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既然我這麼美,爲什麼剛纔你只看不動呢?”

“看着我的眼睛告訴我,你想要我嗎?”莫林薩爾雙手摟住秦少傑的脖子,雙眼含情脈脈的看着秦少傑的眼睛問道。

“我……”

秦少傑話還沒說完,便看到莫林薩爾那藍寶石似的雙眼突然變成了雪白,然後,一陣寒氣從腳底升起。

低頭一看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雙腳已經被一層冰牢牢的與地板鏈接在了一起,接着,冰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向上蔓延。

“咯咯,小帥哥,好玩嗎?”莫林薩爾嫵媚的笑着,然後開始後退。“告訴你哦,我可是最喜歡冰雕的,如果能在裏面再加上各種各樣的彩燈,會更加漂亮呢。”

隨着莫林薩爾話音剛落,秦少傑整個人就已經被凍成一個閃閃亮亮的人性冰棍,牢牢的戳在房間門口。

“小帥哥,你還真沒用呢。”莫林薩爾走到冰雕面前,一邊撫摩着那如絲綢一般華潤的冰層,一邊笑道。“不過,卻是硬了很多呢,咯咯。”


說罷,莫林薩爾便轉身走回牀邊,從牀頭櫃上拿出一部手機,按了兩下便放在了耳邊。

還沒等手機裏傳出聲音,莫林薩爾就感到手指一鬆,接着,手機便脫手而出,“啪”的一聲撞在了牆上,然後變成了一堆零件後,才嘩啦啦的掉在地上。

“是誰。”莫林薩爾大驚,轉頭向門口看去,卻發現被凍成冰雕的秦少傑還老老實實的戳在那,一動都沒動。

“還能是誰呢?當然是你的小帥哥咯。”

莫林薩爾正在疑惑,卻突然聽到身後又傳來了聲音,連忙向旁邊一閃,轉過身來,便看到不可置信的一幕。

只見她剛纔做過運動的牀上,此時多出一個人,正是那個被她自己親手凍成冰雕的男人。

“你究竟是誰?”莫林薩爾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耍了,臉上也沒了那嫵媚的笑容,看着躺在牀上的秦少傑警惕的問道,同時,眼睛還看了看被她扔在牀上的那槍。

“你想要這個?”秦少傑指了指槍,然後勾了勾手指頭,槍就跟被繩子拉住一樣,直接飛到了秦少傑手中。

接着,秦少傑便用雙手握住槍,向裏一壓。

一陣咯吱咯吱的響聲過後,一把金屬做成的手槍竟然被壓成了一團鐵球。

“喏,給你。”說着,秦少傑就把那團之前還是槍的鐵球扔到了莫林薩爾手中。

“大力神?”莫林薩爾美麗的俏臉頓時難看了起來,一雙藍寶石一般的雙眼驚疑不定的看着手中的鐵球說道。

“大力神?”秦少傑微微一笑,說道。“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這名字也挺不錯的,我在某些時候確實很大力喲。”

“你找死。”莫林薩爾突然喊了一聲,然後,那雙眼睛又變成了雪白色,秦少傑只覺得房間內突然捲起一陣冷風,接着,莫林薩爾身體周圍就飄起一朵朵潔白的雪花。

那雪花環繞在莫林薩爾周圍停留了片刻,突然就如出膛的子彈一般,飛速向秦少傑射去。 一條繩子能做什麼?

當然,一條繩子的作用有很多,在不同人的手中就有着不同的作用。



在農民手中,它可紮成一個稻草人;在獵人手中,它就成了獵捕動物的圈套;在女人手中,它可以用來拴住男人的心。

但是,如果這根繩子在一個男人手中呢?

答案很簡單—–它可以捆住一個壞女人。

秦少傑沒有動,依然以半死不活的姿勢靠在牀頭,任由莫林薩爾那一朵朵看似晶瑩,卻鋒利無比的雪花向他身上打來。同時,秦少傑的手裏卻變魔術似的多出一條登山用的纜繩。

雪花如出膛的子彈一般,不斷的打向秦少傑,卻都在距離他身體還有幾釐米的地方被秦少傑的護體罡氣彈開,根本傷害不了他半根毛。

“唰”

秦少傑手中的繩子脫手而出,如一條遊動的毒蛇一般,速度奇快的向着莫林薩爾飛去。

莫林薩爾想躲,卻已經來不及了,繩子如有了生命一般,直接纏繞上莫林薩爾的胳膊,然後繞啊繞啊的,片刻後,莫林薩爾就被困了個結結實實。

“放開我。”莫林薩爾掙扎着對秦少傑喊道,但無論怎麼掙扎,都掙扎不開身上的繩子。

繩子只是普通的繩子而已,但秦少傑卻在上面注入了一道軒轅訣的真元。這樣一來,這條普普通通的纜繩,就變成了一件低級法器。

之所以說是低級法器,是因爲秦少傑根本沒有認真的猝煉過,只是一時興起,隨便那麼弄了一下而已。

但就算是低級法器,上面帶有軒轅訣的真元,想捆住莫林薩爾也是再容易不過了。

秦少傑一翻身從牀上跳了下來,走到莫林薩爾的面前,卻看到莫林薩爾正在用她的異能不斷的使繩子結冰,想要弄斷繩子,但每一次在冰面破碎後,繩子都完好無損,她仍然被捆的結結實實。

“沒用的。”秦少傑笑着說道。“我跟你做個交易如何?”

“什麼交易?”莫林薩爾擡起頭,嬌豔的臉頰上寫滿了不甘。

“很簡單。”秦少傑笑道。“你的名字我已經知道了,就不用說了。只要你說一下你們來華夏的目的,然後老老實實的跟我回去,讓我們研究一下就行。怎麼樣?只要你答應我,我就放開你。”

“放心吧,研究完了就會放你走的。”秦少傑補充道。“告訴你啊,你很划算的。在我們華夏,只要是搞科研實驗,不管你是研究者還是被研究的,都有錢拿喲。”

秦少傑就跟大灰狼騙小白兔開門一樣,開始跟莫林薩爾談起了交易。

“哼”

莫林薩爾不屑的嗤笑一聲,說道。“你當我是小孩子那麼好騙嗎?誰會相信你的鬼話纔是見鬼了。”

“不過。”莫林薩爾突然話鋒一轉,說道。“如果你肯告訴我一些事情,我或許也會告訴你一些。”

“這樣啊?”秦少傑想了半天,才說道。“可是,現在你是我的俘虜呢,你應該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吧?”

“你……”莫林薩爾鬱悶至極。看他歪着腦袋想了半天,還以爲他會同意呢,可誰想,對方竟然說出這麼一句話。

“我?不行不行。”秦少傑連連擺手,滿臉糾結的說道。“我可不能當你男朋友,我已經有老婆了,讓我老婆知道,非鬧離婚不可。”

莫林薩爾承認,眼前的這個男人那張嘴的確足夠厲害。

讓你當我男朋友?我他媽的什麼時候說過?上帝啊,趕快打個雷劈死這個自大的傢伙吧,或者打個雷把我劈死吧,不要讓他出現在我眼前了—-莫林薩爾閉上了眼睛,開始乞求上帝。

“你殺了我吧,我是不會說的。”好一會,莫林薩爾纔看着秦少傑,一臉堅定的說道。

“別啊。”秦少傑搖頭,說道。“好歹你也是個美女呢,殺了多可惜啊。”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我的同伴就在旁邊的幾間房間裏,被他們發現,你跑不掉的。”

“也對啊。”秦少傑突然一臉驚慌的表情,自言自語的說道。“怎麼辦啊,要是被他們發現了,我會死的,完了完了,你那個雪花都那麼厲害,你的同伴要是過來了,我怎麼辦啊。”

莫林薩爾臉色一喜,不動聲色的說道。“不如這樣,你放開我,我就當沒見過你,不然讓凱撒隊長看到你,他會用火焰把你燒成灰的。這麼一個小帥哥,我也捨不得你死呢。”

“啊?你們凱撒隊長竟然會放火?”秦少傑臉上的驚訝越來越濃,不可思議的說道“好厲害的異能者啊,那另外兩個人呢?也很厲害嗎?完了完了,我這次死定了。”

“當然了,除了我,他們三個都很厲害的。”見秦少傑害怕了,莫林薩爾連忙說道。“羅格的風系異能會像絞肉機一樣,把你攪成碎片的。約瑟夫的……”

說着,莫林薩爾突然停了下來,一臉憤怒的看着秦少傑喊道。“可惡的混蛋,你竟然套我話。”

秦少傑見被莫林薩爾識破,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又回覆了他那無賴似的笑容,說道。“我哪裏套你話了,這可是你自己說出來的。”

“對了,你還沒說,那個什麼約瑟夫是什麼類型的呢。”秦少傑一臉求知的問道。

“我不會說的。”莫林薩爾憤怒的轉過頭,決定不再看秦少傑—–這混蛋,竟然裝瘋賣傻套自己的話。

“哎,非要我刑訊逼供才說嗎?”秦少傑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一邊說着,一邊走到莫林薩爾的旁邊,一把就把她抗在了肩膀,然後走到外間,扔在了沙發上。

“你要做什麼。”莫林薩爾有些慌張的問道,她也放棄了抵抗,因爲她現在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這個男人的對手。

“刑訊逼供啊。”秦少傑理所當然的說道,然後一把抓住莫林薩爾的肩膀,把她翻了個身。接着,“啪”的一巴掌,就打在莫林薩爾那僅僅被睡衣包裹住點的屁股上。

“你……你混蛋。”莫林薩爾頓時喊了起來。

“你這人,真是不講理。”秦少傑一臉不悅的說道。“我都提前說了要刑訊逼供的。”說着,秦少傑又擡起手,準備再來上一巴掌。他覺得,這女人的屁股彈性還不錯呢。

“砰砰砰”

秦少傑的巴掌還沒落下,外面就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接着,就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進來。

“莫林薩爾,你在嗎?我是凱撒!” “莫林薩爾,你在嗎?我是凱撒!”

門外傳出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

“嗚”莫林薩爾剛要叫喊,秦少傑卻先一步用一道真元封住了她的嘴,讓她一瞬間就變成了啞巴,除了嗚嗚的聲音,什麼都喊不出來。

“莫林薩爾,你在嗎?”凱撒的聲音再次響起。“我知道已經很晚了,但我有些話還是要跟你說的。”

“不錯嗎?”秦少傑眨了眨眼睛,揶揄的說道。“我還以爲你們異能者都是機器人呢,原來也有感情啊,看情況,這叫凱撒的傢伙對你還有點意思呢。”

“嗚。”莫林薩爾說不了話,只能幹瞪着眼睛,一臉憤怒的看着秦少傑嗚嗚的叫着。

秦少傑看了看門口,便輕步向門口走去。

既然又有一個送上門來,那自己何必要客氣呢?

“咔嚓”一聲,秦少傑將門打了開。剛準備動手,卻發現門外竟然空無一人。

“不好。”秦少傑心裏一驚,便明白自己上當了,連忙飛身後退,而這時候,一團火球卻向秦少傑砸了過來。

“散。”什麼一邊後退,一邊隨手一揮,那拳頭大小的火球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這時,門口也多出一個人,正是莫林薩爾說的凱撒。

一身黑色的休閒西裝,身高接近兩米的凱撒如一座山一般擋在門口,一頭火紅色的頭髮如燃燒的火焰一般,披散在肩上。

“你是誰?”凱撒對視着秦少傑,又看了看被捆成糉子扔在沙發上之直哼哼的莫林薩爾,說道。“放了她,我讓你走。”

“別開玩笑了。”秦少傑笑着與凱撒對視着。“這女人剛纔還想把我凍成冰棍呢,好不容易纔抓到,怎麼能說放就放呢?”

“那你只能死了。”凱撒面無表情的說道。

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一絲喜怒哀樂,彷彿他臉上的五官是用膠水粘上去的,做一點表情就會掉下來一樣。

說着,凱撒兩隻手攤開,上面燃燒出兩團赤紅色的火焰,緊接着,從他的腳下開始,漸漸的也冒出那赤紅色的火焰,然後蔓延到全身,片刻後,凱撒的全身竟然被那火焰包裹住,就好像整個人被燒着了一樣。

讓秦少傑驚奇的是,凱撒被火焰包裹住,而他身上那套黑色的休閒西裝卻完整無損。

“我靠,什麼牌子的衣服,改天我也買一套去。”秦少傑一邊說着,一邊後退。

他還沒摸清楚凱撒的實力,冒然跟凱撒對上可是明智的選擇。

他倒是無所謂,就算是打不過凱撒,也可以安然離開,但這酒店住的其他客人就不好說了。

萬一凱撒一個沒玩好,把整個酒店給燒着了,那損失可就大了。

凱撒一步一步的靠近,秦少傑甚至能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因爲他身上的火焰漸漸稀薄了起來。


“你玩火,我也會。”秦少傑大喝一聲,雙手中也出現了兩團橘紅色的火焰。

“試試我的三味真火。”秦少傑雙手齊齊向前拍去,兩團火焰便向凱撒的身上打了過去。

凱撒竟然毫不在意,任由那兩團橘紅色的火焰打在自己身上。

“我靠,竟然沒事。”秦少傑大驚。

只見那兩團三味真火打在凱撒的身上,竟然被凱撒身體周圍的火焰吸收了進去,消失的無影無蹤。

“雕蟲小技。”凱撒不屑的說道,也不急於進攻。

在他眼裏,秦少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不用驚訝。”凱撒說道。“小小的火焰,怎麼能比的上我這太陽的熱度。”

“太陽你全家。”秦少傑罵了一句,也不用任何武器,全身突然爆發出一團金色的光芒,正是軒轅訣的氣息。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