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火石之間,唐玉和小新,已經分別運轉靈氣,開始全力抵抗!

剎那間,場面變得很是混亂,各種強大的靈氣撕扯著空氣。

空氣發出陣陣轟爆聲!

而秀失去了靈氣,只能夠通過目光來觀戰,看著亂作一團的靈氣。

她的眼淚止不住的開始流淌!

「黑叔……」

清淚落下,霎那間已經哭成了淚人。

對於秀來說,這個黑叔,那是她關係最好的一個人了。雖然她從小嬌縱輕狂,加上父母的縱容,養成了蠻橫的性子!

可就是黑叔,一次次的幫她解決各種麻煩,教她武技功法!

帶她冒險遊玩!

比起那個永遠高高在上的父親,黑叔親切的多了!

可秀知道,黑叔有一大絕技!叫做黑龍變,能夠在短時間提升力量,可代價卻異常的大! 泰坦輓歌 每一次的使用,都要付出三十年的壽命!

而按照黑叔的修為,已經皆驚兩百歲的他,斷然沒有第三個三十年的壽命來扣除消耗了!

也就是說,這一戰,不管輸贏,黑叔必死!

所以,秀哭的那麼傷心欲絕!

秀感覺自己把一輩子的眼淚都流光了!可還是難受的要死!

「該死的!都怪那兩個混蛋!我要生嚼你們二人的筋骨!喝你們的血!」

秀骨子裡的那種狠辣,突然爆發,眼淚瞬間止住,此時的情緒已經滿是報復與仇恨!

可是,讓秀大失所望的是。

當靈氣風暴停止,兩個領域都消失的時候。站著的依舊是唐玉和小新。

而這黑叔,已經倒地身亡!

一劍凌雲 「怎麼可能!黑叔的黑龍變,能夠獲得超過現在等級的力量!甚至達到武王,乃至武王的巔峰!你們怎麼可能!」

唐玉輕笑著走到秀身邊!

「武王巔峰?那又如何?」

秀重複著唐玉的話。

表情瞬間變的癲狂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的!」

忽而間,秀似乎想到了一種活命的可能!

「主人,我願意當你的女僕!任由你隨便踐踏!求你放過我,給我一條活路!」

「我身材不錯,長的也還行!你們兩個人都可以一起的!」

「哦?兩個人怎麼弄?」小新故作很有興趣的問道。

秀聽到,小新有了好奇。

而現在的秀,哪怕只有一線生機,也要牢牢把握!

顧不得女子的面子,立馬解釋道。

「我能夠同時伺候你們二人,嘴巴和後面也都十分曼妙的!一定讓你們舒服!」

「嗯?」小新朝著秀跟前又走了幾步!

「要不現在你就能夠試試,我舌頭非常靈活,一定能……」

可是,秀的話,就停留在了這裡,小新手中的猩紅之刃,已經穿過了她的心臟。

「此等水性楊花的女人,髒了大爺我的眼!」 「白天給你說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一個黑影說。

「這樣不好吧?」另一個黑影猶豫的說。

「男子漢大丈夫,當斷即斷,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你要把握好了。老大開出的條件很優厚了,願意跟著大老闆混就跟著大老闆,封你為上校參謀。要是不願意走,把那個老傢伙幹了,你就是族長,另外給你二十根金條,以後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我再想想。」

「你還有什麼可以想的?難道你就願意一輩子呆在這個小寨子里窮困一生?等到大老闆帶著人馬來了,說不定小命都不保,何必跟著這一幫子窮鬼混。你現在就答覆我,願意還是不願意?就一句話,以後不要後悔。」一個黑影逼著說。

「我願意。」另一個黑影下了決心說道。

「好,以後我們就是弟兄了,你等我的消息,牆外的那顆大樹上有一個樹洞,你往那個大樹洞里領指示。再見。」一個黑影迅速的躍起,翻過寨牆不見了。

那個黑影在原地呆著,一直呆了很久,見周圍真的沒有人,才貓著腰在寨牆的黑暗走了一陣,然後消失在一片閣樓里。

剛才越過寨牆的肯定是毒販了,想不到毒販裡面也有這樣的高手,就是賀豐收也不能悄無聲息越過數米高的寨牆。他這是在寨子里發展內奸。毒販的進攻戰術果然有了改變,不再一個勁的蠻幹進攻。

第二天一早,賀豐收就找到坤倉老寨主,把晚上見到的情況給老寨主說了,老寨主將信將疑。 不嫁豪門 說道:「會有這樣的事情?」

「確實是這樣的事情。」

「你看清楚寨子里的那個黑影是誰?」

賀豐收說了一個名字。老寨主更是不信。說道:「我已經把他作為新寨主進行培養,他這樣做未免太急了吧?」

「老寨主不能不信,這兩天你好好觀察,一定會有不一樣的發現。」

「真要是他,我現在就宰了這個小子。」

「寨主不要操之過急,看看他們之間有什麼勾結,或許我們可以將計就計,一舉摧毀這幫毒販。」

老寨主氣的狠吸了幾口旱煙。「好,只要有確鑿證據,我立即就能宰了他。」

接下來的兩天,賀豐收時刻關注著那個可疑的人,同時關注著寨牆外的那一棵大樹。終於這天晚上,賀豐收迷迷糊糊的看見那棵大樹下有異樣的影子,莫非是毒販已經行動了?

黑影剛走,賀豐收就跳下寨牆,在那棵樹的樹洞里發現一個泥蛋子,剝開泥蛋,裡面一張紙條:後天晚上行動,做好迎接準備。

看來,毒販要行動了,賀豐收把泥蛋恢復原裝,放回到樹洞里。找到老族長說了情況,老族長甚是驚愕。沉默著抽煙。

「老族長,我看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要主動出擊,先發制人。」

「怎樣先發制人?」

「毒販來這裡,一定會經過山前面的一條道路,那是來寨子唯一的一條路,我們選一批精裝,先埋伏在那裡,打他們的伏擊。」

「寨上就這麼多人,要是伏擊不成,寨子就危險了。」

「你放心老寨主,你給我選十名可靠之人,我以演習訓練的名義,帶上炸藥,悄悄的出寨子,在險要路口埋伏。你在寨里組織還其他人員,做好打仗的準備,同時秘密監視東鼎的動向。」

『好吧,就按你說的辦,這一次是徹底的同毒販幹上了。』

天色昏暗,賀豐收領著十名精壯男子,悄悄的出了寨子,來到一處險要路段,把炸藥埋好,秘密的潛伏。

不到兩個時辰,前方崗哨傳來消息,一隊人馬過來了,而且帶著重武器,一門小山炮,看來毒販這一次是下了決心要把山寨拿下。

賀豐收吩咐人員做好戰鬥準備,不一會兒,一對百十人的隊伍進入伏擊圈,賀豐收一聲令下,埋好的炸藥被點燃,「轟隆」幾聲,炸藥在人群里爆炸,毒販想不到何必遭到伏擊,一時亂了陣腳,幾桿衝鋒槍對著人群猛烈的掃射,毒販倉皇逃竄,一部分掉頭拐了回去,一部分往山寨方向逃竄。過了一陣,毒販看到山寨來的就十幾個人,忽然的就停了下來,開始組織反撲。

敵眾我寡,這些毒販都是久經沙場的老手,很快,逃過峽谷的幾十個人折了回來,開始實施反包圍。

賀豐收見勢不妙,趕緊收攏人員,趁著夜色,消失在叢林里。

回到山寨,天色方亮,把情況給老寨主說了,老寨主意識到一場惡仗在所難免,就組織人員,把婦女老幼往寨子外面的深山裡轉移,一面命令人員加強警戒。

春華秋時 「他們來人較多,我看要是硬拼不一定能打過他們,不如我們來一個空城計。」賀豐收說。

「怎樣來一個空城計?」坤倉說。

「把寨子里的婦女兒童轉移了,我們打開寨門,放他們進來。我想毒販在來時候的路上已經吃了大虧,不會輕易的敢進來。」

「要是他們識破了我們的空城計,真的進來怎麼辦?」坤倉猶豫著說。

「進來我們就做好巷戰的準備,在閣樓上,在大樹上,在石牆後面,都布上我們的人,我們地形熟悉,分成若干個小組,主動的迎戰。」賀豐收說。

「看來只有如此了。我去召集人,把寨勇分配一下各自的位置。」

坤倉走了,賀豐收來到寨牆上,熱帶雨林里濕漉漉的,悶熱氤氳,各種鳥兒嘰嘰喳喳。毒販本來是偷襲的,來來時的路上反而受到了偷襲,在扔下了幾具屍體以後,殺氣騰騰的往寨子里趕來。來到寨門前,見寨牆上沒有把門的寨勇,已是疑惑,但是既然來了,不能就此罷休,就吩咐道:「架炮,準備轟擊寨門。」

好容易運過來的重炮張起了烏黑的炮口。

「準備,放。」毒販頭子叫到。

這時候寨牆上響起了一個渾厚的聲音;「各位遠道而來,還是稍歇一陣,不勞你們動手了。」

再看寨門。「吱吱嘎嘎」的自動打開。 解決了黑叔和秀兩個人。

唐玉和小新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還有血色神鷹呢!過去看看!」

當二人來到那隻血色神鷹的面前的時候。

發現,血色神鷹距離咽氣也沒有多少時間了。

「怎麼辦?能救活嗎?」

唐玉搖頭,「醫人我還行,這凶獸,我實在沒有辦法!跟人差的太多了!」

「嘎……嘎……」

血色神鷹發出臨終前的最後哀鳴。

那聲音,聽起來甚是凄涼。

而且似乎有種哀求在其中!

「看它眼神之中,似乎有些事情放不下!」

「不清楚,不過,還是先讓它不這麼痛苦好了!」

那千錘百鍊網雖然秀已經身亡,可是還在不斷的緊縮,不斷的勒著血色神鷹的身體!

小新伸手就抓住千錘百鍊網,用力一扯!

「霍!這個好結實!」

旋即,靈氣加身!

可依舊撕扯不動!

「這凶獸實力決然不凡,若是你這麼輕易就能夠撕扯開,那它自己早就掙脫開了!」

唐玉說著,「冶金聖尺」再度出現。

在那暗黑色的千錘百鍊網上面輕輕一劃!

瞬間,那暗黑色的網子就斷裂了!

很快,唐玉就將整個千錘百鍊網從血色神鷹的身上解開了!

「我好像從她的眼睛裡頭,看到了一種母親的感覺!」

芙蓉突然開口說道。

「母親?」

「沒錯!一定是這樣的!」芙蓉很是堅定的說道。

而於此同時,血色神鷹閉上了眼睛!

「看,這個蛋!」

果然如同芙蓉所說,這血色神鷹真的是一位母親,而且是剛剛才做了母親!

血色神鷹身長有好幾米,這蛋也不小。

小新將它抱在懷裡,哭笑不得的說道:「那這個我們怎麼辦?帶走養起來?」

「按照它母親的實力來說,應該不是一般凶獸,有可能會長成萬年凶獸啊!」

唐玉感慨一句。

「萬年?我也要等到那個時候才行啊!別說萬年了,就算是千年,我也活不到那個時候啊!」

小新脫離戰鬥狀態之後,依舊是一個活潑有趣的少年!

「不管怎麼說,先打掃站場,趕快離開這裡吧,這兩個人號稱是凌雲閣的重要人物,萬一有手下來找,可就麻煩了!」

就在此時,小新腳下一絆。身子一個沒有站穩,手中的那顆蛋一下滑了出去。

「不好!」

小新立馬飛身撲出去,將它抱住。

「咔嚓!」

蛋殼碎裂的聲音響起!

三人心中都浮現出不好的想法。

「這個凶獸的蛋,沒有這麼脆弱吧!而且也沒有跌在地上啊!」小新有點擔心的說道。

「咔咔咔!」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