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鏗鏗鏗——”

無數道風刃切割着在老者身上,竟然響起一片刺耳的金屬碰撞聲,卻絲毫未能突破老者的護體罡氣。

不過,老者的攻勢受阻,在風刃閃雷中左右顛簸,猶如狂風巨浪中的一條小船,難以保持平衡,更遑論鎖定秦天了。

靈罡境武者,並不能長時間滯空,老者眼見無法靠近秦天,便打算降下高空,再做圖謀。

但這時,秦天卻再次出手了!

“老傢伙,小爺倒要看看你的烏龜殼有多硬!”

他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突然催動風雷戰車,將戰車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化作一抹銀光,狠狠的撞向風暴中的老者!

“你敢——”

老者臉色猛地一變,這時他已經發現,自己先前有些大意了,那架戰車非同小可!

戰車極速撞來,戰車前端那一根鋒銳的尖角離他越來越近,老者不由的臉色凝重,儘量保持平衡,磅礴的元力傾注在長劍,彷彿舉起一輪金色的小太陽,狠狠的迎向戰車!

“轟!”

一聲驚天碰撞,聲震四野,在羣山間迴響不絕!

戰車與老者乍觸即分!

戰車載着秦天在空中倒翻了幾個跟斗,飛出上數十米遠,才堪堪停穩。

而那老者,卻被撞飛出數百米遠,身在空中大口吐血不止,一張蠟黃的臉變得如慘淡不堪,眼神驚怒交加。

“小混蛋!今日不將你挫骨揚灰,老夫這百年歲月就算是白活了!噗!”

老者踉蹌着落地,氣得怒罵不已,他正要再次攻向秦天,卻突然感到一股危險在臨近!

“老東西,你的百年歲月的確是白活了!”

一個戲虐的聲音響起。

旋即,一道炙熱無比的火浪狠狠的轟擊在老者的後背上!

“轟!”

老者剛剛站穩身形,卻再一次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牆上。

滑下來時卻已經身形扭曲,渾身焦黑,只剩下半條命了,呆滯的眼神中充滿了驚恐之色。

雲劍青黑衣蒙面,陰冷的眸光波瀾不驚,他腳步從容的走上去,一劍橫掃,當即斬斷了兩者的脖頸,血濺三尺。

然而,這還不算完,雲劍青又惡趣味般的擡腳踩去!

噗嗤!

老者的腦袋彷彿爛西瓜一般四分五裂。

“嘿嘿!靈罡境武者,腦袋也不是很結實嘛!”雲劍青詭異的低笑着,雙目放光,似乎頗爲興奮。

“笑毛啊!趕緊找人去!”

“是,殿主。”

雲劍青訕訕的摸了摸後腦勺,趕緊小跑着找人去了。

“吼!”

一聲怒吼響起。

又有一道強大的人影從遠處的一座樓頂凌空飛掠而 來,磅礴的殺氣籠罩天地,令人心神驚懼。

“膽敢犯我九曲劍宗,你們統統該死!”

這是一名靈罡境中期的中年人,他怒容滿面,目光中殺機四射,氣勢如山如嶽。

乍一出現,他立即鎖定了離他最近的燕劍南,揮動長劍碾壓過去。

燕劍南倒也不懼,他將身前一名九曲劍宗弟子隨手斬殺,然後收起手中的長劍,卻又撤出一柄暗金色的窄長寶劍。

這柄長劍極爲不凡,劍身上神輝閃耀,縈繞着玄奧的道韻,赫然是一柄極品道兵。

毫無疑問,這正是燕劍南繼承自上古歲月天君的本命道兵——歲月神劍。

“哈哈哈哈!來得好!靈罡境中階,值得老子動用此劍!”

燕劍南狂笑一聲,揮劍迎向了那名靈罡境中階高手。

雖然兩人相差好幾個層次,但他卻絲毫不懼,反而戰意磅礴。

所謂年輕一代中的絕頂天才,不僅僅要修煉神速,更要有着不懼一切挑戰的強大信念,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毫無疑問,燕劍南一向以天才自居。

秦天也懶得理會燕劍南,他手持天鈞重劍,駕馭着風雷戰車,一座座房屋碾壓過去,見樓拆樓,見殿拆殿,戰車所過之處,沒有一座房頂是完整的。

當然,這倒不是他有拆房子的惡趣味,而是爲了找人方便。


這個時候,九曲劍宗弟子已經被殺的差不多了,餘下的雜魚們,見連靈罡境高手都慘死當場,也都嚇得做鳥獸逃散。

王彪、高玄、離天鋒等人都開始四處尋找王虎的蹤跡。

原先在門口討人的那羣少年,也都放心大膽的進來找人,四處翻騰起來,整個大院中一片雞飛狗跳。

不過,衆人倒也不敢大意,因爲貌似還有一位九曲劍宗的靈罡境高手沒有出現呢。

“轟隆隆隆!”

風雷戰車從一座房頂碾壓而過,將房頂攪成了碎片,也讓房間中的情景展現了出來。

“咦,這個房間竟然有着強大的禁制。”

秦天俯眼望去,不禁微微一呆!

只見房間中,正有一個赤、身裸體的老頭子,滿臉驚訝的仰望着他,似乎非常意外。

在老者身旁的牀上,一名衣衫破碎的絕色少女被捆綁着手腳,臉色絕望,淚眼婆娑。

她的外衣已經被脫掉了一大半,露出幾片白膩的肌膚和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春光乍泄,十分晃眼。

令秦天更加驚訝的是,這少女有些眼熟啊,在哪裏見過呢?

是她!冥宮聖女,紀清幽!

“咦,這麼巧啊!”

秦天摸了摸下巴,玩味的一笑,這小妞上次就已經夠倒黴了,這次竟然更加倒黴。真是沒有最倒黴,只有更倒黴啊!

“救我!快救我!”

少女一看到秦天,雙目驟然煥發出無盡的希望之光,連忙出聲大呼。

她剛出祕境就被人家擄來,本來已經絕望到要認命了,卻沒想到秦天橫空出世,竟然以這種方式出現在她的面前,差點喜極而泣。

這分明就是王子騎着白馬從惡龍嘴中救出公主的標準版本啊!

當然,王子能否打得過惡龍,現在還不大好說。

這個時候,那名老者也回過神來了!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下面,不由的勃然大怒,氣得他渾身直打哆嗦,雙目漸漸燃起熊熊怒火,憤怒的無以復加!

天可憐見,他剛纔自擼了半天才有了點起色,剛想化身爲狼,上演一出霸王硬上弓的好戲,卻沒想到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給打斷了!

簡直孰可忍孰不可忍!

此時,他下面那剛剛揚起的火柴棍,已經再次萎了下去,還不知下次能不能用了。

這般情況,估計無論換做是誰,都得發火!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不共戴天啊!

“馬勒戈壁!小兔崽子,老夫與你勢不兩立!”

“轟!”

一股恢弘的氣勢自老者體內迸發出來!

這個乾癟瘦削的小老頭,竟然一下子化作了一頭上古兇獸,兇焰滔天。

“靈罡境後期高手?我擦!”

秦天不由的眼皮一跳,他瞬間明白,這小老頭正是最後一名靈罡境高手,也絕對是一塊最難啃的硬骨頭。

不過,眼下已經避無可避,再難啃也得啃啊!

“砰!”

一聲巨響!

秦天突然感到戰車猛地一震,差點震得他吐血,連忙扶住戰車的把手才站穩身形。

卻是那老者化作神速,狠狠的一掌拍在戰車的車底。

若非戰車無比堅固,秦天只怕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化作碎片了,不由的一陣心驚。

老者停滯在一處房頂,失聲驚呼道:“咦!這難道就是那傳說中的風雷戰車?果然有些門道!哼,只可惜在你一個小小的靈元境螻蟻手中,委實太過浪費!”

話落之後,老者從容的穿上一件外袍,遮住了瘦骨嶙峋的身軀,然後撤出一柄銀亮長劍,便要飛身斬殺秦天。

但這時,秦天卻不敢再給他動手的機會了。

這老頭的實力太強,隨意的一掌,隔着戰車都差點令他吐血,若是任其發揮,恐怕很難抵擋。


他當即氣勢一變,目光冷峻,大鐵劍緩緩擡起,斜指老者。

這一刻,他氣質狂放而霸道,氣勢一往無前,全身的元力凝聚於一點,灌注大鐵劍之中!

天荒!

咻——

一聲破空銳響!

一點黑芒攜帶着浩蕩的毀滅性氣息,瞬間沒入虛空,直奔那老者而去。

“哼,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老者面色不屑,不閃不避,飛身而起,持劍刺出一道鋒利無匹的劍芒,瞬間與黑芒相接!

“轟!”


霎時,一股毀滅風暴乍起,鋪天蓋地的蔓延開來,籠罩三十米方圓,周圍的一切都被轟成了糜粉。

“不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