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鞭如狂龍翻雲,在虛空中一陣傲嘯盤旋,最後乖巧地纏繞在易逍遙的腰際,易逍遙剛一站定,突然緊皺眉頭,只見識海中突然閃現出《逆天訣》第三重武技:先天造化:裂天造化掌!

清晰的字眼,卻是再未多出一字,易逍遙略一詫異,雙手急速掐出一道繁奧印結,突然身影一動,向着眼前的半壁山峯翻掌揮出:“裂天造化掌!”

一道剛猛之極的磅礴大力轟然在易逍遙周身凝聚出一個巨大手掌幻影,而後轟然壓下!

“轟——”

半壁山峯應聲炸裂開來,一塊塊數丈高大的巨巖翻滾砸落,更有無數塊小粒碎石如能量漣漪般,激盪八方!易逍遙稍有退之不及,周圍便是如雨花四濺,頃刻變成了一個蓬頭垢面的模樣!

“裂天造化掌?!果然不愧是逆天訣,一掌竟蘊藏着百萬鈞大力,倒也好,算是填補了九陽脈的遺憾,據說唯有達到九陽脈的境界方纔能施展出百萬鈞大力,而我現在依靠逆天訣便可做到,或許這就是世人傳說的有得有失吧!”易逍遙揹負雙手,身影如電般走出亂石堆,滿是污垢的臉上卻是滿是欣喜之色!

思忖片玄,易逍遙喃喃自語道:“逆天訣第一重出現九套武技,第二重卻只出現三套,而第三重更是吝嗇地出現一套。。。”

“。。。或許這就是逆天訣的逆天所在吧,一卷功法竟是有着本源靈智,若是能達到九陽脈往上,紫元脈境界,便無須再修煉遊風步,直接御風而行,遨遊在天地之間!”易逍遙手指輕拂肩頭長髮,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微笑。

唯一遺憾的是,識海中卻是沒有出現《九變真龍訣》的鞭法,不過這也難怪,修爲畢竟沒有達到九陽脈境界,此時不能,也只有達到九陽脈才能得見下一套鞭法了!

算算時間,距離九脈會武還有十日,易逍遙略有滿意地笑了笑,身影爆閃,徑直向着藥園子飛掠——

六脈學院外,天元酒樓!

易逍遙與劍修各自滿斟一杯,繼而碰杯一飲而盡,再次見到劍修,時隔九個月有餘,易逍遙驚訝地發現,劍修的修爲竟是又增強一重境界,不過在易逍遙的面前,劍修淡淡地開口道:“大哥,我的修煉速度與你比起來猶如雲泥之別,能在九個月的時間裏將修爲連升三重境界,你是我見過的人中,唯一讓我心服口服的一個!”

“。。。呵呵!”易逍遙燦爛地笑道:“你也不錯,如今也是先天勁脈九重巔峯,咱們不相伯仲!呵呵!”

二人再次乾掉一杯,易逍遙詫異地笑道:“沒想到九個月不見,你小子竟會說一些俗套話了,呵呵!這倒有點不像你了!”

劍修滿斟一杯,繼而仰首喝下,臉色依舊冷漠如初,只是眉宇之間,少了一絲孤冷之氣,聞言臉色顫了顫,平靜地道:“以前身爲一介奴僕,心中無他,只有手中的劍,但跟着大哥後,漸漸對武學與劍道重新有所感悟,有大哥的巍峨背影在身前擋着,我有了一點挑戰巔峯的想法!”

易逍遙朗笑道:“不錯!這個想法好!我平生對劍道有着莫大的遺憾,希望你這個真正用劍的人,能把劍道修爲,施展到極致!劍道的巔峯,便是傳說中的劍神境界,或許劍修此生便是爲此而生的呢?!”

劍修震驚地望着易逍遙,片玄,面色緩緩露出一絲封塵已久的笑容,但只是曇花一現,一閃即逝,重重地點了點頭:“嗯!”

“狂牛那廝修煉着一套《雷紋訣》,不知最近可有什麼進展?”易逍遙端着手中的酒杯,透過窗口望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潮,淡笑道。

嗤——

易逍遙目及所向,視線緩緩落在大街的正中心,只見一個身高九尺的高莽大漢,雙手持紫金大錘,而他的身前,卻是擋着兩個手持大刀的勁裝大漢!

三人面色帶煞,周圍瀰漫着一股極強的肅殺之氣,片玄,周遭來往的行人紛紛避開一個大圈,皆是看熱鬧似的望着場中的三人!

劍拔弩張,氣勢迫人,易逍遙頓時一樂,開口笑道:“狂牛?!”

PS:今日第二更送到! 除了那使用銀絲的蜘蛛老人外,其他人還真沒有誰能夠讓楊恆動用這把長槍的,至於瞎老人他也是抱著比試的心態沒有使出全力,也就是說除了那次這是楊恆第二次使用這金剛長槍。

當然不同的是那蜘蛛老人可沒有這紅辣椒張晴難纏!

畢竟蜘蛛老人只會一招銀絲,本身功法也並不強悍,再加上老邁的身體不負當年之勇,所以才被楊恆找到破綻一招致命。

而張晴雖然是煉骨境界但是卻習得許多絕學,手中的底牌不是一般的多,甚至還有傳言張晴在和家族中造血境界的高手較量時完全沒有落得下風,其實力可見一斑。

但是別人怕這紅辣椒,楊恆卻是不怕,能夠跟造血境界的人打的不相上下?那可不值得在楊恆面前稱讚,畢竟他可是和瞎老人過手都沒落下風的,手中長槍指在張晴面前說道。

「我未來的媳婦,既然你不懂規矩那就讓夫君來調教調教你!」

楊恆調戲的話語剛出那張晴迅速的變了臉色,她張晴什麼人?張家年輕一輩最強者!真正的天之驕女,在張家誰看到她不得喊一句大小姐,而如今竟然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被一個廢物調戲了,這讓她感到無比的恥辱。

「楊恆,你找死!」

張晴手中長鞭舞動一鞭化九,瞬間便是漫天鞭影,而且那鞭影之上還帶著絲絲閃電,猶如一條條雷龍一般對著楊恆襲來。

楊恆眼睛微微眯起,捕捉著天空中雷龍鞭的軌跡,但是奈何他眼力再強也是無法在張家這唯一一本靈級絕學《幻龍九鞭》中找出任何規律來。

張晴能夠越級戰鬥,面對比她高一級的對手不落下風,並非沒有原因的,她所修鍊的功法便是張家最強的《雷神訣》可以在早期就在體內種下一枚雷電種子,讓自己的靈力之中附帶雷屬性,而為了發揮雷神訣的優勢張家更是找人花重金打造出了這人級極品的雷龍鞭,再配合上張家最強武學幻龍九鞭才造就出了張晴這個近乎同級無敵的紅辣椒。

但是她也只是近乎無敵而已,畢竟這天下之大天才還是很多的,有些絕世天才對於越級擊殺對手這種事可以說是信手拈來,比如……楊恆!

「既然看不透那就不看了!」

楊恆最終放棄了尋找鞭影之中的規律,直接用先天靈力覆蓋表皮手中長槍提起,一個箭步殺了過去。

楊恆被這雷龍鞭抽的皮開肉綻,甚至因為那雷電的麻痹效果都感覺不到疼痛,就好像被抽到哪就失去哪裡了一樣,但是卻絲毫沒有停滯,越過漫天鞭影直接刺向張晴的心臟處,然而張晴卻是沒有任何的恐慌,好像這種事情非常常見一般,腳下邁著奇異的步伐快速向後退去。

單單是想靠著橫衝直撞來打敗她,那未免想的也太簡單了些!

楊恆不是第一個想用如此辦法來打敗她的,當然也不是最後一個,所以她才會去特意學了一本在家族之中久久沒人修鍊的特殊步伐。


「蝶影步!」

這蝶影步僅僅只是一本人級下品的絕學,但是在張晴的眼中卻猶如至寶,因為它在其他方面並不出眾唯獨在後退閃避攻擊的部分格外優秀,這也是為什麼張晴看到楊恆衝殺而來卻不慌的原因。

因為在她眼中楊恆根本碰不到她!

可楊恆卻是一笑,想靠這種辦法來迴避他的攻擊,到底是誰太天真了?自己學習的可是無限戰法講究的就是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於敵人一戰,能夠對敵人造成致命傷害的招式,若是這樣就能阻斷他的進攻,那他父親的威名何在?

楊恆左手鬆開,將那沒有刺到張晴的金剛長槍棄於地面,然後腳尖勾出竟是將長槍射了出去!

「糟!」

看著楊恆以這種不符合常理的辦法進攻張晴微微一愣,看著那向他襲來的長槍暗道一聲糟糕。


那長槍飛射而來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的蝶影步法哪怕再玄妙也是沒有辦法來得急躲避,眼看那長槍就要刺入自己的心臟,張晴搖了搖嘴唇向著那一直沒有說話的男子喊道。

「大哥救我!」

張晴話音剛落,那沉默不語的男子便是動了起來,身形如幻瞬間來到了張晴的面前,看著那極速飛來的長槍怒吼一聲。

「喝!」

身上的衣物瞬間爆裂,露出了那敦實的肌肉,和尋常練家子的人不同,那男子的皮膚竟然隱隱約約透著一股金黃。

楊恆的長槍射在了男子的胸口之上竟然發出了鋼鐵碰撞時才會有的響聲,甚至連楊恆都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夠將肉身練到如此境界。

長槍彈回楊恆手中而張晴的雷龍鞭也是停了下來,三人成一條直線的站立著,張晴滿頭冷汗的看著皮開肉綻的楊恆想到。

這哪裡是廢物,簡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他的雷龍鞭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住的,而楊恆竟然受了如此多的攻擊之後還能腰板挺直的看著自己,其肉身之強可能已經不比自己這專門錘鍊肉體的大哥差多少了。

而且那氣息也證明著楊恆僅僅是比自己低了一個境界而已,再加上其詭異的戰法,若說她是能夠和超出自己一個境界的人物匹敵的話,那麼楊恆就是完全能夠斬殺超出自己一個境界的人,其中的優劣自見分曉。

「怎麼可能,不是說你根本沒有修鍊上的天賦嗎?怎麼會如此之強?」

張晴不敢相信的問道。

而楊恆卻是拱手抱拳對站在張晴前面的男子說道。

「閣下何人?」

那男子好像極為不擅長交談一樣只是冰冷的吐出了四個字。

「張家張謙」

「這張謙比那張晴可是要強上很多啊,單單是那身體就已經堪比人級極品的法器了吧。」

楊恆看著冷峻健碩的張謙想到。

「那是自然,雖說在境界上那男子比那女子只高出一個境界,但是真實實力卻是比之要強上數倍,因為他是一名體修者。」 雖然大部隊按照唐闊的命令全速前進,但是他們還都非常的擔心,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把來敵擊退或者擊殺。

當唐闊他們出現之後,所有的人全都鬆了一口氣。

唐闊也沒有跟他們交流什麼,而是沉默不語的帶着血狼團全速朝着山下行去,在這橫斷山脈唐闊算是知道了,絕對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必須要儘快下去才行。

又是兩個小時過去了,就在天馬上就要黑了的時候,他們終於來到了山腳下。

“噓…大家都動作小點兒!現在給你們分配一個任務,五個小隊分開行動,儘可能的收集情報,在確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你們也可以酌情進行破壞行動!”唐闊將五個小分隊的隊長叫過來,直接開口說道。

“是!”聽到唐闊的話,那五個小分隊的隊長眼中卻是閃過一道道厲色,他們對天盟國的恨意可以說是非常的濃郁,因爲上次死掉的那二十個血狼團的人就有他們曾經的隊長,五個隊長全都戰死,他們不恨纔怪呢。

“你們要記住你們此次的任務,不要讓仇恨矇蔽了雙眼,只有活着,才能更好的去打擊敵人,明白嘛?”看到他們眼中的仇恨,唐闊卻是厲聲說道。

“是!”聽到唐闊的話,他們六個人頓時面色一整,當下便回答道。

“好了,我這兒有一些丹藥,你們分發下去!療傷丹,回元丹,還有一種丹藥,這種丹藥叫做暴力丹,這種丹藥每個人帶着一枚,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一定不能服用!因爲這種丹藥可以讓你們的實力翻倍的增強,但是卻有時間限制,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在半個小時的時間裏面,如果你們還不能突圍出去,那麼等待你們的只有死亡,明白嘛?”唐闊說着,將一大堆丹藥給分發了出去。

看到唐闊分發給他們的丹藥,他們已經麻木了,他們可是知道在世俗界丹藥的珍貴性,可是沒有想到唐闊居然拿丹藥當糖豆似的分發給他們,這讓他們心裏不禁在想,唐闊除了是他們以前團長的兒子,還有什麼其他的身份。

將丹藥分發下去之後,五個小分隊的隊長便帶着自己的分隊離開了,他們約好了集合的時間和地點,只剩下了唐闊和炎冰兩人了。

“我們也走!”唐闊點了點頭,當下便跟炎冰一起朝着天盟國急速的掠去。

他們來到了一處比較隱蔽的位置之後,唐闊便直接將兩套衣服拿出來,其中一套給了炎冰,而他自己則是很快的套上了這套衣服。

“還愣着幹什麼啊?趕緊穿啊!”看到炎冰面色一陣尷尬的拿着衣服,唐闊卻是心裏一樂,當下便催促道。


“可是我這是女裝啊!”聽到唐闊的話,炎冰頓時鬱悶非常的說道。

“當然是女裝了啊,你長得這麼英俊,如果化妝成女子的話,肯定會很漂亮的,到時候咱們倆就扮成情侶,這樣才能更好的掩飾身份,明白嘛!”聽到炎冰的話,唐闊強忍着笑意,當下便語重心長的說道。

“好吧!不過團長,我可沒有那方面的嗜好啊!”聽到唐闊的話,炎冰才勉爲其難的答應了下來,不過他還是非常好心的提醒了唐闊一句。

“滾蛋,你沒有,難道我就有嘛,我的取向非常正常,明白嘛!”聽到炎冰的話,唐闊頓時眼睛一瞪,當下一腳踢了過去,直接將炎冰給踢跑了。

不過說到這裏,唐闊卻是想起了李家的那個丫頭,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還在恨自己呢?

“團長,我穿好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非常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唐闊打眼望去,卻是發現炎冰已經穿着整齊。

別說,炎冰的身高本來就不算很高,跟正常的女子差不多,最重要的是,他長得非常的清秀,略微打扮了一下,還挺有味道的,而且炎冰此時捏着嗓子說話,跟正常的女子沒有什麼差別。

“團長,我不行,我這喉結沒有辦法掩飾啊,哪兒有女人有喉結的啊?”當他看到唐闊看向自己的眼神之後,炎冰卻是再也繃不住了,當下便一臉苦惱的說道。

“那可不行,放心吧,喉結我有辦法!”聽到炎冰的話,唐闊卻是面色一整,當下手中出現了一枚丹藥。

“這是什麼啊?”看到唐闊手中的丹藥,炎冰卻是有些好奇了起來。

“是什麼你就不要管了,反正不會害你就是了,趕緊吃下!”聽到炎冰的話,唐闊頓時瞪了他一眼,當下直接將這丹藥硬塞到了他的嘴巴里面。

“好癢啊……” 億萬新娘:少爺你好狠 ,絕對猜不到,這傢伙就是一個僞娘。

“團長,我…我的嗓子怎麼了?還有我這兒,天哪,團長,你該不會是給我吃了變性藥吧,我…我…我還有未婚妻呢啊!”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變化之後,炎冰頓時臉色大變,只是他的聲音都跟着變化成了尖細的女聲,而且他的胸前更是凸起了兩坨,看上去真的是非常的雄偉。

“哈哈,對,對,這纔對味兒嘛,咱們要做,肯定是要做到最好!放心吧,這丹藥有時間限制的,兩天的時間,等到兩天之後,你就會又恢復過來了!”看到炎冰的樣子,唐闊頓時開懷大笑了起來。

“兩天的時間,天哪,我還不如去死了,如果被那幫兔崽子們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恐怕以後我就會成爲他們的笑柄啊,我在他們面前哪兒還有威嚴啊!”聽到唐闊的話,炎冰頓時眼前一黑,差點兒暈倒過去。

“好了,都已經這樣了,我也沒有辦法了,這種丹藥沒有解藥的,只能等到時間過去之後,自行解除掉。”聽到炎冰的話,唐闊卻是趕緊停住了笑聲,然後非常耐心的開導道。

“好吧!”看到唐闊那壞壞的笑容,炎冰卻是嬌嗔了瞪了唐闊一眼,那萬般風情卻是讓唐闊的心裏都爲之一蕩,不過他趕緊恢復了清明,這太嚇人了。

“爲了此次行動的成功,你就犧牲一下吧,不過之後你要記住了,不要叫我團長了,要叫我闊哥,知道嗎?否則的話,很容易就露出馬腳的!”唐闊怕他露餡,當下趕緊開口說道。

“知道了!”聽到唐闊的話,炎冰頓時不情不願的答應道。

隨後這一對‘情侶’便朝着天盟國行去,這裏其實已經是天盟國的地界了,只不過因爲這裏靠近橫斷山脈,所以天盟國沒有設防。畢竟普通士兵是沒有辦法穿過橫斷山脈的,就算是有一兩個人穿過橫斷山脈,恐怕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來。

“前面是天盟國的黑炎城,這黑炎城有二十萬大軍守衛着,只是不知道現在二十萬還有多少!最重要的是,這黑炎城的將軍是一個實力達到了神威境高階的強者,如果我們一旦在這兒暴露了,那麼等待我們的將會是二十萬大軍的圍剿和神威境高階強者的追殺!”

當唐闊和炎冰兩人來到了天盟國的一個大城塞之後,炎冰便開口對唐闊解釋道。

“神威境高階!好啊,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試試!”聽到炎冰的話,唐闊的心裏卻是升騰起一股強大的戰意。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