚房裏忙活,準備早飯。

藍陽陽沒心情吃,自己開車去了店裏。

自然不是來工作的,而是想找人給自己出出主意。

店裏幾個員工都問遍了,但是每一個都一臉懵逼,尤其是那個咖啡師Brian,嘰裏咕嚕的說着英語,切換到中文的時候,還是像外國話。

她趴在桌子上,給應殊然打電話。

“臭弟弟,姐姐問你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現在有兩個帥哥,在你面前。不對,一個是帥哥,還有一個是兒子,我想把兒子接到家裏來住,但是帥哥不同意,我要怎麼辦?”

“你指的是駱森擇和你家裏那個小白臉?姐,這我就必須說說你了,你看人家駱少雖然傻是傻了點,但是個大少爺,背後是己卯集團,那可是咱們寧市第一企業啊,身家百億!你要問我怎麼選,那必須是選小白臉啊,感情要專一。”

藍陽陽嘆氣,掛掉了電話,又撥給楚溪。

“大團子,你好久都不聯繫我了,還以爲你忘記我了呢。怎麼樣,咖啡店還順利嗎?”

“先不說這個。我問你,如果有兩個帥哥……”她又重複了一邊之前的話,“你要怎麼選擇?”

“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人我全都要。不過,真要選一個的話,那肯定是家裏那個。”


藍陽陽覺得沒勁,接着又打給了祕書、錢叔、公司其他員工,甚至連門衛都問了,每一個都讓她選家裏的。

甚至還有更過分的,讓她不要出軌,迴歸家庭!

她根本沒有出軌,好不好?

她只是把駱森擇當兒子!

藍陽陽怎麼也沒想過,這些人都支持支臨冥,平日裏怎麼沒發現他有這麼多支持者呢?

奧利給輕輕蹭她的手背,安慰說:“陽陽你別嘆氣了,其實我也支持你選擇支臨冥。你們這麼久了,每天在一起都那麼開心,若是要分開,我也會捨不得。”

唉?等一下!

它怎麼突然想起來,藍陽陽要攻略的對象是駱森擇呢?

完了完了,身爲AI系統,居然被帶偏了,這也太給AI丟臉了吧。

算了,既然如此,那就一條路走到黑吧!

“陽陽,我覺得你完全可以租個房子給駱森擇住,這樣他不用被他媽媽虐待,支臨冥也不會不開心。”

這麼一說,藍陽陽倒是覺得不錯,“到時候再把阿銘那個不靠譜的私人管家給開除了,僱一個保姆來照顧他,這簡直兩全其美啊!”

“是啊是啊,多好的主意。”奧利給在她懷裏打滾。


不過,她又嘆了口氣,“現在最主要的還是那個項目。看在蘭項集團CEO暗戀我的份上,就再給他一個追我的機會吧。”

шωш ★тт kan ★¢O

她在通話記錄中找出了蘭項集團的電話,但是被狠狠地打臉了。

“不好意思女士,我司的所有項目,尤其是重大項目,都需要總裁來做決定的。並且,總裁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絕對不會因爲私人感情,而影響到工作的。”

“那你的意思是,你們總裁真的暗戀我?”

藍陽陽未曾從任何人口中,得到過確切的答案,除了支臨冥那個和蘭項集團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那邊的祕書猶豫了許久,才道:“也許,可以這麼說。”

“那你總裁是誰?”

“這不便告知。”

“那你們總裁長什麼樣子?帥嗎?以前談過幾個女朋友?”

“再見,女士。”

手機裏傳來忙音,她忽然懷疑自己是不是打錯電話了,難道對方是冒充的蘭項集團?

可是,上網一查,這確實是蘭項集團官方網站的電話,怎麼那麼怪怪的呢?



駱森擇的事情還沒得到解決,藍陽陽和支臨冥還在冷戰中。

支臨冥倒是有意與她和好,但是吩咐徐助理買的包,他居然爲了省事選擇了網購,快遞又被堵在了路上,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想要和好沒有包。

今天是三日之期的最後一天了,藍陽陽覺得又要放小傻子鴿子了,一想到他要回去繼續被欺負,心情就非常沮喪,出門上班的時候,都是垂着肩膀的。

別墅的門一開,一個大可愛突然倒在了腳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