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幼朵和尉遲甲同時點頭.說道「那好.你好好想想.我們先出去.」

等的阿幼朵和尉遲甲出去了.吳陽關上門.蕭輕塵沉聲說道「飛鷹傳書.看看煙顏.蕭破軍他們現在在哪裡.」 ||蘇州聞名除了江南委婉女子.更為著名的便是蘇州園林.蘇州園林大大小小上百處.其中最為著名的有滄浪亭、獅子林、拙政園、留園、網師園、怡園等.

其中滄浪亭是春秋亂戰之中的吳越國王公貴族的別墅.吳越被滅之中.為前代詩人蘇舜欽取「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之意..名曰亭「滄浪.」

蘇州園林大都以高牆四圍.自成丘壑.滄浪亭則外臨清池.一泓清水繞園而過.河流自西向東.繞園而出.流經半園.這種布局融園內外景與一體.藉助「積水彌數十畝」的水面.擴大了空間.照成深遠空靈的感覺.沿水傍岸裝點曲欄迴廊.布置假山蠱術.臨水山石嶙峋.其後山林隱現.蒼蔚朦朧.彷彿後山余脈綿延遠去.顯得出該園蒼涼郁深.古樸清曠的獨特風格.

滄浪亭位於城南.這裡屬於蘇州第一商賈的江天下的園林.十五年前.滄浪亭上一代主人將滄浪亭出售轉讓.在蘇州花船之上拍出一百萬兩白銀天價.一百萬兩讓的花船之上各地有意思將滄浪亭收入囊中的達官貴人們一陣大吸了一口冷氣.江天下在一開始就喊出了一百萬兩的高價.讓的無人再敢接手.而更是傳出消息.江天下的身後便是天下第一商賈聞人家.

江園今日所有下人早早開始忙碌起來.原本極少露面的江天下事無巨細.事事必親行.讓的江園上下一陣心慌.

沉綠帶著蕭輕塵和聞人清淺一路走行到城南.蕭輕塵等人並未走的正門而是走的側門.江天下也帶著管家和幾人在側門守在一旁.

蕭輕塵等人一路緩行.一路看的景色而來.蕭輕塵心中更是有幾分在江南落家心思.等的走進了側夢.除了江天下是拱手禮之外.其他的都是跪拜禮.

「見過世子、小姐」.這幾人恭聲道.蕭輕塵還未說話.聞人清淺先是先走一步.手虛扶江天下說道「表哥何須多禮.我們都是一家人這些事能免就免吧.」.江天下聽得聞人清淺如此一說.眼中光芒一閃.以前他還從未見得聞人清淺如此話語.以前的聞人清淺可是從來不說這些客套話.那句都是一家人.更是存著拉攏自己心思.

江天下卻是依舊恭敬的回答說道「既然表妹如此說了.那依著表妹的意思.」.除了聞人清淺是聞人家的大小姐.更主要的是旁邊還站著北涼王世子.這可就意味著就連蕭輕塵也親自承認了聞人清淺的身份.不能不讓的江天下恭敬十分.

江天下先和聞人清淺含蓄幾句.最後這才對蕭輕塵彎腰拱手說道「還請世子見諒.」.蕭輕塵淡淡一笑說道「不必多禮.「.說完.自己先行一步.聞人清淺在後.其餘幾人和江天下跟隨其後.

蕭輕塵一路緩走.身上霸氣漸顯.聞人清淺則是蓮步輕挪.跟在蕭輕塵之後.一副模樣便是端莊賢德.

身後包括江天下幾人都是低頭看路.走了一小會.蕭輕塵見得滄浪亭景色.心不在焉的問道「我這世子在這裡倒是外人.現在這般不會被說的是不知禮數吧.「.江天下腳步微停說道「世子這般說笑了.世子如今是聞人家姑爺.在這裡也自然是聞人家的公子.我只是一個掌柜豈能和公子說笑.」

蕭輕塵笑說道「如今看來.我是聞人家的姑爺.清淺等我回到北涼之後便是北涼王妃了.她就是我蕭家的人.」

江天下眉頭一皺.看了一眼落後蕭輕塵半步的聞人清淺只能點頭說「是.」.聞人清淺是北涼王妃.是蕭家的人.聞人清淺所代表的聞人家自然要矮下半截.這是禮.所以江天下說的是.蕭輕塵是聞人家姑爺.而蕭輕塵說的是.聞人清淺是北涼王妃.

江天下現在走在後面默不作聲.雖然按著他們的輩分來說.聞人清淺是得叫自己一身表哥.但是這個表哥只是一個遠方親戚.不是近親.自然在聞人家說不上什麼話.看上去自己現在是蘇州首富.但這只是聞人家一句話的原因.別無其他.

蕭輕塵見得江天下沒說話.自己說道「你是清淺表哥.自然也算是一家人.既然一家人不說一家話.清淺嫁到我們蕭家.我自然不會虧待什麼.你回去告訴老爺子.既然嫁到我們蕭家.就要以我們蕭家為主.想要並肩而論.就算我同意了.我爺爺那裡也不好說話.有些事我們蕭家可以給你們擔著.但是有些事你們還是得捨得下面子.這個世上沒有什麼白吃的午餐.」

江天下聽得蕭輕塵如此直白的說出來.低頭沉聲說道「是.」.聞人清淺這時候卻是一言不發.只是跟隨蕭輕塵的身後.江天下見得這種樣子.只能暗嘆一聲氣.偏偏這一聲氣被聞人清淺聽到.

聞人清淺蓮步輕挪之間.笑著對江天下說道「表哥.這件事既然是我為主.那麼我的事我做主.我知道表哥在聞人家人緣廣.也還請表哥在家裡說一聲.有些事能過就過了.不能過就擺到檯面上說.到時候在暗裡動些手腳.大家臉上都不好看.畢竟都是一家人.還是那句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江天下這下聽得聞人清淺也是和蕭輕塵一樣的意思.心驚膽顫的點點頭.

一行人在這滄浪亭中.走了一小會.按著江天下的意思已經安排好了宴席.但是蕭輕塵和聞人清淺卻是要在園中走走.

等的蕭輕塵和聞人清淺兩人走到一處亭子之時.看的水面平靜無波.四周假山古樹相輝映便決定再次用宴即可.

江天下立即叫著自己的管家下去準備.蕭輕塵坐在美人靠上.手裡捏起一把餵養金魚的食料.往下丟去.頓時亭下只見的錦鯉翻滾.


聞人清淺雅笑一聲.也是坐了下來.和蕭輕塵同喂錦鯉.

蕭輕塵轉頭看去.和江天下一直站立的那幾位蕭家人.自從進門之後蕭輕塵就沒有和他們說過一句話.

這時候蕭輕塵才開口說道「這蘇州是個好地方.人好.水好.人也好.不過越是溫柔鄉越容易噬英雄骨.你們說是吧.「.這句話倒是向著那幾位蕭家人說的.

三名蕭家人.一名富甲模樣壯漢是蘇州諜子的頭目.剩下兩名.一人剛從北涼而來.一人身份不明.可是蕭輕塵看去最多的便是那個皮膚黝黑.頭大如斗的漢子.

三人聽得自己的主子說話.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蕭輕塵看著下面的錦鯉說道「這有了食.那些錦鯉才會蜂擁而至.我到這蘇州不過一個時辰.何來的殺人..

這句話雖然平淡卻是驚起驚雷在富甲壯漢耳邊炸響.富甲壯漢臉色慘白.跪倒在地.蕭輕塵看也不看他說道「我入城有幾人知道.」.富甲壯漢聲音發顫的說道「不.不.不知掉.」

蕭輕塵將手中的食料全部灑下.拍了拍手.接過沉綠遞過來的絲帕擦擦.緩步走到富甲壯漢身旁.蕭輕塵用手拍了拍富甲壯漢的肩膀說道「你是蘇州的負責人.十年前才被調撥在這裡.以前是在京城活動.也是個好漢.可是如今到了這江南滿身的肥肉.腳步輕浮.就連有幾個人知道我來蘇州都不知道..」

「小的.該死;小的.該死.」壯漢被蕭輕塵這一拍肩膀.話一說.全身冷顫.把頭磕的咚咚作響.

蕭輕塵又說道「我只給你三天時間.我用一名桃花死士助你.如果沒個結果.我會照顧好你的家人.你可知道我已進城.便是感覺到了幾道殺意.」

壯漢死死咬住嘴唇.現在嘴唇也是變得紫白.面無血色的壯漢不敢接蕭輕塵的話.蕭輕塵幽幽一嘆的說道「我算算.不下十道.而且全部是針對我的.「.說完.蕭輕塵轉過頭去看著聞人清淺說道」你說.是不是他們看的我身邊有如此一個大美人.動了殺意.「.這句話倒是對著聞人清淺說的.

聞人清淺輕笑說道「既然如此早就該動手.我們在城中逛了半天.可有人上前.「.蕭輕塵不可置否的點點頭.走到聞人清淺旁.淡淡說了句」有些事好自為自.「

壯漢僥倖逃過一死.心中依舊如死灰.

這時候那個方才北涼來的書生說道「稟世子.王爺讓我傳話.今年秦臻南下.舒天歌總領南地軍政.曹豹、張忠兄弟兵壓邊界線.時間夠了就回吧.前些日子.三少爺和舒天歌大戰一場.用三比一的戰損換取了舒天歌最精銳的騎兵.兩萬五千.「

蕭輕塵看向湖面說道「我知道了.告訴叔叔.一萬血狼騎足以.剩下的到時候我會親自統兵.至於秦臻.上次他來大乾我沒和他交過手.到時候在戰場上還是得過過的.既然爺爺讓我作為誘餌.那就加快腳步吧.「

那人心頭一震.做了三十年蕭博近身護衛的他.看著蕭輕塵滿頭白髮.卻是滿心恐懼. 這邊杭州西湖朦朦霧氣.卻是不曾想到西北之後.壠右道之中.一股三萬的千雪敵軍沿著戈壁溝壑前行.而且皆是難行之道.

可是誰知道行的下去.一路之上打家劫舍.不少郡縣要塞被其一搶而過.只不過只搶糧不佔地.這一天剛剛將地方守軍打的潰不成軍.搶的軍糧來.便是開始下起大雨.大雨傾盆之間小路泥濘難行.雖然官道好行可是三萬人浩浩蕩蕩的怕是在官道之上就被發現.現在的行經軌跡都還不是這個三萬大軍的統帥撻拔玉壺制定.

撻拔玉壺下的馬來.一腳踏入泥濘之中.招呼後面的士卒繼續往前行.自從他從天鳳城逃離之後.一路上躲躲藏藏.要不是得到一個紫衣女子拿來的手令交給用替身替住自己的撻拔無風手中.命令自己一路行進的方向.怕是早就被舒天歌等人率兵剿滅了.

一路南下又是接到手令居然要自己攻入高谷沖入大乾之中.

撻拔玉壺哀嘆一聲.鎧甲之上滿是雨水.身後的將士們已經是疲憊不堪.撻拔玉壺向後大喊道「弟兄們.我們抓緊時間走.等到了前面.大乾肯定會有人來招安我們.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吃香喝辣了.」

撻拔玉壺喊完.從馬背之上摘下酒囊.咕咚咕咚喝下幾口水.


看著漫天的雨水.他便是想起那天的事.當時自己按著那個紫衣女子的安排.躲過大乾的前線軍隊.突然來到高谷之中.豎起舒天歌的大旗.自己坐鎮軍中的時候.便是看著高谷之中燃起狼煙.心中頓時一冷.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因為他知道他就在數十萬大軍的中央.果然在情報之上所說的那個鎮守高谷的胡將軍就燃起了狼煙.他想到這裡.想到當初看著胡將軍死在自己的槍下.不屑的笑了笑.

他能想到當初的那個胡將軍聽得馬蹄聲漸緩.一看去.乖乖.這裡足足有兩萬兵馬.既然是舒天歌親征自然是精銳.兩萬精銳兵臨城下.讓的胡將軍心中一沉.如果來的是其他人.胡將軍也有與之一戰的勇氣.可是面對這個舒天歌.他心中實在是沒有底.

果然胡將軍只見的兩萬大軍如蟻一般涌來.離著關隘之處不過一百餘丈之處.隊伍一停頓.方形陣型一列.盾牌在前.弓箭手蓄勢待發.騎兵護在兩翼.

只見的戰鼓響徹高谷之中.舒天歌親征的大軍開始緩緩而動.「哼哈.哼哈.哼哈.」.每一步.便是震懾敵心的哼哈聲.盾牌手和弓箭手開始緩緩行進.

胡將軍壓下心中的震驚.吼聲道「傳我令.高樓五百弓箭手準備.「兩側高山之上.一邊二百五十名弓箭手.還有一百名的力士.負責推卸滾石檑木.



而城樓之上也有兩百弓箭手.總計七百弓箭手將弓弦來開.弓弦處嗡嗡作響.

「哼哈.「.又是向前一個大踏步.弓箭手停下腳步.隊形散開來.手中弓箭拉開.拋射之態戰力.

兩方同時大喝「放.」.兩軍弓箭手第一輪對射.兩千名弓箭手對上七百弓箭手.箭雨紛紛.


「哼哈.哼哈.哼哈.」盾牌手豎起盾牌.擋住頭頂紛紛掉落的弓箭和滾石落木.腳步加快之間.疾步走向城牆之下.

滾石如雨沖山崖之下砸落下來.盾牌方陣頓時陷入石雨之中.一時間損失便是上百.盾牌手被滾石砸下.被砸成軟泥.一時間盾牌方陣攻勢裂開縫隙.後續的盾牌手緊跟不上.攻勢為之一阻.

高谷之中哀嚎聲迴響之中.盾牌手的一時間被巨石擋住停滯不前.停滯不前的代價便是被石雨砸死.損失一路飆升.

胡將軍見得舒天歌的盾牌手被阻擋停滯不前.心中有了一絲底氣.發聲大喝道「傳我令.再調一百名上去丟巨石檑木.「

雙方箭雨紛紛之中.城牆之上的兩百名的弓箭手完全被壓制.城牆之上豎起盾牌擋住舒天歌親率之軍的弓箭.

胡將軍透過縫隙看的盾牌方陣此刻如龜爬一般.心中依舊不放心.下令道「傳令.準備火油.」

此刻原本五千的盾牌手現在只是剩下了千餘名.有一部分是因為前面戰陣裂開縫隙一時的混亂.腳下被絆住跌倒在地互相推搡而死.

「噹.」的一聲輕響.身下的千餘名擠在一團的盾牌手開始往後逃跑而去.胡將軍見得對方盾牌手已經潰散.讓的盾牌手放開盾牌.站在城牆之上哈哈大笑說道「舒天歌亦不過如此.現在連我城牆都沒有碰到就是已經付出了將近數千的兵馬.而我一人未傷.哈哈哈.」

四周的士卒也是附和胡將軍哈哈大笑起來.胡將軍笑看著散去的千餘名盾牌手混入後面的戰陣之中.等待著舒天歌的再一次進攻.

而這時候高崖之上的士卒向下揮起喊道「將軍.援軍來了.」.胡將軍心中一喜.問道「有多少.」.士卒回答道「有大概一萬.」

胡將軍聞言.高興的一拍手掌.說道「傳我令.等一下全軍出擊.裡應外合和援軍一起擊潰舒天歌.活擒舒天歌.」

「是.」

胡將軍在城牆之上放眼望去.見得原本負責戰陣兩翼的騎兵.向後彙集而去.而遠處灰塵滾滾.胡將軍一聽便知道有萬計的戰馬在賓士.

胡將軍緊緊握住手中的佩刀.只要自己這一次活抓舒天歌.擊潰舒天歌.自己就即將直步青雲.

「來人啊.傳我令全軍出擊.」.胡將軍見得援軍已經對著舒天歌戰陣實施戰術包抄之時.果斷下令.

「轟.」城中八百騎兵.一千六百步兵傾巢而出.衝殺向舒天歌的後方.

胡將軍手持一桿長槍.坐下一匹黑色戰馬.衝殺而去.

「殺.」.胡將軍大喝一聲.率先沖入敵軍後方.

兩千兩百米精銳之師衝殺而入其中.頓時舒天歌戰陣腹背受敵.

而這時候那隻援軍也已經完成了戰術性包圍.隨便講胡將軍所率領兩千兩百名將士包裹在其中.

只見的四周將士衝殺向了胡將軍的兩千兩百名將士.

胡將軍怒目圓睜.只見的援軍殺的是自己人.自己已經陷入了戰陣之中.無數的刀槍刺向自己.

兩千兩百名士卒掉入近三萬敵軍之中.全軍覆沒.

隨即豎起舒字大旗的大軍旗幟一換.換上了撻拔兩字.

三萬大軍輕鬆入高谷之中.

撻拔玉壺想著當初要不是那個胡將軍只是想著自己是舒天歌.一時間沖昏了頭腦.要不然再拖些時分.西線大軍便是要衝殺而來了.自己這三萬大軍進也進不得退也退不的.又是疲憊之師.只能任人宰割了.想著這一次自己的大賭博.心中到現在還是有些忐忑.

那個這一飄飄.神色清冷的女子當時便是對自己說過「你打入高谷之中.便是沖入了大乾之內.而那時候舒天歌秦臻的大軍壓境.你的這一股三萬在後方大軍便是一隻決定性力量.千雪得你.便可裡應外合.打開大乾防線.一舉南下.這樣對於大乾來說是絕對不允許的事.但是三萬大軍還是善戰之師.大乾朝廷一方面還在提防著北涼.對於你們來說.招安是對你們最好的方法.到時候你們便可以在大乾境內吃香喝辣.逍遙快活了.」

撻拔玉壺承認那個女子所說的將自己打動了.當初自己錦衣玉食.結果在那天之後只能流竄與千雪各地.這種生活他自己都快要崩潰了.

撻拔玉壺當初便是問過撻拔無風.撻拔無風只是對他說道「我只不過也是他人的一個棋子而已.」.頓時心灰意冷.撻拔無風是他人的棋子.自己也是撻拔無風的棋子.就算是棋子也不過時二流棋子.

看著琳琳洒洒大雨.想著自己在大乾之中的那些嬌姑娘.心頭一熱.向前大踏步去.

這裡大雨.

京城也是大雨紛紛.

張自顧在內閣之中看著御史台交上來的摺子哀嘆一聲.一旁的好友沈廓卻是笑道「怎地.御史台又給你上難題了.」

張自顧站起身來.將摺子拿給沈廓.端起一杯茶來.卻發現是涼的.也就沒什麼興趣喝茶了.張自顧在房間里走了走說道「你看著御史台要我們去招安那三萬兵馬.這個摺子在現在可是燙手的很啊.在朝堂上不說.偏偏現在來馬後炮.我這個摺子要是交上去.估計皇上那邊又得好好整治一下御史台了.我還不容易的布局到時候又要被毀道.可是不交上去.陽真那個老頑固一定會再次上摺子.甚至在下一次早朝提出來.本來曹豹那邊就讓的皇上怒火中燒.陽真再說出來.就真的是遭殃了.」

沈廓看著老友現在也是這個怒火中燒的模樣.卻是笑道「放心吧.皇上那邊根本就不打算招安.你交這個摺子也不會抹了皇上的火氣.你就這樣交上去.」

張自顧看向沈廓.沈廓卻是神秘一笑. 這一日大雨綿綿之中.天氣極為隱藏.那些達官貴人都躲在屋子裡面過著瀟洒日子.好生安逸.更有甚者白日宣淫剛好合著著陰陰之雨.

只不過皇宮之中東宮內.一片肅穆.書房之內.白秋影身披黃金蛟龍鎧.身後皇家畫龍披風.腰懸太子寶劍.點點燭光之中.只是看的白秋影神色嚴肅.他坐在椅子上.突然之間在這隱隱光芒之中霍然起身.他目光所見之中卻是無言.噗噗燭光之中見得白秋影一把拿起桌子上的虎符和頭盔.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

「砰」白秋影一開門.面色不顧.便是往著雨裡面去.雨水打在鎧甲之上.隨即彈開.白秋影戴上頭盔.雨水留在眉目之間.一片毅然.回目之中見得葉飄香卻是在走廊之處.怔怔的看著自己.

白秋影抬頭看了看雨水.對著葉飄香笑說道「你回去吧.我過些日子就會回來的.」.說完.葉飄香卻欲追出來.白秋影卻是對著白秋影身後的來鳳來儀說道「有鳳來儀姑姑還請將她帶回去.等一下母親問起.姑姑便是說孩兒不孝.未能請安.軍情緊急.孩兒先行趕赴邊疆.」.有鳳來儀對著白秋影一施禮.一手拉回葉飄香.說道「太子放心.太子妃自然會安然無恙.」.白秋影一點頭.對著葉飄香一笑.轉身而走.

門外.百餘名御林軍將士在此等候.白秋影走出東宮之處.按著白秋影的意思.無一人送行.白秋影一人打開宮門.門外一百騎軍.下馬跪拜.白秋影只是一揮手.讓的騎軍上馬.自己跳上那匹千里馬之上.回頭一看.看著東宮裡面一女子望眼濃情.他喝聲道「出發.」.一撥馬.百名鐵騎奔涌而出.

今日白秋影要率領一萬五千名御林軍出征西北一線.按著情報上顯示.那三萬叛軍現在在隴右道.自己這一萬五千名御林軍必須以最快的方式趕往邊疆或攔截活全殲那三萬叛軍.若不然.邊疆防線堪憂.

白秋影當日也在朝上聽政.卻為言語半分.在私下裡他喚來紫衣衛指揮使合縱細細的詢問當日高谷之上的情況.問完之後.他便是知道了那三萬大軍後面定有幕後人在一旁指使.若不然那三萬大軍如何從西北和西線的數十萬大軍之中穿透而過來到高谷之處.而且他們用的戰法也是極為冒險.先是引誘駐守高谷的胡不為燃放狼煙.付出四千人的兵馬.來迷惑胡不為.最後用一隊人馬假扮援軍.讓的胡不為想要活抓舒天歌.而擅自出城.結果被援軍一舉殲滅.這個戰法確實是佔領高谷最好的一個方法.但是也是極為冒險.如果真正的援軍趕到.又或者胡不為心中有一絲的猶豫.那三萬大軍就會被圍.到時候進退兩難.

雖然白秋影知道三萬亂軍的統帥是撻拔玉壺.撻拔玉壺是一個愛劍走偏鋒之人.但是白秋影並不認為他有這等子魄力.能夠奪取高谷.沖入大乾境內.

白秋影想著.想著卻是來到了校場之上.校場之中一萬五千大軍排列而站.大軍之中玄黃龍旗被雨水打濕.蔫蔫的粘在了旗杆之上.

白秋影拔馬而走.一萬五千御林軍目不暇時.只是看著前面點將台.千里馬馬蹄踏在校場之上.濕漉的「嗒」在傳去極遠.白秋影手中馬鞭一抽.坐下千里馬迅捷奔跑而走.白秋影一揮手喝道「來人擊鼓.」

合著戰馬崩騰之聲.點將鼓也是被敲響.「咚.咚.咚」.節奏越來越快.千里馬馬也是隨著戰鼓聲越來越快.白秋影見得離著點將台不過一丈之時.狠狠一拉韁繩.千里馬前蹄高高抬起.止住身形.白秋影腳一蹬馬鐙.身形躍起.輕功施展之中.便是躍上了點將台之上.

白秋影落在點將台之上.一把舉起放在點將台之上的青龍偃月刀.目光看去.一萬五千名御林軍皆是怒聲大喝道「威武.威武.」.威武聲中.戰鼓歇去.

白秋影手持青龍偃月刀.刀身之上流水潺潺.見得寒光破開雨水.白秋影站在點將台之上.看著台下一萬五千名御林軍.並未說話.台下三名騎士提著一面大鼓而來.白秋影看著台下戰鼓.仰天大笑.雙手成錘.「咚咚.咚咚.咚咚「.鼓聲響起.白秋影雙拳連揮之間.真氣轟去.敲響戰鼓.戰鼓聲中.一萬五千熱血男兒.心頭血更熱.雨水之中滿起霧氣.卻是寒淋雨水落在心頭熱血之上.瞬間被蒸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