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不好吧!既然都已經到了咱們家門了,再怎麼說也進來坐坐嘛!”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急忙朝着趙二彪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了!不用了!下次再說吧!”

一邊說話,孫莫愁一邊穿好了衣服便要出門去。

見孫莫愁真要出門去,趙二彪一個勁兒的叮囑孫莫愁注意安全,而見到孫莫愁真走了,趙二彪穿着一個頂起來的內褲想要出去送送,可是,一想到孫莫愁的閨蜜站在外門便不好意思遠送,只得站在牀邊一個勁兒的叮囑孫莫愁注意安全。

孫莫愁剛剛出門去,站在牀邊的趙二彪便聽到孫莫愁的聲音嘻嘻的響了起來。

“咱們都長時間沒有見過面了,你們現在還好吧••••••”

聽到孫莫愁這樣興奮的說話,趙二彪心中也稍稍的放下心來,心中暗道孫莫愁最近一陣子就跟在自己的身邊了,和閨蜜出去散散心也是很不錯的便不再那麼擔心了,相反,趙二彪現在要擔心的是自己,因爲,孫莫愁剛剛把自己的慾望挑逗起來她卻走了,看着自己的“小夥伴”遲遲不罷休的樣子,趙二彪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孫莫愁剛剛離開了二彪物流公司的範圍便對着身邊的中年婦女說道:“大姐,謝謝你,你時間掌握的不錯,很好,這是之前講好的一百塊錢!”

一邊說話,孫莫愁一邊把手裏面的一百塊錢遞給了身邊一位五十多歲的大姐。

大姐接過錢對着孫莫愁說道:“妹子,以後要是還有這樣的活的話,你還找我,敲敲門一百塊錢就到手了,我保證每一回都辦的妥妥當當的!”

聽到身邊的中年婦女這樣說話,孫莫愁無奈的笑了笑,然後便獨自一個人朝着遠處慢慢的走了去,身影在昏黃的路燈的映襯下稍顯孤寂。

趙二彪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工作後,剛想開始“工作”後,忽的聽到後院有窸窸窣窣的聲音,而一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趙二彪馬上變得警惕了起來,因爲趙二彪知道,這個時候,肯定不會是自己的人。

穿好了褲子後,趙二彪躡手躡腳的朝着後院走了去,一邊走心中一邊暗暗的想道:“難道是招了賊了!要真是賊的話,他的膽子可真是太大了,竟然敢偷到二彪祖宗這裏來了!”

就在趙二彪心中這樣想的時候,後院的聲音越來越大了,而趙二彪的警惕性也越來越高了,已經將黑色摁子拿了出來了,就等着給那人一個大大的下馬威了。

趙二彪悄悄的靠到了窗戶邊上,而透過窗戶看過去,趙二彪果然在昏暗的後院中看見了一個走過來的身影。

一見到走過來的身影,趙二彪心中暗暗的想道:“這也太猖狂了吧!竟然這麼明目張膽的!也不知道稍稍的注意一下!邁着大步就走過來了!好吧,今天就讓你知道我趙二彪的本事!”

心中剛剛這樣一想到,趙二彪便一下子踢開了通向後院的門,然後朝着黑暗中的黑影大聲的喊道:“你是誰?竟然敢跑到二彪祖宗這裏來偷東西!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說話的同時,趙二彪已經輕輕的按下了手裏面的黑色摁子,而黑色摁子前段放出來的淡藍色光焰在趙二彪的控制下,正好的落在了那個人的身邊。

那個人被趙二彪放出來的淡藍色光豔嚇了一跳,啊的一聲便朝着趙二彪竄了過來。

通過淡藍色光豔的映照,再加上那人啊的一聲,趙二彪心中暗暗道:“怎麼回事個女的,聲音還特別的熟悉?”

就在趙二彪還沒來得及想明白的時候,忽見的那個黑影朝着自己撲了過來。

一見到黑影撲了過來,趙二彪下意識的一側身,然後,猛的伸出右手,右手手肘正好卡在了那個人的喉嚨上。

一意識到自己的肘卡在了那個人的喉嚨上,趙二彪毫不猶豫的向後一收,將那個人緊緊的鎖死在自己的懷裏面。

害怕懷裏面的人再做掙扎,趙二彪忙將左手圍在了那個人的胸前。

確定自己將那人控制住了以後,趙二彪對着懷裏面的人說道:“你是什麼人?”

趙二彪這樣問完以後,懷裏面的人掙扎的更歡了,懷裏面的人掙扎的越歡,趙二彪鎖的越緊,在將右手緊緊鎖死的同時,趙二彪的左手也沒有閒着,狠狠的勒着那個人的胸前。


趙二彪雖然覺得左手處傳來一陣陣酥酥軟軟的感覺卻沒有心思去享受,只想弄清懷中人是誰。

“二••••••彪••••••二彪••••••是我呀•••••••王姐••••••”

聽到懷裏麪人這樣斷斷續續的說道,趙二彪趕快將右手鬆了開,然後接着屋裏面的燈光看了一下,驚異的發現果然是王紅霞。

“王姐,怎麼是你?”趙二彪太過驚訝,忘了徹底鬆開手。

“是••••••是莫愁••••••莫愁讓我把後院的活弄完再走的••••••我剛剛弄完••••••” 一聽到王紅霞說是孫莫愁讓她這樣做的,趙二彪心中稍稍的驚異了一下,因爲孫莫愁平時最體諒王紅霞的,不管有什麼事兒,只要一到了下班的時間肯定第一個讓王紅霞離開的。

就在趙二彪心中這樣暗暗的想着的時候,還被趙二彪摟在懷中的王紅霞弱弱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你能不能放開我!你勒的我喘不上氣來!”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趙二彪看了看放開的右手對着王紅霞說道:“我已經放開了呀!”

“不是那隻手!是另一隻手!”

一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趙二彪才反應過來,趕快放開了緊緊的勒在王紅霞胸前的手,而直到放開時,趙二彪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有多麼的用力,從王紅霞胸前傳來的陣陣酥酥軟軟的感覺也瞬間傳遍了趙二彪的全身。

“二彪,你沒事兒吧!?”王紅霞對着趙二彪問道。

趙二彪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趕快對着王紅霞說道:“沒事!沒事!嘿嘿••••••”

“既然沒事兒的話,爲什麼你一直頂着我?”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趙二彪微愣了一下後馬上反映了過來,趕快向後急急的退了幾步,然後抓起一條褲子,慌慌張張的穿在了身上,不過,即便是這樣,趙二彪還不得不稍稍的弓着腰,生怕“小夥伴”太明顯。

見趙二彪一副緊張的樣子,王紅霞趕快對着趙二彪說道:“你坐下來吧!”

趙二彪急急忙忙的坐下來以後,趕快拿起杯子蓋在了自己的雙腿之間,然後如釋重負的對着王紅霞說道:“莫愁,怎麼能夠讓你現在纔回家呢!真是的!等她回來我好好的說說她!”

王紅霞一邊四下的張望着一邊對着趙二彪問道:“莫愁不在嗎?她去哪裏了呀?”

“莫愁剛剛被好久不見的閨蜜找了出去!”

“原來是這樣!二彪,沒事,沒事,我回家也沒什麼可乾的,在這兒乾點活兒也不錯,你可千萬不要埋怨莫愁!”

“王姐,最近一直忙着工作的事情,也不知道你還好不好,你的公公婆婆有沒有再找過你的麻煩呀?”

聽到趙二彪這樣問,王紅霞滿臉笑容的搖了搖頭。

“王姐,其實,我想和你說聲對不起,我並不知道••••••”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趕快擺手打斷了趙二彪的話,然後笑着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你什麼也別說了,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嘛!我一個人••••••”

“是呀!是呀!你沒什麼事兒就好了!我還害怕剛剛出手太重,傷了你呢!”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才發現自己剛剛想多了,微微的低着頭掩着自己的尷尬對着趙二彪說道:“那個••••••那個••••••剛剛你的下手真是夠狠的,真把我勒的夠嗆,我的胸現在還疼••••••”

“王姐,我不是有意佔你便宜的,不是想要摸你的胸••••••”

見趙二彪解釋的樣子,王紅霞嘿嘿一笑說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再說了,就算你是故意的還能夠怎麼的,你忘了我還替你口••••••”

看着一點點被支起來的被褥,王紅霞嘿嘿直笑,然後笑着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還想不想再來一回!?”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趙二彪心裏面不禁癢癢了一下。

就在趙二彪一慌神的時候,王紅霞哈哈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跟你開玩笑的!哈哈••••••”

“其實我也是••••••”

“二彪,天不早了,我要回家了,你好好的等着莫愁回來吧!另外,莫愁現在懷着孕呢,以後儘量讓她少出去!”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趙二彪點了點頭,然後起身要送王紅霞。

見趙二彪要起身,王紅霞笑着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你確定你現在能夠站起來?”

“那個••••••那個••••••王姐,我就不送你了!你一路上注意安全!”

朝着趙二彪笑了笑後,王紅霞便開門要走,可是,使勁推了幾下門後,門卻絲毫沒有反應。

王紅霞臉上紅暈泛起,後身對着趙二彪柔聲的說道:“二彪,跟王姐你還玩這拐彎抹角的!”

趙二彪並不知道發生了,只是看着剛剛要走的王紅霞又一步一步的走了回來。

“王姐,怎麼了?”

“二彪,王姐是一個很直接的人,你要是真的有什麼想法的話,你就直說,王姐也不會拒絕你的!”


“王姐,你說什麼呀!我不明白!”

見趙二彪還是一副疑惑的樣子,王紅霞嘿嘿一笑,坐在了趙二彪的身邊,將手輕輕的搭在了趙二彪的“小夥伴”上面,然後曖昧的說道:“你不明白?它一定明白吧!”

“王姐,你不要這樣,我可不是隨便的人,我隨便起來不是人,我可憋了很久了!”

“哈哈••••••還跟你王姐裝深沉,你要是沒有什麼想法的話,爲什麼一邊讓我回家一邊悄悄的把門鎖上了!”

趙二彪本來心中確實是癢癢的,可是,一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頓時心中起了疑惑,看着王紅霞問道:“你說門被鎖上了?”

看着趙二彪確實疑惑的樣子,王紅霞認真的點了點頭。

見王紅霞這麼認真的點了點頭,趙二彪也沒管那麼多便大步的朝着門走了去,使勁的推了推門,果然發現門從外面被鎖上了。

見趙二彪這樣的反應,王紅霞對着趙二彪問道:“二彪,不是你鎖住的?”

趙二彪回過身來對着王紅霞說道:“不是我!我根本就不知道!”

“那是怎麼回事?”

說這話時,王紅霞下意識的朝着趙二彪下面鼓漲漲的地方看了一眼。

“我都這樣了,要真是我的話,我現在能不抓緊機會嘛!”

“也是••••••也是••••••”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了?”

“肯定是莫愁!”趙二彪言之鑿鑿的說道。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嘿嘿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這個莫愁真不愧是一個二貨!自己出去玩去了,竟然把我們鎖在屋子裏了!”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趙二彪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剛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王紅霞接着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我給莫愁打個電話吧!”

剛剛這樣說完話的時候,王紅霞的電話已經打了過去了,可是,電話裏面剛剛傳來嘟嘟的聲音,孫莫愁的鈴聲便在屋子裏面響了起來。

聽到孫莫愁的鈴聲響了起來,趙二彪和王紅霞兩個人沒費多大勁兒便在孫莫愁的一件衣服裏面找到了她的電話。

看着電話上顯示着自己名字,王紅霞無奈的笑了笑,然後拿着電話對着趙二彪說道:“看看你的好老婆,竟然連電話也落在家裏面了!”

趙二彪看着孫莫愁的電話說道:“二姐,莫愁可不是像你說的那樣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王姐看着趙二彪說道:“怎麼?說了莫愁兩句,你還不願意了?”

趙二彪對着王紅霞笑了笑說道:“王姐,你想哪裏去了,我哪能跟你不願意呀,只不過我是覺得這是莫愁故意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滿臉不解的看着趙二彪說道:“什麼?你說莫愁是故意的?故意什麼呀?故意把咱們兩個鎖在了屋子裏面!?”

趙二彪點了點頭,然後對着王紅霞說道:“我覺得莫愁根本不是和閨蜜去逛街了,即便真的是去和閨蜜逛街了你是她提前安排好的,而且,她今天也是故意把你留下來幹活的,不僅這樣,他還故意把我弄得興致大發,然後離開了,未得就是讓我和你••••••發生點什麼!”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心裏面更是不解了,看着趙二彪不解的問道:“你們連個口子這是幹什麼呀?一個比一個神叨呀?”

趙二彪坐在牀上,看着王紅霞說道:“王姐,我也只是猜測而已!”

“那你說說,他爲什麼要這樣做呀?”

一邊說話,王紅霞一邊坐在了趙二彪的身邊。

“其實,莫愁一直覺得對不起我,她覺得是因爲她懷孕的原因害得我少了許多選擇的機會,以前他就跟我說過好幾回,前幾天她還跟王川說起過這事兒••••••”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想也沒想的說道:“這是事實呀!你們的事兒真的是太突然了!”

看着趙二彪望過來的眼神,王紅霞嘿嘿一笑,改口說道:“其實,莫愁這樣想都是因爲莫愁二的品質,這件事兒哪是她對不起你呀,根本就是你對不起她,因爲你,她一個好好的小姑娘竟然懷了孕••••••”

趙二彪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誰說不是呢!可是,莫愁就是別不過來這個勁兒!總是覺得虧欠我的,所以纔會出現今天這種情況,想給我製造這樣的便利條件讓我和你••••••”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遲疑了好長實際,然後小聲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你覺得你應不應該把握住莫愁給你創造的機會?”

“王姐,你說什麼?”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