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輕蔑如同利刃的眼神,看得夏凡無地自容。

”雲朵,是你嗎?“

張新民站在門口,輕聲喚道。

”張伯伯,幾年不見,老得我都認不出你了。“

歐陽雲朵笑嘻嘻的跑過去與張新民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歲月催人老,你都長這麼大,這麼高了,而且還是個絕世大美人。“

張新民讚不絕口。

”哎哎,把我身上這玩意弄走。“

夏凡動不敢動,又不敢得罪人家。

”哼,下次非叫它咬你一口。 我只是一只小貓咪

歐陽雲朵手臂一招,那隻蠍子消失不見。

”藏哪了?“

夏凡圍着歐陽雲朵轉了兩圈,一無所獲。

”看什麼看?信不信我變出一條蛇纏死你!“

歐陽雲朵急忙護住胸,以爲夏凡又要佔她便宜。

”呵呵,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歐陽雲朵,來自於西藏,是我一位老友的孫女,這次來協助我對付日本醫者。“

”小孩子家出門,大人怎能放心。“

夏凡陰陽怪氣的哼唧道。

張新民又道:“夏凡,宛城醫學院的學生,醫術非凡,現在正式是我醫院的一名醫生。”

“下凡?夏天的番茄簡稱吧?看不出醫術哪裏好,一隻毒蠍都對付不了。“

歐陽雲朵小嘴幾乎撇到天上去。

這女孩真是睚眥必報,夏凡不在逗她。

張新民讓兩人坐下,鄭重說道:“今天從省城來的這位領導,主導着省內所有醫療行業的生殺大權,據說他身患慢性病,一直沒治好,等會見面時,我要你們兩診斷出對方病情,再列出治療方案,如果治好了這位領導的病,你們的醫術將會得到認可。”

“張叔,你就別賣關子,是不是衛生局局長?”

夏凡猜測道。

“確切的說是衛生廳廳長!醫療界的鐵面包公,有一點,我不得不提醒你,此人是王崑山的表哥,你要有心裏準備。”

這個消息無疑是一枚重型**,夏凡對這位局長的好感頓時降低不少。

“張院長,省衛生廳廳長一行已抵達醫院。”

張新民的女祕書氣喘吁吁的跑來。

“走,我們出去迎接。”

張新民帶着夏凡和歐陽雲朵出了行政樓。

此時,一行人已經走到樓下。

“吳廳長,歡迎你們蒞臨指導工作!”

張新民疾走幾步,恭恭敬敬的與吳廳長及其身邊的領導一一握手。

“吳廳長,第一人民醫院在張院長的帶領下,已經準備就緒,並且已經挑選出最強精英,等待你的考覈。”

省領導都下來了,身爲宛城衛生局局長李學才,自然陪在左右,只有人民醫院爭光了,才顯得他的政績。

“恩,日本代表來者不善,切不可掉以輕心。”

吳廳長點了點頭。

“決不辱使命!”

李局長信誓旦旦保證。

“吳廳長,會議室已經準備好,請你做出指示。”

張新民領着一行人進入一樓會議大廳。

自見到吳廳長,歐陽雲朵的視線沒離開過他的身。

夏凡則不然,始終都沒注視他,而是借進屋機會,利用靈目快速掃視一遍。

落坐後,張新民輕聲問道:“你們倆看出什麼毛病沒?”

“臉色發青,嘴脣暗紫,呼吸不順暢,應該是支氣管哮喘併發心臟衰竭之症。”

歐陽雲朵率先說道。


“夏凡,你呢?”

張新民看向夏凡。

“和她診斷一樣,支氣管哮喘併發心臟衰竭,左右心室肥大,病情最低在五年以上。”

很顯然,夏凡的診療比歐陽雲朵還要詳細。

“畫蛇添足,囉裏囉嗦,哪有心衰病人心室不肥大的。”

歐陽雲朵狠狠颳了夏凡一眼。

“你們判斷非常正確,有沒有辦法祛除病根?”

張新民又道。

“以毒攻毒,效果雖然緩慢,一週左右也能徹底痊癒。”

歐陽雲朵搶先說道。

“如果鍼灸輔助內氣,短時間內即可治癒,不過,以前沒治過此類病人,心裏沒底!”

無論任何病情,在沒有治癒之前,不可妄下結論,夏凡明白其中道理,說起話才留有餘地。 “表哥!”

傾世盛寵:冷帝的新妻

吳廳長默然點頭。

王崑山瞅了眼張新民,當看到夏凡那一刻,臉色當即變得極爲陰沉,隨即坐在靠前位置。

妻色難擋:總裁束手就寢 ,夏凡心情無法平靜,神情異常冷厲,尤其見他不可一世的樣子,真想撲上去狠狠猛揍一頓。

察覺夏凡異樣,張新民不動聲色的拍下他的肩,“知道我爲何一直沒動他了吧?人家樹大根深,沒有好的機會,難以撼動,雖說吳廳長剛正不阿,鐵面無私,但有一個致命弱點,就是護犢子!”

夏凡沒言語,而是思索着如何對付王崑山,試想一個對你動了殺機的人,你會無動於衷嗎?

吳廳長坐在主席臺,深邃的目光從衆人身上掃過,清了清嗓子。

“有請吳廳長訓話。”

李局長率先帶頭鼓掌。

頓時,會議廳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

吳廳長示意停下,聲如洪鐘,“宛城第一人民醫院,作爲我省高端醫院,不僅在省內,而且在國內也享有聲譽,幾年前與日本株式醫院達成協議,定於每兩年舉辦一次中日醫術交流會,看似普通的醫術切磋,實不知對方派來了國內頂尖醫術天才,在過去兩界比賽中,一勝一敗,算是平局,此役堪稱沒有硝煙的戰爭,卻是一場國與國之間的醫術較量,其勝敗不僅關乎着個人榮辱,也關係到國家的醫療水準。”

“國家非常重視,委派國家衛生部及華夏神醫院前來督戰,甚至爲我們醫院開綠燈,承諾此次表現最突出最優異的醫生,將有機會進入華夏神醫院深造一個月,這樣的殊榮,在國內史無前例,所以,我代表省衛生廳前來加油助威!”

幾十人的會議廳響起熱烈掌聲。

“下面歡迎院長張新民講幾句。”

吳廳長使勁咳嗽幾聲,走到王崑山身邊落座。

張新民起身,穩健的來到主席臺,先是深深鞠了一躬,“首先歡迎各位省級領導在百忙之中大駕光臨,不勝感激,同樣也感謝市局長期對第一人民醫院的扶持,我相信有了你們的參與,中日醫術交流會必定取得圓滿成功!經院董事會研究決定,精挑細選十名醫術精英,分別爲國醫大師華春佗,婦產科主任呂文蓮,兒科主任肖玉梅……歐陽雲朵、及後起之秀夏凡。”

當提及夏凡的名字,響起唏噓的聲音,不用看就知道從王崑山那裏發出的。

“張院長,是我耳朵不好使,還是你念錯了?夏凡連實習生都算不上,他有什麼資格參加這次交流會!”

十人名單中沒有王崑山,本身他心裏就不服氣,一聽到夏凡名字,更是火冒三丈,當着衆人面出言質疑。

“不管怎麼說,他比一些幹了幾十年的老醫師水平都高,何況經過多次考驗,成功治癒數例臨牀疑難雜症。”

張新民故意把夏凡擡得高高的,目的引起省領導注意,之前正愁着找不到合適理由,結果王崑山這二貨促成他的心願。

“我堅決反對,夏凡的醫術得不到大家認可,必須更換人員。”

一個小小急診科主任,當着省領導市領導的面,吆五喝六,弄得吳廳長臉色都不怎麼的地好看。

“行,事是你挑起的,那麼當着衆領導的面,你和夏凡比試一下,誰的醫術高,誰出戰怎樣?”

不這樣做不足以震懾。

“我同意!你說怎麼個比法?”

王崑山躍躍欲試,他不信會輸給一個乳臭未乾的娃娃。

“我反對,大敵當前,應該團結一致,共同對外。”要不是礙於吳廳長,李局長肯定當場發飆,訓斥王崑山胡鬧。

吳廳長沉吟片刻,眼底的失望之色一閃即逝,自己表弟那麼優秀而不用,偏偏重用年輕小夥子,他倒要見識一下夏凡醫術, 心裏有了決定之後,說道:“不防拿我做試驗,誰能準確無誤的做出正確診斷,並能減輕我的病情,算誰勝出,便有資格參加。”

“好!”

王崑山拍手稱快。

夏凡保持沉默。


“夏醫生,你是否同意?”

張新民徵詢夏凡意見。

“一切聽領導安排。”

夏凡表明態度。

“好,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首先確診我的病情。”

吳廳長毫不避諱自己患有疾病。

“我先來,表哥面呈紫紺,呼吸氣喘,身患支氣管哮喘八年,發展成心衰三年,因長期服藥,已對藥物產生依賴性,病情反覆發作加重,只能依靠輸液緩解,身體狀況不容樂觀,目前,世界醫學對這種病也沒很有效的辦法,貴在預防,有效控制!”

“哦,如果你是我的主治醫生,該怎樣治療?”

吳廳長對王崑山的分析非常滿意,期待有好的治療方案。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