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說道:「哎呦呵,我還真是小瞧你了,說吧,你是不是將它背下來了之後,然後去撩小姐姐。」

…………

當蘇小北和凌雪伊在頂級別墅中聊天打屁的時候。

售樓大廳中,有一個肥胖男子在怒吼著:「前幾天新找來的哪個女銷售呢?」

剛剛嘲諷凌雪伊中的一名銷售小心翼翼的說道:「史經理,她剛才好像帶著一個窮小子去看房了。

對了,他們提到了樓王。」

「那還不去給我找。」史經理對著銷售咆哮,這一咆哮使他臉上的肉彈了起來,顯得甚是猙獰。

「我,我去找。」一個看起來樸實無華的中年婦女支支吾吾的說道。

「找到以後讓她來我辦公室。」

說完,史經理托著肥胖的身體往回走,眼中閃過了一抹邪意,嘴裡好像嘟囔著:「一會讓你見識一下你胖爺的實力。」

看到中年婦女和經理都走了以後,滿臉麻子的女銷售拍了拍旁邊補裝的女銷售的肩膀尖酸的說道:「你看吧,哪個小騷狐狸也要被霍霍了。」

「就是就是,長的再好又有什麼用。」女銷售邊補妝邊附和著。

另一旁,別墅都後院中蘇小北向凌雪伊問道:「我記得你家不是有公司嗎,為什麼還來著工作?」

凌雪伊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傷感,不過那傷感轉瞬即逝。

眨了一下眼然後說道:「我想出來鍛煉鍛煉,畢竟,在家裡肯定沒有這裡能夠使我成長。」

蘇小北沒有繼續接話,因為,他察覺到了凌雪伊眼中閃過的一絲絲悲涼,並且,在內心中記錄下來。

倆人似乎達成了共識,誰也沒有再說話。

就這樣,在別墅的後院中溜達。

直到一聲呼喚將眼前的寧靜打破了,「雪伊,雪伊。」

聽到有人叫她,凌雪伊轉過身看見了隔著圍欄的中年婦女,驚訝的說道:「劉姐,你怎麼來了?」

「哎呀,你就先別管我了,想想你自己該怎麼辦吧。」劉姐喘著粗氣說道。

凌雪伊眨了眨眼睛,然後輕輕的說道:「是不是內死胖子找我了。」

劉姐點了點頭。

而另一旁的蘇小北聽見了她們的對話,走上前問道:「發什麼了,您能跟我說說嗎?」

劉姐滿臉鄙視的看著蘇小北,隨後說道:「告訴你了管什麼用,你能做什麼?」

「您先說說看,沒準我有辦法呢。」蘇小北嬉皮笑臉的說著。

然後,劉姐從凌雪伊上班到今天的事情說完了以後。

蘇小北甚是憤怒,拉著凌雪伊問道:「這種事,你剛才怎麼不跟我說,帶我去找他,讓我解決。」

劉姐變得更加鄙視了,嘲諷的說道:「你要我逞英雄,我不攔著,別帶上我們家雪伊,能跑不跑,你還要將他送回去,666笑死我了,我看啊,你還是趁早離開雪伊吧。」

「劉姐~你就少說兩句吧~」凌雪伊邊用嬌滴滴的聲音說著,邊向劉姐賣了個萌。

(ω`)

劉姐這勉強妥協。

然後,凌雪伊睜著明亮的眼睛看著蘇小北,並且用手拉著他的衣角,嬌滴滴的說道:「咱們能不能不去嘛。」

蘇小北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將她的頭髮揉成了鳥窩,隨後說道:「你要相信我的本事歐。」

劉姐在一旁看著,語氣尖酸的撇了撇嘴:「你倆可別秀恩愛了,小心一會螺旋升天。」

蘇小北沒有在意凌雪伊的死亡凝視,隨後對著劉姐說道:「您帶路,我跟著您走。」

老婆,入婚隨俗 就這樣,在劉姐的帶領下,蘇小北來到了史經理的辦公室門口。

祝小夥伴們元旦快樂,下面這段送給單身們。

並且,我這裡奉勸大家,別玩農藥了,多出去走走吧。

馬上跨年,別人開房,我們開黑。

別人對視,我們對線。

別人fuck,我們gank。

別人初戀般的幸福,我們妖怪般的殺戮。

別人上影院,我們上高地。

別人拆盒,我們拆塔。

別人團購,我們團滅。

街上問路人:買束花吧!

我們問路人:買個腦子吧

所以我祝你們2020早日脫單。 只見,蘇小北一腳丫子將門踹開。

屋子裡面的人瞬間回頭,這一回頭不要緊,要緊的是冤家路窄,碰上熟人了。

巧的是,這熟人就是剛才在樓王中與凌雪伊對噴的哪個中年男子。

更巧的是,這擁有5折卷的人竟然是之前鬧事的金牙。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剛才在樓王中,金牙的前面有幾個身穿西裝的魁梧男子將他圍在了中間,他和蘇小北誰也沒有看見誰。

不過,最為恐怖的是,在金牙的旁邊站著一個肥婆。

這一回頭,蘇小北沒差點土出來,我嘞個去,這那是胖一點啊,這你媽簡直就是肥豬啊。

不對,說她是肥豬我都感覺是在誇他,畢竟,現在的一隻肥豬也值不少錢呢。

中年男子用顫抖的手指著蘇小北,對著旁邊的肥胖男子說道:「剛才就是他和哪個小騷狐狸精在樓王中溜達。」

肥胖男子眯了眯眼,隨後說道:「我叫史珍香,敢問您?」

蘇小北接了一句:「屎能吃嗎,好吃嗎?」

肥胖男子剛要說話,旁邊的肥婆便伸手制止了他。

只見,肥婆上前仔細的大量了一番蘇小北,然後露出了一嘴黃牙,隨後說道:「小夥子長的挺俊俏的,這皮膚,嘖嘖,細皮嫩肉的,要不要考慮做我的……………」

不等她說完,蘇小北一腳丫子給他踹辦公室牆裡去了,練氣二階的實力在這一刻全面爆發了出來。

法醫狂妃:王爺你命中缺我 剛剛被肥婆制止的肥胖男子坐在椅子上對著金牙大喊:「劉二狗,我姐都被踹飛了,你還幹嘛呢,趕緊讓他們上啊。」

金牙這才反應過來,跟他們比了一個上的手勢。

然後,幾個西裝大漢向前走了走,為首的一個國字臉說道:「雖然,你有些東西,但是,你要認清,這個世界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

說完,只見他的腳變得撲朔迷離,身體變得模糊不清。

突然,他動了起來,速度之快,未見實影,只見那殘影還殘留在空中。

下一刻,聽到他口中暴喝:「無知小兒,去死吧,下輩子長點眼,別惹你不該惹的人。」

不過,他馬上就變得非常悲催了,因為他看見了蘇小北朝他踹了一腳。

然後,他就飛了回去,正好砸到了剛要爬出來的肥婆身上,肥婆歡樂的叫了一聲,然後就暈了過去。

模模糊糊的聽見蘇小北說道:「我們的確不是一個世界的。」

在西裝大漢的嘴中好像在說些什麼:「原來,你也是。」

說完,他就暈死了過去,剩下的西裝大漢看見實力最強的國字男被打趴以後,只能閉著眼睛,硬著頭皮上去,嘴中好像還有輕輕的話語:「輕點大哥,別打臉。」

蘇小北送給他們一人一腳丫子。

話說也是巧了,這個肥婆身上好像有吸鐵石,這幾個西裝大漢全部向她飛了過去。

咚咚咚………

然後,肥婆徹底的暈死了過去。

在一旁愣著的肥胖男子突然憤怒的向蘇小北喊道:「你為什麼要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既然這樣,你就去死吧。」

原來是這樣,他以為他姐被撞死了,不過誰能想到他竟然…………

只見,肥胖男子從抽屜里掏出了一個烏黑烏黑的雙管,剛以為是鐵管子。

直到,他將紅布掀開以後,蘇小北懵逼了,這玩意是踏馬的土槍。

在他愣神的時候,肥胖男子扣下了扳機,嘴中喃喃道:「這都他自找的,自找的。」

嘭,一聲巨響,伴隨著濃濃的火藥味在屋中傳開。

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哪怕蘇小北是練氣二階也躲不過去啊,這一槍下去,必死無疑。

外面的人也被這一聲巨響驚到了,凌雪伊連忙將門打開,看見了令她們終身難忘的事情。

只見,蘇小北的全身上下都被青色的光罩覆蓋,光罩上面還存在著點點的漣漪。

就像一塊石頭掉進蒼茫大海中一樣。

「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青玄玉。」

「激活獎勵600積分,自動扣除,貸款金額已全部還完,歡迎宿主下次貸款。」

「我帶你個鎚子的款還。」

………

「小北,你沒事吧。」一聲驚呼將蘇小北拉了回來。

蘇小北回頭看了一眼,原來是凌雪伊,隨後說道:「我沒事,不用擔心我,你去外面報警。」

說完,轉過身看著嚇得哆嗦的肥胖男子,隨後說道:「你是自己把槍扔下,還是我來幫你呢。」

滋~~~噗~~~

一股騷臭味從肥胖男子的襠下傳了出來,瞬間散布在空氣當中。

卧槽,這下好了,屎真香變成屎尿多了。

這味道滔滔不絕,一時間精神好像恍惚了。

看著味道已經影響到了人的神經,蘇小北只好用靈氣將鼻子的感知封住,上前將肥胖男子捆了起來。

而在另一旁死死發愣的金牙看見肥胖男子被綁起來以後,居然開始抱頭痛哭,這一操作另眾人懵逼。

沒過多久,警察便來了。

巧了,這次來的警察,就是之前在地下車庫裡的警察。

因為,辦公室裡面有監控,警察很快就將事情了解清楚,找了在場的人做完筆錄。

獵愛重生:錯惹冷魅撒旦 一個比較英俊的警察走了過來遞給了蘇小北一根煙,並且,給他點上以後,向他問道:「你也是內裡面的人?」

蘇小北點了點頭,其實他也不知道這個警察在說些什麼,只能假裝點了點頭。

因為,屋裡的現場不能被破壞。

所以,倆人就這麼尷尬的站在樓道裡邊抽煙邊聊了一會。

一會,一個小矮個警察走了過來,想要輕輕的對著英俊警察的耳邊說些什麼。

英俊警察卻說不用吧蘇小北當成外人直接說就行。

因為他知道憑藉蘇小北的聽力當然能夠聽見,還不如這樣賣他一個面子。

「隊長,這個劉二狗是金柱集團的法定代表人。」

「派人繼續往下查,狠狠的查,這人肯定有問題。」

「對了,隊長在劉二狗的褲子里搜到了這個。」

矮個警察拿出了一個長方形紙券。

蘇小北瞟了一眼覺得眼熟,想了想,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直到聽見:「這是房子的五折券,有什麼問題。」

蘇小北這才猛然想起這是雲頂花園樓王的五折券。

於是,他從系統空間里取出了跟哪個一模一樣的遞給了英俊警察。

英俊警察仔細的看了看,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的,然後問道:「是不是這個有好幾張,為了促銷賣房。」

「隊長,應該不是,據我們調查,這個樓王應該不愁賣,為什麼要弄這麼多張呢。」矮個警察認真的說道。

「去問問這的銷售不就好了。」蘇小北在一旁提醒。

然後,幾個人就動身去找銷售查證。

在查證的時候,一個看起來十分精神的老人和一個身穿紅色裙子的少女從門口走了進來。考試碼不了字,今天先欠著,周五考完試補。(ω`)抱歉

《系統逼我去健身》請假 他們走來的時候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以至於蘇小北等人都沒有發現他們的到來。

所以,等到老人開口說話的時候,著實將他們嚇了一跳。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