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著黃元小秘境開啟還有些時日,蘇清穩固了剛晉陞的境界,不再過多修鍊,一門心思奔著煉丹去了。

丹鼎,藥材俱全,剩下的只需她反覆練習罷。

蘇清盤腿坐於煉丹室,閉眼抬手,在她的控制下紫宸狻猊鼎虛浮在煉丹室半空正中。

蘇清依著煉丹小札中的記載,調轉全身靈力,以一種玄妙的方式在手心匯成一縷丹火。

丹火慢慢渾厚,壯大至手掌大小,蘇清蓄力直直打向紫宸狻猊鼎外圍。

然而,丹火一接觸鼎身,閃爍幾下就馬上熄滅了。

蘇清泄力,紫宸狻猊鼎瞬間掉落在地。

笨重的丹鼎本身沒有絲毫的摔壞,倒是地面上砸出小坑來。

不是蘇清偷懶省力,而是如此已經反覆了數十次,已經懶得在多費力氣控制了。

蘇清又扯過身旁的煉丹小札,搭在腿上,從頭翻到尾檢查了一遍。

沒有差錯。蘇清嘆氣,還是說水系修仙者天生不容易控制丹火嗎?

此刻,別說煉丹了,蘇清還困在怎麼引丹火、控制丹火的階段。

反覆多次后。

蘇清壓下全身的水性靈氣,調動著體內微弱的木形靈根,運轉著從天地間借來的些許木靈氣,再次依照著煉丹小札試驗。

丹火青黃,在紫宸狻猊鼎上閃爍不定,蘇清屏息控制,終於穩定住丹火。

再施力,加大丹火的火候,將紫宸狻猊鼎完全包裹在丹火中,讓丹火均勻地灼燒著鼎身。

丹火運用成,蘇清鬆了口氣,難怪修真界中的煉丹大師多是木屬性靈根較強。

木生火,古人誠不欺我。

到這一步,就可以加入藥材進行煉丹了,蘇清躍躍欲試。

半月後,煉丹室內依舊火熱,紫宸狻猊鼎在丹火中熠熠生輝,仿若一隻狻猊古獸浴火重生。

然而,蘇清的表情卻垮了下來,一股焦糊味從鼎中傳來。

又失敗了!

這是半個月間第幾次失敗,蘇清都懶得計算了。

她只是氣惱,別人練得起碼是廢丹,怎麼到了她這裡,連丹藥形狀都看不出來。

蘇清已經待在煉丹室內熬了半月了,靠著宗門發放的辟穀丹,不吃不休反覆嘗試,就是沒成功。

辟穀丹,辟穀之用,短時間可不吃靈食以維持生長所需。

半月時間已過,黃元秘境開啟之日近在咫尺,煉丹再沒結果,她只能放棄了。

不甘心,蘇清咬牙再試。

這一次,蘇清加大了紫宸狻猊鼎的火候,控制著小鼎在丹火中轉動。

借著靈氣探入小鼎內壓實藥材。

如此持續了數個時辰,一絲丹香幽幽浮出。

蘇清大喜,加重對丹鼎的控制。

誰想,紫宸狻猊鼎沒有妥善控制,轟然一聲爆炸。

霎時間丹鼎內乍起的黑煙和爆炸后洞府的塵土朦了整個煉丹室。

炸爐了!

蘇清下意識地用長袖擋著臉,然而漂浮的黑煙還是蒙了一臉,甚是狼狽。

煙灰散去,蘇清放下衣袖。

卻驚愕地發現,秦封站著石牆廢墟中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蘇清頂著一臉黑灰,茫然地掃過煉丹室現狀。

本來和秦封書房一牆之隔的小角已經被炸開,留下滿地的碎石。

相比於秦封書房的乾淨整潔,她這邊真是一片狼藉。

蘇清晃過神來,用眼神逼視著秦封,「秦封!」

秦封抿了抿嘴,收起笑意,老實給她清理了一地的殘渣。

蘇清不甚在意,抹了一把臉,「都聞到葯香了,我就不信練不出來了!」

說著,又運起丹火,再一次加入藥材,開始新一輪的煉丹。

秦封也不在意,見她無事,跨過兩室間炸開的大洞,自顧自地回書房畫符了。

兩間洞府,因一次炸爐瞬間連在了一起,而兩個洞府主人都和平常一樣做起了自己的事。 煉製回元丹哪有那麼容易,即使有紫宸狻猊鼎的加成,這不足月余的時間,想從一竅不通直接一鼎成丹,絕非易事。

在炸爐之後,蘇清又嘗試了幾次后,終於將藥材凝結成丹狀,也不再有炸爐的尷尬事出現,只是這成品依舊是廢丹。

丹香飄過後裹著的是濃濃苦澀的藥味。

難怪丹藥值錢,煉丹師備受人尊敬,只憑這種煉藥之難、這耗費的藥材大抵篩去了好些人。

本來應該一鼓作氣的練習下去,然而黃元秘境的開啟時間只剩下幾天了,只得放下手中的活,準備一些去秘境的東西。

黃元秘境開啟前的第三天清晨,沈天星帶著收集好的消息來燕雲峰崖台找二人。

彼時,蘇清正坐在崖台石凳上,一臉不滿地看著桌上的兩瓶回元丹,那是秦封去內堂用貢獻值換來的。

御劍聲破空而來,蘇清瞧見沈天星面上的愁容淡了些許,見到他兩時還牽起了笑。

幾人隨意地行禮后,沈天星直接說明來意,「沈某這一陣特地收集了些秘境的消息,還有清靜蓮的下落。」

「知曉你們這兩天就去黃元秘境了,二位定是做了些準備。至於那邊的消息,沈某不知道你們知道了多少,索性就把這幾日查到的消息悉數告訴你們。」

三人坐在崖邊石凳上,泡上一壺南平丘得來的冷香靈茶,聽沈天星慢慢道來。

黃元秘境是四大傳承仙宗之一道和仙宗的黃元真人發現的。

但是,同黃元真人一同發現的,還有兩個同行的散修真人。

只有金丹境界的修仙者,才能稱得上「真人」。

黃元真人雖然來歷不凡,但也不能將共同發現的秘境掛上宗門的名義。

兩位同行的散修真人覺得黃元真人厚道,遂將秘境的主事交給黃元真人,並將秘境之名以黃元真人的名號名義,以示感激和尊敬。

黃元秘境是一個天然的峽谷,但是常年籠罩在茫茫白霧之中,外圍是瘴氣籠罩的密林。

這就導致了低階修士進不去,總是被外圍密林的天然陣法繞暈了頭迷了路。

而高階修士卻不屑這種角落之地。

黃元真人一行人是察覺一株千年靈藥的異香而闖進去的。

幾人找到了千年靈藥的位置,斬殺了隱在白霧中的伴生獸,採摘了靈藥后,秘境的白霧漸漸散去。

隱藏在濃濃白霧中的靈藥峽谷這才被揭開。

然而,峽谷形成時間不久,靈藥雖多但是都是低階修士所需的藥材,除了那株千年靈藥,對於黃元真人這樣的金丹真人都是雞肋一般的存在。

幾位真人都沒有徒弟,真人心善,遂將秘境封鎖起來,準備定期開放給眾多低階修真者。

一是為了秘境靈藥可以持續生長,不被外人破壞;二是為了給低階修真者機會歷練。

這一次開放黃元秘境,應該是正式邀天下修真之士進秘境探寶的第一次。

前一次低調地開放黃元秘境,是幾個真人不知從哪招來的幾個小修士,扔他們進去試探一番。

進入的小修士中有一個築基境的修真者,這人見如此好事,甚為喜悅,直接壓制了幾個鍊氣期的修士,肆無忌憚地搜颳了數百靈藥,而鍊氣期的修士幾乎沒機會採到半株靈藥。

結果讓幾位真人並不滿意,本想造福大陸眾多低階修士的,怎麼能讓築基期的小子破壞了安排。

於是,這個只准練氣境進入的規矩便就此立下,

而清靜蓮的消息就是那幾個試探的小修士傳出來的。

幾個小修士出來之後說得煞有其事。

當時是,幾個小修士正被一個一階頂峰的靈獸追的滿密林里亂竄,慌不擇路下不知怎麼就逃到了一彎凈水池塘旁。

池塘中荷葉遍布,粉色的蓮花競相綻放,景色煞是迷人。

修真者中總有幾個貪慕美景美色的人。

細細欣賞之下,竟發現滿池荷花荷葉中間有一朵並蒂蓮,蓮身潔白不惹塵埃,彷彿被池水洗去了俗世的塵埃和俗色。

貪戀美色之人飛起採摘,誰知腳剛點上並蒂蓮旁一頂荷葉,就有一種罪孽深重的負罪感,修真人神清恍恍惚。

下一刻,並蒂蓮下一條大魚破水而出,大嘴張開,射出的水流猶如利劍直直刺向修真人。

修真人憑著本能的危機感,清醒而來,連忙閃躲。

同行之人上前幫忙,誰知這又是個一階巔峰的妖獸,幾人沒法招架,再一次狼狽逃竄。

出了秘境后,那朵並蒂蓮作為妖獸的起因被說出來。

無意之人不知道這並蒂蓮的真相,有心之人卻裡面聽出了端倪。

沈天星就是這其中一位。

沈天星細細地飲了口冷香靈茶,大呼一聲好茶,而後交代,「這清靜蓮的伴生獸就是一種妖獸名為飛魚,魚背生兩翼,入水時收起在背鰭中,一旦破水而出就伸展如蝙蝠翼,可飛行。」

「而這清靜蓮也並非真正的並蒂蓮,而是一種雙生蓮,水上莖幹合一,水下卻是兩莖纏繞,不分彼此,會同蚌妖一樣合力孕育出一顆靈珠,那才是主葯。」

蘇清聽沈天星這麼一敘述對這黃元秘境和清靜蓮有了大致的印象,如果所之前只是出於幫助「浪子回頭」的心理,現在,其實還有些前去歷練的打算,順便再採摘些靈藥回來。

這短短半月耗費的藥材可不是小數,她和秦封今歲能在內堂取得的份額,幾乎已經被她用掉了。

如此消耗實在不妥當,還是出去自己尋些的好。

蘇清多思的瞬間,沈天星話語認真,「這次多謝兩位能不計前嫌的幫小弟。也省得我去主峰找那群小子。」

沈天星頗為不屑,「前幾日,宗主相召,在主峰上遇上幾個當值的小子。那群小子氣焰是越來越囂張了,我和小弟的私事都評頭論足想插一腳,看樣子是我出門一年沒好好教育他們一番。」

蘇清輕笑,這沈天星說話直白,行為也很是直接,但是好在頗為理智,才在最後不僅收拾了弟弟的爛攤子,還能和本該結仇的人相談甚久。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叨擾二位了,沈某在此等待二位的好消息。」沈天星本欲告辭,突然回身說道,「此事我已經趁那次宗主相召時,一一稟明了宗主。宗主雖有些不滿,卻也沒有怪罪下來。今後不會有人趁此事來尋你們,你二人且放心。告辭。」

沈天星說著無意,卻讓蘇清一驚,他知道申祺福來找他們的事。

沈天星御劍之聲漸行漸遠,秦封拍拍蘇清肩膀,「放心,如他所說,所有恩怨已一筆勾銷。」 黃元秘境離廣源仙宗並不遙遠,但不再廣源仙宗的屬地上。

若在,以廣源仙宗宗主的性子,怕是也要插上一腳。

黃元秘境在一個無主山脈下,這座山脈植被茂密,妖獸眾多,土地下流沙較多,並不是個適合做洞府乃至做宗門的地方。

蘇清和秦封一路日夜兼程趕到那裡的時候,黃元秘境外已經聚集了好些人。

修真人隨便,有的直接席地而打坐,有地乾脆升起了篝火。

蘇清只是隨意一撇,大致了解了這些人的修為境界,普遍是鍊氣高境的修仙者,額外有幾個獨行的練氣大圓滿的人。

尚有一天黃元秘境才開啟,蘇清和秦封也不急,隨意地找了個角落就打坐去了。

即使周圍有許多探究的目光瞥了過來,二人也是熟視無睹。

第二日,日頭剛爬上半邊,金黃的陽光下每個人都顯得有些興奮。

幾位真人就在這時,駕著飛行靈器停在半空中,中間一人中年男子的模樣,面容沉穩,體態魁梧,不出意料便是黃元真人。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黃元秘境今日正式為諸位小友開放,小友們勇氣可嘉敢探查新的秘境。黃某既然是這秘境的發現者,為獎勵諸位的此行,本次不限制各位採摘靈藥的數目,各位能采多少便是多少。」黃元真人此話一出,峽谷外眾人議論紛紛,探索秘境的情緒更加高漲起來。

「秘境中靈藥千千萬,聚靈丹、回元丹等諸位所需的低級藥材比比皆是,還有各種稀有藥草,各位小友有緣取之。」黃元真人稍稍向下探頭,對著諸位躍躍欲試的修真人提醒,「這秘境中多得不僅是靈藥,還有深藏的妖獸,別怪黃某沒提醒過你們,要肆無忌憚的取葯也要小心這些無處不在的妖獸。」

「多謝真人叮囑。」修真人早就心中有數,前一次狼狽逃竄的嘗試者,出來后五花亂墜的描述,還是有些警示作用的。

至少現在聚集在黃元秘境入口的二十有餘的修真人,哪一個不是鍊氣高境以上的修士。

「本真人也不再廢話。兩位真人意下如何。」黃元真人左右詢問。

見兩位散修真人沒有意見,遂抬手一舉,一面陣旗出現在手中,另兩位真人同樣拿出陣旗,陣旗上拋。

幾位真人同時作法,將解字決打入陣旗中,陣旗無風擺動,有電光自旗上而起,攝入陣旗中。

「呔。」三位真人同時喝道,三面陣旗應聲飛往黃元秘境三角之地。

下一刻,峽谷內靡靡瘴氣似乎被陣法壓在了地上,峽谷入口的密林登時變得清晰。

「諸位,瘴氣止住,陣法只得維持三天,三天後望諸位小友儘快而出。否則,瘴氣入體,中毒深矣,迷失在裡面,我等可不會救爾。」真人再次囑咐,「你們,且進去罷。」

靈花靈草自然沒有想象中遍地都是的模樣,二十餘人包括蘇清和秦封進入秘境后,也就各自分散開了,最開始,誰也不想主動爭搶。

還是各自搜尋來得舒坦自在。

用於聚靈丹和回元丹的藥材並非是稀有藥材,除了那些需要練習煉丹的修真人和一些不敢冒險僅僅想換些靈石的人需要外,更多的人向著密林深處去尋了。

這採集靈藥也是有規矩的,靈藥採摘后如若不及時用靈物包裹住,就會漸漸喪失靈性,沒有煉丹的價值。

修真人哪個不是重視靈藥的人,誰也不願白白毀了這些靈藥,各自都帶了玉匣玉盒來裝。

某種程度上,修真人能帶出去的靈藥也就有限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