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玟嵐這挑釁的意思,都懶得去包裝一下,直接的說道。

“專屬情人,跟你或者你妹妹一樣嗎?”

我反刺道。

她的臉色微微的一變,“那可不是,畢竟我是名正言順的被娶進來的,若是非要比較出來一個名不正言不順的話,那長公主您可算是其中一個呢。”

我跟她之間,很早就撕破臉面了。

剛纔也不過就是意思上的維持一下。

可到最後還是維持不住。

也懶得去維持。

“長公主這身體內的蠱蟲如何了,最近我身體不適,王爺還在着急呢,似乎是說有這麼個能給我續命的辦法,沒想到公主會主動的攬下來這個事情。”

顧玟嵐絲毫不擔心會惹到我。

把那些譏諷的話,都攤開到了明面上來說。


不說手腕還好,一說起來手腕,我臉上身上的溫度更是冷了下來。

脣角微微的揚着剛纔的弧度,但是看向下邊的人的時候,就沒多少的耐心了。

“但是這蠱蟲的生長條件還是很苛刻的,需要清心寡慾,長公主這樣,可是沒有用處的,要是沒用處的話,王爺一生氣,臣妾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了。”

她微微的欠身笑了笑。

這幾個字沒一個是好聽的。

赤果果的把想要說的話,都攤開了來說。

她現在可是有恃無恐的。

借的就是裴佑晟的勢。

原先顧玟嵐還知道遮掩幾分,還會偶爾在我面前表現出來白蓮花的樣子。

但是現在,那種文靜下邊,好像是多了幾分的驕傲跋扈。

好像是多了幾分不該有的浮躁和過於的自信。

我雖不知道這種自信是誰給的,但是大概的能確定了,跟裴佑晟拖不得關係。

我手裏的杯子往下狠狠地一扔、

杯子直接砸碎在她的身邊。

濺的四分五裂的。

碎片都孤零零的攤在地上。

“本宮準你起來了?”

我聲音更高,怒喝的問道。

顧玟嵐不滿的看向我。

可我的聲音更高,更是帶着幾分的呵斥。

“本宮的話難道不管用了嗎。顧小姐,誰准許你在這邊這麼失禮的,難不成就不怕被砍了頭去?”

“跪下!”

綠柚動作很快。

她最懂得我的一舉一動。

在我擡手不耐的時候,綠柚迅速的到她那邊去。

‘抱歉’了一下,然後動手,動作都比較的倉促,帶着明顯報復性的粗魯。

綠柚比我這個當事人更加的厭惡顧玟嵐。

世間多的是這類型的人,只是顧玟嵐算是段數比較高的。

能給牢牢的把握住裴佑晟的心,這不算是段數高明,算是什麼。

那天我顧慮的問題,我隱約的猜測的問題,現在看起來,似乎真的只是我自己的一個猜測而已。

有些好笑。

顧玟嵐剛纔還能保持面上的情緒。

但是現在被這麼推搡了一下,所有的僞裝的東西都被打破了。

咬牙切齒的低聲跟我說道:“最好不要動我,不然裴佑晟不會放過你的。”

“這是威脅?”

“但是本宮最不吃的就是威脅了。”

我從簾子後邊走出來。

剛纔把老御醫最後的藥劑給喝掉了,喝的一乾二淨了,身體纔像是重新的恢復了點力氣。

這樣的藥,讓人上癮,劑量很大。

立即見效,可是副作用也是很厲害。

我現在的身體,已經是很糟糕了,能勉強的清明,還能站起來處理眼前的爛事,算是把藥效發揮到了極致了。

“就算是殺了你又能如何,本宮是這的長公主,是手握重權的人,他能奈我何?”

“別說是你了,就算是連你那不懂禮數的妹妹一起處置了,又能怎麼樣,你覺得裴佑晟會爲了你們殺了我?讓天下人如何服,顧玟嵐,你真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看着顧玟嵐隱忍着火氣,卻不發泄出來樣子的時候。

我心情莫名的好了幾分。

突然覺得這皇權也不是沒有用處的。

至少現在看起來是這樣。

能在這上邊狠狠地壓顧玟嵐一頭,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釋放自己的情緒,也算是爽快了幾分。

顧玟嵐想要掙扎的時候,卻被綠柚死死的按住。

綠柚這一身的力氣不算是白費的。

“顧小姐,公主還沒發話呢,您這要是貿然行動的話,可算是圖謀不軌,甚至可以讓人懷疑這是要篡位謀殺。”

綠柚說。

謀殺這罪名可真不小。

三皇兄的首級還掛在牆頭呢,以儆效尤。

顧玟嵐果然是安靜了不少。

“你都跟蠻夷有多少的來往,還有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告訴本宮,你都在瞞着什麼?”

我挑起她的下巴,問道。

這手腕上的傷口遲遲不好,更是鮮豔刺眼。

看着和當初才被割開的樣子一樣,觸目驚心的。

遲遲找不到辦法,身體內的異樣也是越來越厲害。


我真怕哪天還沒等做完想要做的事情,就徹底的閉眼睜不開了。

想想都不甘心。

顧玟嵐的下巴被挑起,在看着我挑釁的笑,那張平素裏素淡並且天真青麗的臉上,都有幾分的嘲弄和厭惡。

“你覺得我會說?”

“可我憑什麼說呢?”

顧玟嵐嘴角的笑容更加的肆意,像是故意一樣的說。

“可是我知道,這要是再找不到辦法的話,可就是真的是病入膏肓、回天乏術了呢。”

外邊匆忙的腳步聲——“攝政王來了!” 彙報完了。

那人像是遇到了索命的閻王,跪在地上看着有些瑟縮。

大概是裴佑晟來的太過於氣勢洶洶了。

畢竟當初裴佑晟這個名字,不光是戰功赫赫的戰神稱呼,更是有震懾人的作用,讓小兒都能半夜止啼。

“他來了,你覺得本宮就不敢對你做什麼了嗎?”

我坐直了身體,說。

“難不成你還真當本宮這長公主的名號是白來的?”

“就算是本宮今天要殺了你,也照舊沒人能對本宮指使一個字!”

顧玟嵐的臉色變了變,然後說道:“殺了我?”

“他馬上就來了,你要是敢殺了我的話,他肯定不會饒過你,你怎麼敢殺了我!”

顧玟嵐似乎根本不相信我說的這些話。

好像是最大的靠山來了,就無所畏懼了。

畢竟裴佑晟這座大山是真的沉。

沉的能夠用自己的一己之力,來壓住整個國家的國脈。

跟我這個光有稱號的長公主比較起來,還真是沒什麼可比性。

可那又如何。

我忌憚裴佑晟,可卻從來都不忌憚顧玟嵐。


“本宮什麼說要殺了你了,你只是身體不適,在這邊突然暴斃了,本宮既不是神醫,也不是通天的神仙,本宮無力迴天,深感抱歉。”

我走到顧玟嵐的身邊,蹲下來看着她。

剛纔她就被侍女給按住,強行的按跪在地上。

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不服的樣子。

脊樑挺得很直。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