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用那麼麻煩做什麼,直接找人綁了他不就行了?”有一個年輕人不耐煩的說。

“不行,聽我的,在賭桌上把他榨乾就行了。”魏子峯也想過綁架,然而他馬上就否決了。

他昨晚一個電話出去,今天早上陸晨的資料就傳來了,讓他很是有點吃驚。

就在幾個月之前,陸晨還是一個普通的小職員,朝九晚五爲生存而忙碌,然而短短几個月過去,身份就大變樣,不僅開辦了一個私人拍賣行,還和吳老扯上關係了,深得吳老的青睞,既然吳老扯上關係了,一些手段就不適合用在陸晨身上了。

綁架只是下下策,後遺症太多了,萬一吳老追究起來,他和他的家族都要付出代價。

魏子峯在包間裏策劃的時候,陸晨也在賭場裏小試身手,有輸有贏,總體來說還贏了一點。


諾大的一個賭場,賭客成羣的來來往往,輸贏都有,只要不是特別大的金額就沒人會注意,儘管賭場也想關注每一個人,可做不到,人力物力消耗太大,他們只能選擇重點對象跟蹤監視。

陸晨既不在賭場黑名單裏,也不是一個很有名的人,除魏子峯外就沒人會關注他了。

四五六,十五點大!

陸晨在一個玩骰子的賭桌旁,聽着一幫人大喊大叫,挺有意思的,對於他來說玩骰子,押大小,太沒有難度了,只要透視眼一開,就連究竟有多少點都無所遁形,想贏就贏想輸就輸。

他隨便玩了幾把,就贏了一萬多美金,馬上見好就收以免被盯上。

“已經一個多小時了,魏子峯該準備好了吧?”陸晨一直在等魏子峯出招,等他的陰謀展開。

“看來陸兄玩的很開心啊?”魏子峯終於出現了,看陸晨手裏增加的籌碼有點意外。

不過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打腫臉充胖子,輸光了,然後重新兌換的籌碼,他不相信陸晨能贏這麼多,畢竟賭場裏的所有項目,都是經過精心策劃的,賭場要贏錢,而不是向外發錢。

他當然不知道陸晨的贏錢能力,否則接下來的計劃,就是打死他也不會展開的。

“還行,沒想到贏錢還挺容易的。”陸晨裝傻,他倒要看看魏子峯能玩出什麼花樣。

“看來陸兄還沒盡興,要不我們換個地方?”魏子峯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換地方,還有什麼地方?”

“包間,不過賭場要抽兩成分子。”魏子峯介紹,包間是賭場專門爲一些大賭客、豪賭客預備的,賭場提供賭具,然而對於參與賭博的人,賭場一概都不管,是輸是贏,是作弊還是出老千,那是參與的人自己的事,賭場只做公證人,任何人都不可以賴賬,否則賭場會追究。

魏子峯萬分期望陸晨答應下來,否則,他就只能啓動備用計劃了,會相對麻煩很多。 陸晨點頭,他清楚即使不答應去包間,魏子峯也還會有其他陰謀,既然如此就單刀赴會好了。

進入包間,早已經有人等候了,有五個年輕人,還有三個賭場的服務人員。

先等在包間裏的人,顯然都大有來頭,一身行頭都價值不菲,尤其是他們身上的一些奢飾品。

手錶,都是數十萬上百萬的,戒指、扳指,沒有一個百萬之下的,其他的就不用說了。

尤其是一個年輕人大拇指上的羊脂白玉扳指,陸晨一看眼睛就亮了,居然是乾隆御用的扳指,用料是最頂級的羊脂白玉,沒有半點瑕疵,而且是一件傳世作品,沒有一絲一毫的損壞。

好東西!

據陸晨推算,這樣一枚扳指放出去,沒有幾百萬甭想拿下來,遇到實在喜歡的可能上千萬。

“老魏,你可來晚了!”戴扳指的青年,用手轉動着扳指不耐煩了。

“對不住各位,我帶來了一個新朋友,加個人。”魏子峯臉上帶笑給衆人互相介紹。

先來的五個人分別是趙德龍、韓飛宇、莫海奇、黃繼久和孫開泰,戴乾隆扳指的就是黃繼久。

“老魏,你知道我們的規矩,小打小鬧的就不要來了。”黃繼久輕蔑的看看陸晨。

“小打小鬧?”陸晨知道他們已經設計好了,聯合起來在擠兌他,無非是想要把他的錢捲走。

“我們這個桌子,沒有一百萬的籌碼就別坐下了。”趙德龍笑笑。

遊輪上的籌碼,是以美金爲單位的,百萬籌碼就是百萬美金!

陸晨看看五個人,又看看魏子峯,心中冷笑:“想要贏我的錢?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他當場兌換一百萬美金的籌碼,儘管他卡里只有人民幣,可對於賭場方面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不管何種錢幣,他們都可以迅速轉換成美金,兌換籌碼,而且是即時兌換,馬上就到位。

“發牌!”黃繼久催促賭場派來的服務生。

玩的是二十一點,賭得很大,每點一萬面值的籌碼,要是有一個人通吃,就是一百二十六萬,被賭場抽份子後還有百萬多一點;誰爆點,就是超過二十一點,直接拿出二十一萬的籌碼。

一明一暗,陸晨看都沒看,就知道他已經十九點了。

他坐在順序第二位,第一位是魏子峯,表示不要了,陸晨也沒要牌,第三位的趙德龍要牌。

“哈哈,我二十點,拿錢拿錢!”趙德龍拿過第三張牌頓時大喜,正好是二十點,差一點通吃。


其他人都是二十點以下,也沒有爆點,結果趙德龍二十點通殺,拿走三十二萬美金的籌碼,如果兌換成軟妹幣,相當於一百九十多萬的現金,開門紅,讓他十分高興,甚至哼哼起來。

“瞧你沒出息的樣子,不就是不到二百萬嗎?”莫海奇一把把牌甩出去。

“我高興,你咬我啊?”心情不錯的趙德龍滿不在乎。

第二局開始,二十一點進行的速度很快,輸錢贏錢也很快,轉眼間陸晨就輸了大部分籌碼。

他已經看出來了,其他人互相配合,明明有些人能贏的時候,卻主動選擇放棄。

所以其他人儘管有輸有贏,可總體來說輸贏都不大,唯獨他輸了近九十萬的籌碼。

“哼,接下來你們要倒黴了。”觀察了一會兒,陸晨決定出手了,他最大的優勢就在於透視,其他六個人拿什麼牌,他一清二楚,贏不了的時候主動棄權,只輸一半,能贏的時候絕不含糊了。

“我再要一張!”陸晨手上已經三張牌了,明牌是黑桃九、紅桃九,兩張加起來十八點了。

“你還要,不怕爆點嗎?就算你底牌是A,加起來也是十九點了,只要來一個小三你就爆了,可就輸大了。”黃繼久看看陸晨三張牌中的兩張明牌,笑了,連帶其他人也都紛紛笑起來。

一般來說遵循保險原則,這種時候就不要再要牌了,爆點的機率遠遠大於不爆點的機率。

“爆點我願意,發牌!”陸晨表面上一副輸紅顏的樣子,顯得有點暴躁。

發牌的服務生馬上發過一張牌,他的是爲衆人服務的,輸錢贏錢卻不關他的事了。

掀開,梅花二,二十點了!

“不好意思,通吃,拿錢拿錢!”陸晨再掀開底牌,是一張黑桃A,正好是二十一點通吃。

嘎?

衆人張大嘴,這也行?

實在是太玄了,膽子也太大了,居然已經十九點了,還敢要牌?

換成一個正常一點的賭徒,十九點,是絕不會在要牌的,只差兩點太容易爆了。

“狗屎運!”黃繼久一把把他的牌丟掉,他是二十點,本以爲能贏一把,沒想到被通吃了。

通吃和一般的贏法不一樣,通吃,每個人都按二十一點輸錢,每個人拿出二十一萬的籌碼,包括魏子峯等人,也都認爲陸晨是走狗屎運了,瞎貓碰到死耗子了,心中咒罵卻沒太在意。

接下來一連九局,陸晨都是輸,剛贏來的一百二十六萬的籌碼,又輸回去五十多萬。

衆人終於徹底放心了,通吃,只是一把好運氣,不可能複製,否則怎麼會接連輸掉九局呢?

然而第十局的時候,剛發完兩張牌,陸晨就發話了:“不好意思,通吃,哈哈哈!”

大笑的陸晨掀開底牌,明牌紅桃十,暗牌黑桃J,二十一點,通吃!

啪啪啪!

其他人紛紛把牌扔下,剛發好牌就通吃了,讓他們還有什麼辦法,巧合沒辦法!

陸晨也看出來了,黃繼久和魏子峯的關係最好,在賭桌上他是最賣力氣打擊自己的。

接下來的賭局,一面倒,陸晨頻頻出殺手,其他人手裏籌碼,大部分都流到他手裏去了。

甚至還有三個人,不得不重新兌換一百萬的籌碼,否則就要從桌子上下去了。

“怎麼回事,難道陸晨是個老千?” 我的老公叫廢柴

一百萬的籌碼,即是美金,對於在座的人來說,都不是很在乎,更談不上傷筋動骨。

可情況實在太詭異,一家贏,六家輸,和他們預想的截然相反,而且他們根本就無法阻止。

就像陸晨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樣,有人點大的時候,他總是第一個棄權,只輸掉一半籌碼,並且爆出多次通吃,他拿到二十一點通吃的情況,比六個人加起來次數還要多,太不正常了!

情況對他們不利,要是在外面還好一點,賭場禁止出千,一旦被抓到後果很嚴重,可能會被殺掉,然而包廂裏就不一樣了,賭場只負責提供場地、賭具,還有服務人員,其他都不管。

就算是陸晨出千了,也是賭客和賭客之間的事,不管賭場的人知不知道,都不會出面處理。

這一局,陸晨的明牌數量已經達到三張了,加上暗牌已經四張了,很少見的牌局。

三張加起來十八點,按着保險原則他最好就不要再要牌了。

其他人都已經棄權了,唯有黃繼久,明牌加起來是十七點,還在和陸晨火拼。

“哈哈哈,你還敢要嗎?”黃繼久看着陸晨的牌面,哈哈大笑,就好象他已經贏定了一樣。

他已經第五次兌換籌碼了,其他人除陸晨以外,最少的也兌換過三次了。

如今陸晨面前的籌碼,已經堆成一座小山,一千多萬美金的籌碼了。

服務生的眼睛,都已經笑成一條縫了,包間賭注的多少,他們都是有提成的,賭注越高提成越多,要不是賭場有規矩,服務生只管看和發牌不能有任何傾向,他都要給陸晨加油助威了。

“我要是再要一張呢?”陸晨和黃繼久對上了,今天的賭桌魏子峯設計,黃繼久就是先鋒。

“我用全部籌碼,賭你再要一張就爆點!”黃繼久很有把握,他們玩二十一點,用的全部都是新的撲克,一把一換,這一把已經出三張A了,只剩下一張,出現在陸晨手裏的機率太小了。

即使陸晨手裏是A,再要一張碰到二的機率,也小的十分可憐,因爲二也已經出現三張了,同時擁有A和二的機率,實在是小的太可憐了,黃繼久不相信他會這麼倒黴,碰到最小几率。

“不夠!”這種情況的對賭,陸晨要是輸了,就要賠出等額的籌碼。

“再加上我的。”魏子峯也把手裏的籌碼推出來,黃繼久爲他衝鋒陷陣,他不能作壁上觀。

“也加上我的。”孫開泰也湊熱鬧了,三個人都剛換了籌碼,加起來,有三百五十萬的籌碼。

“不夠。除非你們壓上全部籌碼,我就賭!”陸晨仍舊搖頭。


“我看你是不敢了,我同意!”韓飛宇‘恍然大悟’,陸晨肯定是外強中乾,在找藉口拒絕。

於是剩下的人紛紛推出手上的籌碼,一個不剩,在賭桌上堆出六座小金山。

如果能一把把陸晨手上的籌碼全贏過來,也算是出一口氣,剛纔六家輸一家贏都憋了一口氣。

發牌的服務生眼睛亮了,要是按這種賭法,今天的提成該會有多少啊?想想都令人激動興奮。

“好,既然如此,發牌!” 校園女皇,帝少太霸道 ,在魏子峯等人看來,是被逼到懸崖邊上了。

服務生推出一張牌,推到陸晨面前,六個人十二隻眼睛全都鎖定在這張牌上,像是牌會跑掉。 牌發到陸晨面前,他卻沒有第一時間開牌,而是扭頭看看魏子峯等六個人,臉上毫無表情。

“快點開牌,磨蹭什麼,該輸的早晚都會輸!”黃繼久認爲陸晨已經知道輸了,不敢開牌。

唯有魏子峯的心猛然一跳,他和陸晨的接觸時間稍長,下意識的覺得陸晨的舉動有很大問題。

還沒等他想明白,陸晨已經笑着,把發過來的拍掀開了,是一張黑桃二,兩點。

加起來已經二十點了,除非他的底牌是一張A,唯一一張沒有出現的紅桃A,否則輸定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剩下的暗牌上,決定勝負的一張牌,價值一千多萬的美金。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