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卻一聳肩,抬起手一指黃波,臉色更是充滿譏諷,「你以為這種貨色吃了我的毒藥還能活著?」

一句話滿場皆靜,更可怕的是黃波仍是一動不動,話都不說,就像木雕一樣的站在那裡,黃黎明立刻飛身來到近前,顫巍巍的伸出了手。

當手指碰觸到黃波身體,那身軀立刻癱成一小堆,衣服鞋襪甚至面具都在,可肉身卻化成了灰。

「兒啊……」

黃黎明哀嚎出聲,伸手抓住衣服,可卻沾染了灰燼,刺痛傳來,當機立斷就砍斷了手掌,不顧斷腕處噴洒的鮮血,一臉猙獰的看向陳青。

「還我兒命來……」

大喊著就沖了過來,可卻被丹天一掌拍中,吐著血倒飛而去,被人群好不容易才接住,再次要衝來時,被同宗的人死死抱住拖走了。

「候至,我與你不死不休……」

黃黎明的嚎叫在賭鬥場地上空久久未散,蕭媚媚帶著兩個侍女小心的用工具將那些灰燼收起,這些黃波血肉化成的灰可也是無葯可解的劇毒,遲早還用得上。

「你這是什麼毒,怎麼會如此霸道?」

無聲無息的就將一個頂級毒師化成了灰,這灰還能傷到偽神第一階段的神奴,就算是丹天也心有餘悸的問出聲。

陳青一笑,「不瞞您說,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毒,我一個紅顏知己送的。」

「她也是毒師?叫什麼名字?有機會能不能拜訪一下?」

一連三個問題,陳青的笑容變成可苦笑,「她叫丑毒娘,也是星海人,可惜現在身在何處我也不清楚。當初逃離星海時,她和我的妻妾們是從另外一個逃生通道離開的。」

「早說啊,丹坊別的本事沒有,找人絕對沒問題,島上有通訊系統,可以聯繫各方,等我回島上給你問問。」

陳青的眼睛立刻一亮,趕緊行禮,「那就有勞您了,如果能夠找到她們,候至感激不盡。您可以試著向西方詢問,我感覺她們就在那個方向。」

「這是小事,到時候讓那毒娘子跟我切磋切磋煉毒之術即可。現在沒事了,可以回島煉丹了吧?」


「還要勞煩您稍等,我的賭注還未收取。」

丹天伸手一拍陳青的肩膀,「千萬星海女奴你得收到什麼時候!放心吧,有丹奎大人在,他們不敢耍賴,交給底下人辦就成了,我派人去催。」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陳青只好交代了蕭媚媚和郁滿紅,接著就隨丹天飛回島嶼上。丹天也是急性子,立刻派人協助陳青收取星海女奴,還讓人聯繫西方的丹坊分店,看有沒有大批星海人的消息,陳青這才安心的跟他返回大殿開始煉製破仙丹。

兩天後,一股焦糊味從丹爐里冒了出來,陳青嘆息著打開丹爐,將煉費的殘渣倒出,又開始準備新的藥草。兩位封號丹師也不急,悠閑的喝著陳青貢獻的雲夢茶。

可這次煉廢的速度更快,小半天丹爐里就竄出火苗,陳青苦笑的望了過去。

「兩位前輩,這破仙丹實在複雜,我能不能改煉其他九品丹,魂力丹我最為拿手!」

丹奎看都沒看他一眼,丹天則是翻了個白眼回答出聲,「年紀也不算太小了,這麼毛躁幹什麼?你能熟練運用丹印,就已經是九品丹師了,若不然你以為我吃飽了撐的還是故意難為你,非讓你煉製破仙丹啊?材料又不是你出,不用心疼,十年八年的我們等得起。」

說完還扔過來一面令牌和一張特殊手法煉製的羊皮紙,看著九品丹師證明,上面還有自己的影像,只有封號一欄還空著,陳青張著大嘴無言以對。他們等得起,自己可等不起啊,金屬帝國那邊還一大堆事情等著自己去處理。耽擱了這麼久,在不露面,狂神門那邊的人也會瘋了!

拼了!

陳青咬著牙再次坐下,深吸了幾口氣平復下心情繼續煉製,就算擁有通天塔,煉製破仙丹的材料也不富裕,這麼好的練習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頭號寵婚:總裁的風水寶妻 第三十二爐!」

不知道多少天後,陳青計算著數字又把殘渣倒了出來,接著清理丹爐,準備材料。而那兩位封號丹師還在喝茶,不過丹天終於又開了口。

「萬事開頭難,到了咱們這個層次,教是教不會的,只能是你自己用心去體會。你也知道,這破仙丹只要成功了一次,以後的成功幾率就會更大,我們還指望你有一天能夠到達丹神那個層次。」

陳青默默點頭,吞服了大把魂力丹后,將煉丹所需材料扔進了丹爐,在蓋爐蓋之前,鬼使神差的取出枚生命水晶扔了進去。這東西蘊含生命樹的能量,又不與其他能量衝突,反正沒什麼壞處。

爐火點燃,各種材料開始慢慢融化摻雜在一起,當生命水晶也在高溫下融化,陳青眼睛一亮,立刻感覺到了不同,沒想到生命水晶溶化后竟然充當了完美的融合劑,使得藥性能夠更好的融合到一起,趕緊用心的一點點將各種材料融化的液體匯聚,揉.搓,去其糟粕取其精華,慢慢形成一個小漩渦,讓其圍繞這一個點旋轉,慢慢形成丹藥。他已經不指望數枚同時煉製了,能煉製出一枚就心滿意足。

全神關注下不知道時間流逝,當丹藥終於成型,丹暈也慢慢浮現,陳青又小心翼翼的加上惡鬼丹印,狂喜的就掀開了爐蓋。

濃郁的香氣飄出,還有澎湃的魂力波動,兩位封號丹師再也淡定不了,閃身就來到近前,同時探頭觀望,丹奎更是比丹天快了一步,伸手就將丹藥拿到手心,接著四散的魂力立刻收攏,進入到丹藥之中,使得藥效沒有擴散。

「你這是什麼丹?」

丹奎突然的話語讓陳青撓了頭,疑惑的說道,「破仙丹啊,還能是什麼丹!」

「沒見過這樣的破仙丹!」

只見那金色丹藥外還裹著一層透明晶體,就連惡鬼丹印都被包裹起來,使得整個丹藥看起來更加誘人,可世間的丹藥根本就沒這種樣子的!陳青只能猜測,這是加了生命水晶的原因。

不管怎麼樣,他算是找到了一種完美的融合劑。這可以延長百歲壽命的生命水晶,以往可沒人敢捨得嘗試煉丹,這傢伙還泛起心思,下次用更珍貴的生命果試試。

拿著丹藥的丹奎又陷入了沉默,仔細端詳了好久后也看不明白,乾脆的將丹藥扔進了嘴裡,看得丹天都張大了嘴。

「恩……」

丹奎先是長吟一聲,吊足了兩人的胃口后這才又開口,「確實可以幫人提升至仙境,成功率也足有九成以上,甚至不到偽仙巔峰都可以,不過卻多了點別的效果。」 說到這裡,丹奎又不吭聲了,似乎是在細細體會,急的丹天都揚起了拳頭,可卻沒敢砸下。

丹奎瞪了丹天一眼這才又說道,「多了一絲神力,雖然不多,可卻對仙境有天大好處,可以讓他們提前感知神力的存在,並且慢慢積攢,衝擊偽神之境的幾率加大不少,應該是你加的那枚晶體原因。這已經不能算是破仙丹了,而是升級版,一種高品級新丹藥誕生,足以讓你載入史冊,起個名字吧。」

他的聲音很淡,但也能感受到激動,丹天更是大笑著狂拍陳青肩膀,不停的恭喜,能載入史冊,那可是莫大的榮耀,就算是神靈,若是沒有參與重大事件,在史冊上也只是擠在成神和隕落之時,一生都被一筆帶過。

「我用的是……」

剛要說出加的是生命水晶,卻被丹奎擺手制止,「這是你自己的秘密,不必告知我們,還是起個名字吧。」

陳青卻毫不在意,豪氣的開了口,「什麼秘密不秘密的,身為丹坊中人,將配方貢獻出來,讓所有丹師獲知,那是天經地義。我加了一枚生命樹產的生命水晶。」

話音剛一落,就看到兩位封號大師同時向自己鞠躬施禮,想躲都躲不開,等兩人站直身軀,身體這才恢復自由。

「別多想,每一位向丹坊貢獻新單方的人,都能受到如此禮遇。我們會將你的名字和這個單方刻錄在丹坊總部的滄海碑上,讓後人永世銘記。」

沒想到還能有此待遇,候至的名字總算是讓無盡大陸的人永世記住了,他也能夠瞑目了,陳青也露出開心的笑容。

一塊心病隨著笑容盡去,心胸豁然開朗了很多,只感覺魂力突然加速運轉,通往仙境的那點阻礙直接衝過,身體發出爆豆般的響聲后渾身舒坦。

「恭喜啊,不但未服用丹藥成為仙境,還戰勝了一處心魔,通往成神之路少了塊絆腳石。」

兩位封號丹師何其眼毒,連著都看了出來,丹天再次恭喜出聲,丹奎也是滿臉笑容的點頭。

陳青向著兩人一鞠躬,「還請兩位前輩為新丹藥賜名。」

這莫大的榮耀竟然讓了出來,史冊上可是會寫上誰代為取名,讓兩人眼睛都發光了,活到他們這個份上,什麼都享受夠了,除了更高的境界就是圖名,史冊上能多露臉,也是最大的心愿。

丹天剛要開口,就被丹奎瞪了回去,丹奎在大殿內轉著圈開始沉思,丹天只能是欲哭無淚的站在那,誰讓實力不如人!

「有了,既然是蘊含一絲神力,就叫窺神丹。」

「好名字!」

陳青和丹天同時讚歎出聲,這名字確實不錯,丹奎聽到誇獎哈哈大笑,也伸手一拍陳青肩膀,「想好封號沒有?」

封號陳青早就想好了,就用在星海時另外一個身份用的封號丹魔,立刻回答出聲。

「丹魔!」

「額……」

丹奎的笑容戛然而止,「怎麼這麼俗氣的封號,這封號也不吉利,以前有人用過,後來掛掉了。」

俗氣嗎?不應該啊!

陳青幽怨了,沉默的搖了搖頭,打定主意就用這個。

「算了,丹魔就丹魔。」

丹奎說著就接過陳青手中遞來的身份丹書,取出筆寫下筆力銳利的丹魔二字,將身份丹書還給陳青后看向丹天大喝一聲。

「奏禮樂,放禮炮,通告天下,丹魔候至出,窺神丹現世,史冊永留名。」

丹天立刻就竄了出去,一時間浮空島嶼上鼓樂齊鳴,九十九響禮炮響徹長空,島上之人齊聲吶喊。

「丹魔候至出,窺神丹現世,史冊永留名……」

突然響起的禮炮和吶喊聲傳播到下方城市,還隨著島上的通話系統,傳遍所有人類城市的丹坊,所有丹坊同時開始奏響禮樂燃放煙花,條件允許也施放禮炮,人們口中也吶喊著這句話,一時間候至的名字傳遍大半個無盡大陸。

聽著人們的吶喊,陳青的眼角有些濕潤,他做到了讓候至的名字永世傳頌,可候至再也看不到了。

「兩位師叔祖,出大事了,一個叫候至的傢伙不但獲得了封號丹魔,還研究出了新的九品窺神丹,現在城裡可熱鬧了。」

當狂神門境內的仙坊也大張旗鼓的開始傳頌丹魔候至得名字,自然而然的傳到了石驚天和蔣威的耳中,讓稟告此事的弟子疑惑的是,兩位小師叔祖沒有八卦的打聽詳細消息,卻是同時流下眼淚,感情豐富的蔣威更是嚎啕大哭,石驚天勸都勸不住。

除了陳青,恐怕沒人知道他們心中的苦楚,大哥為四弟揚名了,可兩人還是默默無聞,死去的兄弟需要大哥讓人們記住,可活著的自己決不能再讓大哥操心,擦去眼淚,更加拚命的修鍊起來。

丹魔候至的名字不但傳到了狂神門,也傳到了金屬帝國被人類佔領的區域,還有百業待興的鬱金香帝國。

久未看到陳青的大師兄裂不赦心中早就不滿,不滿陳青不告而別,連個信息都不送回來,當聽到有人來稟告,『丹魔候至出,窺神丹現世,史冊永留名』這句話,知道陳青另外一個身份的他一扔手中澆花的水壺放聲大笑。

狂神門這次賺大發了,竟然撈到一位九品封號丹師,這種級別的人物,放眼整個無盡大陸才有多少,人數甚至比不上神靈的數目。 極品神級保鏢 ,那樣寫入史冊時,名字前邊還能加上狂神門,讓狂神門也露露臉。

當聽聞那被載入史冊窺神丹的作用時,就算是神靈的他身體也晃了下,意味著陳青不但可以為狂神門不斷製造新的仙境強者,還有可能讓這些仙境強者成為偽神。再往深處想,陳青年紀輕輕就能煉製出蘊含神力的丹藥,只要給他成長的空間,很可能成為另外一個丹神,煉製出神靈都急需的丹藥。

「快,快去稟告宗主,那候至就是七師弟陳青,讓那老傢伙別不當回事,一定要竭盡全力培養,若那老傢伙不上心,告訴他,以後七師弟的事情老子包辦了……」

裂不赦沖著自己孫子裂天就嘶吼出聲,有生以來裂天第一次看到自己爺爺失態,同時也意識到了陳青的重要性,候至就是陳青的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立刻親自返回宗門稟告。

裂天走了,裂不赦轉著圈在花園裡走動,接著又飛出花園暴吼出聲,「通知前方作戰部隊,給老子加快進攻速度,別特么在乎傷亡,七師弟返回之前拿不下金屬帝國全境

,就全都給我自裁謝罪。」

有著無限潛力的陳青必須交好,讓他對宗門有認同感,牢牢的拴住他的心,這點裂不赦簡直太明白了。他一吼完,浮空島嶼和下方城市立刻雞飛狗跳。神靈可都是說一不二,前方的戰士們只能咬著牙,不顧傷亡的拚命進攻,卻對陳青恨上了,可又有誰在乎他們的想法!

「噗……」

弱肉強食是永恆不變的法則,當離開陳青所在城市的淫.神宗外事長老黃黎明聽到這個消息,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如今的他斷了一隻手,就算服用了生肌丹都毫無生長的意思,更恐怖的是,斷手處竟然還有餘毒,沿著胳膊向上傳播,雖然速度慢了很多,可各種解毒丹都無用,似乎只有砍斷整條手臂才有用,剛剛斷臂之後就聽到這消息,怎麼能不怒急攻心!

「快,快去通知下面人,千萬別把那先期的三十萬星海女奴送去。趕緊秘密銷毀換批新的,別讓弟子們在掠奪完所有元陰了,碰都不許再碰!」

黃黎明哀嚎出聲,手下人趕緊去通知,卻得到消息,第一批的三十萬星海女奴已經送到了目的地。聽到這消息后,黃黎明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完了……全完了!」


一個裝滿三十萬星海女奴的小型艦隊緩緩降落在城外,陳青的侍女們腳步歡快,一路笑鬧著趕去,路上遇到她們的人,再也不敢目露淫邪,更不敢出言調戲,一個個讓開路讓她們先過。

還不知道情況的押送人員可不管這套,見到她們到來,立刻有人開始調戲。

「呦呵,你們可比船上的爛貨強多了,過來陪大爺樂樂……」

不但調戲,還有人真要將她們拉到一旁行苟且之事,可迎接他們的卻是冰冷的屠刀,陳青的侍女可沒有一個善茬,嚇得趕緊閉嘴。


「好了,別跟他們一般見識,將人帶回城才最要緊。」

識大體性子柔和的蕭媚媚出口阻止了衝突發生,那些押送人員趕緊打開艙門,一股惡臭就飄了出來,侍女們捂著口鼻就進入運輸艦的船艙,想讓裡面的人先出來,卻看到裡面所有的女子一個個全都面黃肌瘦,形如枯槁的癱倒在地,絕大多數都是一絲不掛,很多大小便都失禁了,就沒有一個正常人。

蕭媚媚皺著眉頭走到最近之人跟前蹲下,只見這女子躺在地上,用絕望的眼神看著自己,伸手往她手腕上一搭,一股溫和的魂力進入女子體內,很少發脾氣的蕭媚媚立刻怒了。

緊要銀牙沒有吭聲,又去查看另外一個,可這時陳青的其他侍女也有人查看了,立刻沖著押送人員爆喝出聲。

「你們竟然掠奪完了她們所有元陰,最多不出七日就得暴斃而亡,安得是什麼心?」

「別跟他們廢話,殺光他們報仇……」

這種情形已經惹來群情激奮,蕭媚媚趕緊阻止,「先別亂,把所有船艙都檢查一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