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足大笑,而後面上一整,大喝一聲道。

眾神亦是暗自吃驚!似乎此瀆神者愈發自信而強大,事態亦是愈加不可控也!

「殺!」

一神王大叫一聲,眾神聯手強攻!只見漫天漫地,神兵利器似如狂風疾卷,圍攏了不足斬擊而來。那不足隻身軀一閃,風雨域忽然布成,遮擋了這一眾無窮之神刃斬擊。

「啊也,此修居然可以以空域抵擋吾等之傾力一擊!由此觀之,此界斯人近乎無敵也!」

眾神散。(未完待續。。) 神修地,數十主神再聚。虛無大殿中萬里法相莊嚴,可是卻乎難掩眾神一縷憂色也。

「或者吾等需再啟殺手,便似當年那般誅殺其瀆神者!」

一道聲音猶豫道。

「然則其危害不弱於瀆神者本身呢!」

「呵呵呵,瀆神者,吾等公敵,其不滅,皆寢食難安也!惡界之眾,禍在仙修地!既然彼等不能全力以赴擊殺其瀆神者於萌芽,初長時,當該遭此難,以示吾等主神之懲戒!」

眾主神聞言,皆靜默!先聖驅逐惡界之眾,還寰宇大千世界以平衡!從此三界大定,倫常大順!然其時若以惡界之眾為器懲戒仙家之世界,有違先聖之初衷也!則主神再修蛻變而為聖時,何以自處?

「諸位道兄,除此還有何法達成此目的?」

眾不言。眾神何能再有言耶?除卻此法門,難道再制大陣破開兩界壁壘么?可是兩界壁壘乃是天道使然,可一不可再!若再有破障,非得以主神祭祀不可!

「如此便這般定下吧!」

「唉!此無可奈何之舉,眾聖若知,當可亦為然也!」

雪發大漠之神廟舊地,這一日,忽然烏雲滾滾,雷電交加。那驚天動地之天罰神雷狂擊神廟前巨石法柱所覆壓之大方場,七日七夜之不息神雷,那巨石法柱終是經不得如此神能斬擊,一節節崩毀倒地。待其最後一節露出地面之巨石法柱損毀,那大方場忽然大動。翻天覆地一般之大震持續的一日夜。那方場終於崩毀,一道萬里之巨,幽暗深邃之無盡黑淵洞開。

此謂之潘多拉之出口也,今洞開矣!

便此時,那仙修地之下凡諸神王紛紛住了手中之活計,忽然掐指一算,皆大驚!

「莫非主神瘋了!居然打開了惡界之入口!」

亦在此時,玉嫣然忽然驚得跳將起來!

「不好,快快將謝婉兒與莫問姐姐請了來!」

不一時,三女會齊。

「二位姐姐。想必爾等該是已經曉得也!」

「是!那惡界之入口居然洞開也!」

「哼!此定然乃是主神之手筆!啊也。彼等居然不擇手段若此!便由此觀之,大人之所作所為已然大順三界之民心意志也!」

「二位姐姐,可有何法門阻止么?「

「無!此乃是主神之所為,尋常哪裡能夠阻止?況惡界之眾盡皆有莫測之神通。便是主神亦有無奈也!吾等之能便是其平凡之惡界修眾亦有不如也!怎能阻止!」


「然典籍記載。惡界之中乃是如蝗蟲一般心性。所過寸物不留也!主神此舉,難道欲盡毀此界么?」

三女皆憂心忡忡,更復無可奈何!

且說那不足正驅散了諸神卻然有所悟也。故稍稍留居其地,以為拾得心得而悟道曰合道周天大算卜,然其雛形也,該是其與諸天神佛鬥法破陣之時之初悟,於此地偶遇諸神之忽然有感,而成就此道訣也。

斯訣也,乃是以本體之大神合道,演化逐項變數,以天道之力推演而卜算天機,追蹤那稍縱即逝之一點天機。此可以視得未來,然不得觀去過往!

「嘿嘿嘿,某家總道天機不可度測,然某以現下之所創道訣觀之,天機可測也!唯其所涉因果之巨,勿得卜算,故其難測也!今某家以大神合道,演化諸天萬般事宜,從而推演未來,亦算得小有神通也!」

那不足大樂,於是就地雲頭上坐蓮,將那神能大神化而為空,融合天道法則之中,本初大神與聖魔大神雙神合力測算天機。

周天寰宇,無窮事物,此大無限也,皆各具道途,相互勾連牽扯,果然有一發動而全局演變無可追也。所謂命運之洪流,不過乃是諸般事物相互作用而成就某物之發展演進而現出一條路途,此便是命數也!然命數多變也!蓋萬般物什之演進常有偶發者,一事物之異動,必影響另相互依存之諸多事物,而另種諸多事物復影響別家事物,如此演進,命數必全然演進,進而與前時之走向迥乎不同也。

故天機難測!

合道者,將自家大神融於此無窮中,勉力窺測諸般事物之演進,進而得卜命數之走向,而得算天機也!

蓋不足之大神畢竟尚無大能,不得囊括周天寰宇萬般事物,故其窺視也,唯大神之可以窺視者!其算也,二大神之力雖非同小可,然於測算,亦是不敢言可!只可略略測度爾!

那不足正監視得周天寰宇中其所識之諸般友朋,意念度測彼等之命數幾何!哪知忽然那仙修地之命數洪濤里突兀現出無數強大可以輕易改變此界大勢之因素!

「啊也!此突兀而出者,到底是何?」

遂緊緊兒盯視此一眾巨大變數,漸漸可視其來處,居然在雪發大漠之神廟舊地?由此上逆,測出那主神之意志,居然欲合力揭開那雪發大漠之潘多拉禁地!

「無所不用其極!難道此便是主神之所為?為所欲為!而無有制約!此終是釀出大禍患之因也!」

那不足復卜算得半晌,終是大大一驚!

「不好,若此地之不可控因素行出,則仙修地之災禍將驚天動地耶!」

那不足急急做法,化出一座數十里大小之蟻穴轉移大陣,那大陣只是閃得一閃,便自消失不見。待其重新現出時,那不足已然身在百億里之外矣!

便是這般轉移得半月許,不足漸漸接近那雪發大漠之神廟舊地。

便是這一日,轟隆隆驚天響聲傳來時,那不足已然得窺那神廟宏達之塔樓也。

「終是遲也!」

不足感慨道。而後加快行進,正當其接近其地時,那萬里之巨一座黝黑深淵裡,千萬計黑盔黑甲之神魔一般人物殺出,那般轟然之聲響大作,一道道閃動亮澤之光刃閃動,直擊九天,便是那仙修地之蒼天亦是微微動蕩,那一漾一漾之波動遍傳四野,便是那聖造法禁之外,大荒地之廣大原野上,亦是可以清晰得視那驚天動地之光刃閃過,斬擊得山嶽崩毀,河道四流。

「天也!此天災耶?此主神之患也!」


不足嘗試接近之,然距此地尚有億里,那一道細微之光刃斬擊而來,不足躲得快,身形閃動間,晃過了此一擊之斬擊。然那光刃之波及已然年齡的不足氣血大虧!便是道訣亦是運施不暢也。

「啊也,彼等何人?怎得如斯了得!」

那不足大大一驚,觀其狀況,自家是斷斷無能為力也!

無奈何,便將身急退。蟻穴轉移大陣閃動處,不足已然行出此地。發了仙家符籙告知四方!言道無論仙神,無論敵我,應暫息干戈,合力禦敵!

便在此時,那文武大帝玉嫣然亦是傳出大帝詔令,發億計天兵列陣對敵!

亦是此時,仙修地之下凡諸神王,亦是合力下了禦敵之號令,然彼等暗中仍是遣出一隊大能悄然獵殺瀆神者其人!

聖造法禁之兩側,內乃是惡界大能,外則是仙修地之眾,兩家列陣對峙,大戰一觸即發!

此次仙修地之反應絕然當得一聲迅疾!然惡界之眾亦非泛泛,彼等裹挾太古以來之屈辱,重返此界,氣勢洶洶而囂張。其大軍皆大能成陣,卻法度森嚴。千軍未懈,后軍已然至矣。聖造法禁之內,惡界大能漸聚漸多,終是等不得及,率先發動攻擊。

先是那聖造法禁,顫顫巍巍晃動的半月許,轟然一聲破碎,而後那惡界之眾猶如蝗蟲過原,而仙修地之天兵卻然似如草芥一般,紛紛遭其屠戮乾淨!只留下一地斷肢殘軀,覆蓋億里之遙。僥倖逃生者,驚駭不敢再言及惡界之修眾!(未完待續。。) 諸神觀視惡界之眾來勢洶洶,且復戰力驚天,大有屠滅此界一眾之力,亦是驚懼有加,然其滅殺瀆神者之謀划算計卻從未停息。

聖造法禁破!

其地百萬里之遙之荒城,又名死亡谷!此般已然名符其實也。荒城億計仙家戍卒,商賈客子,遊學士子,以及此地之一干眾多修仙門派,宗門大族,便只是一戰,近乎死絕!百萬里一座城池盡毀,濃煙滾滾,遮天蔽日,經月不絕!

那地上橫屍不埋,暴死荒野,百萬里城池中屍臭難聞,幾無可落腳之乾淨地也。

其時,不足正藏身一處院落,將數十位惡界之戍卒堵死在內堂中。那當頭一位,身著將軍盔甲,單手一口玄鐵大刀,直直對了不足冷笑。


「小子,會幾手道法仙術,便敢於吾家門前獻醜么?」

「不敢!只是爾等盡屠吾族屬,是可忍孰不可忍?」

「哼!吾等忍得已然歷無窮歲月矣!太古時,爾等先人驅逐吾族屬,流落小千世界,彼時屠滅之眾何以計數!且以卑鄙伎倆,封印疆界,使得吾等脫離三界,道訣不能更甚,所修不能超脫,終是若凡俗一般默默然老死異域!今兩界通道大開,吾等族屬正是佔領此界,以抗仙神之時候也。」

「然爾等所屠戮之太眾,難道不虞天道之懲罰么?」

「天道?哈哈哈……正是爾等所謂主神與吾等之大賢者協商,解開禁錮。容吾等復出者!彼等何曾懼於天道也哉?小子,強力則視天道為玩物,何其暢懷!行所欲行,無虞道則!何等痛快!汝法能稍長,若能投身吾等大賢者之麾下,則他日此界大定之時,便是爾等這般大能主宰殘餘族人之時候也。汝可三思!

「爾等屠戮眾生,殘暴似如野獸,此爾等之道也,然吾卻信奉仁愛。吾之道乃是道則之下眾生平等!故吾與爾等乃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也!」

「如此戰罷!」

那惡界之大能言道。其手下數十修紛紛持劍戟而上。與不足之太寒劍陣大戰。不足劍域大成後幾無敗績!然此時交手之下,居然無破其數十人之戰陣!心下著實驚訝!

「惡界果然盛名之下無虛也!戰力之盛,堪比諸神者之流。仙修地此次怕是有亡族之憂也!」

那不足觀其戰陣厲害,亦是漸漸強化劍域。連那五雷刑天道法訣亦是運施而出。

「啊也!汝。瀆神者也!爾等主神欲擊殺者也!快快傳訊。令其外界大軍知曉,而誅殺此獠!」

「晚了!」

那不足大喝一聲,將此間十數惡界之中收納在世界中。復一陣綿綿劍雨蹂躪而過,那數十修已然重創。不足不敢心軟,蓋彼等之心腸歹毒,無復加焉!

於是復將那太寒劍陣運施之至強,一陣劍雨,一陣寒刃,往來繁複,猛烈絞殺,至第三遍罷,那惡界之修方才肉身崩潰,靈魂飛散。

「啊也,彼等之鍛體精妙,遠超吾家之修也!應需求教得是!可惜某家與其已然成敵手也!」

那不足誅殺一干惡界之修眾,悄然遁出,四向一觀,大感驚懼!

「果然狠辣、歹毒!荒城百萬里之方圓,怕是有修眾億計!居然盡數屠歿也!」

「啊也!此地尚有人修一,殺之得石三百!」

「殺!」


數十個惡界之修紛紛衝擊而來,卻然無有布得戰陣!

不足觀之亦是急急往其內中穿插,以近身格鬥之術法對陣。不足曾為鬥士,其所歷之斗殺場面殘酷冷血。故其時之爭勝,雖曰爭命,與不足而言亦是賭鬥一般,自然遊刃有餘!其搏擊之術,得恆久之習練,近乎道矣!由是其身形閃動處,那惡界之修必有受其擊殺者十數擊,而至於**崩潰,魂魄飛散!

便是這般圍獵者不知不覺死傷近半,而獵物依然閃爍靈動!

「啊耶耶耶!殺啊!」

一位將軍怒火不忍,合體飛身而上,猛擊不足,那不足將必殺技運施手上,雙拳猛擊,堪堪兒擊打在其身軀上。而其雙拳亦是擊打在不足之身軀。

轟!

一具**先是猛停!而後嘩然一聲散開,化為點點赤紅霧靄消散!另一修卻咳出數口鮮血。

「啊也!武勇將軍陣亡也!武勇將軍陣亡也!」

「莫要放走那廝!將那廝千刀萬剮!」

遠處一修大聲吼道,其聲音蓋過此間千修之廝殺聲,急速飛馳而來。不足觀視得清晰,亦是舍了此地一干千修,飛升迎上對面之修。


兩人四拳相迎,一聲響罷,對擊處居然火星四射,彷彿非是肉拳之攻擊,卻然乃是仙家神兵之對攻一般。

「好功夫!」

不足開言贊一句道。

那飛身而來著將軍亦是大大一驚。其睜了雙眼,盯視不足道:

「仙修地將體格鍛煉若爾等賊子者,倒是甚為稀罕呢!本欲擊殺了去,然觀視汝之鍛體,大令在下佩服!故先饒爾等一條性命。」

那不足卻冷哼一聲道:

「大言不慚!逢了某家在此,汝之命運已然定也!那即是死!」

不足惡其殘酷,無有人性,心下早存了滅殺之念頭,故其出手,拳拳到位,待那將軍與不足大戰百十合后,那不足忽然回身就走!

「小子,此時逃跑,豈非太遲!」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