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只好清咳一聲:“那麼,菲斯奈爾先生,你都擅長哪方面的……這個能力?”

“這是我以往的戰績,不要嚇到了,哈哈哈……”牛B黑客發出一陣怪笑,弄得長久汗都下來了。

不過這傢伙寫的倒是蠻花哨的,什麼破解移植過操作系統、編寫過各式各樣的編程語言等等,如果不是吹牛的話,這傢伙的確有兩把刷子。

“這個mage是什麼?”長久挑了一個他寫過的程序問道。

菲斯奈爾明顯露出不屑的眼神,彷彿長久不知道這個程序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個我倒知道,好像是個最近很流行的遊戲程序。”徐志行接口道,末了還加了一句,“仿紙牌遊戲,龍與地下城。”

D&D啊,長久恍然大悟,這東西早就流行了,不過是在紙上,擲色子行進,幾個人一同遊戲還要有個裁判,規則貌似繁複無比,老外還特別喜歡這種玩意。

文化結構不同,長久自然對這東西不感冒,夢中的時候也是不碰的,更不用說現在了。

不過這位菲斯奈爾一聽徐志行知道這東西倒是非常的高興:“你也是斯坦福的?這遊戲可是我花了好大力氣做出來的,只在斯坦福流行,人做裁判有失公平,在同一個規則下電腦就忠實的多了,還有……”


“菲斯奈爾先生!”長久趕緊打斷他的話,“說正事吧,我們找的是全職,薪金按周計算,試用兩週,按績效付錢,你要有心理準備。”

牛B程序員二話沒說就答應了:“沒問題,你會發現你做了一個無比明智的決定,我可是斯坦福第一黑客。對了,能不能先付一週的薪水。”

長久差點昏倒,還沒幹活就要錢,這位爺還真是直爽啊,不過要不是看着他的條件實在不錯,長久也不會浪費這麼多的時間。

“上財務打個欠條,他們會告訴你怎麼做的。”徐志行簽了一份合約遞給菲斯奈爾。

牛B黑客爽快的簽了自己的名字把筆一扔:“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們這裏有我專用的計算機就可以了,要是有網絡就更好了,我可以24小時加班的。說吧老闆,什麼時候開始工作,我都等不及了,我是斯坦福頂級的黑客。”

“公司的制度你要遵守,我們不提倡加班,但是隻要你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做點別的事情我們是不管的。”徐志行慢慢說道,遞給他一張卡片,“帶着這個去找人事部的仙蒂小姐,他會安排你的。”

等這位牛B黑客走了之後,長久不由的捏捏眉心,十分疲憊。

“總算告一段落了吧!”徐志行倒了一杯咖啡,慢慢的喝着,“基本上陣容已經很強大了,足以開展下一步計劃了,再有人來就讓人事部門接待吧,我們不能在等了。”

長久想了一下說:“好吧,你那邊籌備的怎麼樣了?”

“只要你一聲令下就可以開工,地方已經佈置好了。”徐志行說的是研究院的地點,他在VS的旁邊又拿了一塊地,專門充作新的開發基地,“倒是你這邊有點麻煩啊,你找的這些人是不是有點雜了,想好第一個任務沒有?”

“呵呵,試試看吧。”長久笑道,“先做一個系統吧,這樣最能考驗那些人到底適合幹什麼。”

“系統?”徐志行驚訝道,“你也要發佈新的微機?EC還不夠嗎?”

“工作站,確切的說是圖形工作站。”長久肯定的說,“這是個沒有什麼人涉及的領域,值得考慮。”

徐志行博聞強記,自從跟了長久之後,一直在蒐集着關於計算機的所有市場信息,一聽長久說圖形工作站,馬上腦中就有了這方面的數據。

“工作站現在正新興, 一吻定情,惡魔總裁要翻牆 %,你說的那個現在市場上最少也有七八家在研發,要想脫穎而出很有挑戰性。”

長久輕鬆的說:“只要我們做的比他們好就行了,這個不用擔心。我要做的是一整套圖形解決方案,基於最新款的K32,有必要的話可以集成多處理器。還有網絡化,所有的工作站自帶網絡接口,要支持分佈式的運算,這對操作系統有高要求,可以支持各類打印機,可以實現桌面出版的任務。”

“聽起來很不錯,但是這要求是不是高了?”徐志行皺了下眉頭,就算他也聽出來了這東西實在高端,有點擔心進度跟不上。

“所有配件要通用,我要做的是一個系列。”長久想了想,還是決定就這麼幹,“這東西日後肯定有用,現在做剛剛好。”

徐志行正想再說,門被敲響了,祕書輕聲說道:“先生,**方面的傳真。”

“好的,放下吧!”長久忽然心中一動,對着徐志行說道,“我有種預感,我們有大活做了,你猜**那邊來的是什麼消息?”

徐志行摸不着頭腦:“我怎麼知道?難道EC機在那邊有大單子?”

長久看了一遍傳真,忽地拍案叫好,把徐志行嚇了一跳,連忙衝過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自己看!”長久把傳真遞給徐志行,自己卻激動的站起來走來走去,不住的說,“好好好,真是太妙了。”

徐志行一個字一個字的讀着:“迷你集成電路套片研製成功,一套三片,經測試性能完全達到要求,完全可以替代IBM-pc的AT機型上主板功能控制芯片,相對成本極低,現已等待量產批准。另:國內近期有有人要拜訪,請做好接待工作。”

“這是什麼東西?”徐志行問道。

“哈哈,這是我定下的殺手鐗,就憑這個咱們研究院的資金就不用愁了,哪怕按國家級的實驗室標準建都沒問題。”長久興奮的說道,這個好消息來的實在是太及時了,沒想到那邊的效率還挺高,這大半年的時間就完成了任務。

IBM目前的勢頭蒸蒸日上,AT機消除了bug之後異常的好用,蘋果的mac機完全沒有對其的銷量產生影響,那些商務人士依然中意AT機,而且由於AT總線技術架構沒有公開,因此兼容機廠商只能自己仿製,總有點磕磕絆絆。

“你的意思是研製出了三塊芯片用以代替IBM-AT機的63塊芯片?”徐志行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什麼差距?難道長久手裏擁有的技術能超過老牌計算機企業IBM?

“的確如此!”長久笑道,“有點取巧,不過是IBM自己露出的破綻,埃斯里奇太追求通用了,沒想到專用芯片可以這麼高效。”

徐志行念頭一轉:“我明白的你的意思,用這個專用芯片代替那些傳統的通用芯片,好處很大,但是你銷售的對象是那些兼容機廠商吧,爲什麼不設計XT機的芯片組,那銷量可比AT機大多了,AT兼容機可很少啊!”

“老徐啊,你咋總想着現有的市場呢?”長久倒了兩杯香檳,“63塊通用控制芯片的成本至少要幾百美元,我們的這三片集成電路只需要四五十美元,而功能相同,你說有那個兼容機廠商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別想了,來乾杯吧,一個嶄新的時代就要來臨了,我們拭目以待吧。”

長久說的沒錯,勝利的天平似乎慢慢的傾斜了,IBM也上升到了頂點。

不過長久細讀了芯片規格及支持的功能之後有點不滿,原來這款芯片組功能強則強矣,可惜有點跟不上形勢,那就是開發的時候沒有考慮到新的總線。

原來就在上個月,英特爾、IEEE(電氣電子工程師學會)聯合康柏等幾十家兼容機廠家制訂了新的ISA總線標準,新標準規範了各廠家對IBM-AT總線的解釋,也算是一個反擊吧,目標就是AT兼容機。

而長久發現自己的芯片組控制器和IEEE標準有點出入,這就需要修改,麻煩啊,又得拖上一段時間。

考慮了一下,長久在傳真上批示:遵照公認標準,請修改適應,務必100%支持,速辦。

這東西相信銷量肯定很好,長久根據今年的形勢估計兼容機的出貨量在85年肯定要達到350萬臺,以現在市場的真空狀態,這套芯片組的利潤可觀,只是自己的工廠可沒這個產能啊,還是外包吧。

自己吃肉總得讓別人喝湯吧,長久想着想着不由的笑了起來,好久沒關心過國內了,這筆單子就看國內有沒有能力接了。


**來的傳真上說是國內有個團要來硅谷,長久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這些人不知道來幹什麼的,傳真上說的也語焉不詳。

不過以長久的猜測不是來考察就是來學技術搞研發的,如果有熟人就更好了,且不管他,等來了再說。 有錢好辦事,更何況長久這樣毫無錢的概念的人,VS研究院就這麼毫無懸念的起來了。成員不少,百十來號吧,大致分了一下軟硬組,宣佈了開發目標。

雖然都是剛剛認識,不過都是熟手,這幫蝦兵蟹將適應的很快,相互之間交流了一下就大致瞭解了各自的水平,各自心中也定位了自己的等級,相當的和諧。

長久宣佈了近期目標,就是開發整套圖形系統軟硬件,居然沒什麼人提出異議,各位達人們似乎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就是這樣,各位有什麼疑問嗎?”長久有點不放心,又問了一遍。

長久話音剛落,下面就有人發言。

“我是波特蘭的傑森,開發系統不是難事,無非是時間長短而已。”頂着一個油光錚亮的腦袋,一個貌似老成的傢伙說道,“你想所有的芯片都是專門設計還是使用通用的,這個決定着開發週期。”


“還有money!這個纔是時間長短的關鍵,哈哈!”又是一個傢伙大叫道,下面一陣鬨笑,長久一瞄,原來是那個自稱第一黑客的菲斯奈爾。

長久點點頭:“錢不是問題,大家可以放心。我的目標是創立一套基於工作站的圖形系統,或者就叫圖形工作站吧,計算主機系統已有原型,關鍵是要擁有最強的圖形處理系統。圖形處理程序方面由約翰•沃洛克博士主持,至於硬件方面我想還是將圖形子系統集成在一張擴展卡上,通過總線與處理器連接,這樣應該可以發揮最大的靈活性。還有網絡,菲斯奈爾先生是專家,這方面應該沒問題吧。至於操作系統方面,viewsoft公司將會給大家最好的支持,就是這樣。”

禿頭傑森滿意的說道:“我明白了,沒有任何問題,什麼時候開工?”

“大家已經分了小組,請熟悉一下自己工作環境,第一個任務就是寫一份進度計劃書,大致的就可以,交給各自的小組長,由小組長分配任務。”長久大聲的說,看看這些傢伙沒什麼問題了,拍拍手示意散會。

完了之後長久走出辦公室,卻看到徐志行斜倚在柱子上看着他:“很不錯嘛,跟這些傢伙交流感覺如何?”

長久苦笑着搖搖頭:“不是正規軍,有點僱傭軍團的意思。你不是去西雅圖了嗎?這麼快又回來了。”

徐志行道:“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個?”

“……好消息吧!”

“好消息就是微軟公司的圖形操作系統又跳票了,比爾在這次發佈會上被扔了蛋糕。”

“不錯是個好消息,意料之中。”長久點頭,“那麼壞消息呢?”

“壞消息就是IBM似乎忍受不了我們的godson系統了,IBM宣佈自行開發新一代的圖形操作系統,要在最新一代的機器上與蘋果競爭。”

“哦!”長久小吃一驚,“具體說說怎麼回事?”

“pc教主埃斯里奇高升了,由於AT機的巨大成功,他領到了五萬美元的獎金,直接被調回了IBM總部做了全球製造業務部的副總裁。”

“這不是好事嗎?他和我們VS的關係一向很好啊,這次升遷權力大了豈不是對我們有利無弊?”長久搞不明白。

徐志行耐心解釋道:“明升暗降,博卡分公司的業務規模已經引起了總部那些官僚們的不滿,這纔有了這個人事調動。新來的傢伙叫比爾•洛沃,是個十分難纏的人,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找到VS討論修改操作系統合同的事情。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是太清楚,這個消息是張總裁提供的,你可以向她詢問。”

修改合同?長久鬱悶了,這傢伙腦子進水了嗎?看來還是利益分配的問題啊,又是一個該死的比爾。

兩人來到了張怡的辦公室,女強人早就準備妥當,清清楚楚的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洛沃是個行家,經過了詳盡的市場分析之後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pc市場這麼繁榮得益於大家都是使用同一個操作系統,所有的軟件都可以通用。

這樣一來洛沃清楚的瞭解了操作系統所蘊含的潛力以及巨大的商業利益,針對目前愈演愈烈的兼容機競爭,他提出了幾個應對的法子,第一個就是軟件平臺專有攻略。

對於viewsoft而言,godson系統是開放的,它有權把這東西賣給任何一個廠家,因此洛沃向viewsoft公司提出了一個修改請求,那就是修改操作系統的版本,一個是IBM專用的,另一個是則是vs的。

VS自身的版本可以自由買賣,而IBM專用的則由IBM自己決定誰可以使用這個版本,當然其間肯定要有差異——IBM的專有版本性能必須更強!

這讓張怡很爲難,IBM是大戶,肯定不能得罪,但是要是遂了他們的心願無異於將自己的主動權拱手讓出,這是萬萬不能的。

談判很艱難,洛沃非常強硬,接口godson功能已不足以支持PC機的競爭,務必要讓張怡交出操作系統的控制權。

任張怡好說歹說,解釋了VS公司正在開發基於英特爾新式處理器的圖形操作系統界面,洛沃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言之鑿鑿的說IBM沒有開發新機器的計劃,286已然夠用了。

雙方談不攏,這就僵在了那裏。張怡不住的遊說博卡的人員,但卻搞不懂爲啥這位洛沃總裁怎麼會有不開發新機器的意思。

其實這也是洛沃幾個戰略的一部分,一方面努力從操作系統方面打壓兼容機廠商,要是VS能支持那就成功了一半;另一方面就是利用手裏的英特爾股權以低價吃下了大量的英特爾286處理器,理由很簡單,洛沃的想法繼承了IBM一貫的做法,那就是控制貨源,把所有286處理器買下來,其他廠商自然無法生產,非常典型的IBM思路。

這招狠啊,英特爾都快笑死了,幾十萬片的產品就這麼賣出去了,倉儲壓力大大的減輕,還有大筆的資金用以擴大產能,就連一向不苟言笑的葛洛夫都不禁大喜,IBM真是夠朋友。

張怡和洛沃的談判狀態一直持續了大概半年,這些日子大概是等的不耐煩了,博卡方面特意吹了風,說要拋開VS自己研發名爲OS/2的圖形界面操作系統,定下目標數據非常的牛B,仿照IBM360計劃,要兼容所有IBM的計算機。

具體的情況也就是這樣,長久聽了之後也明白了,大概就是這樣,要是IBM成功了,這套系統可以覆蓋IBM大中小全部機型,所有的軟件只需要很小的修改就可以隨便移植。

“情形非常的糟糕,我們對此沒有任何準備。”張怡有點不安,“這是我的疏忽,我不應該要價太高的,我的錯,實在對不起。”

“沒有必要道歉。”長久平靜的說道,“這個洛沃是個流氓,大可不必理他,張姐你做得很對,寧可與之反目也不能放棄操作系統的控制權,一味的讓步不是辦法,就算你答應他們的要求又如何,說不定洛沃這個雜種一轉身就會笑咱們是傻瓜,錢是買不來尊敬的。”

張怡眼睛睜得大大的:“可是這樣一來我們有可能失去IBM這個大客戶,現在得罪它是不是太早了。”

長久道:“君子有所不爲有所必爲,沒有人能永遠左右逢源,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現在可能有點早,但是別人都找上門來踢館子了哪能做縮頭烏龜,要戰就戰吧。”

徐志行聞絃歌而知雅意,立即接口道:“**方面的芯片組改進正在進行中,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成。”

“改進繼續,還要加速。但我收回上次做出的決定,立即讓**工廠將未改進型號量產,要是產能不夠外包也可以,總之要以最快的速度上市。”長久異常堅決的說,“德州的戴爾公司怎麼樣了,由他來發布基於最新芯片組的機器吧。徐志行你去準備召開新聞發佈會,務必追求廣告效應。”

徐志行立即答應,張怡則也振奮了一下精神:“我們可以聯繫兼容機同盟,做個姿態,也好尋求支持。”

“應該這樣,大家各自做個計劃,把所有的事情節奏把握好,一定要出其不意,做一個爆炸性的新聞。”長久指揮若定,彷彿變了一個人,渾身充滿了殺氣,“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脅,既然不和諧,那咱們就把水攪渾吧。” IBM博卡輸入輸出系統公司的宣告可謂是爆炸性的,那個時候人們對微機的認知基本上也就是IBM和蘋果了,既然IBM說了不要godson了,那基本上也就將viewsoft給逼上了絕路。

一時間這條消息傳遍了四方,所有感興趣的人們都將之作爲茶餘飯後的談資。不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那些閒人們只是嘆息着有一個公司的沒落以及落井下石的快感,vs若是上市公司股價肯定是大跌,只有少數英雄人物才知道這條消息的分量。

盛寵嫡妻 ,據相關人士回憶,在休斯敦總部主持會議的卡利恩一聽到這個消息居然是用手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默禱感謝神恩,隨後便下命令派人聯繫vs公司,欲與之結成戰略同盟。

有了康柏帶頭,自然人人跟進,於是在84年底英特爾公司的產品藍圖發佈會上,各方面的代表齊聚硅谷,共同討論微電腦未來的發展方向。

這種明是發佈產品研製計劃實爲歃血爲盟的大會長久焉能不重視,面對英特爾發出的邀請,長久想都沒想就決定親自帶隊捧場。

英特爾到底是財大氣粗,最近又讓IBM給包了一批處理器,更是出手闊綽,特地包了一個大酒店作爲會場,佈置算是奢華,畢竟下面坐的都是它的大客戶啊。

第一天自然是例行公事,按規矩英特爾先是發佈了最新式的20兆赫茲版本的286處理器,性能比12兆赫茲版本高了一倍,當然價格也上天了。

摩爾在臺上展示着最新產品,下面則是噼噼啪啪的閃光燈閃爍,熱烈的鼓掌聲充斥着整個大廳。

徐志行臉色凝重,小聲對長久說:“好高的頻率啊,高級貨,對我們是個威脅!”

長久滿不在乎:“頻率再高也是個16位的玩意,上不得檯面,倒是x86在美國的市場份額才讓人羨慕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