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讓我交出屍體?還沒說如何指認紅紅被害了,就讓我交出屍體,這不是擺明了欺負我是個傻子嗎?

這北安老王妃,才剛剛到將軍府上,就迫不及待的幫著柳素雲要收拾我,是想助柳素雲以及蕭慕雨在將軍府上地位高升再無威脅吧……

你是柳素雲親娘,為女兒和外孫女著想無可厚非,但是咱能不能稍稍要點臉?吃相太捉急也太難看了點吧?!

「歌兒乖,你就老實說屍體藏在哪裡就好了,秦夫人跟我母妃有些交情的,只要你乖乖說了,就不算你故意殺人哈……」柳素雲溫聲軟語的引導。

但凡慕歌說個不知道或者記不得了,都可以污衊慕歌默認了殺人的事實,只是忘記了藏屍在哪裡!

偏偏慕歌一臉憂愁的站了起來,走到柳素雲面前,看傻子似得看了柳素雲一眼,「姨娘,他們都說歌兒傻,但是歌兒怎麼覺得姨娘更傻?歌兒都說了不認識紅紅啊,為何姨娘還總是要問歌兒那個什麼紅紅呢?」

柳素雲臉上的笑容再次僵住,暗恨,這個蠢貨怎就不按套路來?

老王妃聽著自己女兒跟慕歌一個傻子周旋,還再也周旋不清了,不耐煩的皺了皺眉,「看不出來歌兒年紀小嘴倒是挺硬,不用刑是不行的了!來人啊,上夾板,務必要讓蕭慕歌說出實話來……」

慕歌聽到老王妃的話,心中的暴怒差點沒忍住!

這老貨竟真敢下命令?

「母妃,這……這不好吧,歌兒還那麼小,若將軍回來……妾身可如何給將軍交代啊?」柳素雲做出一臉擔憂狀。

老王妃卻是一擺手,「怎麼說話呢?就你家歌兒小,你家歌兒的命是命,人家別人閨女的命就不是命了?就是連城回來,也得講個理字,素雲你別說了,此事有老身做主,你求情也無用!」

柳素雲象徵性的求了求情,最後只能一臉心疼的看向慕歌,「歌兒,你快說實話吧,不然一會兒真的要用刑了,特別疼的,姨娘真的好心疼你……」

「用刑是什麼意思?姨娘說很疼,那一定疼的不得了了,既然如此,那姨娘替歌兒疼好不好?」慕歌大眼睛中滿是天真期待的看著柳素雲。

頓時就把柳素雲給說的臉上的心疼都差點綳不住了,「這個……姨娘替不了你……」

「哼,不能替歌兒疼,還說什麼心疼歌兒?都是假的,歌兒要見爹爹,歌兒要告訴爹爹,姨娘不疼歌兒了,還要對歌兒用刑!」慕歌眼看著兩個老嬤嬤拿著夾板上來,握了握拳,強忍住怒火,繼續給柳素雲施壓。

柳素雲聞言簡直要氣死,什麼叫做我對你用刑?你是有多瞎才看不出來我一直在給你『求情』?

終究還是擔憂蕭連城聽信慕歌的話真的遷怒自己,柳素雲有些動搖的看著老王妃,「母妃,不然……」

「怕什麼?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蕭慕歌殺人在先,拒不承認在後,刑部尚書夫人也在場,還能容她猖狂下去?都愣著做什麼,行刑!」老王妃中氣十足的下命令!

還治不了你個蕭慕歌了!

自己的女兒和孫女,怎能被一個傻子擋著路?

以前她們母女沒有依仗,只能忍辱負重,如今自己來了,必要幫她們掃清一切障礙!

兩個婆子得了命令,上前來就要抓慕歌去行刑!

慕歌眼看著老王妃竟然來真的一點情面都不留了,哪能就這麼挨著?

在兩個婆子伸手之際,小野貓似得猛的跳起,刷刷兩下撓了她倆一臉血印子,兩個婆子不防慕歌竟然還知道反抗,疼的哎喲一聲大叫。

其他人也都愣了,慕歌則趁著她們愣神之際拔腿就往外跑。

「抓住她!別讓她跑了!」老王妃反應過來一聲吩咐。

剛跑到門前的慕歌突然身子騰空,被人給提溜了起來,抬眼便看到,正是抓自己過來的兩人中的其中一個,剛摸出來藥粉還沒來得及用,那抓著自己的大手使勁一拋,慕歌倏地一下就被扔回了屋中。 第084章為何對我這麼好

「哼,別看她傻,竟也知道畏罪潛逃?抓住她,用刑,務必讓她說實話!」老王妃一聲怒喝。

被摔的頭暈眼花的慕歌心中大惱,去你媽的畏罪潛逃!這死老太婆擺明了就是在找自己的茬!

那兩個差點弄丟了人的婆子獰笑著上前。

柳素雲與蕭慕雨對視一眼,這些年一直視蕭慕歌為眼中釘,偏偏她們卻還要耐著性子去哄著這麼一個傻子,多少次想狠狠的折磨她,卻如何也不敢下手!

如今這一刻的情景,簡直就是她們一直在夢中才有的,如今卻真實的呈現在自己面前,刺激解氣,各種舒爽之感襲來,讓她們母女兩個眼中的興奮光芒都很難再隱忍下去!

慕歌眼看著那兩個婆子伸手就要抓過來,正欲撒毒粉,突然被一道憤怒的女聲打斷!

「住手!大膽奴才,你們在做什麼?」一身藍衣的南宮玉邊怒吼邊抽出了皮鞭,啪啪兩下甩到那兩個欲對慕歌動手的婆子臉上。

倆婆子疼死也只能捂著老臉退到一旁瑟瑟發抖不敢叫冤。

「玉兒,休得胡鬧!」老王妃板著臉,卻並無要怪罪孫女的意思,可見南宮玉在北安王府嬌寵極盛。

南宮玉不語,只是跑過來把慕歌扶起,一臉擔憂關切的詢問,「可傷著了?」

慕歌看著南宮玉,心中有些古怪,自己什麼時候跟南宮玉關係這麼好了?

她如何也沒想到,第一個趕過來幫自己的竟然會是南宮玉啊!

「玉兒,你做什麼呢?還不快過來?」北安王妃看到女兒去拉慕歌,微微皺眉叫她。


南宮玉皺眉不滿的看了自己母妃一眼,最後把視線放到了老王妃身上,「祖母,玉兒不知道您為何要這樣做,但玉兒只想說一點,您可有考慮過蕭將軍?」

「玉兒,祖母正是因為考慮到蕭將軍,才如此做的!蕭將軍乃是我東聖戰神,鐵骨錚錚的東聖守護神,豈能讓蕭慕歌這麼個殺人兇手毀了他堂堂大將軍的名聲?往日里,這府上沒有正經主子,更無長輩立規矩,如今老身既然來了,定要為連城好好肅清一下這將軍府的一些腌臢之事!」

老王妃一聲冷哼,見自己最寶貝的孫女兒居然還不讓開,微微有些不悅,「玉兒,你這是要做什麼?莫不是在業北胡鬧慣了連祖母的話都不聽了嗎?」

「祖母!孫女哪敢不聽祖母的話?但是慕歌的事,玉兒覺得還是等將軍回來再處理的好,祖母您就答應玉兒可好?」南宮玉擺明了被嬌寵慣了的,老王妃明顯都生氣了,她還一點都不怕,甚至還笑嘻嘻的扯皮撒嬌。

不等老王妃訓斥出聲,眸光一轉就看向了柳素雲母女,「姑姑和慕雨表妹今日怎的這般沉得住氣?玉兒來京城時候可就聽說了,姑姑和表妹待慕歌那絕對是親到骨子裡呢,怎的今日就能眼睜睜的看著慕歌妹妹受罪都無動於衷呢?難道以前的待慕歌妹妹好都是裝的不成?」

「我們求過情了,但是歌兒犯的是殺人的罪……」蕭慕雨連忙解釋,這話要是傳到父親耳中,那還了得?

南宮玉卻不想聽蕭慕雨解釋,「只是一張嘴開合下就完了?姑姑和表妹可真是對慕歌好到骨子裡呢,你說是吧,歌兒?」

慕歌看得出來,南宮玉這明著是在故意找茬柳素雲母女,實則是在幫自己拖延時間,把老王妃的視線先轉移到她的身上。

果然,老王妃眼看著自己孫女居然胳膊肘往外拐的給剛剛認回來的寶貝女兒和外孫女找麻煩,那個氣啊!

「看來老身真的是對你太好了,讓你忘了規矩!來人啊,還不快把小郡主帶下去?都愣著做什麼?」老王妃氣的直接下令把南宮玉先弄走。

門口守著的兩個侍衛立馬上前來,還未曾動手,南宮玉突然皮鞭一甩,「放肆,就憑你們也敢碰本郡主?」

老王妃也怒了,「誰讓你們過來的?小郡主千金之軀可是你們能隨意褻瀆的?劉婆子趙婆子,還不快帶小郡主回房?」

畢竟是寶貝了十多年的孫女,老王妃就是再生氣也捨不得她受丁點委屈,喝退了領錯命令的侍衛,直接點名又叫了兩個婆子過來。

「祖母,玉兒不回去,玉兒答應過將軍,要照顧慕歌妹妹……」南宮玉出奇的堅持。

「簡直胡鬧!你們還愣著做什麼?」老王妃簡直要被自家孫女給氣死,卻也只是沖著下人發火。

那兩個被點了名的婆子立馬上前來,南宮玉一甩手中的皮鞭,「站住,本郡主倒要看看你們誰敢動我?」

「小郡主,得罪了!」

兩個婆子對視一眼,居然左右夾擊身形敏捷的上前,一個奪走南宮玉手中的皮鞭,一個將南宮玉的手臂往後一扯緊緊制住!

慕歌心中一沉,這兩個婆子竟然會功夫?

「仔細著點,小心送郡主回房,傷了小郡主老身剝了你們的皮!」老王妃趕忙開口,說完一轉眼,眸色一沉,「還有你們兩個,愣神么?還不快用刑?」

慕歌身側的那兩個用刑嬤嬤立馬回神,過來一左一右直接把慕歌瘦弱的小身板提溜起來。

「祖母,你放了慕歌吧,玉兒以後都聽話好不好?祖母,就當玉兒求您這一次……」被帶到門前的南宮玉突然死死扒著門邊不走,吆喝著求道。

原本想趁機在兩個婆子身上下藥的慕歌都給愣住了。

這南宮玉竟為了救自己這麼拼?

就是這麼愣神間,夾板可被套到了手指頭上,慕歌臉色一變,就地打了個滾,連忙撤開先遠離那用刑嬤嬤,正要甩掉手上的夾板。

那兩個嬤嬤直接撲過來拉著她的腿往後扯。

慕歌心中一咯噔,完了,無歡沒讓跟過來,要是真被上了刑,這手指頭毀了可如何施針探脈?

就在慕歌懊惱時候,一聲暴怒的男聲突然響起,「放肆!你們在做什麼?」

聽到這聲音的慕歌,心中所有的擔憂一掃而光,安心的趴在地上,當她看到那背著光狂奔進來的高大身影時候,癟著嘴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爹爹……」 第085章護女狂魔蕭連城

柳素雲母女心中咯噔一聲,完了!眼中一絲慌亂閃過,求救般的去看老王妃。

老王妃示意她們安心,笑著開口,「連城回來了啊,這……」

「滾開!」蕭連城仿若沒有聽到老王妃說話,三步並作兩步快速來到慕歌身邊,抬腳就把那兩個用刑嬤嬤一點不客氣的踹開,然後蹲下身去扶慕歌。


當他看到自家寶貝閨女手上的夾板時候,一張剛毅的俊臉頓時怒火衝天!


「連城,你莫要誤會啊,老身並未對歌兒做什麼,只是想問她一些事情……」老王妃看到憤怒的蕭連城,並不慌,畢竟還沒有行刑不是?而且這蕭慕歌身上可還有人命官司呢。

只等著蕭連城開口詢問什麼事情,便可以引出紅紅被殺一事!

卻不料蕭連城根本不問,而是第一反應將那還在慕歌手上的夾板去掉,看到慕歌一雙小手依舊白嫩時候,才稍稍鬆了口氣,然後根本不管老王妃等人都在,直接將慕歌抱起,一邊吩咐手下人去請徐太醫,一邊往外走。

老王妃被如此無視愣了片刻,心中怒氣頓生,「連城你且慢,歌兒涉嫌殺人,被害者母親已經找上門了,刑部尚書夫人也在,你就這麼帶她走了合適嗎?」

正往外走的蕭連城腳下一頓,老王妃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傲然,算你識趣!

「老王妃,我蕭連城的女兒不管殺人與否,斷沒有老王妃在將軍府上私設公堂的理!老王妃既然那般有熱心為他人討公道,蕭某這便命人在大理寺旁為老王妃租下屋舍,滿足老王妃為人討公道的熱心腸!」

蕭連城連身子都沒轉,說完這句話直接大步離開!

縮在蕭連城懷中的慕歌,聽著爹爹為了自己竟全然不顧老王妃的顏面,鼻頭一酸,滿滿的都是心安。

待蕭連城走到門前之時,腳下步子又是一頓,扭頭看了眼門外守著的兩個侍衛,給了管家一個眼神,「可是他們?」

「是的將軍,就是這兩人帶走了小姐……」管家點頭。

蕭連城冷冷的瞥了他們一眼,「帶走!」

「是!」一聲中氣十足的男聲響起,慕歌這才注意到爹爹身邊還跟了個小將。

當她看到這小將的時候,目光微閃,這不是那個奉爹爹命令去揍人的幾個小將中的一個嗎?

如果沒記錯的話,他叫柏寒,因為家境貧寒,卻在杏林苑花了一千兩挂號,還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呢!

慕歌餘光掃過去,發現這叫做柏寒的小將身手極其利落,沒有絲毫花樣,兩三下就把那兩個先前自己認為還算功夫可以的侍衛給制服,拿繩子綁了押著跟在爹爹身後。

慕歌著重看了他的眼睛,執行爹爹命令時候沒有絲毫雜念,甚至還帶著一絲憤慨,下手極重,顯然是在替爹爹教訓那兩個敢抓自己的侍衛。

……

屋中坐著的老王妃傻眼了半天,等她回過神來,蕭連城已經帶著人走沒影了!

「放肆!蕭連城他……他……他竟敢對老身如此無禮?」老王妃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自己堂堂北安王府的老王妃,就是皇上都客氣的叫自己一聲王嬸,這蕭連城竟為了一個傻子如此不給自己臉面?

「母妃,莫要動怒,氣壞了身子女兒可要愧疚死的……」柳素雲連忙上前給老王妃遞了杯茶,心疼又擔憂的開口。

老王妃拉著她的手,一張老臉上滿滿的憤怒,「老身來時候便聽說這蕭連城的心偏的很,但是卻也萬萬沒想到他竟能偏心到這種境地?不過就是叫了那蕭慕歌過來問了幾句話,他都敢對老身惡言相向,這十幾年來你們母女無依無靠的,得遭多大的罪?受多少的委屈?」

「母妃,女兒不委屈,將軍他待女兒極好……」

「好什麼好?我的傻素雲,你當母妃眼瞎不成?他自進來可有看過你們母女一眼?他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個蕭慕歌,老身是你的母妃,更是堂堂北安王府老王妃,他都能如此頂撞,對我尚且如此,對你們又能好到哪去?」

「祖母千萬別生氣,父親他一向寵愛歌兒,猛然看到歌兒受委屈,一時心疼才頂撞了祖母……」蕭慕雨也開口弱弱的說道。

老王府一拍桌子,「他就是再心疼,老身的身份擱在這,也容不得他……」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