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寧溫柔的看著宋離,一臉認真的說道。「即使這些在外人看來都是你的缺點,可是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你。你的這些缺點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宋離愕然,她竟然不知道顧寧居然是一個這麼會說情話的高手。

清荷大受打擊,所有的事情都與自己預想的不一樣。

「奶娘,阿離今後會是我顧寧的妻子,也是唯一的妻子。如果奶娘不喜歡阿離,那今後寧兒會找時間到奶娘家裡去看望奶娘您的。」顧寧可以不理會清荷,但是卻不能對奶娘就這麼置之不理。

奶娘現在整個人都有一點不清醒。

「怎麼會這樣的?」奶娘似乎還是不相信所發生的這一切。

看著顧寧如此認真的眼神,奶娘知道顧寧跟自己說的一切都是認真的。他會為了這個叫宋離的女子這麼做的。

宋離握住顧寧的手,笑道:「你說的什麼胡話呢,奶娘就好好比是你的親人,怎麼能不讓奶娘留下來呢?」繼而轉頭對奶娘說道,「奶娘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不過宋離看向自己的眼神卻讓自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她所說的會好好照顧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恐怕不用自己想也應該明白了。她怎麼就這麼糊塗竟然去招惹了一個這樣的人?

奶娘突然想到這都是因為清荷的緣由,如果不是因為清荷在自己的耳邊不停的說宋離的不好,自己又怎麼會在還沒有了解宋離的前提下就認為宋離是不好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清荷的緣故。

「清荷,你忤逆當家主母,更試圖挑撥離間。顧府絕對容不下你這樣的下人。」奶娘何其聰明,在知道自己不能仗著顧寧的勢耀武揚威以後,立馬就做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判斷。不過就是一個小丫鬟而已,為了她將自己拖下水不值得。

清荷目瞪口呆的看著奶娘,是奶娘告訴自己說,等到公子回來之後肯定會讓公子為自己做主的,也是奶娘跟自己說肯定會讓公子將宋離給趕出去的。可是為什麼如今奶娘竟然要這麼對待自己?

「奶娘,您難道忘了您曾經對我說過的那些話?」清荷不相信奶娘竟然會對自己這麼絕情。

奶娘卻似乎連看都不願意看清荷一眼,「若不是你騙我,我又怎麼會上你的當?」總之奶娘認定了自己是因為清荷的欺騙所以才會跟宋離作對的。在顧寧明確表示自己只會相信宋離之後,奶娘就已經做好了決定。

對於這樣的結果,宋離也不過就是一笑置之罷了,畢竟在絕對的利益面前所有人都是不可靠的。

「念在清荷伺候了你這幾年的份上給她二十兩銀子,送回鄉下吧!」宋離道。

清荷絕望了,她知道一旦自己真的被送回鄉下面對的會是什麼樣的情形。爹娘不會放過自己的,就算是兄嫂也就再把自己給賣了的。當初她就是被兄嫂商量著給賣了的,不過因為公子可憐自己所以才將她買了回去。只可惜她卻不知道感恩,反而還動了自己不應該動的心思。

「我不回鄉下,我不回去。公子,你娶我,你說過娶我的?」清荷不管不顧的拽著顧寧,一副瘋狂的樣子。

「胡說些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娶你了?」在宋離面前故意這麼說,這不是故意讓宋離懷疑自己嗎?顧寧對清荷可以說是恨得咬牙切齒了。

只是清荷卻咬定了顧寧曾經說過娶她的話,死活都不願意鬆口。

「我記得菜市口賣豬肉的李屠夫家中的妻子剛去世不久,我看咱們給清荷添一筆嫁妝將她說給李屠夫吧!」宋離狀似不經意的彈了彈自己的手指。

清荷渾身一顫,這李屠夫她是知道的,那是一個暴虐成性的人,連娶了三個老婆最後都是被他給打死的。如果自己真的嫁給了他,不出半個月自己也會被打死的。不行,自己一定不能嫁給李屠夫。

「宋離,你不安好心,你將我嫁給李屠夫就是想要他打死我是不是?」清荷指著宋離怒道。

宋離點點頭,認真的說道:「是啊,你瞧沒想到你竟然連我這樣的心思都看出來了。」

她承認了,她竟然真的承認了。

「宋離,你不要妄想了,公子絕對不會同意將我嫁給李屠夫的。」清荷帶著祈求的眼神看著顧寧。

殊不知顧寧是真的在認真的思考著將清荷嫁給李屠夫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忙活了半天,總算是把所有的錢都花出去了。

期間焰又碰到了另外一夥虛空之眼的人,他們已經在搶定最垃圾的房間了。

要不了多久,整個黑暗之城就將無房可住,到時候他們坐地起價,外來的惡魔就慘了。

很多人恐怕要交不起房租,然後流落街頭,等著被石像鬼擊殺。

石像鬼每一個都有高級高階的程度,非常厲害,最重要的是,他們是傀儡,損壞了可以換。

石像鬼基本上只用對付高階以下的惡魔,超過高階的惡魔那可是跨入了高富帥的行列,不可能交不起錢的。

石像鬼平時沒什麼事,都是休眠在樓頂,節約能量。

焰收好租房憑證,樂呵呵的回了酒店,這下等著發一筆財就行了。

早早的酒店大門就關了起來,因為現在是只出不進,而且晚上的時候四處都開始有流串的惡魔。

畢竟石像鬼不是萬能的,監察者們最近可是忙得飛起,老闆都有好多天沒來過酒店視察工作了。

焰回到酒店,老闆是沒來,卻是看到了么門捷列夫,什麼情況?

「喲,老兄,替姐姐來看場子啊。」

焰也是自來熟,自從私下和門捷列夫有了交易以後,兩個人混得還熟,有個五六分的樣子,勉強能下口。

門捷列夫這個傢伙不太靠譜,經常性在做實驗,要麼就在外地考察,要緊時候根本聯繫不上,就像是上次老鼠團的事件一樣。

門捷列夫看到焰來了,趕忙叫焰坐下,他正要催人叫焰回來呢,現在城裡面可是堵得很,出入各處可不怎麼方便。

據門捷列夫說,過幾天會有個活動。

「大概是在魔力潮汐的前十天,也就是再過四天。」這是門捷列夫的原話。

「最近可不太平啊。」焰疑惑道。

得知要出城,焰有點猶豫起來,門捷列夫只是說要拓展新業務,但是具體的時間,只有焰簽好契約,入伙以後才告訴他。

焰想想,還是答應了下來,契約嘛,對焰有天然的吸引力,畢竟每次毫無負擔的用真名簽署契約,他感覺很舒服,總感覺能夠佔到什麼便宜一樣。

即使沒有便宜,也沒有任何風險,他隨時可以違反契約,但是別人卻不行。

要不是怕別人發現蹊蹺,焰早就利用這個能力發大財了。

「放心,兄弟,少不了你的好處,來吧,咱們把契約簽了吧。」

門捷列夫掏出來一張早就準備好的契約捲軸,率先就在上面滴上了自己的鮮血,然後念了一遍契約,最後心中默念出真名,契約上亮起一道爪子抓過的刻痕。

焰拿過捲軸,看了看,然後照做了一遍。

等他心中默念完真名,契約完成!空中響起一陣尖嘯聲,第二道刻痕亮起,整個契約捲軸瞬間化作了灰燼。

門捷列夫看到契約完成,頓時臉上樂開了花。

他們觀察焰已經有好一陣子了,這個傢伙實力不錯,陰險狡詐,很適合干他們這一行,相對於惡魔,焰似乎更像是一個邪門的人類。

接下來兩人就揮退左右,在一個房間裡面仔細的談了談計劃的細節。

等兩人談完,已經是快要天黑了,門捷列夫急急忙忙的趕回了家。

焰看著漸漸暗下來的天色,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事情看起來沒有那麼簡單啊,光明正在被吞沒,黑暗四處蔓延。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門捷列夫特意說明了是黑暗潮汐之前的十天出發,而不是正常的說法,比如說多少號出發。

莫非這事情還和黑暗潮汐有關?

還是門捷列夫無意之中以黑暗潮汐作為了時間的參照節點?

焰算算時間,距離出發還有五天,除去今天的話,那就是四天。

明天得去把石板的事情解決了。

正好最近物價高漲,趁著這幾天把石板賣了,估計能夠掙上一大筆錢,有了錢,就可以買更好的裝備。

一大早起來,非常安靜,整個酒店都沒有任何人退房,基本上都是準備住到黑暗潮汐結束的客人。

這樣蠻好,焰請假出去的時候,莉雅就只好答應了下來。

焰走在街上,皺起了眉頭,昨天聽門捷列夫講還不覺得什麼,現在看看,真的是魔山魔海都不能形容這場面。

到處都是惡魔,他們幾乎沾滿了每一處稍微開闊一點的地方。

遠處甚至還有石像鬼被驚醒了,好幾個因為擁擠打架的倒霉鬼被撕成了碎片。

焰感覺這樣下去似乎不妥,黑暗之城裡面現在太多人了,也不知道監察者們能不能維持得住秩序。

很多經歷了一晚廝殺的惡魔,都跑進來避風頭了,雖然他們沒錢,但是白天坐在街角,還是沒問題的。

焰甚至看到了幾個老鼠團的人,這些傢伙連臂章都沒有撕掉,就大搖大擺的走在街上,囂張得很。

焰穿過人群,來到奴隸交易店,這裡面還是比較寬敞的。

看看門口的裝修就知道了,豪華的裝修擊退了大部分惡魔想進來看一看的念頭,畢竟這裡可是非常高檔的「寵物」精品店。

滴滴滴!

焰看了下戒指,是白袍女,她已經在催了。

焰走進辦公室,「不好意思啊,來晚了一點,路上實在是太堵了。」

白袍女已經在準備材料了,光滑的金屬桌面上收拾得乾乾淨淨乾淨,她正在往上面擺材料。

她的徒弟一臉不爽的端了一杯茶過來,「喝茶。」

焰嘿嘿一笑,也不客氣。

不就是弄了你們一點小錢么,這麼有錢的富婆,真的是,至於現在還耿耿於懷么。

「渣渣焰,把石板拿出來吧。」白袍女似乎準備的差不多了,於是對焰說到。

被認出來焰毫不意外。

畢竟像他這麼出色的羊角魔,可是獨一家,隨便打聽一下就會知道。

焰拿著箱子,卻是不急著打開,「我們還是先簽訂契約吧。」

白袍女面無表情,「沒問題,簽吧。」

焰不懂鋼印技術,雖然鋼印師都是很有職業道德的,而且他們受到很嚴厲的監督,但是焰覺得還是穩妥一點比較好。

比如說簽個契約什麼的,規則的力量即使是魔鬼也無法抗拒。

契約完成。

焰打開箱子,石板被白袍女拿了出來,放在桌子上。

和上次一樣,白袍女靈巧的手指在上面點了幾下,摩天的聲音就頓時消失了。

接下來,就進入主題了。

「你們都站遠一點。」白袍女表情嚴肅了起來。

她的眼中開始不停地閃過銀色的光芒,那是精神力發動的徵兆。

焰趕緊拿著茶杯站遠了一點,他可不想被波及,看這個架勢,似乎很厲害的樣子。

「切,真是膽小。」初級鋼印師翻了個白眼,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羊角魔。

「喂,你的肚子現在不疼了嗎?又開始皮了。」焰又把昨天這個傢伙裝逼失敗的事情拿出來說事。

聽到焰這麼講,那個鋼印師臉色漲紅,憋了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起來平時很少罵架的樣子,最後只好「哼」的一聲,甩給了焰一對衛生球。

正好這時候,白袍女也準備完成了,只見白袍女閉上雙眼,噓伸在空中的雙手十指靈活的擺動。

不一會兒,指尖便流轉出一點點的銀芒。

焰仔細的觀察起來,這種技術他真是聞所未聞,竟然是依靠雙手來操縱精神力的,而且還不用眼睛輔助。

焰不得不感嘆,深淵真是太大了,包羅萬象,就是區區一個黑暗之城,他所見過的各種能量運用方式就已經前千差萬別了。

原來他還擔心摩天使什麼手段呢,現在看來,即使摩天有什麼手段,他所面對的一樣是完全不同的手段,不見得能夠佔到任何便宜。

只見白袍女十指聯動,桌子上的材料在手指的控制之下,全部都在空中飛舞了起來,上下翻飛,軌跡飄忽不定,顯得異常靈活,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白袍女猛地十指一張,頓在空中,所有的材料都開始散發出銀色的光芒,精神力開始對這些材料進行改造了。

剛才只是熱身而已,現在才真的是眼花繚亂,很多不同的材料,按照不同的順序,在空中開始碰撞融合。

焰眼睛瞪得大大的,試圖記下這些材料的融合順序,但是沒辦法做到。

融合的順序實在是太複雜了!而且最多的時候同時有十種材料在空中融合,然後在又分別碰撞融合,焰看得眼珠亂顫,腦仁都是疼的。

焰忽然明白過來,這種技術壓根就不能夠靠眼睛來操作!

難怪白袍女要閉上眼睛,恐怕是要聚精會神的用精神力來感應,睜開眼睛反而會受到干擾吧。

嘭!

嘭!

一陣陣的銀色光芒在空中閃動,每一次閃動,就代表著一種材料的融合。

瞬息之間,已經是閃過十幾次的光芒,而這樣的過程持續了整整十分鐘!

白袍女靈巧的手指不停地在空中彈動,就像是在彈奏一首美妙的樂曲一般,看起來真是華麗無比。

這讓焰想到了上次在武器店看到的那個灰矮人打造武器的過程,兩者有著相同的意境。

看起來所有的技術,練到高深處,都會產生這種行雲流水,給人以藝術一般美的感覺。

焰看到白袍女的額頭開始冒出汗來,看樣子,這事情也不像是她說的那麼簡單。

一陣劇烈的光芒閃過,這首用精神力和昂貴的材料打造的曲子終於到了尾聲。

一顆閃著銀色光芒的八面柱晶體漂浮在了空中。

白袍女深深的呼了口氣,然後睜開眼睛,「第一階段完成了,這個刻痕晶體只能夠維持十分鐘左右,等我休息一下,馬上就要開始下一階段。」 清荷當然知道他們暗中是怎麼說的,但是她也沒有出來解釋的意思。畢竟現在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受害者,而看那宋離不順眼,那自己更是要藉此機會給宋離一個教訓,讓宋離知道自己可不是那麼好得罪的人。

「清荷姐姐,我看公子也不過就是貪圖那姓宋的美貌,說不得過兩天等公子的新鮮勁一過去,自然就不記得她是誰了。」

夏荷本來是來安慰清荷的,但是這夏荷說出來的話,讓清荷是怎麼聽都覺得彆扭,這不是跟自己說自己是因為長得不如她宋離,所以才沒有得到公子的看重嗎?

「我看你挺渴的,先喝口水吧!」清荷替一直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的夏荷倒了杯茶。

只是這麼一來夏荷就更是起勁了,一臉情緒激昂的開始在清荷的面前數落起宋離的不是來了。

「姑娘,你這是做什麼?」紅玫實在是不明白,這姑娘將原本好好的花草都給移到一旁,將這塊地空出來是打算做什麼呢?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