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老爺子給過一張簡圖,就是那個釵子。

很普通,甚至可以說是沒特色,但是在釵子的頂端上,有個很小的點綴,是個獨特的多角,粉色的。

閃閃發光。

就算是有這個獨特的點綴,整個造型還是平凡到沒特點。

我不知道顧玟嵐怎麼會那麼恰巧的就給盯上這個了。

在看到她一直攥着,甚至垂眼看的時候,我心臟微微的收緊。

腦子裏也是一瞬閃過念頭。

難不成她來這邊,也是奔着這個來的?


可是這個消息,她又是能從哪邊得知?

方纔還平穩的心情,現在有些惶然不安。

我壓住情緒,背部繃緊了,姿態不落半分。

半是譏諷的說:“顧小姐還真是天生喜歡搶別人的東西。”

顧玟嵐聽到這話,才重新的看着我。

嘴角帶起來的笑容,可是半點都不友好。

“我只是比較喜歡你選中的,畢竟從長公主的手裏奪過來東西,再狠狠的踩到腳底下,可是很有成就感的。”

她的這種恨意從來不是無緣無故的。

這段時間尤其的濃烈。

大概是因爲那一紙聖旨的原因。

她緩聲緩氣說出來的話,也都是極其的惡毒,“不光是這個,只要是你看中的,我都能拿走,並且毀了,一個空殼子長公主罷了,到最後不也就是什麼都落個沒有嗎。”

掌櫃的早就撤退了,看這架勢不好,就藉故去了後邊的庭院。


因此顧玟嵐說話的時候,更加的無所忌憚。

“你是真不怕因爲大逆不道被斬首。”我說。

可聽到我說的話,她反而是笑了。

“你不敢,上邊有攝政王護着我,你若是殺了我的話,他會恨死你的。”

我要的釵子就被她攥在手裏。

她擡起手來,似乎笑的更加的暢快。

“就像是這個,只要是你看中的,就算是得不到,我也要毀掉。”

她絲毫不怕我,更是不怕所謂的皇權。

從當初被找回來的時候,就是這樣。

我原一直以爲是裴佑晟過於護着的原因,可後來發現卻不是如此。

顧玟嵐失蹤的那段時間,像是真正的銷聲匿跡,我竟是查不到半分的線索。

而能查到的關於她的東西,又太過於的乾淨清楚,這更是讓人懷疑的地方。

這查到的東西,似乎是早就被準備好的一樣。

她毫不在意釵子,這一點讓我的心臟回落了幾分。

不過就是她在刻意跟我作對,只要是我看中的,她定然是要奪走的。

“你真當本宮動不得顧家?”我沒伸手去攔,而是看着她,冷聲道。

“殺了個你,難不成他會揹負天下的罪名,來動手殺了我?”

顧玟嵐的臉上依舊是漠然。

“那你就不怕自己死了,想做的事情沒做完,想要見的人還沒見到,就一起死了?”

我走到她的身邊,低聲問。

這些話,壓根沒什麼依據。

只是突然想起她妹妹臨終之前那不甘心不忿的樣子,那死不瞑目的恨意,突然就這麼說。


可誰知道,顧玟嵐的臉色果然是變了變。

“你都知道什麼?你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你能知道什麼?!”

方纔她的情緒都是比較的平淡的。

唯獨這時候,情緒波動的厲害。

我沒想到,無意之間會觸及到什麼。

果然顧玟嵐那能查到的乾乾淨淨的過往,肯定是隱瞞着什麼不爲人知的事情。

更或者是滔天的驚人祕密。

我似乎觸及到了一點。

在顧玟嵐的眼裏全是濃烈的憎恨的時候,我伸手準備拽過那個釵子。

可卻沒想到她的情緒突然的發作。

冷笑了一聲,甚至都沒吭聲。

擡手就把釵子扔到地上去。

我攔都攔不住。

眼睜睜的看着釵子被扔到地上。

甚至都做好了碎裂的準備,繃緊了身體看着地面。

心臟,幾乎停滯了。

釵子沒有預料之中的清脆的聲音。

在眼看落地的時候,被一把摺扇給托起來。

然後重新的被帶起來。

光是看到一個青色的影子,還沒看清楚人的時候,就聽到一聲淡淡的嗤笑。

“錢還未付,就開始砸東西了,人人都說顧家極注重家教,也不過就是爾爾。”

我哥哥白桓懶散的靠在一邊。

手裏還把玩着那個釵子,似笑非笑的說。

他罕見的穿了一身藏青色的衣袍,不說話光是這麼看的話,倒是有幾分的沉穩。

只是那雙眼睛還是習慣性的挑起,吊兒郎當的靠在一側,滿是懶散的樣子。

哪怕不說話,渾身上下都是散發着一種嘲弄和譏諷。

顧玟嵐的臉色大變。

尤其是最近,顧家和白家幾乎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顧玟嵐的眼裏更是忌憚和厭惡。

“白公子來的可真是巧。”

顧玟嵐咬着牙,似乎才堪堪的擠出這幾個字。

若是她不顧念自己身份的話,只怕這時候早就翻臉了,哪裏會心平氣和的忍着站在這邊。

“是很巧。”

白桓手裏的摺扇還在把玩着。

比之前更加的熟練,在手裏繞了幾圈,然後拿穩了,絲毫不留情的敲在我腦門上。

“在外邊連個東西都拿不來,臉都被你丟盡了,有什麼相中的直接拿走不就是了。”白桓毫不在意的說,釵子塞進我手裏。

顧玟嵐的臉色更難看了。

“白公子,你這分明是在搶。” “搶?”

白桓突然就笑了。

手裏的摺扇一收,然後豎直的立在桌面上,從袖子裏逃出來金元寶,往前一推。

“這可是錢貨兩訖,算的上哪門子的搶。”

“是不是,掌櫃的?”

白桓的聲音拖長了,手肘撐在桌面上,懶洋洋的叫道。

在後邊一直裝死的掌櫃,才露出面來。

訕訕的笑着,用手背擦拭着額頭的汗水。

這一會兒的功夫,看着掌櫃的出了不少的汗,似乎是很緊張。

掌櫃的嘴脣動了好幾下,硬是沒說出來話。

“拿好了。”

“可別讓人說我拿東西不給錢。”

白桓纔不管這些,摺扇重新的拿起來,直接當做了工具。

往上一挑,那元寶被砸到掌櫃的懷裏。

這下子是不要也得受着了。

“瞧您說的話,白公子,您那是那樣的人啊。”

掌櫃的像是接到了燙手的芋頭,左右爲難,依舊是笑的尷尬。

“強買強賣,白公子可是做的一手的好生意。”

顧玟嵐恢復了高傲的冷淡的樣子。

只是臉上的表情依舊不好看。

畢竟才被奪走了東西,對於顧玟嵐來說,這可算是難得的吃癟。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