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天龍幫的守衛本來正打算對楊凡幾人發火想將他們趕走的,但見到青一風拋過去的三階上等魔核後,他那雙眼睛突然變得賊亮賊亮起來,見周圍的幾個守衛不曾注意,他立刻將枚魔覈收入囊中,然後稍加客氣地對青一風他們道:“看你們那麼有誠意,我這就去通傳一下吧。幫主見不見你們,那就得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見那守衛願意去通傳,黑斗篷內的青一風臉上出現了一抹冷笑,然後對那守衛道:“那有勞這位兄弟了。”

見到事事都可拿魔核來擺平,楊凡心裏覺得這魔真是個好東西,但總不能坐吃山空吧,原來在魔靈羣山之中確實收藏了不少,但這樣揮霍下去遲早也會用完的,所以在覺得那魔核的可愛同時,他心中對控制住天龍幫的心念也越來越強了。

等了半個時辰後,那名去傳信的守衛終於回來。來到三人面前後,他才極爲不耐煩地對楊凡幾人道:“算你們幾個走運,今天我們幫主心情好,願意見你們,你們跟我走吧。”

“有勞這位大哥帶路了”說着,楊凡三人便跟隨在那守衛後面向天龍山頂走去。

這天龍山四周都是幾百丈高的懸崖峭壁,只有一條剛好一人寬的小道從懸崖峭壁上盤旋而上,這條小道還是天龍幫花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纔開闢出來的。在小道每前進幾裏遠處,就有一個稍微寬敞點的小平臺,這小平臺就是天龍幫的哨位,這裏佈置着天龍幫手持強弩的守衛。

楊凡瞟了一眼那守衛手中的強弩,發現那強弩雖然比起他們上次攻打沙蠻首府鐵城時獲得的那種特製弩弓威力要弱上許多,但其威力仍然不小,一箭之下也足可讓一名大武師者受下重傷。

看到這天龍幫的地勢如此之險峻和防禦如此之強悍,楊凡幾人慶幸當時沒有選擇強攻,否則就算他們的實力不弱,結果估計也沒什麼好果子吃,不死也會受下重傷。 隨着楊凡一干人緩緩地行進,他們所到達的位置也越來越高。行進了近半個時辰後,他們已經來到了天龍山的山顛,這裏已經是高聳入雲端之中了,楊凡放眼向下望去,除了一片雲海之外竟然看不到下面的任何東西。


見狀,楊凡忍不住對那帶路的守衛感嘆道:“你們天龍幫這塊地方真是個好地方呀,猶如生活在雲端的感覺,你們真是名副其實的藏在天空之中的蛟龍呀。”

聽楊凡誇到天龍幫的好,那名守衛立即得瑟起來,應道:“那是,那什麼地獄門,火焰門的,雖然和我們天龍幫並列稱爲這黑三角領域的第一大幫,但是論起地理位置和環境優美來,那可是沒一個比得過我們天龍幫的。”

聞言,楊凡立即答道:“那是,那是。”

與此同時,其心裏想到:就讓你得瑟過夠吧,過不了多久你們這什麼三大幫派都會落入我楊凡的手裏的,白府你就等着我楊凡來將你家給炒了吧。那金星異雷我是無論如何也要得到的,就算不是爲了我自己,爲了能繼續延續嫣兒的生命我也要拼死一搏的。

成精的妖怪不許報案! 。面前出現的不再是那一人多寬的小道了,這裏出現的是一方平坦開闊的空地。顯然這塊空地是由一整塊巨巖獨立形成,它就猶如從天而將,落在天龍山頂上一般。觀其面積,竟然有幾十裏寬,那天龍幫總部就建立在那平坦的巨石之上。

估計是天龍幫內大都是野蠻之人的緣故,所以他們這總部的建築物風格也表現得極爲豪放。他們總部整體佈局遠遠看去,就如一條盤旋的巨龍一般,而中間那龍頭的位置,正好是他們幫主玉敬池的住所及辦事之處。整體看去,這天龍幫的總部還是很有幾分氣勢的。

楊凡粗略的掃視了一眼這天龍幫總部的各處守衛,發現竟然不下千人。其心中暗想:這天龍幫果然是富有得狠呀,這上萬人的幫衆開支,要是沒有一條穩定的財路,估計是支撐不下去的。

沒有財力和實力,在這黑三角領域是什麼都幹不成的,更別說什麼開幫立派的事情了,楊凡他們決定先下手解決財路的問題是一個非常明智的選擇。同時,楊凡自己也越來越發現自己天生具備的領導天賦了,其心中又是好一陣得瑟。

“你們在這等着,我先進去通傳一下,然後再來帶你們進去”行到天龍幫總部門口時,那帶路的守衛對楊凡幾人道。

聞聲,楊凡幾人立即停下腳步來,開始打量起這天龍幫總部的兵力佈置和相關的環境來。

片刻後,那守衛終於出來了,他來到幾人面前後,先是不說話,手在青一風面前伸了伸。見狀,青一風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圖,當下又將一枚三階中等魔核遞了過去。

見到手中的三階魔核後,那守衛立即喜笑顏開起來,道:“幾位貴客這邊請,我們幫主在裏面等你們呢。”

在那名守衛接過青一風手中那枚三階魔核時,楊凡已經將那名守衛的模樣刻在腦海裏了,其心中道:小子你就貪吧,你以爲我楊凡的東西就那麼好貪的呀,要不了多久我會要你連你自己的老本都給我吐出來的嘿嘿。

進入天龍幫的大廳之後,一名四十五六歲年紀,虎背熊腰,袒胸露乳且披着一頭散發的大漢出現在楊凡幾人的眼前。那身材和那氣勢,頓時給衆人一種石塔立於眼前的感覺,其那窺覬期武侯強者的氣息此時是毫無保留地釋放了出來。

來到大漢前,那位帶路的守衛躬身對那大漢道:“幫主,這幾人就是說有上等魔核需要親自與您交易的人。”

然後那守衛又轉身對楊凡幾人道:“這就是我們幫主,你們還不快見過我們幫主。”

“見過玉幫主。”聞聲,楊凡幾人同聲道。

“李二,你下去吧,這沒你什麼事了。”那大漢見楊凡幾人到來後,對那守衛道。

“是,幫主”聞聲,那守衛便退下大廳去。

“聽說你們有上好的魔核需要找我親自交易?你們要知道,如果沒有讓我玉敬池滿意的魔核,而你們又來打擾到我了,那麼你們將會是個什麼樣的下場嗎?”見楊凡幾人都帶着黑色的斗篷,玉敬池也有些警惕地威脅他們道。

他其實在楊凡幾人走進大廳那一刻就已經用靈力感應過各人的實力了,他奇怪的是隻能感應出青一風一個人爲冥思期武靈的實力外,另外兩人的實力他們卻看不透,但他感覺告訴他,這兩人的實力絕不會比他實力還強,所以他這纔敢威脅起眼前的三人來。

“這不用玉幫主操心,等你看了我手中之物後,你就會覺得我們值不值得你待見了。我今天也就拿了一枚樣品過來,玉幫主也不要有其他的想法”聽到玉敬池毫不客氣之言後,楊凡也冷冷地道。說着將手中一枚五階上等魔核拋了過去,爲了不讓這玉敬池有殺人搶劫的想法,楊凡故意提醒道。

接過楊凡拋過來的五階上等魔核,玉敬池眼睛突然放出了兩道亮光,作爲行家的他當然知道手中這枚五階上等魔核的價值起碼值八百萬幣,他做了那麼多年的魔核生意,像這樣的極品他卻僅僅只見過三次而已。第一次見到是在白易城城主白易手裏,另一次見到是在煉城煉幫幫主公孫炎那老怪物手裏。如今見到自己也可以擁有這等極品魔核時,他心中那是異常的激動,其立即有直接將此物佔爲己有將這幾人除掉的想法。但聽了楊凡說這只是個樣品還有很多這樣等級的貨後,做爲生意人的他立刻提醒自己要忍住一時的貪念,等將楊凡手中所有的極品魔核弄到手後再行將他們全部給解決了。

平靜了下心中激動地情緒後,玉敬池淡淡地對楊凡道:“這魔核還過得去,如果閣下有大量這樣等級的魔核的話,我可以考慮與你們交易。不過我要求下次一起交易,將你手中所有這樣的魔核全部帶過來,然後我們一次行交清。爲了我們以後能長期合作,我決定給你大於市場上的價格,一千萬幣一枚如何?”

聽聞玉敬池之言後,楊凡心裏想:靠,你當老子是傻子呀。 偷龍轉鳳:誘愛魅影總裁 ,等我把東西全部帶來了,還能回去嗎?你這話只能去騙小孩子,你這老東西入行那麼久了,怎麼還是不怎麼入道呀?不過我這次來的目的是掌控你們天龍幫,而不是爲了和你做什麼鬼交易。

楊凡假裝思考了一下後,這纔對玉敬池道:“好吧,既然玉幫主如此夠意思,那麼我也不小氣,這枚五階魔核就送給玉幫主做爲見面禮吧。”


“哈哈哈,閣下果然很上道,那今日我玉敬池就盡地主之誼,請各位喝上一杯吧。”聽到楊凡竟然將這枚珍貴的五階魔核送給自己,玉敬池頓時心花怒放,於是想叫手下去拿酒來慶祝一番。

聽到玉敬池叫手下去拿酒時,楊凡立即出言道:“玉幫主如不嫌棄的話,我這有罈陳年佳釀,就拿出來與大家一起分享吧。”說着,小紫極不情願地從納戒之中取出了最後一罈存貨,然後轉交給楊凡。

楊凡接過酒後立即打開封蓋,頓時一種濃郁的酒香味瀰漫在整個大廳之中,作爲喝酒行家的玉敬池在一聞之下立即辨別出這是一罈難得的好酒,於是立即命手下去拿大碗來。 在喝酒的大碗拿來後,楊凡立刻向每個人的碗裏倒滿酒,然後趁衆人不注意的時候在自己的碗裏暗下了一道加強版的靈魂符咒。當靈魂符咒完全溶解入酒中之後,楊凡立即端起自己面前那碗酒對玉敬池道:“今天多謝玉幫主的接待,我先敬玉幫主一碗。”說完,楊凡就揭開斗篷的一角,裝着要喝酒的樣子。

見狀,玉敬池趕緊將其攔截了下來,然後看了看自己面前那碗酒,對楊凡道:“這樣吧,你們初來是客,我們就交換一碗喝怎麼樣?這在我們天龍幫表示對對方極爲尊重纔會與對方交換酒喝的,不知道閣下給不給我玉敬池這個面子呀?”說完,玉敬池用狡黠的目光盯着楊凡。

“既然玉幫主如此看得起,那我也就不客氣了”說着,楊凡端着玉敬池面前那碗酒一口飲幹,然後微笑着靜靜地盯着玉敬池。

見楊凡一口將原本倒給自己的酒喝乾,玉敬池的疑心頓時消失了,緊接着也一口將楊凡面前那碗酒喝了下去,最後還抹抹嘴道:“果然是好酒呀。”

見玉敬池將自己下了靈魂符咒的酒一口喝乾後,楊凡再次露出了其招牌式的陰笑道:“你這種道行也想與我比陰,你是否還太嫩了點吧,嘿嘿。”

聞言玉敬池剛想發作,但楊凡口中法訣已經念起,緊接着一串咒文從楊凡口中急射而出,直接進入了玉敬池的頭腦之中。在那些咒文進入玉敬池頭腦之中後,其立即變得呆滯起來,兩眼之中眼神渙散,四肢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動也不動。

見第一步已經成功後,楊凡飛速向被其控制住的玉敬池撲了過去,然後手指在其身上飛快地點動起來。只見玉敬池全身一陣顫抖,其全身的戰氣已經被楊凡以一種煉體師特有的手段給徹底地廢了。因爲玉敬池本身實力比楊凡強上一個等級,所以其那靈魂符咒只能在短時間內控制住他,一旦過了這個時間,他將會自動甦醒過來。楊凡利用這段時間來完成他控制天龍幫的計劃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利用這段時間來廢掉玉敬池體內的戰氣卻已經足夠了,一旦玉敬池體內戰氣被廢,那麼他受楊凡的控制時間將會延長十來倍,在這段時間中楊凡想將他控制天龍幫的整個計劃實施完也就足夠了。

做完這一切,楊凡才鬆了一口氣。見楊凡不在對方的碗裏下靈魂符咒,卻在自己的碗裏下靈魂符咒,小紫很是想不通,於是問道:“老大,你怎麼不在他的碗裏下靈魂符咒,卻在自己的碗裏下?不過也怪了,這老傢伙自己面前那碗沒有靈魂符咒的酒偏偏不喝,硬是要來搶你面前那碗有靈魂符咒的喝。”

聞言,楊凡笑了笑道:“這就是人心,我們只有讀懂了對方的心,才能夠戰勝他,以後你慢慢就會明白了。像玉敬池這麼奸險之徒,在江湖上混跡了那麼久,他疑心肯定非常之重,我正是抓住這一點,纔在自己的碗裏下靈符符咒的。”

“小小年紀,行事竟然滴水不漏,再加上處事果決的個性和你絕頂的修煉天賦,稍加時日這黑三角領域將會是老弟你的天下了呀,到時候怕就是那三城的城主都得屈服於你了。”見楊凡行事手段後,青一風是從心底裏佩服,忍不住讚歎道。

“青大哥繆讚了,楊凡的成功還得依仗大家呢,如果說以後我楊凡真能有你說的那些成就,那也只能說這黑三角領域是我們大家的天下,不能說是我小凡一人的天下。”聽青一風的讚歎後,楊凡回答道。

“哈哈哈,你小子不錯,我青一風是越來越欣賞你了,那就爲了讓黑三角領域成爲我們大家的天下,我們努力將下一步辦好吧”見時間差不多了,青一風便提醒楊凡道。

“好,我們開始吧”說着,楊凡手中靈訣變動,心念緩緩侵入玉敬池體內,然後開始控制起他的身體來。

突然,只見玉敬池從昏迷狀態甦醒了過來,然後對着門外面的手下喊道:“去叫三大長老來,我有事情要和他們談。”

片刻後,三道人影從大廳之外走來。楊凡向他們掃了一眼,三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五十來歲的中年人,其滿臉青筋爆出,行走腳步浮躁,呼吸粗重,一看就是一名心浮氣躁之人,再觀其實力竟然是一名武靈巔峯層次者。緊隨其後的是是一名三十五六歲年紀者,此人沉穩淡定,一臉平靜之色,一看就是一名城府極深者,其實力處於冥思期武靈層次。走在最後的是一名二十五六的年輕人,此人面帶狡黠之笑,行事禮讓前兩者,一看就是一名圓滑世故之人,其實力只是窺覬期武侯期而已。

仔細觀察三人之後,楊凡心裏對這三人的性格也有了個初步的判斷。於是再次操縱玉敬池指了指一旁的青一風道:“這位是我從小便分開了弟弟,玉青木。你們還不向我這爲親弟弟自我介紹一下。”

聞聲,三大長老對玉敬池突然冒出來的親弟弟雖然有些覺得突然,但還是自我介紹起來。那最前面的中年人道:“我叫秦豹,是天龍幫的大長老。”

“韓易,天龍幫二長老。”

“元華,天龍幫的三長老。”

在那秦豹自我介紹完後,後面兩人也相續自我介紹道。

等三人自我介紹完後,那玉敬池又道:“本幫主最近覺得已經觸摸到晉級的壁壘了,我得馬上閉關修煉了,所以我這纔將我家兄弟給找來,是想讓他出任我天龍幫的副幫主,在我修煉期間替我管理這天龍幫的一切事務,不知道三位長老意下如何呀?”

在這天龍幫裏,本來只有玉敬池一人在秦豹之上,現在又跑來個他的什麼親弟弟,還要出任副幫主,這可讓脾氣浮躁的秦豹極爲不爽,其立即反對道:“我不同意,他從來沒有爲我幫兄弟做過什麼,憑什麼一來就要出任我天龍幫的副幫主呀。如果這天龍幫真要選個副幫主出來的話,我纔是最佳人選。”

就在秦豹說完這句話時,楊凡做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勢,然後其手中的斷魂刀也開始動了,而一旁的小紫和青一風也跟着動了。

緊接着,小紫的紫心火,楊凡體內功法升級後施展出來的四道破天五彩雷芒,再加上青一風的巨大能量青木箭,三股巨大的能量同時向那秦豹轟了過去。

秦豹沒想到這三人竟然一聲不響地同時對自己出手,雖然他是一名武靈巔峯,但對方卻是一名武靈巔峯,一名冥思期武靈及一名殺傷力遠遠大於本身窺覬期武靈實力的楊凡,所以在毫無防備之下其立即被三道能量轟中,然後在小紫紫心火的焚燒下,其瞬間便成了一地的塵埃,在大廳之中輕飄飄地灑落了下來。

見一名巔峯武靈強者竟然瞬間被對方化爲灰燼,剩下的二長老和三長老立即變得戰戰兢兢起來,兩人立即對青一風拱手拜道:“手下叩見副幫主,手下誓死效忠副幫主。”

見這一招殺雞儆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躲在黑色斗篷裏的楊凡再次得意起來,看來這天龍幫基本上已經落入了自己手中,而青一風以後將會代爲管理這天龍幫,爲凡盟經營好這條生財之道,其在白府之中當了多年的管事,這經營之道交給他是最爲合適不過了。 見剩下的兩位長老已經服軟了之後,楊凡立即控制着玉敬池道:“從明日起本幫主就要閉關修煉了,在本幫主沒有出來前你們誰也不要來打擾我,幫中的事務就交給副幫主來處理吧,你們誰有不服的,下場將會和那大長老一樣,知道了沒?”

“知道了,幫主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全力服從副幫主的管制的”聞聲,兩位長老趕緊表達出自己的決心道。

“很好,那今日的事情就商議到此吧,等一下我就要閉關了,有什麼事情你們就和副幫主商討吧”說着,玉敬池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向後堂走去。


“你們先下去忙自己的事情吧,等下我有事情再傳你們上來”見玉敬池離去後,青一風冷冷地道。

“是,手下先行告退。”說着,兩人立即退出大廳之外去。

見兩人退去後,楊凡三人立即走進後堂,然後將失去楊凡控制後處於昏迷狀態的玉敬池搬進修煉室中,楊凡看着躺在地上的玉敬池,道:“玉幫主,你的戲份已經演完了,我們這就爲你解除痛苦吧。”

說着,楊凡對小紫揮了揮手,緊接着玉敬池在一片紫火之中瞬間便化成灰燼了。見狀,楊凡取下了頭上的斗篷道:“接下來,我們就要用鐵血手腕將這天龍幫來個大換血吧,否則遲早會出現叛亂。青大哥,你在白府做過多年管事,這事你有豐富的經驗,你說說看。”

青一風也取下頭上的斗篷,然後道:“我覺得這剩下的兩位長老雖然表明上服了我們,但是如果長久見不到玉敬池的出現時,他們也將會出現叛逆之心的。現在我們最後先來個大洗牌,將三大長老的手下整合起來,然後混雜在一起重新編排,分成三大隊,三十分隊。然後每個分隊之中通過比武的方式選舉出分隊長,各分隊長選出後再進行比武選出大隊長,這樣他們原有的小團體就將會被徹底打亂,而且這樣的選舉制度沒有人會不服的。還有我們必須得儘快掌握整個魔核經營鏈,每個核心職位都必須派經過我們嚴格忠誠測驗過的人去任職。關於那兩位長老,在我們未能完全掌握天龍幫之時,他們還擁有着對天龍幫幫衆的威懾作用,但我們還是要派心腹時刻盯着,如果他們有什麼異動,不顧後果,立即將他們除掉。”

聽了青一風之言,楊凡點了點頭,道:“果然是白府做過管事之人,行事慎密得很,就按青大哥說的辦吧。”

然後,楊凡轉過頭對今天一直保持沉默的小紫道:“小紫,現在就要看你這護法的了,如果幫中出現叛逆者,不服者,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

聽楊凡問自己話,小紫取下斗篷後才問道:“老大,我現在可以說話了嗎?你不要我說話,我憋得快受不了了呀。”

聞言,楊凡和青一風兩人立即露出無奈的苦笑。楊凡接着道:“你剛纔不是說了嗎?你現在可以繼續說話了。”

“好,那我說了。我當然知道要怎麼做了,我會將他們抓起來,然後將他們衣服扒光,最後用紫火燒他們小屁屁,那一定很好玩吧。”聽到楊凡要自己說話,小紫立即將自己想到的新鮮玩法對楊凡道。

聞言,楊凡張開的嘴老半天也沒有合攏過來,半響之後才爆發出一陣狂笑之聲。

楊凡好不容易纔壓制住自己的笑意,然後對小紫道:“不錯,你狠,夠鐵血的。不過玩完了記得將他們處理掉,我需要的是從他們心靈上發出的恐懼,只有採用這種手段,這羣烏合之衆纔會徹底地服從。當然,我們不能只有鐵血的一面,還得有積極的一面才行。那就是全面完善他們的福利待遇問題,每個月的月薪比以前增加一倍,只有這樣才能徹底地征服他們心中的叛逆之心。”

青一風點點頭,道:“還是老弟想得全面一些,看來你當這個凡盟盟主真是最爲合適不過了。”


“我們的下一步計劃就是這樣了,接下去就是實施了。我們得召集全體幫衆召開一次集體大會,將我們的計劃給貫穿下去。然後在大會上隨手解決掉幾個刺尖,威懾威懾衆人的心。”見整個計劃基本已經完善後,楊凡對青一風道。

“好,那我們出去吧。我們將去召開天龍幫被我們凡盟吞併後的第一次全幫大會。”聞楊凡之言,青一風道。

隨即,三人便再次戴上斗篷,然後向大廳之中走去。

回到大廳之中後,青一風立即對門外的守衛道:“立即去將兩位長老找來,本副幫主有事要與他們商談。”

“是”那守衛應了一聲,然後飛速向外奔去。

見那守衛出去後,楊凡才問道:“青大哥,這做幫主比你在白府之中做管事可要舒服多了吧?嘿嘿”

“那是,過癮呀。這種凌駕於衆人之上的感覺那就是一個字,爽嘿嘿”坐在幫主的龍椅上,青一風一陣得瑟道。

“老大,下次也弄個幫主給我噹噹呀,我也想爽一把呀”見青一風坐在幫主大椅子上那威風的樣,小紫也是羨慕不已,立即對楊凡道。

“沒問題,以後這黑三角領域就是我們的天下了,這裏面那麼多幫派你看哪個幫派順眼就去當他們的幫主吧,老大我挺你”見小紫看到青一風當了幫主心裏羨慕得緊,楊凡安慰道。

“那還差不多,現在我還是先將我這護法給幹好吧。青老頭,你雖然是幫主,但也受我這護法管喲, 護妻狂魔:世子爺,輕點寵 ”聞楊凡所言,小紫心中的不平沒有了,隨即一本正經地威脅着青一風道。

聞言,楊凡一巴掌拍到其頭上,笑罵道:“你個臭小紫,開始學會報復人了呀哈哈。”

正在三人交談甚歡之時,門外傳來了兩道聲音。

“韓易,叩見副幫主。”

“元華,叩見副幫主。”

見兩位長老已到,青一風立即坐直身板,然後冷冷地對兩人道:“本副幫主想要召開一次全幫大會,你們兩人給我安排一下,時間定在明日上午。除了在外有任務者外,其他人都得給我參加,你們也知道本副幫主的手段,你們務必將我之言認真的給我傳達下去。”

“是”聞言,兩人立即應道。

“我準備將天龍幫的制度給稍微調整一下,你們兩人身爲長老得極力配合。如果你們要在其中玩什麼花樣的話,後果是什麼樣的我不說你們也知道。當然,我這人是獎罰分明的,如果你們在我這次整改之中表現得讓我滿意的話,以後你們將繼續是我天龍幫的長老,天龍幫自然也不會少了你們的好處的,你們自己考慮清楚吧。今天我話就只講這麼多了,以後就看你們的表現了”說完,青一風便起身,然後與楊凡小紫一起離去。

大廳之上,從驚嚇之中恢復過來的兩位長老直起身來,緊接着相互對望了一眼,然後皆是無奈地搖搖頭,向大廳之外走去。 豎日,楊凡三人依然是那套黑斗篷打扮。在三人步入大廳之中時,那兩位長老已經在大廳之中等候了。見三人進入大廳,兩人立即對三人打招呼道:“見過副幫主和兩位先生。”

“你們還挺早的,我吩咐的事情辦好了沒?”聞聲,青一風冷冷地道。


“請副幫主放心,天龍幫除了在外執行任務的人外,剩下的人現在全部都已經集中在外面的操練場中了,都在等待着副幫主的訓斥呢”聞青一風問道,韓易立即回答道。

“那好吧,我們出去看看吧”聽聞天龍幫幫衆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青一風立即起身,然後和楊凡、小紫兩人一起跟隨着兩位長老向天龍幫的操練場走去。

天龍幫的操練場位於天龍山的中心位置,也就是天龍幫盤龍形狀建築物羣的龍盤中心位置,這裏方圓有幾裏之寬,可以同時容納幾萬人,所以天龍幫的一萬多幫衆在這裏並不顯得擁擠。在操練場的正前方有一塊高於平臺幾丈的巨大石臺,這就是天龍幫的點將臺。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