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詩曼和青瑤對視了一眼,看著青瑤也是捂著嘴巴的樣子,她沉聲道:「青瑤,你看清楚了么?你剛才看到了什麼?」

雷詩曼的震驚溢於言表,青光雷霆暴剛一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是感覺到了那股子強大的元力波動,即便是遠在這邊的她也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

「青光雷霆暴……」青瑤很快的確認道。

青瑤雖然只是一名丫鬟,可是她的武道修為也已經是達到了天武境三重的層次,至少在這個大陸上來說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天才了。

只不過跟雷詩曼他們相比,她的武道修為就有些小巫見大巫的意思了。

在雷家,青瑤的見識自然是不凡的,青光雷霆暴在天武宗或許是很難一見,不過在整個東勝神州使用青光雷霆暴的人卻不在少數。

雷家就曾經有好幾個人使用過這等東西,這可是偷襲暗殺的好東西啊。

「不錯,的確是青光雷霆暴,我曾經也是看到過,不過我要問的卻不是這個,你剛才看到那個青年使用了什麼東西來抵擋這青光雷霆暴么?」雷詩曼的眼神一直緊緊的盯著葉川,此刻誰也不知道她的內心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

「剛才我就看到了金光一閃而逝,其他的什麼都沒有看到啊!」青瑤根本就沒有看清楚,金光一閃,那基本上在場的人都是看到的,這個也沒有任何的奇怪的。

其實很多人就算是看到了葉川使用金棺的蓋子,恐怕也不會認識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但是其他人不認識,不代表著雷詩曼不認識,要知道這個金棺乃是當年雷泊天的貼身之物,那可是出了名的。

雖然現在很多人都已經將金棺遺忘,而且葉川不過是拿出來了一下就收回去了,誰又能夠想到葉川和雷泊天之間有什麼關聯呢?這件事誰也不可能知道的。

「金棺的蓋子,我剛才看到了金棺的蓋子啊!」雷詩曼有些激動的叫了起來。

「金棺的蓋子?什麼意思?小姐……」青瑤也是鬱悶的很,她一下子哪裡反應的過來呢?

可以說現在的雷詩曼是非常的激動,但是一旁的青瑤卻不知道雷詩曼真正的激動什麼。

「金棺的蓋子,這極有可能就是我祖先雷皇使用的金棺啊……」雷詩曼當然不確定了,他知道現在的金棺對於他們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但是要是別人發現了金棺,那麼等於說他不就是曾經找到過雷皇的墓穴么?

現在的雷詩曼根本不想知道雷皇的墓穴在什麼地方,她只需要找到雷獄枷鎖這本功法,那就等於是完成了整個家族交給她的任務。

雷家為什麼要出這麼一個任務?那就是為了恢復雷家昔日的輝煌,讓雷皇的榮光再現整個東勝神州大陸,這個就是雷家的初衷,也是雷家的希望。

「真的?雷皇的消息?金棺?我想起來了,雷皇當年好像就是以金棺……」青瑤一下子似乎想到了什麼,她整個人都激動的站了起來。

「沒有想到,真的是沒有想到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雷詩曼此刻的激動誰有能夠想到呢?

「小姐,那我們要不要接洽一下那個小子呢?」青瑤看了看遠處正在恢復的葉川。

「絕對不能夠讓他死了,要是他死了的話,這一條線索那就可真的斷了啊!」雷詩曼有些有些擔憂的說道,現在她有了線索了,自然是緊張不已,這個時候的她真的是擔憂的很。

要是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那她恐怕要抱憾終身了。

看著雷詩曼如此擔憂的樣子,青瑤半開玩笑的說道:「小姐,你現在的樣子倒是有些的擔憂情郎的樣子呢!」

雷詩曼笑了笑道:「他現在可不就是我的小情郎么?我得好好的把他給供著啊!」

「既然他已經是躲過了這一擊了,那麼現在對於他來說就輕鬆了。我看那個人應該沒有太多的戰鬥力了……」青瑤笑著道。

「沒有想到,真的是沒有想到,這個小小的天武宗竟然也會遇到我想找的人!」雷詩曼笑著道。

青瑤擔憂道:「小姐,我也不想打擊你,可是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了啊,今天這件事情對於我們來說是喜事,不過有些時候希望越大恐怕失望就愈大啊!」

「此話怎講?」到底是東勝神州第一大家族的小姐,這個時候的雷詩曼倒是顯得非常的沉著和冷靜。

「您想想看,雷獄枷鎖這等功法那是何等的氣勢?如若這小子真的是得到了雷皇的傳承,那他怎麼可能不去學習雷獄枷鎖呢?可是現在咱們好像連一點點的雷獄枷鎖的影子都每沒有看到啊,您不覺得奇怪呢?」青瑤把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

「哎,這個也是我擔憂的地方啊,雷獄枷鎖一開始是極為容易上手的,不知道為什麼此人不學習呢?要知道學習了雷獄枷鎖那可是自己的戰鬥力增加不少的啊!」雷詩曼沉聲道。

「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此人會雷獄枷鎖,卻不敢在這個時候用呢?要知道剛才那金光也不過是一閃而逝,很多人根本都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青瑤沉聲問道。

雷詩曼彷彿是找到了一些自我安慰道:「這個的確是有些可能性啊,青瑤你說的不錯,我看的確是有這個可能!」

青瑤點點頭道:「小姐,那等這一次的比斗完成之後,我們在找這個小子吧?」

雷詩曼沉聲道:「找是肯定要找的,只不過如若真的是雷皇將傳承給了這個小子的話,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要是強行的奪取的話,那豈不是對先祖的不敬么?」

「商量一下吧,到時候我們要個副本也是可以的嘛……」青瑤沉聲道,在她看來只要是雷獄枷鎖就可以了。

「哎,你覺得有可能么?希望雖然有一些,不過也不是絕對的啊!」雷詩曼經歷了一陣的興奮之後,她整個人又感覺不太好了起來,對於她來說現在無論是做什麼好像都感覺沒有什麼信心了。

一種患得患失的心態在雷詩曼的心中不斷的蔓延開來了。


青瑤勸慰道:「不管成功不成功,至少我們可以確定兩件事啊……」

「哪兩件事?」雷詩曼有些詫異的看了看青瑤問道。

「首先我們確定的是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其次我們可以確定這雷皇的墓穴到底還存在不存在了?這總比我們大海撈針的強的多吧?」青瑤笑著道。

「嗯,的確也是這樣,總比我們在這邊亂轉的好好很多,既然機會已經出現了,我們就要把握他,這個小子我們一定要把他身上的秘密給搞清楚了。」雷詩曼沉聲道。

她現在什麼也不想去管了,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把這件事情給做好了,如今希望已經是有了,她自然是決定把這個希望無限制的給延伸開來了。

至少對於她們來說,有希望總是比沒有希望的要強得多吧?人有些時候就要看怎麼想了,想的開,那麼生活自然是過的好了。

雷詩曼的內心驚濤駭浪,要是真的得到了雷獄枷鎖的話,那麼整個雷家就得是靠著她來發展了,那個時候她就可以成為東勝神州第一家族的族長。

雖然她作為一個根本不太感興趣,但是想想卻也是激動的,選擇權在別人的手上和在自己的手上感覺絕對是不一樣。

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遠處的葉川,現在的她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儘快的把這件事情給搞清楚。 read336;

遠處擂台,此刻葉川已經是受傷不輕,不過對面的柳劍鋒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兩個人是有些你爭我奪的架勢。

柳劍鋒隨即向葉川發動了新一輪的攻勢,在驚鴻劍和他的功法配合下,葉川也是有些節節敗退的感覺,畢竟到現在葉川因為剛才青光雷霆暴的作用還沒有真正的恢復過來。

身體一直在恢復,葉川則是一直在躲避,底下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葉川剛才受到了什麼。

他們在感嘆的同時,也不僅捫心自問,如果要是自己碰到這樣的情況到底能不能夠躲避呢?答案是顯而易見的,當時的那種情況,葉川竟然還能夠躲避,顯然他們是非常的佩服葉川的實力和勇氣的。

不過回頭想想,這柳劍鋒倒也是非常的不要臉了,因為青光雷霆暴雖然可以用,但是在這種類似於選拔賽的比賽中,這樣的行為無疑是讓人痛恨的。

「娘的,這柳劍鋒真的是不要臉了啊,竟然在這個時候用青光雷霆暴!」

「青光雷霆暴?那種東西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感覺有人在用,現在卻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樣子的,第一次用竟然是百宗盛宴!」

「要是當時我和柳劍鋒對戰的話,恐怕早就被這青光雷霆暴給轟成渣滓了!」

「就你?恐怕這柳劍鋒都不需要用青光雷霆暴了!」

眾人一直都在說這個問題,對於柳劍鋒用青光雷霆暴的行為眾人都是嗤之以鼻。

在道理上葉川實際上已經是佔據了絕對的上風,現在幾乎整個形勢都是一邊倒的局面。

青光雷霆暴,這種逆天的存在在別人看來其實是非常的難以理解的,柳劍鋒為了贏葉川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了。

其實柳劍鋒自己就不心疼嗎?這青光雷霆暴那可是自己為了保命而留著的,得來這一顆青光雷霆暴誰也不知道,他自己也是不想在這個時候用的。

可惜的是他對於葉川已經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了,現在他雖然還在進攻,不過面對葉川,他整個人已經是有些擔憂了,這個葉川猶如打不死的小強一般,誰還能歐撼動這葉川呢?

至少他覺得一旦葉川喘過氣來的時候,恐怕也就是自己失敗的時候了。

此刻他在看向葉川,葉川的臉上已經有些猙獰,雖然他一直在閃躲著,不過柳劍鋒明顯感覺出來葉川的閃躲已經是越來越靈活了。

這說明了什麼?還不是說明了這葉川已經是緩過勁來了,柳劍鋒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葉川突然就會對自己發起進攻。

他現在也是有些納悶,這青光雷霆暴的威力甚是巨大,即便是在三十多米開外的他也感受到了強烈的爆炸力,那青光蔓延到自己的身上的時候,這威力是非常的巨大的。

可惜的是知道歸知道,但是卻沒有能夠徹底的將葉川給滅掉、。

他知道,一旦沒有滅到葉川,很快被遭致別人的反感,不過要問他後悔不後悔,如果再有一次機會的話,恐怕他還是會這麼的選擇,因為他被葉川打壓的實在是太過厲害了。

現在葉川和他的比試又一次的佔據了上風,這更加的讓葉川的囂張氣焰給增加了。

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絕對不會讓葉川有這樣的機會的。


不過現在葉川已經完全的開始控制局面了。

擂台之上,肖凌峰看了看一旁的尹霜,他其實也是非常的好奇,這葉川到底是靠著什麼竟然將具有天武境十重巔峰強力一擊的青光雷霆暴給阻擋住了?

葉川的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的好東西?這一切都是肖凌峰感到好奇,甚至感到嫉妒的。

一個小宗門出來的人,竟然身上的好東西要比自己這個做宗主的人還要好,說出去的話,倒是讓人有些不太相信。

可是事實就是這樣的,這些事情既然發生了,就說明了很多的問題。

他這個宗主實在是有些做的窩囊了,尹霜看了看肖凌峰,她笑著道:「我就說吧,這個柳劍鋒雖然有武尊境的靈器,不過我們家葉川也是有的,就算是用了青光雷霆暴都沒有奈何得了葉川,凌峰啊,我看你的觀點也得改改……」


尹霜的話讓肖凌峰心中非常的不爽,他堂堂一宗之主,要為一個小弟子改變自己?

說起來這簡直就是可笑,肖凌峰自然不會認同尹霜的觀點,他沉聲道:「柳劍鋒的確堪稱奇才,葉川也很不錯,兩個人未來都是我重點培養的對象!」

雖然這麼說,不過這話說的倒是有些乖乖的味道在裡面呢,尹霜也是非常的鬱悶。

只是現在的尹霜不管怎麼樣都是不可能在和肖凌峰有什麼太多的糾纏,她知道物極必反的道理,要是真的說的太多了的話,到時候恐怕引起肖凌峰的反感那就不太好了。

「凌峰,你為什麼就這麼看好這柳劍鋒呢?之前我倒是認為這柳劍鋒還是可用之才,不過現在看看,也是很難成氣候了!」尹霜沉聲道。

柳劍鋒的確是一個天才,這一點尹霜並不否認,能夠在如此年紀已經達到天武境五重,這如果都不算是天才的話,那麼整個天武宗還有什麼天才可言呢?

只不過尹霜覺得這肖凌峰有些讓人看不太懂,他這個人一直都是好勝心非常的強。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用青光雷霆暴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

只是肖凌峰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自己的跟前提起柳劍鋒呢?他明明知道柳劍鋒和自己的弟弟葉川不對付!

想不通的尹霜只能夠將自己的疑惑悶在心中,不過好在百宗盛宴之後,葉川就會離開天武城,到時候他應該會去東勝神州的中心那邊的武皇學院去參加選拔,到時候選拔的可都是一些優秀的人才。

要是葉川真的能夠進入武皇學院的選拔的話,天武宗?不過是一個過客而已。

甚至她覺得葉川對於天武宗根本沒有任何的感情,她不知道為什麼肖凌峰不趁著這樣的機會去和葉川打好關係?為了面子?看上去又不像!

肖凌峰內心的真實想法很少有人知道,即便是知道了恐怕很少也會有人真正的提及此事。

嫉妒!

你能夠說一宗之主去嫉妒一個弟子嗎?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尹霜也覺得肖凌峰沒有那麼小的氣量,不過人心隔肚皮,誰知道別人心中的想法呢?

就算是真正的至親愛人,你也不可能知道你所愛的人心中到底是如何的想的吧?

這個就是現實,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

肖凌峰不肯幫助葉川,美其名曰就是為了鍛煉葉川,或者說在他看來根本就是一件小事,實際上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他嫉妒葉川?

就算是當年的肖凌峰也不可能得到蘇和軒那樣的重視,天才總是有傲氣的。

肖凌峰這麼多年一直自譽為天才人物,天才和天才之間的競爭本身就是殘酷的。

如若不是現在的肖凌峰是天武宗的宗主的話,恐怕他也有扼殺葉川的想法了。

擂台之上,葉川已經是慢慢的扭轉了局面,面對著咄咄*人的柳劍鋒,他根本毫不在意。

劍光猶如雨下!

像一張緊密的大網一樣開始慢慢的籠罩著柳劍鋒,柳劍鋒只能夠艱難的抵擋。

實際上當葉川成功的避開了柳劍鋒的青光雷霆暴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是徹底的喪失了信心了,沒有了底牌的人,你讓他怎麼樣他都不可能再有任何的信心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