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雅茹回頭看了看黃瑩,沒有出聲。黃瑩知道金雅茹的性格,幫忙解釋起來:“因爲蘭特公司的事,馬加達回美國後,說了這邊的情況,蘭特公司又派人來了,這次的人很不簡單。暫時還沒有查到你頭上,但應該快了。”

蘇南明白過來,原來蘭特公司的事情二人都知道了,感激地看了一眼金雅茹,說了聲:“謝謝你金總!”

金雅茹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以後叫我金姐。”就游泳去了。語氣還是那樣冷,但蘇南心裏只有感動。

黃瑩是最瞭解金雅茹的人,悄聲對蘇南說道:“除了她爸爸以外,你是第一個。小茹她媽媽去世的早,性子冷,你也別在意。其實我們都知道,你一直都以爲我們對你好是有目的的,我們也不否認,但生意和感情可以分開來看的。就算生意上,我們達不到目的,我們也真心把你當弟弟的。”黃瑩不再是笑嘻嘻的神色,變的相當的嚴肅。

蘇南知道黃瑩怕自己有什麼想法,但蘇南還真心沒有想什麼。笑了笑,對黃瑩說道:“就算不信你,我也得信金姐不是。生意上那點事,完全不能讓她對我這麼好的。”

黃瑩笑容又回到了臉上,咯咯笑了起來。“金姐沒白對你好,但你敢逗姐姐,姐姐不饒你。”說着用腳蕩起水,朝蘇南潑了過來。蘇南也不示弱,抻手抓住黃瑩的小腳,另一隻手抓住黃瑩的小手,一下把黃瑩拉下水池。兩人鬧成一團。

金雅茹看着兩人,笑了,那美麗的笑靨如冰蓮綻放。

晚飯後,二女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王嫂回自己屋裏去了,坐在一邊蘇南想着蘭特公司的事情。

二女看了一會兒電視,看蘇南坐在一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金雅茹推了推黃瑩。黃瑩真是服了這閨密了,心裏想着卻不願意自己張口,轉過頭對蘇南道:“小南弟弟,想哪個美女呢,身邊就有兩個大美女呢!”

蘇南迴過神來,對黃瑩說道:“我在想蘭特公司的事情要怎麼處理。”

金雅茹這時開口了:“把你個人資料保密一下,最好弄成國家機密,這樣可以保護你家人。這裏很安全。”

蘇南越是覺得嚴重,問金雅茹道:“對方來的到底是什麼人?”

金雅茹本來冰冷的眼神,變的更冷了,吐出兩個字,“殺手。” 黃瑩在一旁解釋起來:“這個殺手名叫血日,在世界上很有名氣,你可以自己在公安部資料庫去看。這一次蘭特公司派出他來一是爲了報仇,二是爲了那份資料。”

蘇南聽到殺手臉色一變,殺手的話,這裏能安全嗎?不由疑惑地看了一眼黃瑩,黃瑩看了看金雅茹,金雅茹點了點頭。黃瑩得到首肯,對蘇南說道:“小南你不用擔心,這裏很安全的,有些事不方便告訴你,只能告訴你,我們手裏也有力量。其它的等你以再告訴你好嗎?”

蘇南知道她們不簡單,現在看來還是小看了她們。也理解,於是說道:“沒關係,知道越少,活的越老嘛。呵呵。謝謝兩位姐姐。”

“真乖。”黃瑩說了句又回頭看電視去了。

“……”對這個姐姐還真是沒話說。蘇南迴頭看向金雅茹。金雅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問道:“還有事?”

“能找到那個殺手嗎?”蘇南問道。

“能。”

“然後呢?”

“殺。”

“……”

蘇南沉默了,低下頭,覺得自己不該問的。好像自己到了另一個世界,接觸到了原本一輩子無法接觸的東西。搖了搖頭,自己回不去了,只能向前,不斷向前。

“我能知道嗎?”蘇南擡起頭,問道。

四道目光射了過來,良久沒有人說話。半響,金雅茹開了口:“你決定好了?”

“嗯。原來的生活沒有了,就應該有新的生活不是嗎?”蘇南肯定地說道。


“可以。”金雅茹的眼睛亮了,很亮很亮,裏面多了很多東西。

黃瑩更是撲了過來,一下栽倒在蘇南懷裏,抱住蘇南的腰,大聲說道:“小南弟弟,你真帥。姐姐愛死你了,好勇敢。”

蘇南吸到黃瑩身上的幽香,感覺懷裏溫暖的觸感,不自覺有些衝動。手不自覺放到黃瑩腰間,慢慢遊動起來,深吸一口氣,說道:“黃姐,這投懷送抱也不看地方,邊上還有人呢!”

黃瑩反應過來,臉不覺紅了起來。從蘇南懷裏起來:“得了便宜還賣乖!一點都不老實。”

金雅茹也笑了笑,對蘇南說道:“感覺不錯吧!”蘇南還是第一次見金雅茹笑,不由呆了。黃瑩看到伸手到蘇南眼前晃了晃,笑道:“喲,還真沒錯呢,是頭狼呢!”說完還往蘇南懷裏看去。

蘇南趕緊起身往樓上跑去,邊跑邊對二女說道:“二位姐姐,我睡覺了,晚安。”

黃瑩收起笑容,重新坐回沙發上,對金雅茹說道:“還真沒看出來。我這弟弟膽色不錯呢。”

金雅茹也笑着說道:“以後我們也不那麼孤單了。平凡的世界,原本就不屬於他。遲早他會一飛沖天的。”

“我們該如何打算?原本可沒有準備讓他這麼早接觸到不一樣的東西。”黃瑩問道。

“原本我也沒有想要這麼早,可剛纔我發現說到殺手的時候,他很談定,沒有害怕的神情,就出言試了試。聽到殺人,雖然他有些沉默,但我看出他只有不習慣,卻沒有反感。看得出來他是有心理準備的,明白遲早會遇上這樣的事情。我們沒有必要擔心。”金雅茹一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我們還真是揀到個寶貝呢!”黃瑩感慨道。

“我不介意你今晚去他房裏睡。”金雅茹笑道。

黃瑩嬌笑起來,擠到金雅茹懷裏,把頭靠着她的豐滿上,動了動。輕聲說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的。呵呵,到時候你可別吃醋。”

“他在清華實驗室呆了三天,發生了很大變化。”金雅茹摸了摸黃瑩的頭,繼續說道:“本錢變大了。”

黃瑩仔細地聽着,結果後面一句讓黃瑩一個沒忍住,翻到了地上。“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也不起身,在地上抱着肚子翻了起來。

良久,黃瑩才停了下來,擦了擦眼淚,重新回到金雅茹的懷裏,輕輕說了句:“謝謝你。”

金雅茹認真地說道:“不行也沒關係,我們實驗室也可以改造。我們不是普通人,難道還想着普通的生活嗎?”

黃瑩也感慨地說道:“是啊,我們都不是普通人。”

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是沒有血日消息,警察也沒有消息,但知道他已經入境,加大了搜索力度。蘇南和警方溝通了一下,把自己的消息故意透露了出去。準備引蛇出洞。

殺手的資料蘇南早記在腦海裏,血日,化名,真名不詳,國籍不詳,樣貌不詳。殺人喜歡用刀,每次殺人後都喜歡把人的鮮血擦在一張白色的手帕上,形狀像一個太陽,故稱爲血日。沒有人見過他出手還活着,所以也不知道他有什麼絕活。

這天晚上,蘇南開着別墅裏的車子,出了門,不大一會兒,蘇南就感覺到後面有車子跟着自己,但沒有躲藏,蘇南知道是保護自己的人,也就沒有理會。來到一個酒吧。

以前蘇南從來沒來過酒吧。因爲蘇南聽別人說過,北京的酒吧,尤其是高檔酒吧,二代特別多,一不小心就會遇上不是官二,就是富二。蘇南可不想給自己找不自在。

蘇南要了一杯雞尾酒,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精神力連接酒吧的攝像頭,大約瞭解了下酒吧的情況,人不算很多,包間營業額一半的樣子,各類風景讓蘇南大呼受不了,只得收回感應,安心地喝起酒來。大廳裏還是相當熱鬧的,中間有個不大的舞池,幾十個人在那裏搖滾着。

一個穿着火爆的女郎擠了過來:“帥哥,需要舞伴嗎?”黑色的低胸裝,露出了頸部和前胸一大截雪白的皮膚。窄窄的短裙,細長的筆直上穿了帶大網格的黑色絲襪。


蘇南還沒有回答,女郎的胳膊纏到了蘇南脖子上:“還是要我先陪你喝一杯?”

蘇南覺得頭大,沒有經驗,不知道要怎麼應付這種情況,只好應付地說道:“這個,我還要等人。要不美女你先自己玩玩?”

女郎是來掙錢的,可不是來玩的,自己玩哪來的錢賺,當然不願意,扭着腰肢,繼續說道:“那帥哥,你請我喝杯酒吧。”

蘇南正要叫服務員。背後一傳來一個聲音:“喲,這麼快就找到相好的啦!” 蘇南一聽是黃瑩的聲音,心底一喜,總算來了個救星。馬上對那女郎說道:“我朋友來了,對不起。”

那女子一看有女伴來了,就不再糾纏,離去了。黃瑩和金雅茹來到蘇南旁邊坐下,要了一杯白蘭地,一杯紅瑪瑙。

“你們怎麼來了?”蘇南奇怪地問道。

“來看你老不老實呀!”黃瑩調笑道。

蘇南一聽她還拿剛纔那事說事,也懶得解釋,知道她不是認真的,就望向金雅茹。

金雅茹喝了口白蘭地,說了句:“我會功夫。”

蘇南是聽明白了,這是想來幫忙。對她笑了笑,說道:“謝謝,但不應該來。”

金雅茹不理會,自顧着喝酒去了,蘇南知道勸不動她的,就回頭望向黃瑩。黃瑩笑着說道:“姐也會功夫。”

蘇南明白二人是鐵了心要跟着自己,就不再勸說。

黃瑩喜歡熱鬧,拉着蘇南向舞池而去,兩人跳起舞來,一會兒黃瑩可能覺得有些累了,就摟着蘇南的脖子,慢慢地搖曳着自己的身軀。

從搬到別墅以後,蘇南就感覺黃瑩對自己不像以前那樣‘規矩’了,總是有意無意和蘇南來了些身體上的接觸,對蘇南來說是很嚴重的考驗,爲此五姑娘沒少犧牲。卻也不敢亂來,怕影響現在和諧的生活。金雅茹對此總是視而不見,讓蘇南甚至懷疑那天晚上是不是被黃瑩‘非禮’了。

不過好在現在的蘇南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做普通人,也就不用再照普通的行爲規範自己。輕摟黃瑩的腰肢,在黃瑩耳邊問道:“黃姐,是不是累了。”

“嗯,摟着你很舒服。”

“摟着你也很舒服。”蘇南輕聲說道。

黃瑩咯咯笑了起來,在蘇南胸前拍了一下。“調皮。我們回去吧。”說完也不起身。

蘇南只好擁着黃瑩回到桌前坐下,黃瑩直接坐到蘇南腿上,環着蘇南的脖子,頭靠在蘇南胸前。小腦袋動了動。就安靜下來。

蘇南看了金雅茹一眼,金雅茹感覺到黃瑩有些動情了。於是說道:“我們回去吧。瑩瑩需要休息了。”說完起身往外走去。

蘇南拍拍黃瑩的屁屁,黃瑩也不理,沒辦法,蘇南只好抱起黃瑩,跟着金雅茹走了出去。

金雅茹招了招手,一個黑衣男子走了過來,金雅茹把自己的車鑰匙遞了過去,然後拿過蘇南手裏的車鑰匙,上了駕駛座。蘇南把黃瑩放在後座,然後自己也坐了上去。

一路回到別墅,金雅茹道了句晚安,就回上了樓。黃瑩仍然是埋在蘇南胸前,也不說話。蘇南有些茫然,不知道現在應該如何,黃瑩的意思很明顯。那自己應該怎麼辦呢,拿下呢?還是拒絕。

一時拿不定主意,但腳下不敢停留,怕黃瑩覺得自己的抗拒。把黃瑩送到她的房間,放到牀上,然後幫她脫掉鞋子。黃瑩一動不動,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蘇南,眼的柔情讓蘇南有些醉了。

“黃姐,我….”蘇南覺得應該說點什麼,但黃瑩沒有給蘇南機會,怕蘇南說出拒絕的話語,身體擁了上來,環住蘇南的脖子,小嘴向蘇南的嘴上印來,堵住了蘇南想說的話。

智腦來以後,蘇南大腦當機的次數比原來更多了,沒有辦法再去想那些,感覺着嘴脣轉來溫軟的觸感,一條小舌頭調皮的伸了過來,胸前的豐滿緊緊頂着蘇南的胸膛,蘇南煸情地挑逗着她的柔軟的舌,吮吸着。

片刻後,動情的黃瑩更加主動,伸手拉扯蘇南的衣服,蘇南也激動地爲她寬衣。

很快,片片衣物離身而去,光滑細嫩的皮膚閃動着白瑩瑩的光澤。

蘇南看着完美的身體,心底火熱,只想盡情的發泄,激動地動作起來,很快兩人再也分不清彼此。

也不知道多久,黃瑩沉沉睡去,微笑的臉上閃着幸福的光茫。蘇南卻覺得精神百倍,經過男女之事後,蘇南明顯感覺自己的精神力更上了層樓,也不知道是因爲運動,還是刺激的作用,身體也越發感覺自然,完全迴歸到改造以前的自己。

看着身邊美麗的人兒,熱情又回到了身邊。再一次運動起來,黃瑩被蘇南從睡夢中驚醒,看着精神十足的蘇南,有些無語,果然是改造過的嗎?對蘇南懶語道:“小南弟弟,姐姐不行了,饒了姐姐吧。要不你去隔壁吧。”

蘇南一驚,熱情也退了不少,自己只是教授,不是真的禽獸,退了出來,擁過黃瑩,輕聲說到:“對不起。”

黃瑩抻手撫摸蘇南的嘴脣,軟語道:“別跟姐姐說對不起。姐喜歡你,喜歡做你的女人,一輩子的女人。”


蘇南緊緊的抱着黃瑩,堅定的說道:“你是我的女人,一輩子都是。”

清晨的陽光撒了進來,新的一天又開始了,蘇南從夢裏醒來,昨晚發生的事,讓蘇南猶如夢中,但懷裏的玉人兒還在。

看着黃瑩嘴角的笑意,蘇南覺得,一切都值得。靜靜地看着,黃瑩慢慢睜開雙眼,看蘇南看着她,展顏一笑:“早啊,小弟弟。”說着還調皮地摸了摸。

蘇南受不了這小妖精,正想有所行動,黃瑩卻翻身下牀,走向洗手間,邊走邊咯咯地笑着說道:“下次嘍,姐姐還要去上班呢!”蘇南沒招,只好起牀。

兩人來到客廳,見金雅茹一個人坐在飯桌上,優雅地小口吃着早餐,蘇南有些不好意思,對金雅茹尷尬一笑,說道:“金姐早。”

“早。”

黃瑩走過去,在金雅茹耳邊細語了幾句。金雅茹臉紅了起來,拍了一下黃瑩:“本來還想讓你休息,看你這麼精神,跟我去上班吧。”

黃瑩這才發現虧大了,連忙告饒。金雅茹不爲所動,自顧自地吃着早餐。最後黃瑩只好拿出殺手鐗:

“你白天不讓我休息,那晚上也不讓你休息。”


金雅茹這才放過她。吃過飯一個人上班去了。走前對蘇南說道:“今天別去酒吧了,過幾天再去吧!好嗎?”

蘇南感覺金雅茹對自己說話的語氣變了,不再是那冷冰冰,乾癟癟的。還詢問起自己的意見來了。連忙答應下來。 兩人吃了個情意濃濃的早餐,在沙發上躺了下來。

黃瑩撫摸着蘇南的胸膛,對蘇南說:“小南,姐是你的女人,卻不要做你唯一的女人。”隨後介紹起金雅茹的身世。讓蘇南瞭解了這個冰冷中帶着溫柔的女人,也懂得了黃瑩的意思。

“可是?”蘇南想說點什麼。

“沒有可是。姐希望你做最強的男人,最強的男人不應該只有一個女人。姐想做最強男人的女人,你能答應姐麼?”黃瑩呢喃着。

“我答應你。”蘇南說道。

“那就加油,儘快搞定小茹。”黃瑩激動地高聲說道。

“……你激動什麼?”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