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政博搖搖頭,沉聲說道:「這件事情和我陸家脫不了關係,況且那耿宏毓更曾與陸秋定親,臨遠伯府說起來還曾是我陸家半個親家。」

「老夫想要親自問問那耿宏毓,我陸家到底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他,竟是讓他用這種手段來對付我陸家的姑娘。」

陸政博恨陸秋不自愛,恨她所做之事牽連了陸家,對她在那宅子里所做的那些更是不恥又厭惡。

可是他心底明白,陸秋本性並非如此。 第三百四十章熔岩巨人

對於這一幕,羅無生臉色微微一變,但是在一瞬間,雙眼一狠,然後那兩道人形岩漿,還沒有接近羅無生半丈,就被兩道極寒雷電轟滅了。

轟滅的同時,一尊冰晶小鼎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從這兩個人形岩漿看來,接下來的一段路程,將要受到一連串的攻擊。

想的時候,身形快速的向著前面而去。

雖然不知道這裡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但既然出現在這裡,只能不斷的前進,看看前面有什麼東西。

而在他前進數塊石板的時候,周身的岩漿,再次急劇沸騰。

緊接著這一次,直接竄出四個人形岩漿,手中同樣拿著大刀。

但它們剛出現,就被極寒雷電給轟滅了。

至於羅無生身形沒有絲毫的停頓,繼續快速的前進。

這些人形岩漿,實力不是很強大,只是半步化元差不多。

但羅無生知道,後面肯定會越來越強大,而且數量會越來越多。

接著這一前進,羅無生直接前進了將近千丈的距離。

期間那些人形岩漿,跟他所想的一樣,實力越來越強大,數量越來越多。

至於現在,四周出現二十個人形岩漿。

而每一個人形岩漿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化元境中期。

對此,羅無生神色一凝,接著在一瞬間,嘴巴一開,乾玄冰焰而出。

然後一個爆裂,化為滾滾的冰焰怒海,向著四周的人形岩漿而去。

這些人形岩漿,雖然達到了化元境中期,但實力只能算一般。

就算不用後期傀儡,以他的實力,也可以將它們全部滅殺了。

隨之在想的時候,冰焰怒海將那二十個人形岩漿,全部吞噬籠罩在其中。

接著冰封二十道人影,爆裂在半空之中。

見到這,羅無生身形一動,出現在一個三十丈大小的圓台石板之上。

至於前面,已經沒有石板了,說明這裡就是這個岩漿之地的終點了,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事情。

另外後面的石板,在羅無生落在這圓台石板之上時,也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對於這一幕,羅無生臉色微微一凝,向著四周看去。

然而在羅無生看的時候,四周的岩漿,再次急劇動蕩了起來,而且比之前還要更加的劇烈,掀起一道道岩漿巨浪,但是沒有向著羅無生拍打而去。

因為在一瞬間,那些岩漿巨浪,紛紛向著羅無生的前方虛空而去。

這一去,在半空之中,凝聚出了一個三丈之大的巨型熔岩巨人,同時手握一把丈許之長的岩漿長劍。

「殺!」

剛一凝聚,就是殺意衝天的暴喝。

聲落,劍落,一道岩漿劍光,直接向著羅無生斬殺而去。

對於熔岩巨人的出現,羅無生臉色有些一絲心慌,因為這熔岩巨人身上的氣息,已經快要接近後期巔峰。

隨之在心慌的第一時間,一顆黃色圓球,掠閃而出。

然後在半路,一個變化,變成七尺之高的人形傀儡。

而在變成的一瞬間,手中的長劍,將那岩漿劍光給斬碎了開來。

至於同時,羅無生驅使著乾玄冰焰,化為驚天巨浪,向著那熔岩巨人而去。

雖然他有後期傀儡,但實力之上,比那熔岩巨人還要的弱一些,一對一有些不如。

所以想要戰勝這熔岩巨人,他自然要在一旁從中牽制。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令牌中的第二個靈陣,對這裡好像沒有什麼用,不能減弱那熔岩巨人的實力。

至於乾玄冰焰,之前煉化了不少,全力催動之下,足以讓一般的化元境後期武者忌憚。

只是在這時,那熔岩巨人身形一個模糊,直接消失在虛空之中。

見到這一幕,羅無生整個臉色一變。

隨之想要尋找之時,背後突然寒毛豎立,一絲凜然恐懼,從心中升起。

對於這,連忙在千鈞之際,向著一旁逃離開來,同時取出白如意,凝聚五道白影,向著四周而去。

餘生不負情深 可是羅無生剛一逃離,一道岩漿劍光,出現身後不遠處。

對此,羅無生臉色陰沉,全部緊繃。

但是就在那岩漿劍光,離羅無生只有半尺的時候,羅無生身形一個模糊,消失在虛空之中。

然後下一秒,出現在旁邊一米之外,感受著那與死神擦肩的恐懼。

炙熱的炎滅之力,與羅無生額頭之上的冷汗,有一絲相照應。

隨之在反應過來的瞬間,連忙再次催動白如影,向著石板的四周而去。

同時,身形一轉,向著那熔岩巨人看去。

對於這熔岩巨人,他有些低估了,也同時低估了這裡。

這裡可以說,就是岩漿世界,而這熔岩巨人,就是這岩漿世界的主宰,可以自由藉助岩漿,實現瞬間轉移身形。

這樣一來,他的處境,一下子變得更加的危險了。

可是就在他想的時候,那熔岩巨人再次消失。

接著還是一樣,背後寒毛豎立,心中恐懼。

但這一次,既然已經做好準備,在第一時間,將身形轉移了開來。

同時控制後期傀儡,對著那熔岩巨人,斬出一道道犀利滅殺的劍光,向著那熔岩巨人而去。

還有催動白如意,再次施展出五道白影,向著四周而去。

現在要想一個好的辦法,將那熔岩巨人給斬殺了,否則他將被斬殺在這裡。

而向在想的時候,那熔岩巨人手中長劍一個點刺,一道道劍影,將劍光全部抵擋了下來。

但是它剛一抵擋,滾滾的冰焰巨浪,已經出現在它的頭上。

隨之更是在瞬間,將熔岩巨人籠罩吞噬在其中。

可是羅無生對此,臉上沒有絲毫的喜色,因為他的背後,再次出現一股強大心悚的力量。

隨之催動白如意,又在第一時間逃離轉移身形。

雖然順利轉移身形,但羅無生的臉色再次陰沉了起來。

因為他身下所在的圓台石板,被岩漿劍光給一分兩半。

這一分兩半,另外一半直接沉入了岩漿之中。

所以留給羅無生的,只剩下一半圓台石板。

雖然以他的實力,抵禦岩漿沒有什麼問題,但這裡的岩漿,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的岩漿,這麼的簡單。

現在看來,就只剩下最後一個手段辦法了。 陸秋就算是惡,卻也不至於這般地步。

耿宏毓則是親手將她變成了這般惡鬼的模樣。

陸政博與其說是恨陸秋,倒不如說是恨耿宏毓和臨遠伯府。

狄念要去拿人,他怎麼可能離開。

狄念聽著陸政博的話也沒再勸,她能理解陸政博的心思,而且想要借陸政博的力來徹查這樁案子,自然也是要讓他牽涉其中,甚至越深越好。

狄念開口道:「既然如此,宜早不宜遲,免得再橫生枝節。」

「我立刻帶人去拿人,煩請陸閣老幫忙先替我審審牢中關著的那些人。」

「他們之中又少都是和陸秋一起,被皇後娘娘命人從那城西大宅裡帶回來的,還有一些都是那宅院附近的眼線護衛。」

「好好審一審,說不定能從他們嘴裡知曉一些細節。」

陸政博聞言沒覺得被利用,只以為是狄念信任他。

想要抓耿宏毓,臨遠伯勢必會反抗。

只派些官差過去恐怕難以將人帶回來,狄念親自去也有道理。

況且城西的那處宅子已經被封,哪怕姜雲卿那邊做過一些遮掩,能夠暫時瞞著外間之人,卻也瞞不了太久。

一旦消息泄露,那些人恐怕都會想辦法逃離。

鳳合鳴 到時候再想要抓捕,定會大動干戈。

陸政博沉聲道:

「狄大人放心,老夫定會儘力,只是狄大人既已動手抓捕耿宏毓,那其他人那裡也要有所防備。」

「否則若被他們得了消息逃出了離京,到時候再想抓回來便麻煩了。」

狄念笑了笑:「這點我自有分寸。」

「被我都察院盯上的人,還從來沒誰逃得掉的!」

陸政博想了想以前都察院行事時的雷厲風行,再想想狄念的手段,就知道他的提醒有些多餘,恐怕狄念在拿到這份名單之後,第一時間便會讓人盯著那些人。

想要逃?

也要看那些禁軍答應不答應。

陸政博晦澀道:「狄大人行事周全,是老夫多慮了。」

「哪裡,你我都是替朝廷辦事,陸閣老只是縝密而已。」

狄念開口叫過了旁邊站著的柴昀,對著他道:

「你去取些傷葯過來,替陸閣老包紮一下傷口,等一下帶陸閣老去地字型大小牢房那邊,讓他審問裡頭的犯人。」

「還有,陸秋這裡替我看好了,不准她自盡,也別叫其他人接觸她。」

「等我回來之後,還需耿宏毓與她對質,在這之前別叫她出了差錯。」

柴昀連忙應聲道:「大人放心,我明白。」

……

已是入夜,臨遠伯府里卻還燈火通明。

耿宏毓的房中氣氛凝滯,外間守著的那些個丫環更都是低垂著腦袋,大氣不敢出。

房中不斷有背著藥箱的大夫進進出出,可每一個人從裡面出來的時候,都只是朝著站在院中的臨遠伯搖搖頭。

臨遠伯臉色發白的立於寒風之中,心中比身上更冷。

他之前原本還想要向盛錦煊討個公道,可誰知道在大理寺中棋差一著,被盛錦煊詭辯躲過之後。

回來再看著躺在床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架勢的兒子時,臨遠伯整個人都像是被抽去了精氣神。

————————

(因為下一章突然被河蟹了,不知道哪裡被禁,所以複製到這章後面免費給大家看,下面的字數是不收費的,後面那一章如果放出來的話,不是重複不是重複不是重複,到時會刪掉這裡的)

————————

第3491章你自己生一個

連一天都還沒過去,臨遠伯卻像是老了一大截。

失了先前的精氣神,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沉暮和陰鬱。

等所有大夫從房中出來時。

等在院子里的臨遠伯便沉聲道:「毓兒到底怎麼樣?」

「這……」

那些大夫聞言都是欲言又止,遲疑著不敢開口。

臨遠伯見狀深吸口氣:「直說就是。」

那些大夫中有膽大的開口說道:「伯爺,不是我們不願意醫治,實在是貴公子的傷勢太重。」

「他身體遭了重擊,那地方更是整個都被弄的沒了原狀,這先前為救他性命,就已經切了大半,如今想要恢復……我等實在無能為力。」

他們這些人都是京中有名的大夫,平日里也是看過不少疑難雜症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