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藏陰險一笑,突然欺到岳春的身前,無聲無息地一掌拍了過去。

岳春本來沒有看得起雷藏,但是雷藏的身子如幽靈一般飄到他的身前,就沖著這份輕功,他就不能過於小看雷藏。

想到這裡,岳春一掌迎上。他這一掌帶著十成的功力,說什麼也要和雷藏見個高下。

「轟隆」一聲,雷藏的身子只是微微一晃,岳春卻跌出五米之外,同時鮮血狂噴。

甫一交手,岳春就輸得如此之慘,可把他的手下給嚇壞了。幾個人急忙上來,要扶岳春,雷藏身形又是一飄,再次來到那幫人中間。

「魚雁十三擊」果然不愧是他的成名絕技,每一擊都有一人中招,非死即重傷。上次,雷藏在參加鍾離情比武招親的時候就用過這手功夫,當時參加招親的對手只是全被打下台,雷藏卻沒有下殺手,但是今天他卻沒有那天的憐憫之心。

岳春這次帶來了四十多人,他將自己的部下分成三股,自己這邊,除了他本人之外,一共就還有十三個,經雷藏這一番秋風掃落葉的收拾,最後竟然一個站著的也沒有。

躺在地上的岳春雖然重傷,卻還能說出話來,他對自己的另外兩伙手下叫道:「你們、們還愣著干、幹什麼,快把那個小、小子抓住,做你們的人、人質,逼這小、小子住手,否則,你們、們都要、要死!」

另外兩伙人本來被雷藏那一手「魚雁十三擊」嚇破了膽,聽岳春這麼一說,這才醒悟過來,他們立即來抓郝仁。在他們看來,眼前這小子其貌不揚,似乎戰鬥力很弱。

「馬的,拿我當軟柿子捏啊!」他本來想再觀摩一下雷藏的「魚雁十三擊」,結果雷藏卻把敵人都逼到自己身邊來了。

郝仁身子一輕,展開「天魔舞」的身法,象敦煌古畫中的飛天一樣,從那幫人的中間穿過。同時,他的手指不停地點出,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將近三十個陰陽宗門的弟子全部被他點倒在地。

「兄弟,行啊,出手夠快的?」雷藏見郝仁如此快速、乾淨利落地結束戰鬥,不禁讚歎。

「比你還差點,這幫小魚小蝦,都是些元嬰境的甚至還有更低的修為,殺了他們都髒了我的手!」郝仁笑道。

「你這是什麼功夫?」雷藏問道。

「天魔舞!」

「舞起來雖然好看,但是我覺得更適合女子練習!」雷藏笑道。

郝仁頓時無語。這「天魔舞」本來就是宣萱教他的,要是宣萱練起來,更加身姿曼妙。他都已經改了不少,看來以後還要再給改進,要適合男人練才好,改好了,將來傳給自己的兒子。

現在夏子和寒煙兩人各給他生了一個兒子,他正琢磨著,這次回到地球,一定把兩個小子給好好的打磨一下。

雷藏笑道:「我是說,你下次回不韋城的時候,把這套功夫教教你嫂子吧!」

郝仁那氣不打一處來:「先是說我的功夫練起來象女人,然後又要我教給我媳婦,橫豎都是我吃虧!不教!」

雷藏又說:「要不,明天我帶你去縱橫宗門的張儀城找個美女發泄一下!」

郝仁實在沒有辦法:「發泄不發泄的明天再說,你現在先審一下,看看他們是怎麼找上我們的!」

雷藏上前一把揪住岳春:「告訴我,是誰向你們通報消息,說『困龍樁』在我們身上的?」

岳春倒是很剽悍:「有種你把我弄死,我就是不說!」

雷藏上次見郝仁折磨檸蘇,是點了檸蘇背後的「筋縮」穴,他也學著郝仁的手法,依樣畫葫蘆。

但他雖然修為不弱於郝仁,但是醫術比郝仁就差得遠,認穴的基本功更不如郝仁。接連兩三次,終於找准了岳春背後的「筋縮」穴,痛得岳春哇哇鬼叫。

「說不說?」雷藏問道。

岳春痛苦得渾身冒汗,卻依然把嘴咬得死死的。

郝仁走了過來:「大哥,讓我來,你去把陰陽宗門的這幫弟子全部殺掉!」

雷藏一聽:「為什麼,兄弟,你也太狠了吧!」

郝仁笑道:「岳春本來是想說的,但是他怕自己吐了口,手下這幫兄弟回去報告了陰陽宗的門主。到時候整個陰陽宗門都會把他看成姦細。如果你把知情的人都殺了,岳春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雷藏問岳春:「你是這樣的想法嗎?」

那岳春雖然不說話,但是他的眼神卻出賣了他。看來,郝仁說中了他的心事。

不光是郝仁知道岳春的心思,那幫陰陽門的弟子也一樣猜到了岳春的想法,他們齊聲說道:「副門主,你想說就說吧,我們不向會門主檢舉你的。只求饒過我們一命!」

岳春根本不會相信這幫人的鬼話,他對雷藏說道:「他們既然知道了我的心思,那就更不能放他們活著回去了!」

雷藏笑道:「好,那我就把他們全殺了!」

陰陽門的弟子見岳春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齊聲大罵:「姓岳的,你的良心讓狗吃了!」

雷藏笑道:「你們的良心也不見得還在!」

說完,他走了過去,連腰都不彎,一腳一個,要將除了岳春之外的所有活著的陰陽宗弟子全部踢死。

雷藏踢到最後一個的時候,那人看樣子也是個頭目,地位僅次於岳春。郝仁突然說道:「這最後一個由我來!」說完,他俯下身子,一掌將那人打得鮮血狂噴,看樣子是死定了。

郝仁對岳春說道:「行了吧,這回你可以說了吧!」

岳春大笑著說道:「我不認識字!」然後,他的嘴角突然流出鮮血,口一張,吐出一截舌頭來! 魚人們反應了過來,吳鵬等人這時候也趕了過來,手起劍落,帶出一片血花。

魚人本應該佔有人數和實力上的優勢,但是被吳鵬他們搶得先機,又有秦逸這個怪物般的強悍存在,它們幾乎做不出任何有用的反抗!

砰砰砰砰!

秦逸每一次出手,都勢必給魚人帶來無法挽回的創傷。


烈火明王拳、烈火法相**替使用,真氣貫穿身體,他如同長出八條手臂,抓住不斷掙扎的魚人,提到半空,用力一撕,魚人慘叫一聲,變成數塊碎肉,妖核落入秦逸手中。

吳鵬、趙景勝、許強衛和曾玄四人,結成一個小型陣法,彼此協助,逼得三個魚人煉骨境界的魚人,手忙腳亂,墨綠色的身軀皮開肉綻,鎧甲被斬斷,鮮血不斷流出。

秦逸一上來,就擊殺了兩頭魚人,現在獨自一人面對三頭實力最強悍的魚人,也毫不吃力,幾乎就像是貓玩老鼠一樣。

三頭魚人,兩頭祭血境界,一頭祭髓境界,如果在玉華城,那可是數得上的高手。

但是此刻它們就算聯手,在秦逸眼中,也只是泥鰍,掀不起風浪!

四周氣流攪動,秦逸如同黑暗中的真神,御氣全身,氣勢雄雄,踏步水面,如履平地。

秦逸的恐怖速度,讓這三頭魚人毛骨悚然,它們的雙眼,根本跟不上秦逸的移動。


快速略步,秦逸身形鬼魅,隨風而動,眨眼來到其中一頭魚人背後。

對方還沒有察覺,秦逸手指成爪,撕裂長空,轟然而出。

嗤一聲,魚人胸口被洞穿,強沛真氣,在秦逸手臂上快速凝聚,如同絞肉機,咔嚓一聲,將魚人龐大的身軀攪成一團,筋肉、骨頭、肌肉,全都被攪成碎片,漫天飛舞。

剩下兩頭魚人大吼一聲,手持鐵錨,朝秦逸當頭砸來,風聲呼嘯,獵獵作響。

秦逸根本不躲閃,兩手臂直接迎了過去:「光明帝鎧功!」

呼呼!

真氣奔騰,在秦逸身上凝聚出肉眼難測的鎧甲,秦逸的手臂里,彷彿有數十匹烈馬,齊齊撞向兩頭魚人。

砰砰!

鐵錨脫手而飛,在半空扭曲成馬蹄鐵的形狀,兩頭魚人驚駭無比,想要逃跑,但瞬間被秦逸氣浪吞噬,狂魔一般的真氣,從它們口中湧入,將它們身軀膨脹足足三倍,搖搖欲墜,轟的一聲,徹底炸碎,血霧濺滿了方圓五十步的範圍!

眨眼功夫,秦逸就解決掉了三頭魚人,而吳鵬他們那邊的戰鬥,還沒有結束。

不過在結陣之下,四人攻擊犀利,防守穩健,三劍一刀,也都是地器和天器級別的利刃,對付切魚人手裡的珊瑚和鐵錨,像是用菜刀切黃瓜一樣,輕鬆無比,那三頭魚人,此刻也是勉力支撐,全身鮮血淋漓,傷口不知多少,憤怒吼叫,卻無法攻破四人鐵桶般的防守。

看到四名同伴,眨眼的功夫就被擊殺,剩下這三頭魚人,簡直被嚇破了膽,怒吼一聲,撇開吳鵬他們,就要朝不同的方向逃跑,狼狽到了極點。

刷刷刷刷!

三頭魚人速度極快,電光火石之間,已經到了百步之外。

「想走?」秦逸眼中冷芒一閃,凌空一抓。

真氣狂涌而出,形成漩渦,漩渦中心,射出數道手指粗細的氣箭,噗噗噗噗的聲音響起,三頭魚人的腳踝和腰肋,同時被洞穿,逃走的姿勢,也一個踉蹌。

「滾回來!」秦逸怒喝一聲,掌心一握,漩渦吸力暴增,就算是萬噸巨輪,也能被捲入其中,狂暴力量,足以摘星拿月。

三頭魚人做不出任何反抗,凌空飛起,被絞入漩渦,天旋地轉,互相撞擊,骨頭折斷,半空血肉橫飛。

吳鵬、趙景勝、曾玄、許強衛四人趕上來,手中武器一起拋出,直射漩渦。

秦逸順勢散去真氣。

咄咄咄咄!

悶響傳來,武器射穿魚人的心臟,將它們死死釘在了地上,瀰漫出妖異血霧。

秦逸手指一點,真氣射出,注入魚頭,魚頭瞬息爆炸,翻飛碎肉中,血紅色的妖核飛入秦逸手裡。

簡單清理了一下現場,幾人迅速離開了戰場,來到了十多裡外的地方,整裝休息。

「爽!真是太爽了!」想到之前的戰鬥,趙景勝依舊沉浸其中,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

「秦逸,我們這次收穫很豐盛啊!」一向冷靜的吳鵬,也是喜上眉梢。

「嗯,一共八枚妖核。」秦逸將剛剛戰鬥得到的妖核,交給吳鵬保存。

算上之前得到的妖核,交給天聖學院,可以換到十多點的功勞點。

不過把這十多點的功勞點,平分給五個人的話,那每人得到的也就兩三點。

「我們這才是來到迷霧海灣的第一晚,還有二十天左右的時間呢,只要能保持這個效率,我們一定可以得到更多的妖核的。」秦逸微微一笑道。

「秦逸兄弟說的不錯,這迷霧海灣是魚人的老巢,想要發現更多魚人,並不會太難,只要不和其他的團隊碰上,我們得到的妖核,只會越來越多。」許強衛贊同了秦逸的說法。

幾人商量了一陣,參照吳鵬攜帶的地圖,制定了今後幾日的行進路線,然後出發尋找到了一處相對隱蔽的暗礁背風處,半夜輪流值守,秦逸一人一組,吳鵬和曾玄一組,趙景勝和許強衛一組,每一組值守一個時辰,輪換休息。

等到天邊剛露出一抹魚肚白的時候,恢復精神的五人,繼續出發,獵殺魚人。

擁有了秦逸這個堪比殺戮機器的怪物,這支五人小組的前進速度,比絕大多數的團隊,要超出一截。

其他團隊還在迷霧海灣的外圍,和那些低級大魚糾纏的時候,秦逸他們,已經逐漸深入到了迷霧海灣的腹地。

越靠近腹地,妖氣就越發滔天。

四周濃霧不時出現,稠如牛奶,陰森詭異。

方圓千里,寂靜無聲,海面上破敗的大船小舟,都腐朽破爛,纏滿海草,如同一頭頭怪物,死氣沉沉,孤魂野鬼一般隱沒在霧氣里,秦逸他們穿梭在這些沉船之間,彷彿行進在船之墓場。


這些腐朽的大船下面,魚人眾多,哪怕是二三十煉骨境界的弟子一起前來,也必然命喪當場。

不過有秦逸在,涌過來再多的魚人,也只不過是單純地送妖核罷了。

秦逸真氣翻騰洶湧,綿綿不絕,絲毫不見枯竭的跡象,赤手空拳,以氣殺人,十五天的時間過去了,一共斬殺了六百多的魚人,其中至少有五百,都是死在秦逸手裡,這些被擊殺的魚人里,甚至不乏達到祭髓三四層的魚人精銳。

達到這種層次的魚人,一枚妖核可以換到兩點、甚至三點功勞點,粗略算了一下,十五天時間搜集到的妖核,如果送到學院,換成功勞點,差不多有六百八十多點。

平均分到每人身上的,也足足有一百二三十點。

一百多點的功勞點,可以換到地器上品級別的寶物,像吳鵬這樣的弟子,如果擁有這種級別的寶物在手的話,實力足足可以提升一倍!

不過秦逸倒不在意功勞點的多少,他更加在意的,是自己實戰能力的提升。

經過這半個多月的戰鬥,他對黑蛟破宙勁的運行,更加嫻熟,八極大法也更加融會貫通,全身力量生生不息,一路行來,都還沒有發生過真氣銜接不上的狀況。

烈火明王拳,烈火龍王拳,烈日法相拳,光明帝鎧功,也都越發精熟。

雖然境界沒有提升,但是秦逸現在的戰鬥力,比起二十多天前,又有了顯著的提高,招招取人要害,凌厲威猛。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