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立刻就知道哀鬼為何如此緊張了,吞靈魂的鬼物,那不是跟它們喜怒哀鬼屬於一個性質嗎!

「有沒有值得懷疑的對象?」

「暫時沒有,重要的人都被四位魂仙保護了起來,照這個趨勢下去,用不著到達仙女星系,整個艦隊的人就得死的差不多。其他艦上還有些笨蛋把求救信號發給了靠近的星球,結果現在所有星球都拒絕艦隊靠近。」

「別急,死的都是雄鷹商會的人,這個兇手是敵是友還很難說。這艘星空母艦上死了多少人?」

「奇怪的事情就在這裡啊,其他艦上陸陸續續的都開始死人了,唯獨咱們所在的這艘一個人都沒死,不少人想跑到這裡來,都被我命令用炮火擊殺了。」

哀鬼把殺死想靠近星空母艦的人說的心安理得,現在人人自危,確實也不算什麼,還能得到母艦上所有人的支持。可他的回答更是讓陳青頭疼,實在想不明白這潛伏的兇手到底想幹什麼,用的又是什麼手段。


「咱們怎麼辦?」

哀鬼小心翼翼的又問出聲,陳青哪裡知道怎麼辦,總不能想辦法把兇手揪出來解除雄鷹商會的危機吧!反正死的都是自己想弄死的人,那就由得他去靜觀其變吧。

雄鷹商會這支艦隊的旅途,徹底成了一趟死亡之旅,為了不把敵人帶回老巢,他們甚至都不敢返航。現如今已經走出了利昂帝國佔領區,其他星系的領導者暗地裡都對雄鷹商會恨之入骨,趁此機會更不會接收艦隊讓他們停靠。一個個全都派出自己的艦隊嚴密的監視著,只要有艦船脫離編隊向自己的星球駛去,絕對會遭到致命的打擊。

一些小小的鬼物,把事態弄得這麼嚴重,艦隊的高層怒不可解可又無可奈何,總不能啟動戰爭狀態強行攻打一顆星球落下去。最終四位魂仙商議,他們是有任務而來,要打也要打最有價值的目標,仍是帶著艦隊向著仙女星系加速駛去。一路上丟下不少已經死光了人的小型戰艦,人們也看到了從哪些戰艦上脫離而出的鬼物,它們的樣子極其兇殘猙獰,可就算是被打散了,下一刻仍是會復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衝進了其他戰艦,掀起了新一輪的殺戳。

陳青已經無心修鍊,站在窗口看著一艘巨型戰艦被雄鷹商會的人用炮灰摧毀,在熊熊的大火中,上百隻青色的厲鬼跑了出來,元力炮對他們根本就無可奈何。由於距離過遠,陳青看不出這些厲鬼是真正的鬼魂或是功法形成,可心中總感覺事情過於蹊蹺,還有種不祥的預感。

「得想辦法阻止這些厲鬼進入仙女星系啊,若不然跑到幽藍或是緋紅星上,咱們就慘了!」

站在窗口的陳青囔囔自語,旁邊的草兒仰著小腦袋瓜看了他一眼一臉的無所謂,讓這丫頭動腦筋想辦法,那是想都不要想。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艦隊的航行簡直變成了逃竄,由於最高層已經下令,到了仙女星系就會讓他們進入星球內的陸地,總算看到一絲希望的雄鷹商會成員也算拼了命,把戰艦的速度開到了最大。

當到達烈獅星系通往仙女星系的跳躍點時,整個艦隊也就剩下了七艘母艦和六艘大型戰艦,其他小型戰艦全滅,就算跟隨而來的商人也死的差不多,損失雖然巨大,但也不是不可以承受。 事情總是那麼出人意料,就當艦隊排隊進入跳躍點時,意外發生了一艘星空母艦突然沖向烈獅星系的戰艦編隊,一邊沖一邊主炮副炮其開,目標直指烈獅星系的星空堡壘。

烈獅星系的艦隊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可他們也不是軟柿子,立刻開炮還擊,那艘星空母艦首當其衝的被炸成碎片,數百厲鬼尖叫著從殘骸中飛了出來繼續沖向星空堡壘。

「這是個陰謀,摧毀雄鷹商會所有艦船。」

烈獅星系艦隊的最高指揮官徹底的怒了,在他的命令下,還未全部進入跳躍點的雄鷹商會艦隊受到了覆蓋式的致命打擊。

「該死的,把前面的星空母艦撞進去!」

身為一艘星空母艦艦長的哀鬼也怒了,在這艘星空母艦前邊,另外一艘只有一半進入了跳躍點,在他的大吼之下,星空母艦猛然加速,狠狠的撞在了前方另外一艘的尾部,硬生生的把它全都撞了進去,而自己這艘尾部挨了兩炮之後也衝進了跳躍點。

跳躍點內是自成空間的光暗通道,外面的炮火無法進入內部,可並不代表就安全了。前方被撞的星空母艦偏離了航道,尾部的動力系統也損壞,向著光暗通道邊上的光斑就撞去。

慘絕人寰的一幕出現了,當艦首碰到了那些光斑,連聲音都沒發出,就化成了顆粒狀被吸收了進去。那些光斑就如同一張張貪婪的大嘴開始分解爭食這些顆粒,星空母艦上的星艦們紛紛逃離,有的人乾脆自己直接就飛了出來。



軍用型星艦還好說,那些普通星艦一脫離星空母艦,立刻被龐大的壓力壓成了一團。那些獨自飛出來的人更慘,除了魂聖境界艱難的落到了陳青所在的星空母艦上,其他的直接就變成了肉團。

更慘的一幕在那艘星空母艦的動力系統徹底失效后出現,還剩大半的星空母艦立刻坍塌,成了一張鐵餅橫著就向那些光斑撞去,上面的人連同星空母艦一同化成了顆粒消失不見。沒有最慘只有更慘,後方一艘同樣的星空母艦隻進來小一半,剩下的全部被炮火摧毀,艦首部分也向那些光斑墜去。

看到這一幕的人大氣都不敢喘,陳青眾人所在的星空母艦也一直在抖動偏離航道向著光斑撞去,操作人員拚命的調整方向,一些實力高強的魂聖乾脆全都跑到一邊暴起魂焰幫著推,就連陳青眾人也急匆匆的去幫忙,這才將星空戰艦推回航道。看到這一幕,人們先是長出一口氣,接著爆發出衝天的歡呼聲。後方中炮部位的大火也被熄滅,星空母艦冒著煙就衝出了星際跳躍點,剛一出來就發現被包圍了。

包圍他們的當然是仙女星系的艦隊,讓陳青意外的是,以前這裡只有一座星空堡壘,現在卻是兩座,另外一座比以前的還大。

「那原本是天龍帝國最大的星空堡壘,本應該是我們的戰利品,卻被仙女星系撿了便宜。」

有人在人群中訴說,讓陳青明白了原委,估計就是天龍帝國殘餘的皇族以這座星空堡壘為代價,讓仙女星系收留了他們,而且也就是背靠美崙帝國的仙女星系敢收留,他們一點都不怕雄鷹商會和利昂帝國。當然,對方也不怕他們。

這些都是上位者的角逐,事不關己陳青一點都不關心,後方已經沒有戰艦能夠出來,看著僅剩的三艘星空母艦,他的嘴角露出笑容,這趟出來不管怎麼說,雄鷹商會都是損失慘重,大大的削弱了實力。

很久之後,陳青被哀鬼叫到了指揮塔,陳青趕到時,這傢伙正翹著二郎腿喝酒,見到陳青一坐下,他趕緊湊到耳邊,神神秘秘的開始訴說。

「又是大事件,殿後的兩位魂仙還沒回來,估計被烈獅星系的魂仙纏住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還有就是,我表哥,額,我這具身體的表哥秘密的發來消息,還有一位魂仙失蹤了,已經很久沒露面,那位失蹤的魂仙就是鬼修,他很懷疑那個鬼修魂仙就是幕後兇手。現在就剩下了碧浪一位魂仙,仙女星系的危機差不多算是解除了。」

「消息可靠?」

「當然可靠,這表哥可是跟這身體從小一起嫖到大的關係,還是碧浪的副手,鐵的很。」

與身軀完美融合的哀鬼也越來越人性化,陳青點點頭心也放下了一半,如果只有碧浪一位魂仙的話,相信仙女星系的國王曹純能夠輕鬆對付。可問題是,為何那幕後的兇手會對烈獅星系動手?來都不來仙女星系?

一切的事情都如一股謎團,讓人陷入重重迷霧之中,陳青將胡思亂想驅逐腦海,還是先想想如何應對眼下的時局吧,馬上就該回家了,這倒好,被自己人包圍了!

「能接通仙女星系的艦隊嗎?」

「這個沒問題,不過他們已經說了,最少隔離三個月後,證實三艘星空母艦上沒有了殺人厲鬼,這才會護送著前往美崙帝國,同樣不準在任何一顆星球停留。」

「接通吧,我只帶我的人離開應該沒問題。」

「那碧若塵呢?」

哀鬼的詢問讓陳青陷入沉默,要帶碧若塵離開,他的父親碧浪絕對不會同意,現如今已經顧不上她,只能是以後她和碧浪分開后再想辦法秘密的弄回來。

意識到了自己多嘴,哀鬼趕緊命人聯繫對方的指揮官,不成想當金屬台上的對話水幕升起,一個陳青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現了,竟然是第十九王子曹昂!

「呦呵!我當時誰呢,原來是百妹夫陳青啊。你想單獨離開?我告訴你,想都不要想,等三個月隔離期滿了之後再說吧。」

不等陳青開口,知道陳青想幹什麼的曹昂就嘮嘮叨叨的一大堆堵死了陳青的話,弄得陳青額頭的青筋直蹦。

「你丫的就不怕厲鬼將我們殺光了之後衝進仙女星系嗎?」

陳青的話語中也毫無尊敬之意,弄得曹昂也是臉色一變,「會出什麼事情也不關你事,你只是個小小駙馬而已,別把自己看得太高。就算有厲鬼,我們也做好了準備消滅,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就老老實實的戴著吧。」

曹昂說完就要關閉對話系統,陳青感覺背後有人要推自己,趕忙閃到一邊,一看竟然是一身黃衣服的至尊天女來了,只見她一臉寒霜的舉著一面黃色晶體令牌看向屏幕上的曹昂。

「本天女要見你們國王,竟然敢把我也關在這裡,簡直此有此理。」

「天……天女大人,我這……這就安排一艘星艦去接您。」

在陳青鄙視的眼神中,曹昂磕磕巴巴的趕緊答應至尊天女離開的要求,可高傲的至尊天女並不買賬。

「這艘星空母艦本天女待慣了,就坐它去你們的首都星,你們趕緊給我讓路。」說完之後,至尊天女又看向哀鬼,「還不開船?等著在這裡發霉啊?」

看著曹昂吃癟,哀鬼壞笑著命令開船,曹昂張張嘴還真不敢攔,無奈的下令讓開一條路,讓這艘星空母艦過去,另外兩艘卻被攔了下來,再次陷入沖沖的包圍之中。

事情就是這樣,任陳青哪怕說破嘴皮子都沒辦法的事情,至尊天女簡單的一句話就能辦到,這就是背後勢力是否強大的原因,讓陳青意識到,自己要走的路還很遠。

星空母艦在一支小型艦隊的護送下前往首都中央星,以確保半途不會有人進入其他星球,原本這種大型的軍用戰艦,都是要停留在星球外的,可至尊天女為了凸顯出自己的高貴身份,執意要降落在中央星的京城之外,對於這一點,就連曹純都無可奈何,至尊無上樓的樓主,著這一片廣闊的星域,誰都惹不起。

星空母艦到達中央星后就緩緩降落,雖然地面已經清理出了一大片區域,可星空母艦長達上萬米的龐大身軀,還是將一片小樹林壓毀。當它一降落,就被地面部隊遠遠的包圍了,人們全都如臨大敵,衝進烈獅星系的厲鬼群已經掀起血雨腥風,他們可不想步後塵。

幾輛豪華馬車快速駛來,準備迎接至尊天女和其屬下,不成想這至尊天女就帶了那個奇醜的胖侍女,其餘的馬車卻被陳青和他的屬下坐了,至尊天女還需要陳青,竟然把他都當成了自己的屬下!

等這些人一離開進入都城,大部隊立刻逼著星空母艦返航,哀鬼無奈的命令星空母艦前去和另外兩艘匯合,今後他將是在雄鷹商會的卧底,慢慢找機會持續的消弱雄鷹商會。

至尊天女的到來,得到了曹純的熱情迎接,可就算是面對一位星系之主,這女人仍是一臉的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算是徹底的沒救了。

在至尊天女的要求下,一場簡單的晚宴在宴會大廳舉辦,在場的也就曹純和他的幾個妻妾作陪,陳青也被曹純派人叫了過來。

怎麼說曹純也算是一個長輩,見他們和至尊天女都坐下來,陳青拉過一把椅子也就一屁股坐下。

「放肆,這裡有你做的地方嗎?真是沒規矩,站後邊去。」

屁股剛剛挨到座椅,至尊天女的呵斥聲就傳了過來,讓陳青和曹純眾人的臉色立刻一變,陳青的臉色立刻發冷的望過去,一字一頓的開了口。

「你確定我不能坐?」

氣氛立刻有點緊張,曹純趕緊打圓場,「無妨無妨,青兒是我女婿,都是一家人,是我派人將他叫來的,還是說說至尊天女大人這次前來是所謂何事吧!」

曹純也不想吃這頓飯,心裡跟陳青一樣,看到這至尊天女,就跟吃了個蒼蠅一樣讓人噁心,見到陳青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趕緊的直奔主題。

這時候至尊天女才知道陳青的另外一個身份,對他投去一個鄙夷的眼神,彷彿就是在說他是個吃軟飯的,弄得陳青更抓狂了。 「我這次來是聽聞你們找到一處鬼玉礦脈,這條礦脈至尊無上樓要了。」

敢情這鬼玉礦脈就在仙女星系,而且至尊無上樓還沒弄到手,不過這至尊天女口氣也夠大,開口就要了。鬼玉其實不怎麼值錢,屬於雜質比較多的下等玉石,不過出了極品的話就價錢不菲,而且相對而言最容易出現鬼種,不過一百個礦脈也不見底出一個,這已經算是幾率高了。

原本將這鬼玉礦給了至尊無上樓也無妨,可曹純也不是軟柿子,被這女人弄得心情極差,看到陳青要吃人的眼神,眼珠一轉計上心頭。

「天女大人,這鬼玉礦雖然是在我的治下,可並不屬於我,您想要的話,還得需擁有者答應才成。」

至尊天女的鳳眼一瞪,「誰是擁有者,把他給本天女叫來。」

「呵呵,他已經來了,正是我這位好女婿,鬼玉礦就在他的領地內。」

曹純的話讓陳青一呆,接著笑了,這老傢伙這是在驅狼吞虎,轉移壓力。不過在場的除了至尊天女和他的侍女,也沒什麼外人,大不了暴露下自己的水晶骷髏甲,讓著至尊天女猜去吧,他打賭只要暴露了邪家的身份,這娘們就絕對不敢惹自己。不過一看到曹純露出老狐狸般的笑容,氣又不打一處來,被人利用的感覺終歸是不好的,咧嘴一笑。

「送你沒問題,正好我也去看看我的新領地。」

陳青竟然妥協,讓曹純很是意外,不過以他對陳青和邪家人的了解,知道事情絕對沒這麼簡單,倆人早晚的鬥起來,吃虧的絕對還會是至尊天女。侍女已經上菜,心情大好之下,招呼自己的妻妾們就開吃,也不管倆人了。

「算你識相,明日就隨我前去接收,本天女累了,你們吃吧。」

至尊天女轉身走了,讓她額頭冒青筋的是,除了幾個曹純的妻妾相送,陳青和曹純動都沒動,倆人還拼起了酒。她雖然跋扈,可也不傻,知道人家給面子是給背後的樓主,不給面子也沒轍,就當沒看見的前往安排好的寢宮。

第二天清晨,至尊天女眼眶發紅的起了床,只感覺渾身都疼。昨夜她根本就沒睡好,作了整夜的噩夢,夢到自己被一個惡毒的女人扒光了綁在刑架上,陳青那皮鞭抽了自己大半夜,更是摸遍了自己高貴的身體,若不是清晨醒來,還以為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昨晚是夢魔女在陳青的命令下把至尊天女拉進了夢境,夢魔女由於吞服了大量煉魂玉,已經可以同時將兩人拉進去,範圍也擴大到了二百多米,不過對付偽仙還是有點難度,陳青參與進去就絕對沒問題。抽了至尊天女靈魂半晚上,該摸得地方還都摸了一個遍,心情好了很多,看到至尊天女后都露出一個得意的表情。

至尊天女看向陳青的眼神則是有些膽怯,高傲的外面下掩飾著一顆脆弱的心,而且她的身體從未被人碰過,想到自己做完赤身**的樣子和被摸后的心態又有些臉紅,故意裝作不再看陳青,眾人登上了追備好的超豪華星艦,向著目的地而去。

星艦有專門的人駕駛,用不著人們擔心,創艙內還有人專門伺候著,更有人拿來星圖,讓陳青觀看他的新領地。讓陳青意外的是,這新領地挨著緋紅星不遠,但不是居住星也不是資源星,而是在星圖上畫著一個骷髏。

「這是什麼意思?」

在其他星域的星圖上,陳青也見過骷髏頭,不過從未關注過是什麼意思,他一詢問,對方趕緊回答。

「啟稟百駙馬,骷髏頭的意思代表那是顆危險的星球,實力稍低的話千萬別去。而這顆被標註成骷髏也是有原因的,千年前這裡曾是一顆可居住星,後來天地異變,上面居住的人絕大部分都死了,只有少數逃離。後來就成了一個死人星,上面鬼物縱橫,鬼宗的一個分部就在上面,他們只是名義上歸仙女星系管理,其實……」

下面的話不用說了,其實就是一個獨立的王國,只歸鬼宗管理,這趟去等於從鬼宗的手裡搶鬼玉礦脈。陳青立刻就鬱悶了,鬼宗可是跟自己有合作關係,他們的礦脈就算挖出來,這種含至邪之氣的玉石被去除邪氣后,也有一半歸自己,被至尊天女要去,同樣是在挖自己的肉!

「尼瑪的!大不了出了鬼種給你,這鬼玉礦你想都別想。」

陳青惡狠狠的瞪了眼坐在前方的至尊天女,心中暗自嘀咕,出了鬼種給她算是還賬,可自己去搶合作夥伴的礦脈,這種事還真干不出來。

這艘超豪華的星艦速度極快,數天後已經飛過幽藍星和緋紅星,來到了這顆被叫做死鬼星的外側,一艘如猙獰惡鬼頭顱的星空母艦竟然停在星空中,見有興建駛來,上面立刻飛出一艘漆黑的中型戰艦迎了過來,戰艦的艦體上還可划著很多哀嚎掙扎的人臉,看起來很恐怖。

對話系統接通,陳青不等至尊天女說話,直接拿出了一面巴掌大的紅色鬼臉令牌,對方原本凶神惡煞的臉,一見令牌立刻變得恭敬起來。

「恭迎堂主大人,請隨我到下方星球停靠,我立刻通知周舵主設宴迎接。」

這令牌是真的,陳青在滄琅星系認識的鬼老,可是鬼宗的實權長老,原本還能安排更高的職位,不過只是個掩飾身份,陳青就拿了一面堂主的令牌,可就算是堂主,在鬼宗中也有很大的權利。


對方說是通知舵主設宴,可第一時間卻是在確認陳青的身份,堂主的人數有限,基本上沒有活人擔任,從資料里很容易確認,若果是冒充,絕對會發起進攻。

沒一會兒,陳青的畫像就在資料里出現,當看到推薦人是鬼噬,陳青還有個職位是巡察使,嚇得他手一哆嗦,趕緊通知了管理這顆星球的舵主,被巡察使關註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一個巡察使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此地的舵主也被嚇了一哆嗦,自己的地位比堂主高,可這巡察使可惹不起,趕緊的安排人準備迎接。

當超豪華的星艦緩緩降落,已經聚集了數千鬼物前來迎接,弄得周邊鬼氣衝天。

「你的身份還不少嘛?這種下等的東西也打交道。我就不下去了,那我的名帖趕緊安排接收鬼玉礦脈。」

至尊天女嘲諷的話語說出,懶洋洋的倚在柔軟的座椅上不願動彈,這幾日每到入夜就會做噩夢,每次還都夢到陳青欺辱自己,弄得她心神皆疲。

胖侍女拿著金屬名帖遞給陳青,陳青接都沒接,眼皮一翻開了口,「又不是我需要那礦脈,我憑什麼去?誰想要誰去,老子才不伺候。」

到了地頭才耍無賴,弄得至尊天女眼中也冒了火,憤恨的站起身向外走去。

一美一丑兩個女人先出來,讓迎接的一眾鬼物傻了眼,尤其是那漂亮女人身上穿的黃色衣服上寫著至尊無上四個大字,讓它們心中更是沒譜。當陳青眾人再一出來,連舵主也傻眼了,轉身向著屬下就罵出口。

「混蛋,怎麼沒人告訴我來的全都是活人?趕緊把酒宴撤了,換成活人吃的菜。」

「舵主,咱們這哪有活人吃的菜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