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幸擁着陶小娟回到了住處,而一開門,就聽到一陣急促的叫聲。

陶小娟的臉瞬間紅了,陳幸捏了捏陶小娟的臉龐笑道:“害羞啥,咱們都是老夫老妻啦!”

陶小娟嬌嗔道:“哼,壞蛋!”



說完就朝房間跑回去了,看着陶小娟踩着小碎步的跑步,讓陳幸不由得露出一絲微笑,一種發自內心的笑。

這時候尹飛的房間的聲音停了下來,尹飛打開了一絲門縫貓着頭衝陳幸喊道:“老陳,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陳幸無奈道:“今天終於解決一個重要的病例,收穫頗多。”

尹飛衝陳幸露出一個鄙視的表情:“等會還談不?”

陳幸點頭道:“我們去書房談!”

隨後尹飛迅速穿上了褲子踩着脫下來到樓下。

“人員名單你看了沒?”尹飛再次問道。

陳幸此時已經打開了書房的電腦,正在仔細瀏覽尹飛發來的簡歷。

片刻後陳幸說道:“不錯,都是頂尖人才,高級工程師啊,你是怎麼挖到的?”

尹飛得瑟道:“當然是我的個人魅力啦!”

陳幸朝尹飛仍了一本書過去,笑罵道:“去你的,你還個人魅力,天天縱慾過度!”

“切,那是哥的魅力好吧!”尹飛毫不在意。

陳幸突然嚴肅道:“人員安排星期六,地點選個好地方,防止被跟蹤偷聽到。”

陳幸知道,在那個年代才被曝光出來,最出名的就是斯諾登泄密事件。

尹飛卻不以爲然道:“雖然我知道我們這是個絕密的商業,但是也不至於這樣吧,搞的像反間諜一樣,我們還沒那麼出名吧!”

陳幸搖搖頭:“不,我們必須謹慎,如果不小心讓一個陌生人聽到了,而他把這些嘗試的賣給各大公司,那麼對我們的損失就大了,商業諜戰的事情太多了,很多大公司都安插了商業間諜在各自的公司裏。”

尹飛無奈道:“你這麼一說,以後我們也會面對嗎?那以後怎麼處理?”

陳幸冷笑道:“這個放心,我能解決,我到時候會完善上班的機制,防止一切被盜竊的可能出現。”

尹飛點點頭道:“就聽你的安排!”


陳幸突然想起曾靈的事情,對尹飛說道:“我物色了一個財務總監!”

尹飛饒有興趣的盯着陳幸:“說!是誰?哪個學校畢業的。”

尹飛同很多公司的老闆一樣,對學歷有着第一的硬件要求。

陳幸笑道:“學歷一般,就不提了,但是人品不錯,我們需要這樣的人。”

“那……到底是誰啊?我認識嗎?”尹飛越發的好奇了。

陳幸露出一絲狡猾的微笑,隨後吐出一句話:“就是曾靈!”

PS 商業即將開始,看陳幸如何縱橫商界,請多多關注!把收藏點起來吧! 尹飛愣了半天,終於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隨後表情變得十分奇妙,邪惡的笑道:“老陳啊,你小子……嗯……嘿嘿,該不會……”

陳幸看着尹飛擺出一副無藥可救的表情:“你啊!讓我怎麼說你呢?腦子裏想的是啥?”

尹飛**的笑容依舊保持的,他託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嗯,我想想啊,那身材非常正點,對了,腿也很漂亮,再好好打扮打扮,絕對是個尤物,我說老陳,你該不會是想來個一王二後吧!”

陳幸沒好氣的再次朝尹飛仍了一本書過去,尹飛立馬躲閃開了,隨後嘴巴依舊沒有停下來:“看,你心虛了吧,老陳啊,你以後要保重身體啊!”

“去你的!沒個正經,現在說正事呢。”陳幸對尹飛現在是徹底無語了,他不只帶該怎麼去講尹飛了,一個活脫脫的**啊。

陳幸朝尹飛說道:“你啊,腦子少想些這點東西,你知不知道,未來開公司是需要集中精力去發展的,你作爲檯面上未來的代表,你可要保持好一個良好的形象啊,別想個小混混似的,把客戶嚇跑。”

尹飛擺擺手道:“知道啦,像個老媽子一樣,不知道小娟怎麼受得了你!”

陳幸一副得意的表情:“那是我的人格魅力!”

尹飛再次衝陳幸做出一個鄙視的手勢。

“好了,不鬧了,時間不多了,我們要加緊,明天星期五,我們還有一天的時間,就麻煩你去選好公司地址和開會的地點,曾靈到時候我把她約出來。”

“知道啦!放心,我辦事絕對靠譜!”

陳幸對這句話毫不懷疑,從大學開始尹飛答應的事情都辦的妥妥的,讓陳幸自愧不如,畢竟尹飛從小就接觸了這些層面,在打交道方面,絕對是個專家,毫不誇張的書,尹飛就是個談判專家。

短暫的商談結束,尹飛再次返回房間,不久後房間裏面重新傳來了那奇怪的叫聲。陳幸無奈搖搖頭隨後走進自己的房間。

推開門,一陣香氣撲鼻而來,一隻柔軟的雙手從腰間伸到陳幸的頸脖處,柔軟的雙手輕輕撫摸着陳幸的臉龐。

陳幸仔細一看,陶小娟不知道何時已經換上了性感的透明薄紗的睡衣,那凹凸的波峯讓陳幸一陣的燥熱,陳幸嚥了咽口水,雙手不自覺的抱緊了陶小娟。

而陶小娟那香脣輕吻了過去,兩人交纏在一起,隨後滾到了牀上,接下來就是各種的姿勢,兩人這一刻都在釋放自己。

陳幸感覺好久好久沒有觸碰到陶小娟了,而這一刻再次的佔據着陶小娟的身體,讓他感受到真實的存在,他是擁有陶小娟的,而陶小娟就是他的。

陶小娟這一刻瘋狂的迎接陳幸的宣泄,在安撫陳幸那受傷的心靈。

風捲殘雲般,不知道多少次,兩人筋疲力盡的躺了下來,陳幸將陶小娟抱在懷裏,輕輕的撫摸她的身體,而陶小娟十分乖巧的躺在陳幸的身上,閉上了雙眼。

這一刻陶小娟很難得終於忘記了李廣華,忘記了李廣華給她帶來的傷痛。

陳幸輕聲對陶小娟說道:“老婆,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陳幸,我這輩子都不離開你!”陶小娟睜開眼睛溫柔的看着陳幸。

陳幸的心裏感覺幸福感涌上心頭,昨晚的心痛再次撫平,這一刻他決定了不在追究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他只想好好的和陶小娟在一起,而現在他正在不停的努力。

“老婆,以後無論如何誰欺負你,你一定得告訴我!”

陳幸乖巧的嗯了一聲,小鳥依人般的再次親吻陳幸。

片刻後陶小娟開口說道:“這幾天確實有點累,今天好好休息好就行了。”

陶小娟依舊不敢說出來,她準備明天找個機會再次和李廣華說明,她必須擺脫李廣華的魔爪。

陳幸將陶小娟抱的緊緊的,隨後兩人再次交纏在一塊,房間裏傳出了那奇妙的聲音。

房間的隔壁尹飛把性感無比的呂貞摟在懷裏壞笑道:“你看,老陳又開始了,我們比賽吧!”

呂貞的粉拳錘了過去嬌嗔道:“色鬼,快睡覺!”

尹飛卻不容呂貞的反駁,再次同呂貞纏綿在一塊。

……

凌晨三點,急診科的重症監護室發出了滴滴的警報,而報警的來源正是陳幸之前做的那個氣管切開的患者李平。

大面積腦梗塞患者,在搶救的時候已經出現了壓迫症狀,這兩天以來一直由呼吸機維持着呼吸的循環,病情越來越嚴重。而墜積性肺炎的出現給老人帶來了致命的打擊。


就是凌晨三點的時候,老人的心跳突然停止了,而值班的醫生正是張華。

張華迅速衝上前給老人做着心肺復甦,一邊喊道:“快,推腎上腺素0.5mg!那誰快通知主任過來!”

三十分鐘過去了,張華同趕過來的蕭震濤輪流進行着按壓,而老人的心電監護儀上的波形走形圖一直是一條直線。

蕭震濤停止了按壓,隨後嘆了一口氣道:“死亡時間凌晨3點30分,去通知家屬吧!”

張華頹然的看着死去的老人,那鮮活的生命就從這個時間上消失了。他在急診科呆了這麼久第一次遇到死亡患者,到現在爲止他的手和腳還在顫抖。

住院醫師也是輪流在相關科室培訓,而張華來了兩個多月,這個月輪訓結束就要去下一個科室,然後沒想到他自己居然接手了一個死亡病例。

難題已經擺在眼前了,告知家屬後就看家屬會不會鬧事了,張華嘆了一口氣,不再去想那麼多,徑直的走出重症監護室。

再門口等候的一干家屬都是老人的子女,他們看着張華出來立馬圍了上去。剛剛搶救的時候護士已經通知了在外面陪同守護的家屬,所以他們知道剛剛是父親病情加重,要進行搶救了。

“醫生,我爸爸怎麼樣了?”一名滿臉疲倦的女人衝上前抓着張華的手臂不停的搖晃。

張華認出來了,這就是老人陪同過來的女兒,女兒已經連續幾天沒有睡好了,滿臉的疲憊,整個臉顯得十分蒼白。

張華搖搖頭嘆氣道:“對不起,我們盡力了,老人……沒有挺過去。”

這一刻陷入了安靜,一衆子女呆呆的看着張華,而抓着張華手臂的女人愣住了,整個人連連後退癱軟下去,而張華見狀立馬拉住了女人的手,其他子女也反應過來,立馬抱住了女人。

“大姐!這是真的嗎?”另一名看起來年紀更小的女人朝她問道。

而這時候女人已經昏迷了過去。

張華暗叫不好,立馬陪同一衆家屬把患者放到了搶救室的病牀上。


今夜註定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對於醫護人員來說,這種累只是很簡單的,而接下來的家屬溝通才是讓人感到心累。

張華慌了,他已經看到滿臉怒氣的家屬正朝着他走來…… 黎明升起,一縷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鬧鐘的聲音再次響起,陳幸迷迷糊糊的起來關掉了鬧鐘。

陳幸舒展了身體, 江湖路紅塵情 ,不由得微微一笑,隨後親吻了她的額頭。

陶小娟閉着眼,憑着感覺雙手纏繞着陳幸的脖子。

“唔……沒睡飽!人家不想起來……”

陳幸無奈笑了笑,隨後一把抱起了陶小娟,陶小娟依舊閉着眼睛不肯睜開,陳幸就這麼一個公主抱的一直抱着陶小娟,帶着她來到了衛生間。

“小懶鬼,快醒來,今天你不是要上出診班嗎?”陳幸用手輕撫着陶小娟的臉龐,感受着那柔軟的肌膚。

陶小娟這時候終於睜開眼睛,四處打量着周圍。

“我怎麼來到衛生間啦!”陶小娟不滿的用手錘着陳幸。

陳幸哎呀一聲大叫,把陶小娟嚇醒。

“親愛的,你怎麼了?沒事吧!”陶小娟十分驚慌,她明明沒有用什麼力氣,難道……

然而沒多久,陶小娟就看到陳幸那憋着漲紅的臉,才發現陳幸一直在偷笑……

“哎呀……你好壞!”

一陣嬉鬧後,兩人迅速解決了洗漱朝着醫院的方向過去了。

來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對勁,今天的醫院門口居然圍滿了人羣,還有一些人頭上綁着白條。

(難道死人了?哪個科?)

陳幸暗叫不好,根據他以前的經驗,一定是有患者死亡,而家屬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就開始鬧騰,沒錯,醫鬧來了。

陶小娟好奇的朝陳幸問道:“爲什麼有這麼多人圍着醫院大門口,他們是幹嘛?”

“他們是鬧事的,應該是家屬死了,叫了一堆的人過來!”陳幸低聲朝陶小娟說道,一邊拉着陶小娟避開了那羣人。

根據陳幸的經驗,那些家屬總有幾個人是認識在醫院的一些醫生的,如果不幸被認出,很有可能成爲他們爲了拉起矛盾的起火點。

陶小娟卻是不明白爲什麼要避開那羣人,難道那羣人是惡魔嗎?

陳幸看的出陶小娟的疑惑,在耳邊低聲道:“他們就是來鬧事的,但是不知道怎麼起開頭,一般會看見認識的醫生,就衝過去打,還振振有詞的說別人是兇手,殺人兇手,然後圍觀的人也只是圍觀,一旦醫生還手了,一定被會人拍照,然後就鬧到報紙上去,就是全國人民的批評!”

陶小娟震驚道:“怎麼……怎麼會這樣?醫生明明是救人的,怎麼成了兇手?那記者怎麼會胡亂報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