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笑道:「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我一定會讓你這一輩子都平安、幸福!」

瑪絲洛娃真想一頭扎進郝仁的懷裡。可是,她正開著車,不允許做這樣的動作。於是,她把郝仁的手拉過來,塞進自己的懷裡。

郝仁把瑪絲洛娃胸前的肉球揉了一會兒,心火大熾。

瑪絲洛娃再也受不了了。她急忙停車,就在路邊,和郝仁玩了一次車-震。

如此有情調的事,郝仁還是第一次玩。他不由得感嘆:「戰鬥民族的女人就是瘋狂啊!我家中的幾個美女媳婦還從來沒有這麼玩過呢!」

之前,郝仁還嫌路上太枯燥,現在他覺得好多了!

一種上,兩人卿卿我我。不知不覺間,他們就到了莫斯科。 莫斯科郊外的一處莊園中,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莊園前的停車場上,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豪車。很多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壯漢站在周圍,既幫人停車,又維持秩序。

在這些豪車中,瑪絲洛娃的「瑪莎拉蒂」是最不起眼的。不過,她根本不在乎。她已經牢牢地記住了郝仁那句話「一定不要張揚,否則就是取死之道」!

瑪絲洛娃挽著郝仁的胳膊往莊園里走去。

莊園的管家站在門前,一邊接過客人的禮物,一邊大聲向裡面通傳:「圖魯漢斯克堂口的瑪絲洛娃小姐到!」

聽到管家的聲音,主人、莫斯科堂口的堂主伏契克立即和夫人從大廳里迎了出來。照西方國家的慣例,他們要擁抱、貼面一下。

伏契克夫婦正要和瑪絲洛娃擁抱,瑪絲洛娃卻後退一步,用英語將郝仁介紹給對方:「這是我的丈夫,姓郝!你們如果和他說話,請用英語!」

瑪絲洛娃的話一出,不光是伏契克夫婦愣了,在場的其他堂主也愣了。他們想不到的是,一向高冷、魅惑的瑪絲洛娃居然找了個如此其貌不揚的男人做丈夫。

「哈哈哈哈!瑪絲洛娃,你拒絕我好多次,居然還找了這麼一個小矮子,是不是飢不擇食了!」一個身高近兩米的壯漢大聲嘲笑。這傢伙故意用英語說話,就是想讓郝仁聽到,讓他感到羞恥。

瑪絲洛娃小聲對郝仁說道:「先生,這個傢伙是聖彼得堡的堂主,他的名字叫加夫里洛維奇。他一直垂涎我的美貌,我最煩他了!」

郝仁小聲笑道:「暫時不要多說什麼,且讓他們多表演一會兒!」

可是,郝仁的不動聲色,卻被加里夫洛維奇看成是怯懦。他來到郝仁的面前,大聲說道:「小矮子,你個頭這麼矮,褲襠里那玩意兒一定也不大吧!不知道瑪絲洛娃玩起來,會不會很不盡興!」

加里夫洛維奇的一番話,頓時引起鬨堂大笑。很多曾經垂涎過瑪絲洛娃美色的人本來就嫉妒郝仁,他們巴不得看到這個小個子受到打擊。

郝仁再也忍不住了。他冷笑一聲:「你以為你褲襠里那東西大嗎?」

加里夫洛維奇傲然一笑:「起碼比你那玩意兒大一倍!只可惜啊,瑪絲洛娃是享用不到了!」這傢伙說著,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腹,似乎很為自己那玩意兒自豪。


就在這時,加里夫洛維奇突然臉色一變,然後雙手向自己的兩腿之間摸去,同時大叫一聲:「好痛!」

眾人前一秒還看著加里夫洛維奇洋洋得意,后一秒就看到他做出這種不雅的動作,有些女性甚至發出一聲憤怒的尖叫。

此時的加里夫洛維奇已經顧不上雅不雅了,他手忙腳亂地把身上的幾層褲子全部脫了下來。。。。。

「呀!好嚇人啊!」大廳中,所有的女性都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臉。當然,她們也不是全部捂住,而是從手指縫中向外看。

她們在驚訝的同時,全都惋惜:「好大的傢伙,可惜糟蹋了!」

再看加里夫洛維奇,他的雙腿之間血如泉涌,而本人已經昏過去了。

加里夫洛維奇平時人緣不好,傷這麼重也沒有人替他說話。伏契克作為主人,只是讓下人把他送進醫院,當然這個小弟弟要也帶上的。至於能不能接得上,接上了是不是管用,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大廳里的再看郝仁,就換了一種目光,再不是先前的鄙視和嘲弄了,有的只是驚懼。有的人在想:「這小矮子也太狠了,加里夫洛維奇只是嘲笑他一下,他就把人家的小弟弟給割了!」

更多的人在迷惑:「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們根本沒有看到他做什麼動作啊!」

郝仁也扮無辜:「你們都看我幹什麼,我可沒有割他的小弟弟。我的手可沒有動一下,而且我的身上也沒有刀子!不信,你們可以查看監控視頻。洛娃,你要替我憑證!」

郝仁這麼一說,大家這才看到客廳的牆角處有攝像頭。他們都想:「是啊,這裡連監控都有,再快的動作,在監控面前都無所遁形。這小矮子膽再大,也不敢公然行兇!可是,不是他,又是誰呢!別人根本沒有理由啊!」

郝仁心中暗笑。剛才,加里夫洛維奇第一次嘲笑郝仁「褲襠里那玩意兒一定也不大」的時候,郝仁就起了壞念頭。

他右手的食指輕輕一挑,指尖中立即吐出「煩惱絲」。在眾目睽睽之下,「煩惱絲」卻能在別人不知不覺中鑽進了加里夫洛維奇的褲子里。

郝仁本來是想把加里夫洛維奇的褲子給扯下來,讓他出一次小丑。可是那傢伙再一次侮辱郝仁

等加里夫洛維奇叫痛的時候,「煩惱絲」已經勒破了皮,勒進了骨頭裡。他手忙腳亂地脫褲子,脫下來也晚了。


就這樣,郝仁成功地為羅剎國製造了一個全新的太監。

其實,按照郝仁的意思,他真想在這些盛產美女的國家製造更多的太監,將美女輸入華夏,以緩解華夏國的光棍壓力。

經過這麼一個小小的風波,大家雖然不能確定郝仁就是害了加里夫洛維奇的「小刀手」(閹割專業戶的舊稱),卻再也不敢嘲笑他了。

這時,管家來向伏契克報告,說是宴席已經擺好,客人可以入席了。

伏契克就大聲說道:「女士們、先生們,我們就別在這裡聊了,請到餐廳里用餐!」

這是一場純西餐的宴會,而且各式菜肴也是完全符合莫斯科人的口味,更不用說還有各種繁瑣的講究。郝仁在龍城的時候,曾經被寒煙強拉著吃了幾回西餐,勉強學會了刀叉的使用,其他的根本不會,只能看人家怎麼著他就怎麼著吧!

宴會剛剛結束,就聽伏契克說道:「諸位,現在沙里寧已經死了,總部也沒有了,不知道大家今後如何打算!」

郝仁微微一笑,他知道,一會兒就要有野心家要蹦出來了! 身穿第三重進化的百鍊天羅鎧,秦逸的速度,達到了兩倍音速,比剛來的時候,還要快上許多,如同一陣風,剖開殭屍泥潭的大地,朝著出口掠了過去。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殭屍,都害怕地朝地底鑽去,生怕被秦逸一巴掌拍扁,奪走屍核。

那些普通的小殭屍,秦逸也懶得理會,只有遇到至少三百年的殭屍,秦逸才會彈一下手指,將殭屍腦袋炸開,凌空一抓,將殭屍的屍核,收進千幻世界珠。

穿過殭屍泥潭,再回到血肉泥潭,秦逸沒有絲毫停留,朝著天聖學院的方向,全速飛去。

以他現在的速度,在空中飛行的時候,四周空氣,都凝聚成利刃,舒展開來,足足有七八百丈。

秦逸從一座山峰旁邊掠過,唰的一聲,山峰從山腰處,被切成兩半,轟然倒塌。

一路疾馳,回到天聖學院的時候,秦逸遠遠就看到了,自己的那幾個兄弟,正在學院的大門口,等待著自己。

見到秦逸歸來,吳鵬、趙景勝、許強衛和曾玄的臉上,都露出來如釋重負的神色,急忙迎了過來。

「兄弟,你可回來了!這些日子把我們擔心壞了。」吳鵬道:「當我們知道,你進階試煉的地方,竟然是在殭屍泥潭,我們這兩個月,幾乎都沒有睡過一個好覺,每天都來這裡,等你回來。」

「是啊,學院竟然把試煉的地方選在殭屍泥潭,太過分了。」趙景勝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就舒展開來,「不過只要兄弟你回來了,一切都好說。」

「兄弟,你的實力,是不是又有了增長?」許強衛盯著秦逸,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這時候眾人才注意到,秦逸全身的氣質,又發生了變化。

如山一般巍峨,如水一般深邃。

好像無論發生多大的事情,都不能震動他的心神。

這麼沉穩的心神,很少有人做到,不少踏入炎魂大境界的弟子,都沒法讓自己的心神,如此穩定,像秦逸這樣,不露出絲毫破綻。

「嗯,我現在的實力,已經突破到了祭體境界第六層。」

秦逸一開口,雖然四人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驚訝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秦逸這麼快的修行速度,就算是放眼天聖學院的歷史,恐怕僅有少數的幾個天才,可以比擬。

這幾個天才,後來都成為歷史長河中,熠熠生輝的大人物。

秦逸的前途,不可限量!

就在天聖學院現在這一輩中,修鍊天賦有秦逸這麼高的,就只有他一個!

鶴立雞群,叫人仰望!

「兄弟,好樣的!這次地動榜排位賽,我們都看好你奪冠!」趙景勝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秦逸的肩膀。

「我現在先去交了晉級任務,然後去功德殿換取功勞點,距離地動榜排位賽沒多久了,我打算用功勞點換取一些品級比較高的丹藥,讓你們一起再進步一個層次,到時我們兄弟五人,一起取的好成績!」

秦逸哼了一聲,繼續道:「打得那些自以為是的弟子,知道他們只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把他們那點所謂的自尊,狠狠踩在腳下!」

秦逸的話,讓吳鵬四人,熱血沸騰,連連點頭。

「兄弟,這次省親回家,我們四個人的實力,也都得到了家族裡長輩們的肯定,現在我們四個人,都是家族裡重點培養的對象,享受了原本根本想都不敢想的資源。之前我們就商量好了,等你回來,我們五個人,一起享用這些資源!」吳鵬說道。

他們四個人,原本在家族中,只能屬於年輕一輩中,地位比較普通的存在。

一個家族,年輕一輩的子孫,至少有幾百,有的大家族,開枝散葉,甚至達到上千上萬。

在這些家族裡,想要脫穎而出,得到長輩的賞識,享用家族傾盡全力的栽培,你就必須要表現出你的實力,你的潛力。

在那麼多同輩人中,實力普通,就代表沒法出頭,註定了失敗。

毫無疑問,吳鵬他們幾人,原本在家中,都是普通的存在,受不到多大的重視。

但是現在不同了,因為秦逸的幫助,他們伐毛洗髓,實力一夜之間暴漲,全都突破到了祭血境界,成為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一夜之間,就麻雀變鳳凰,現在走路說話,都有一種揚眉吐氣的味道。

而這一切,他們都清楚,都是因為秦逸的幫助,沒有秦逸的話,他們恐怕早就死在迷霧海灣了,何談現在成為家族重點培養的對象。

聽到吳鵬的話,秦逸哈哈大笑,道:「好,等到我交完任務,我們一起修鍊,再次突破!」

五人一行,朝著學院的征天殿而去。

一路上有不少弟子,看到秦逸等人,立刻忘了過了,三三兩兩湊到一起,竊竊私語。

「看到沒有,這個人就是秦逸。前段時間,他被派去屍肉泥潭,完成低階弟子的進階任務。」

「什麼?去屍肉泥潭?那不是找死嗎?那裡就算是突破到炎魂大境界的弟子,都不敢輕易前去啊!」

「快看啊,那個人就是秦逸,前段時間在神雷台上,打敗陳昊楓師兄的那個秦逸?」

「我也聽說了,陳昊楓師兄可是上一屆地動榜排名前十的高手,竟然被這個秦逸,三拳兩腳都打敗了!」

「我看這個秦逸,今年的地動榜排位賽上,一定可以取得很高的名次,說不定還能給洛珞師姐,造成一些麻煩呢。」

「秦逸回來了!快!快回去稟報!」人群中,有幾個弟子一閃,就消失不見。

周圍這些弟子議論秦逸的話,一個字不落地,全都傳入了秦逸的耳朵。

秦逸知道,這些人之所以議論自已,都是因為自己實力超然,做到了他們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他們才會以自己為話題的中心,羨慕自己。

四周弟子的眼神里,有羨慕、有仰慕,但是也有不少目光,陰沉閃爍,充滿敵意。

懷有敵意的這些弟子,秦逸都留意了一下,其中有幾個,在那天神雷台上,都是為陳昊楓加油助威的。

這些人都是小蝦米,秦逸只是掃了他們一一眼,視線就移到了別處。

而這些弟子,被秦逸的目光掃中,頓時感覺,對方鋒芒畢露,目光如利刃,壓迫咽喉,讓他們都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等到秦逸走遠了,這些對秦逸懷有敵意的弟子,眼中都露出來深深恐懼,他們明白,自己的實力,和秦逸之間,有著無法逾越的天塹鴻溝! 伏契克的話剛說完,就聽一個滿面鬍子的大漢說道:「北極熊組織的總部沒了,我們這些人就成了一盤散沙。據可靠消息,義大利的黑手黨已經準備向我們這邊滲透。大家都知道黑手黨的厲害,如果我們一直這樣群龍無首,各自為戰,很容易就會被黑手黨給滅了!」


因為這個大鬍子說的是俄語,郝仁根本聽不懂,瑪絲洛娃就小聲幫他翻譯。然後還告訴郝仁,這個大鬍子叫格拉西姆,是伏爾加格勒的堂主。


格拉西姆剛說完,又一個胖子說道:「格拉西姆,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瑪絲洛娃又告訴郝仁,這個胖子叫季米特里,是烏里揚諾夫斯克市的堂主。

格拉西姆聽了季米特里的話,就開門見山地說:「我的意思是,我們原先北極熊組織屬下的各個堂口,還可以組成一個聯盟。大家合力對抗黑手黨,才能保住各自的地盤和利益。」

格拉西姆的話一出口,頓時引起眾人的議論紛紛。有的贊成,有的反對。總的來說,持反對意見的少。估計他們都知道,以一家之力,根本不是義大利黑手黨的對手。

季米特里譏諷格拉西姆:「你是不是就想做聯盟的盟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