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鷹的長嘯在此時有一次傳來,聲聲尖銳,震顫人心,耳膜彷彿都要破裂。

突然,雕鷹的身形一擺,朝著懸崖下方俯衝下來,巨大的身形給人無比的壓迫,強大而鋒利的爪牙好似九幽而來,一觸即死。

雕鷹的爆發讓死傷加劇,許多深處後方的人都發出凄慘的吼叫聲,但是前方的人沒有一個敢回頭去看,拼了命的朝著山下狂奔而去,沒一會兒這些叫聲就消散,如果有人敢回頭去看一眼的話。

只怕就再也沒有勇氣逃命了,什麼是人間慘劇,這恐怕就是了吧,殘肢斷臂,血流成河,無數的屍身沒有一個完整,都是殘缺的,殷紅的鮮血在懸崖上流淌,彷彿在刻印著這一切。


「出來了,出來了,我出來了。。。哈哈哈!!!「懸崖雖然很高,但是在眾人拼勁全力的逃命下,很快就有人逃到了山下,控制不住的吼叫,面色激動,自由自主。

然而這少人的面容忽然凝聚,噗呲,一聲,眾人只見他的胸腔被一根巨大的利爪給洞穿,一股股猩紅的鮮血噴射而出,飛濺了一地,甚至一些人的身上有沾染上了。

嘎嘎嘎!!而這隻利爪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那雕鷹,也許這就是樂極生悲了把,此前不少還面帶笑意的人皆是發出凄慘的吼叫朝著四面八方奔去。

場面太過赫人,原本上這懸崖的人至少有一萬,但是現在只怕有一千人都算不錯的了。

雕鷹戲虐的看了眾人一眼,彷彿根本不擔心他們能夠逃脫。凝魂草的失蹤讓它接近瘋狂,理智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只想把這些人給殺干殺盡,或許這樣才能夠消除他的憤恨。

郭東背著陷入昏迷的向東與萬江等人飛快的朝著一個方向掠去,方才的場景他們也看的一清二楚,雖然沒有那些人驚叫出來,但是也被震撼住了,二話沒說朝著小劍仙等人離開的方向追逐過去。

與他們同樣想法的有不少人,這個雕鷹雖然強大,但是混元神洞中也不是沒有能夠媲美它的存在,眾人心中都清楚,像是這類的妖獸都有自己的領地,一旦侵犯到了他人的領地上,那麼其他領地的妖獸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對於領地的重要,妖獸看的最為重要,何況這混元神洞中不知道生存了多少歲月的妖獸。

嘎嘎嘎!!雕鷹每鳴叫一聲,萬江等人清楚,這代表著又有人死亡,雕鷹的叫聲不知道響起了多少次,每一次鳴叫都好似一眾宣洩過後的快感,讓萬江等人聽的,慎得慌。

竭盡全力的狂奔大約一炷香時間,萬江一行人都已經疲憊不堪,不僅僅是靈氣上的匱乏,心神上的疲憊更為嚴重。

在這一過程中,他們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那雕鷹雖然是小周天後期的存在,可是作為大鵬的後裔,身上多多少少都帶著一點威壓,這股威壓一直籠罩在眾人的身上。

直至現在,這威壓才徐徐消散,這讓郭東等人心頭一送,想著「總算是拜託掉這傢伙了。」速度也逐漸放慢,準備尋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休息。

正當他們行走的時候,忽然一聲讓他們恐懼的鳴叫在頭頂上方響起,這個聲音萬江等人並不陌生。

抬頭望去,萬江等人心頭一震,巨大的雕鷹在他們的上方徘徊,強而有力的翅膀每每揮動都能夠產生巨大的狂風,吹的他們身形搖擺。

郭東面不甘心的望了一眼上空的雕鷹道。「這該死的爛鳥,還真是不準備放過每一個人。」顯然,郭東清楚這隻雕鷹只怕已經把存活下來的一千人中有滅殺了不少。

這一次把目光定盯在了他們的身上,只是不知道除了他們以外還有多少人存活,厭風?死沒死。

萬江淡淡的看了一眼郭東背上還陷入昏迷的向東,有看了一眼在上空耀武揚威的雕鷹,心頭一嘆,道。「我們現在跑是沒辦法跑了,這樣只能夠讓它逐個擊破,和它拼了。。」

萬江的話擲地有聲,讓郭東等人心頭一顫,「沒錯,和它拼了,或許我們還有希望活下去。」王歡點了點頭,贊同萬江的說道。

「堅持住吧,我們已經離開那懸崖不知道多遠了,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能夠堅持到這一地域的妖獸趕來。」郭東自己都有些不確定的說道,給眾人強打了一針,多多少少讓每個人心中浮現了希望。

嘎嘎!與此同時雕鷹也沒有在戲耍下去,猛地叫了一聲,朝著郭東等人俯衝而去。 郭東等人身體靠近,靈氣匯聚成一道光幕,結成了一個陣法,嚴陣以待。

向東則是被郭東放在了他們陣法的中心,最安全的地方,每一個人的面色都十分的凝重,目光盯著雕鷹透露著緊張興奮,其中還夾雜著絲絲的戰意。

嘎嘎嘎!郭東等人的行為好似激怒了雕鷹,在它的眼中看來,郭東等人不過是螻蟻的存在,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然而就是這種在它眼中的螻蟻竟然擺出陣勢,反抗它,不得不說這是對雕鷹的挑釁,宣戰。

大翅猛地一揮,扇起一股狂風,強大的風刃朝著郭東等人迅速擊去,呼嘯在空氣中發出哧哧哧的聲音。

「小心了。。」萬江一聲大喝,率先出手,一股龐大的靈氣自身體中湧出,血色大刀橫在身前,淡淡的紅芒在身後閃現,濃郁的血腥味四散開來,如今萬江的身上已經沾染了不下百餘人的性命。

那血腥味自然濃郁而強大,不過這血腥味的濃厚彷彿讓向東的實力增強了不少,尤其是手中的血色大刀竟然隱隱在顫抖,嘶鳴,強烈的戰意從上散發開來,與萬江融合。


呼呼!風刃轉眼間就席捲到了身前郭東等人也不敢怠慢,爆發出身上所剩不多的靈氣,硬抗雕鷹的風刃攻擊。

凌厲的鋒芒讓每一個人都的皮膚都感受到刺痛,好似被萬針扎身一般,凝聚出來的陣法嗡嗡作響,光幕在閃動,好似堅持不住了一般。

雕鷹見狀,彷彿對於自己的攻擊不滿意,再一次的長嘯一聲,音波震蕩四周十餘里,隨即更強大的風刃朝著郭東一行人襲來,這一次很明顯比之前的風刃要強大的多,還沒有到身前,就已經能夠感受到那凌厲的鋒芒。

「哈!拼了。。」萬江與郭東二人大喝一聲,皆是爆發出自身所有的靈氣神魂力量,萬江的血色大刀朝著身前猛地劈斬出去,一道虛無縹緲的巨刀浮現在虛空中。

強大的氣勢短暫的壓制住了風刃的壓迫,但是還不夠,此時,郭東的攻擊也緊隨而至。


一片片劍芒閃現在虛空中,沒有萬江那巨刀的氣勢,但詭異十足,劍芒連成一片,結成了白色的大網,防守在眾人的身前。

郭東清楚,自己的攻擊沒有萬江強大,很難破掉風刃,所以乾脆形成一股防禦,守護眾人。

叮叮!就在這個時候,王歡也出手了,白嫩而修長的玉手連連揮動,強大的靈氣以及深厚的神魂是萬江與郭東所無法媲美的,尤其是那氣勢傲立在狂風中屹然不動。

咻咻!王歡的身前凝聚出一隻手掌,湛藍的好似大海,散發的波動十分強大,而王歡在施展出這一招后,面色也有些發白,顯然很吃力,畢竟這個時候眾人都已經很虛弱了,全力爆發下難免會受到反噬。

不過並無大礙,王歡面色不改,兩隻秀手狠狠的朝著身前推去,湛藍色的大掌洶湧向那風刃,在王歡出手后萬江也緊跟而上,巨刀散發迫人的氣息狠狠的斬向那些風刃。

轟!!很快,風刃就與王歡施展出來的大掌相碰,發齣劇烈的光芒,強大的能量四處逸散,湛藍色的大掌與風刃僵持了許久,最後終究是沒有敵過風刃被風刃猛地擊散。

也就在這個時候,萬江發力,血色大刀猛地一揮,巨刀飛快的朝著風刃斬去,強大而迫人的刀芒帶著萬江領悟出來的刀勢斬在了風刃之上,一瞬間巨刀勢如破竹,摧毀了一大片的風刃。

眼看就要直搗黃龍,徹底擊潰雕鷹發出的風刃,奈何,萬江凝聚出來的虛影巨刀忽然一顫,迫人的氣勢徐徐消散,強大的刀勢也驟然退去,最後被風刃絞殺破滅。

嗡嗡嗡!!剩餘的風刃依舊兇猛的朝著眾人襲去,在郭東沉重的面龐上撞在了由劍芒結成的大網上,這些風刃好似一柄巨錘猛烈的擊打在大網上,使得大網劇烈顫抖,但是並沒有崩潰。

頑強的抵擋這風刃,凌冽的風刃不斷摧毀者由劍芒結成的大網,但是在郭東靈氣和神魂不斷的輸送下,終究是堅持到了最後,當最後一個風刃潰散后,郭東面色一白,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雙腳一顫,險些倒地。

好在被一旁的萬江發現,即使扶住。

「咳咳咳!!」被萬江扶住的郭東忍不住的咳嗽幾聲,幾攤鮮血噴在了地面上,讓黃塵的大地染上了一層血色。

萬江王歡以及郭東三人不過是與雕鷹交鋒了一合,就已經傷上加傷,已經無力出手,此時唯有武小茜和孟菲菲兩人還留有一絲餘力,形勢變得不容樂觀。

嘎嘎!!雕鷹長嘯兩聲彷彿再說萬江等人的不自量力,兩隻彷彿燈籠大小的鷹目閃過一面冷芒,大翅再一次閃動,一股比方才還要強大的風刃朝著眾人席捲而去。

萬江等人見狀,不禁苦笑連連,這雕鷹完全實在洗刷他們,之前的風刃與現在的相比完全不再一個等級上,要是雕鷹方才發出是這等風刃只怕萬江所有人聯合起來也抵擋不住。

好似認命了一般,萬江等人黯然的等待風刃的降臨,他們已經提不上絲毫的力氣逃跑,更別說反擊了。

呼呼呼!強大的風刃眨眼間就來到了眾人的身前,武小茜和孟菲菲早已沒有多少靈氣,雖然狀態比起萬江等人要好上一些,可根本不夠看,抵擋不了這風刃。

咻!!就當萬江等人即將被風刃所覆蓋的時候,被他們守護著的向東忽然動了,身上湧出一股強大而衝破天穹的金光。

雕鷹的風刃好似紙糊的一般,霎那間就被這金光給洞穿,泯滅,魚刺同時那金光彷彿長了眼睛一般,飛快的朝著雕鷹衝刺過去。

一股散發著遠古洪荒的氣息子金光上浮現,雕鷹的身體劇烈顫抖,彷彿想要展翅閃避,但是雕鷹發現它的身體彷彿被金光給定住了,根本無法動彈,在它驚怒的眼神中,猶如金針般的金光狠狠的扎在了他的胸口上。

嗖!金光洞穿了雕鷹的身子,十分輕鬆,沒有遇到絲毫的阻攔。

嘎嘎嘎嘎!!!雕鷹也在此時發出一聲凄慘的吼叫,震耳欲聾,一下子就驚醒了下方的萬江等人,方才的一幕發生的太快,讓他們沒有一點點察覺,就好似炸了一下眼睛一般。

席捲到身前的風刃消散了,而空中耀武揚威的雕鷹痛苦嘶鳴,一道血柱自雕鷹的胸口上噴出,疾射了好幾丈遠,而雕鷹的大翅也瘋狂的揮動,在萬江一行人詫異的目光下慌張飛去。

一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獨留下毫不知情的萬江等人。

郭東砸了砸乾裂的嘴唇,沙啞道。「這,這是怎麼回事?」郭東還有些不可置信,到底發生了什麼?這雕鷹怎麼在一瞬間重創,驚慌逃命?

萬江等人沒有回話,顯然他們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他們明白,至少安全了。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裡。」萬江眼角淡淡的瞥了一眼身旁還陷入昏迷的向東,對著眾人說道,雖然方才萬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萬江卻下意識的想起了向東。

「也是是他乾的吧。」萬江心中這般想道。

王歡也偷偷的瞥了一眼向東,她心中與萬江有相同的感覺,這件事情或許與向東有關係。

因為從一開始他們發現向東的時候,向東的身上就波動劇烈,不時有金光閃爍,雖然不清楚向東身體中發生了什麼?但至少對向東沒有害處。

隨後眾人啟程,向東改由武小茜和孟菲菲兩個狀態最好的攙扶,郭東萬江王歡三人則是稍微恢復了一點力氣就急忙離開這裡。

很快萬江一行人就消失在了遠方,過了大約兩柱香的時間后,這片地域忽然出現兩隻強大的妖獸,一隻大熊,好似一座小山般巨大,一身的凶厲氣息,而另一隻則是一頭獵豹,白底黑點的身軀十分修長,一雙細長的眼睛不是散發著捏人的精光。

如果萬江等人還在這裡的話就會發現這兩隻妖獸都已經突破到了小周天境界,依然是大周天境界的存在,比起那雕鷹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好在萬江等人已經提前離開。

不過這大熊和獵豹彷彿十分懼怕萬江等人原先矗立的地方,不敢靠近,雙眼望向那裡的時候都帶著恭敬和懼怕,徘徊沒多久后就轉身離去。

至此這裡也完全的安靜下來除了還遺留在地面上那一道道深坑表示這裡曾有過激烈戰鬥外,再無其他,至於那雕鷹最後到底是死是活那就無人知曉。

反正這一片地域從此是再也沒有出現過一頭雕鷹,但是這裡所發生的慘劇還是被人穿了出去,引發了一場劇烈的震動。

數萬人最後只存活下來的數百人,這樣的慘劇在以往混元神洞都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果傳到外界去,必然會引發一片震蕩。

而造成這一慘劇的向東等人此刻正在一處隱蔽的地方恢復中,完全不清楚外界的情況。 ps:今天就一更了!!

一處隱蔽峽谷中,郭東一行人正在此處打坐恢復,每一個人都受到了不輕的創傷,其中郭東受創最嚴重,並且心神的消耗也格外巨大,眾人都沒有多少的心力在干其他事情。


隨便布下了一個陣法后,就進入到了恢復之中。

這一次,每一個人都收穫不小,小周天的境界完全穩固下來,並且還有了一點小小的提升,尤其是萬江,實力已經堪比小周天中期的強者,那一身血氣就讓人嘆為觀止。

不遠處,靜靜的躺在孟菲菲和武小茜身邊的向東身軀閃爍著一陣金光,十分隱晦,並不明顯。

向東自己彷彿感覺置身在了另外一個世界,看到了一些模糊的場景,災難的降臨,強者的交鋒,戰場席捲整個大荒。

他彷彿是第三者一般,見證著這一切,一開始向東有些慌張,在他的記憶中已經有許久沒有進入到這樣一個情況,以至於向東都遺忘了,但是轉眼間就想起來。

三年前向東第一次得到鼎天寶典的時候,就進入到了一眾奇異的場景中,那時候是兩個強者交手,給他帶來了強烈的衝擊和影響,後來好一段時間都無法忘卻、

這一次,再一次陷入,向東感覺到了不同,一眾飄忽的感覺旋繞在心頭,彷彿是有人在刻意牽引他知道些什麼東西,不過太模糊了,向東根本無法理解,毫無頭緒。

再加上這一次向東的意識並不清醒,遠遠沒有那一年的感受強烈,彷彿近在咫尺身臨其境的感覺並沒有出現,所以向東才會感到迷茫,模糊不清。

意識海中的鼎天寶典每一次都會逸散出強大而濃烈的金光,流淌在向東的全身各處,最後在流轉回來,而在鼎天寶典身旁有一座寶塔,通體發白,層層疊起,白體通透,要不是塔身上那抹清晰的黑色裂縫,只怕這寶塔會非常的美觀。

如同稀世的珍器,讓人愛不釋手。

這寶塔就是當初向東從默門測試的那古界中帶出來的仙器,與當時相比,仙器寶塔已經恢復了一點威勢,仙道氣息瀰漫在四周,與鼎天寶典上的金光相呼應。

不時的就有金光從鼎天寶典上飛向仙器寶塔,直指寶塔塔身上的拿出黑色裂縫,每一次金光進入那黑色裂縫后,其中都會發出凄慘的吼叫,聲聲如歷,並且會有一縷縷黑氣從中飄散出來,隨後消失。

就在這個時候,仙器寶塔身上躍出一抹散發混沌氣息的靈體,正是仙器寶塔的器靈,也是當初那個傳授向東白玉擎天手的傢伙。


此刻他目光凝重的望著鼎天寶典,不知道在沉思這什麼,彷彿有些擔憂,又好似激動,神情變化莫測,讓人捉摸不透。

最後這寶塔器靈搖頭一嘆,彷彿是自言自語低喃道。「哎!是福是禍?」伴隨著這道嘆息的下落,寶塔器靈回到了本體上。

鼎天寶典還在繼續逸散著金光,強化向東血肉的同時一部分的金光竟然被到虛影給吞噬了,虛影矗立在向東的心臟一旁,盤浮著,每當有金光流淌到這裡后,這虛影就會張開大嘴一口吞噬到。

怪不得鼎天寶典每一次逸散出的金光,最後回到自身時會少上一些,原來竟然是被這虛影給吸收了,而這虛影正是向東氣罡化形所成的那個似龍似蛇的傢伙。

不過此時這虛影已經逐漸的凝實,奇怪的是勁首部位竟然出現了三個腦袋,每一個腦袋都異常碩大,不過很是威武,氣勢不凡。

但現在還看不清楚,雖然有了大概的形狀但是還沒有徹底凝聚完成。

向東自己卻感覺睡了好長的一覺,沒有知覺,當他意識逐漸清醒的時候,鼎天寶典已經恢復了平靜,不再逸散金光,而向東自己也只能記得最後的一幅畫面。

那就是奪到凝魂草后,在朝著郭東等人那裡趕往的時候被一顆巨大的石頭給狠狠的砸在了身上,當時的情況太果然,向東至來得及釋放氣罡來進行抵擋,然後就陷入了昏迷中。

知道現在才微微的恢復了一點點的意識,還沒有完全的修養過來,不過意識正在逐漸增強對身體的感知也慢慢掌控起來,一股酥麻酸痛的感覺襲上心頭,向東忍不住的想要**。

但是卻沒有辦法,他的意識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沒有脫離那片世界,除了最後的畫面以外,向東也只記得自己再一次進入到了那片世界當中,但是沒有第一次的真實。

約莫一刻鐘的時間過去后,向東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剎那間一道精光閃爍,隨後向東艱難的撐起了身子,響動並不大。

向東抬頭望去,發現自己正躺在孟菲菲和武小茜之間,兩人把他護在了身旁,而自己卻在盤腿恢復,身上十分狼藉,甚至孟菲菲的臀部那一片的一副都被撕爛了。

由於盤坐在地面上有背對著自己,所以那一抹雪白看的一清二楚,很大一片,一時間向東滿臉通紅,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眼角卻止不住的朝著孟菲菲那抹雪白望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