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候方貼著掩體蹲下,換掉mp40衝鋒槍的彈夾:「龍排,還能戰鬥嗎?」

鄧候方話沒落音,旋風般站起,對越來越近的小鬼子特戰隊,開火射擊。


「沒問題。」鑽地龍挨著掩體站起,架起捷克式機關槍。

「這群小鬼子和一般的鬼子不一樣,鬼的很,媽的,老子挨了三槍,卻只乾死他一個。」鑽地龍對自己的戰績很不滿意。

他把機槍槍托挨近肩膀,對著露頭的小鬼子特戰隊扣動了扳機。

「少佐。」特戰隊的通訊兵,靠近谷野多喜:「總部要和你通話。」

「總部,我是特戰隊谷野多喜,請講話。」谷野多喜對著話筒喊道。

聽筒傳來聲音:「坂田特使遭到狙擊,白楊鎮遭到抗聯襲擊,速回救援。」

谷野多喜大驚,他進攻抗聯特工隊宿營地,不單純是為給他的哥哥谷野正川報仇,更多是想在坂田武重面前,讓他的夜鶯特戰隊露露臉。

更重要的是,他此行的任務是負責坂田武重的安保工作的。坂田武重受到殺手的狙擊,他難逃其咎。

此時,靠山嶺特工隊前沿哨卡的炮聲也停了。谷野多喜猜想,山口四郎應該也得到了坂田武重遇刺的消息。

他看看就要拿下的特工隊的宿營地,大喊道:「原路撤回。」

他的副手柳下那會不解的問:「少佐,我們馬上就要成功了,為什麼要放棄?」

谷野多喜惱怒地說:「坂田特使遇刺,白楊鎮受到抗聯的襲擊。此時還不回去救援,我們就等著切腹請罪吧。」

小鬼子突然撤退,張發山疑惑地說:「怎麼回事?小鬼子怎麼撤了呢?」

鄧候方呵呵笑道:「看來生子狙殺坂田武重成功了。」

他回身大喊:「於興海。」

「到。」於興海頭上纏著繃帶,臉上淌著血跡。

「帶著黃二狗的一排,火速到白楊鎮接應莫曉生。」

「是!」

白楊鎮內,正在向小鬼子射擊的莫曉生,忽然被一道身影撲倒,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不想活啦?」歐陽紅雪吼道。

莫曉生看看戰死的邢華,又看看剛剛中彈的根生,雙眼射出兇殘的目光:「多殺一個是一個,反正今天是要死在這啦。」

白楊鎮內密集的槍聲引起偵察班薛武的注意:「槍聲很緊,一定是教官殺過來啦。」

「志勇、培生留守陣地,其餘人跟我上。」

最先趕到莫曉生附近的是連海和鐵英。

鐵英轉過牆角,看到以土堆為掩體,正在射擊小鬼子的莫曉生,興奮地大聲喊道:「是教官,連海,是教官。」

「你喊個球,喊能把小鬼子喊跑。」連海已經擊發向小鬼子射擊。

連海和鐵英加入戰鬥,莫曉生和歐陽紅雪的壓力頓時減輕。

「奶奶的,他們怎麼來啦。」莫曉生看到探出頭,正在射擊小鬼子的鐵英。

「他們是誰?」歐陽紅雪肩部受傷,鮮血把她的碎花藍色上衣,染得通紅。

「我的偵察班。」莫曉生滑下土堆:「有手榴彈嗎?」

「哪來的手榴彈?子彈也沒有幾顆啦。」歐陽紅雪向小鬼子開了一槍,也滑下土堆,坐在莫曉生身邊。

「得想個辦法,和他們會合。」莫曉生看到歐陽紅雪肩頭流淌的鮮血,關切地問:「你受傷了?」

「廢話,當然是受傷了,不受傷會流血?」歐陽紅雪臉色蒼白。

「要緊嗎?」莫曉生脫下外衣。

「我不用你包紮。」歐陽紅雪,蒼白的臉透出一絲紅潤。

「我沒打算給你包紮,我脫外衣另有他用。」莫曉生平淡地說。

歐陽紅雪嗔怒道:「你–」


「別說話。」莫曉生一邊把泥土包進上衣,一邊說:「做好準備,我把上衣扔出后,你跟上我跑。」

莫曉生把頭稍微露出土堆,觀察著小鬼子,他看到時機成熟,把包著泥土的上衣扔出。

包著泥土的上衣在空中散開,莫曉生藉助飛揚的泥土做掩護,一手拿槍,一手拽著歐陽紅雪的手,大叫一聲:「走。」

他拉著歐陽紅雪,向鐵英和連海衝去。

看巧此時,帶著偵察班戰士的薛武趕到了,薛武大喊道:「火力掩護。」

薛武邊射擊,邊問坐在地上,大口喘氣的莫曉生:「教官,沒事吧?」

莫曉生晃晃頭:「我沒有,她有。」

他看看歐陽紅雪:「馮寒,你掩護這假爺們兒現行撤離,其餘的人梯層撤退,交叉掩護。」

「你們撤,我留下。」歐陽紅雪甩開馮寒的手:「別拉我。」

「你想幹什麼?」莫曉生喊道。

歐陽紅雪慍怒地說:「我要去救田排長,你們撤。」

「追捕田排長的槍聲停了,說明田排長他們已經遇難啦,你回去只是送死。」莫曉生擊斃一個小鬼子,回頭吼道。

「我不用你管。」

「噗–」於德利胸部中槍,一頭栽倒。

「海勇,帶上於德利。馮寒,揍暈這死丫頭,扛著她走。」莫曉生大喊著:「撤。」

「誰敢揍–?」歐陽紅雪的話未說完,後腦已被馮寒重重一擊。 第六十三章血染虎峽谷

莫曉生率領著偵察班火力交叉掩護,梯層撤退撤退。退到哨卡時,小鬼子一個中隊的援兵趕到啦。

「教官,於德利快不行了。」林海勇焦急的喊道。

莫曉生依託哨卡的工事,向小鬼子連續射擊:「就是死了,也要把他帶回靠山嶺。」

他矮下身子,看看還在昏迷中的歐陽紅雪:「馮寒林海勇,帶上於德利和歐陽紅雪後撤。」

「薛武、連海、鐵英組成第一梯隊,後撤五十米,尋找狙擊點,自由射擊,阻擊小鬼子進攻。」

「范志勇、毛培生、展寬和我組成第二梯隊,等到第一梯隊有效阻擊小鬼子進攻后,後撤一百米,尋找狙擊點,自由射擊,掩護第一梯隊後撤。」

「兩梯隊補充彈藥,交叉掩護撤退,行動。」莫曉生果斷下達命令。

薛武帶領連海鐵英,把在哨卡收集起來的子彈,裝滿子彈帶和衣兜,迅速後撤,各在尋找狙擊點,開始點小鬼子的名。

莫曉生等到薛武的第一梯隊,有效的形成狙擊網后,一槍幹掉小鬼子的機槍手,大吼道:「我和范志勇掩護,毛培生、展寬補充彈藥。」

毛培生和展寬補充完彈藥后,莫曉生和范志勇又將大把的子彈,裝進身上任何能裝進的地方。

莫曉生又和展寬,把十幾顆手雷的拉環拉開,擺在工事的沙包上,大喊一聲:「扔。」

四個人同時把手雷的引信在沙包上一磕,扔向前方。

兩輪手雷仍后,雖然沒有炸死五十多米外的小鬼子,但工事前硝煙瀰漫。

「撤。」莫曉生吼道。


他帶著第二梯隊,在硝煙的掩護下,迅速後撤,在百米外,構築第二道狙擊網。

小鬼子雖然人數不少,武器也精良。但是對莫曉生安排的這種梯層撤退,多點狙擊,竟然無計可施,無法實施有效進攻。

眼看著莫曉生的偵察班,在交叉掩護中,逃離他們的視線。

在靠山嶺通往白楊鎮的山路上,狡猾的山口四郎,看著陡峭的虎峽谷,突然命令部隊停止前進。

他讓衛兵喊來第二中隊中隊長千田俊一:「千田君,命令你的中隊,在此設伏。」

他狡詐地笑著:「我們不能就這樣空手而歸,要給抗聯特工隊留下點禮物,也要讓大本營知道我們不是出來旅遊的。」

千田俊一躬身奸笑著:「是,少佐閣下,我不會讓他們失望的,這就布置。」

黃二狗帶領著特工隊一排不足二十人,在於興海的帶領下,匆匆向白楊鎮挺進。

「黃排長。」於興海放慢腳步:「虎峽谷地勢險要,適合打伏擊,小鬼子會不會—」

「小鬼子都是豬腦袋,他會個屁,加快前進速度,你要是耽擱了接應生子,讓生子少一根手指頭,老子活剝了你。」黃二狗催促著。

於興海回答一聲是,加快腳步,率先衝進虎峽谷。

當特工隊一排全部進入千田俊一的伏擊圈,千田俊一慢慢的拔出指揮刀,高高舉起,吼叫著:「射擊!」


虎峽谷兩側山坡的小鬼子,同時開火,走在前面的於興海,頭部中彈,鮮血湧出。奔跑的慣性,讓他向前邁出幾步后,才倒地身亡。

「我們中埋伏啦。」一個戰士喊道。

戰士們在小鬼子的槍聲中,不停地有人倒下犧牲。

「奶奶的,打!」黃二狗就地一滾,躲到一塊石頭后,摟著他的mp40衝鋒槍,掃射著山坡上的小鬼子。

「噗–」黃二狗感到後背一陣滾燙。

他身後山坡的小鬼子,在他的后心打了一槍。

他艱難回身坐下,對著山坡的小鬼子,打光槍里的子彈,兩個小鬼子在他的槍聲中,被擊中喪命。

黃二狗慢慢的把槍放在雙腿上,張口吐出鮮血,他的意識已經看是模糊,艱難地說:「生、生子,哥、哥不能去接應你了。」

虎峽谷的槍聲驚動了撤出白楊鎮,疲憊不堪的莫曉生大喊道:「特工隊和小鬼子接火啦,檢查裝備,火速支援。」

莫曉生帶領的偵察班,還沒有趕到虎峽谷,虎峽谷的槍聲就停止了。

「戰鬥結束啦?」薛武放慢腳步。

「你傻呀班長,戰鬥不結束,槍聲會停嗎?」連海停下腳步,大口的喘著氣:「奶奶的,累死我啦。」

鐵英看看嚴肅的莫曉生:「教官,歇會吧,真的挺不住啦。」

莫曉生看看疲乏不堪的戰士,低聲說道:「原地休息五分鐘。」

林海勇走到莫曉生身邊:「教官,於德利犧牲啦。」

莫曉生長嘆一聲:「還是把他帶回去吧,我們不能把他一個人留在這。」


「誰?是誰把姑奶奶打暈的?給姑奶奶站出來,姑奶奶我活剝了他!」清醒過來的歐陽紅雪,摸著後腦說,像是只母老虎。

「你他媽給我閉嘴。」莫曉生暴怒了,他把一肚子的火潑在了歐陽紅雪的身上:「能耐大的了不得是嗎?」

「有本事殺到日本去,把狗日的小鬼子天皇抓來,老子不攔著你。嘚嘚嘚,嘚嘚嘚,你算個啥玩意兒。」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