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第二步?一大群獸人大眼瞪小眼,卻也只能掙扎著爬起來,然後在安吉麗娜滿懷同情的目光中,它們就這樣兩眼發直迷迷糊糊的,跟著林太平進了那個山洞,一陣寒風呼嘯而過,那塊實驗室木板突然摔得粉碎,這似乎預示著獸人們的悲慘命運。

再然後,從這個早上開始,山洞整整十天十夜都沒打開過,安吉麗娜獨自留在外面,很有耐心的等啊等,只能聽到裡面經常傳來獸人們的各種奇怪動靜,時不時還會有瓶子打翻玻璃渣四濺的聲音——


「嗚嗚嗚,為什麼我要參加第三十六號實驗?我昨天剛剛參加過第三十四號實驗,到現在為止右腿都不能動,等等,我們可以商量一下,實驗對象也要有人權的好不好?」

「呃?做完實驗還要記錄?那什麼,林,我不認識字怎麼辦,好吧,我可以用爪印來代替嗎?一個爪印,兩個爪印,三個爪印,好像有點亂,我還是用結繩記事算了!」

「林,你手裡的這碗東西看起來很奇怪,千萬不要告訴我說,這是打算讓我……咕嚕嚕,咕嚕嚕,味道怎麼樣,沒什麼味道,我就是覺得頭暈得厲害,誰能告訴我,我的腦袋在哪裡?」

如此如此,整整折騰了十天十夜,等到第十一天山洞打開的時候,一大群獸人簡直是連滾帶爬的逃了出來,百足看著天空中的耀眼陽光,突然有種劫後餘生的莫名感動,卻又立刻撲上去緊緊抱住安吉麗娜的魚尾,泣不成聲道:「嗚嗚嗚,大姐大,能活著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咦?為什麼你看上去有兩個影子?」

好吧,鬼才知道它們在山洞裡遭遇了什麼,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倒霉的傢伙全都身中各種負面屬性,可憐的百足看什麼都是兩個影子,肥熊的嘴巴腫得像掛了兩根香腸,最倒霉的就屬那隻半人馬了,這傢伙左臉發青右臉發紫,渾身都是黑白相間的條紋,不用化妝都可以去演斑馬了……

「辛苦你們了!」安吉麗娜很同情的看著它們,忍不住轉頭看看後面同樣鬍渣邋遢的林太平,「說真的,小林子,它們該不會真的中毒身亡吧?」


「怎麼會呢?」林太平笑眯眯的摸著下巴,想了想又拍拍雙手道,「好了,夥計們,休息半小時,然後我們繼續第六百三十二號實驗!」

還有第六百三十二號?可憐的獸人們頓時淚流滿面,百足直接就爬到懸崖的最高處,熱淚盈眶的揮舞著一百條腿:「不,絕不,我用我最心愛的一百條發誓,林你要是再逼我吃那些奇怪東西,我就從這裡跳下去!」

「你是認真的?」林太平抬頭看著滿臉悲憤的百足,終於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好吧,那就算了,真是遺憾,我本來還打算等這次賺大錢以後,幫你買一大群漂亮的昆蟲族美女,比如腰肢很細的螳螂族御姐,比如說起來話嚶嚶聲的蜜蜂族小蘿莉,比如……」

於是乎,幾秒鐘后,剛剛還決定以死明志的百足,立刻就大義凜然的爬了下來,並且滿臉正色自告奮勇的拚命拍胸膛:「那什麼,林,我剛剛認真想過了,為了我們獸人族的光明前途,為了大姐大的復仇大計,我決定要排除萬難不怕犧牲,正所謂犧牲我一個幸福千萬家……順便說一句,其實啊,我比較喜歡那些蝴蝶族的妹子耶!」…

我也很喜歡!林太平想象著那些蝶族軟妹子的可人模樣,和百足一起很悠然神往的嘆了口氣,然後他立刻就大手一揮:「開工!為了蝶族的軟妹子,今天晚上我們再做兩百次實驗!」


拼了!為了蝶族的軟妹子,為了大把大把的金幣,為了幸福奢侈的生活,一大群獸人眼冒綠光的嗷嗷叫著,不用林太平催促就衝進了山洞,安吉麗娜目瞪口呆的站在外面,直到一陣冷風吹過,這才恍然大悟似的豎起魚尾:「等等,等等,那我要做什麼?」

她不說這個,林太平倒真的忘了,當即又笑眯眯的從山洞裡探出腦袋:「姐姐,還記得我們從藍珊島買回來的那些銅版紙啊,從現在開始,你就負責用這些銅版紙做盒子,一定要做得漂亮美觀,總之高大上就對了。

「呃……」安吉麗娜很無語的轉過頭,看著身後沙灘上那堆積如山的銅版紙,突然有種雙手雙腳連帶著魚尾一起抽筋的感覺,「一天做三百個,十天就是三千個,三十天就是……等等,我到底要做多少個啊?」

別管多少個了,反正從這天中午開始,可憐的安吉麗娜就蹲在沙灘上,沒日沒夜的和那些銅版紙搏鬥,一個兩個三四個,五個六個七八個,九個十個十一個,做到頭暈眼花手腳發麻,到最後她放眼望去,無論看到什麼都有種把它疊成盒子的衝動。

如此如此,又過去了整整一個月,山洞的大門再度緩緩開啟,在一大群獸人滿地抽搐口吐白沫的背景下,林太平意猶未盡的拍拍塵土,眯起眼睛望著刺眼的眼光:「好吧,雖然還不算完美,不過我們可以勉強試一試了。」

熱淚盈眶啊,聽到這句話,一大群獸人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已經被埋在一大堆盒子里的安吉麗娜,也很可憐的伸出修長魚尾,在那裡有氣無力的晃啊晃:「終於完成了?那麼接下來,我們要幹什麼?」

好問題,林太平很認真的想了想:「你們覺得呢?」

噗!這一刻,所有的獸人連同安吉麗娜在內,全都滿口噴血,林,你這個混蛋,讓我們整整折騰了一個月,現在居然問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嗚嗚嗚,我們跟你拼了!

「活躍氣氛,我只是活躍氣氛而已。」林太平笑眯眯的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抬起頭,望著萬頃碧波的蔚藍色海面,片刻的沉默之後,他突然很愉快的轉過頭,看著一大群集體伸長脖子的獸人們——

「那麼,我想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去藍珊島的地下黑市,找姐姐你的老朋友克倫特先生……唔,我敢打賭,他一定會愛上你的!」) 安吉麗娜,我恨你!

當林太平帶著一大群獸人興緻勃勃的揚帆出海時,被他們熱情想念的黑市奸商克倫特先生,正坐在藍珊島地下黑市的帳篷前,頭暈眼花的仰天表達怨念。

這是初夏午後的美妙時光,也是地下黑市一天中生意最好的季節,可是克倫特卻摸著圓滾滾的肥肚腩,沒精打採的癱倒在椅子上,倒不是因為今天沒做成什麼生意,而是因為他得了很嚴重的感冒,這會兒只覺得額頭髮燙渾身軟綿綿的,恨不得直接鑽進被窩睡上一整天。

可惡啊,這都是安吉麗娜的錯!

想到自己會得重感冒的原因,克倫特忍不住滿懷怨念,那條死要錢的美人魚海盜船長,居然在大半個月前的深更半夜,直接闖進帳篷推銷什麼戰利品,推銷就推銷好了,可是為了幾十個金幣的差價,她居然拉著自己從半夜磨到天亮!

說真的,換了那些普通商人,在這種情況下早就退讓了,可是克倫特先生是什麼人,作為一個白手起家珍惜金幣的有為商人,他當然是裹著一條毛毯,頂著半夜呼嘯而過的狂風,和安吉麗娜展開了極其慘烈的討價還價大作戰。回想起往事,又重重打了好幾個噴嚏,克倫特差點連人帶椅子一起摔倒,旁邊的幫傭看得滿懷同情,忍不住好心的建議道:「先生,不如我們去找個醫生或者牧師,讓他給您治療一下。其實也就是幾十個金幣的事。」

「不,絕不!」克倫特的額頭都滾燙到可以煎雞蛋了,卻仍然堅毅頑強的高昂著下巴,「區區感冒而已,就算不用治療也能自動痊癒,安德森,你要牢牢記住,每一個金幣都要花到刀刃上,隨便浪費是要遭到財富之神懲罰的。」

肅然起敬啊,旁邊的幫傭頓時就肅然起敬了。甚至忍不住想問一問,尊敬的克倫特先生,請問您和那條美人魚海盜船長,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妹嗎?

「鬼才有那種妹妹!」克倫特忍不住又打了個噴嚏,眼前一片金星亂冒,卻還是滿臉怨念的咬牙切齒道,「我向財富之神發誓,從今以後再也不和安吉麗娜做生意了,哪怕她現在就站在我的……呃?」幾秒鐘后,安吉麗娜就帶著一大群獸人,很神奇的出現在帳篷前面,旁邊還跟著那個總是笑眯眯的東方小白臉……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緩緩走來。克倫特只用了三分之一秒,就得出了這輩子最明智的結論——「關門,今天不營業!」


「不營業?那怎麼行?」安吉麗娜直接跳了過來,滿臉親切的擋住去路。「親愛的克倫特,我可是特意來找你談大買賣的,難道你不打算先看看我帶了什麼東西來。如果錯過你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

「拜託,我看了才會後悔一輩子。」克倫特有氣無力的呻吟著,不過等他看到旁邊的林太平,卻又勉強打起精神補充道,「當然,如果是那些書籍和雜誌的話,我們倒是可以認真談一談。」

「抱歉,那些書籍和雜誌都已經賣完了。」林太平很無奈的攤開雙手,「但是,我們確實帶來了更好的東西,如果克倫特先生您有時間的話……」…

「沒時間,我真的沒時間。」克倫特頓時大失所望,全身發軟的勉強站起來,「安吉麗娜,我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了,也許我應該回到溫暖的被窩去躺著,你可以改天再……阿阿啊,阿嚏!」

一陣寒風吹過,正昏昏沉沉站起來的克倫特,又忍不住用力打了個噴嚏,然後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突然就覺得眼前金星亂冒,差點就軟綿綿的趴在桌子上,旁邊的幫傭連忙上來攙扶著他,一瘸一拐的往帳篷里走去:「先生,我還是給您叫個醫生來吧!」

「不,絕不,我才不要叫那些庸醫過來,先不說診金有多貴,他們的醫術也靠不住,上次那個倒霉的傢伙讓他們治療,硬生生的把感冒治成了肺炎!」

「可是,可是您這樣撐下去,搞不好就真的變成肺炎了,或者我們直接請個牧師?」

「開什麼玩笑,你知道請一個牧師要多少錢嘛,那些腦袋上掛著光環的傢伙,估計都是財富之神的虔誠信徒,一個治療光環就要我一百個金幣,我給自己買塊墓地都不用這麼貴!」

很好很強大,看著背影瑟瑟發抖的克倫特,安吉麗娜又是無語又是肅然起敬,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可就在這個時候,站在她旁邊的林太平卻突然摸摸下巴,笑眯眯的舉起手:「咳咳,克倫特先生,也許我可以幫您治療感冒,免費的哦!」

免費的?託了免費這個詞的福,都已經爬進帳篷的克倫特,終於很虛弱的緩緩轉過頭,用那種狐疑的目光打量著林太平,過了很久以後才猶豫道:「真的?所以說,林你是醫生?」

「這個嘛,雖然我爺爺以前是,不過我不是……」

「那麼,你是牧師?」

「呃,遊戲里的算不算?我曾經有個八十級的大號,還有全套的神聖紫色裝……好吧,當我什麼都沒有說過。」

很好,他們這裡一問一答,周圍已經圍上來不少看熱鬧的商人,聽到林太平這種很不負責的回答,一大群商人都忍不住拚命翻白眼,克倫特更是有氣無力的揮揮手,只當自己什麼都沒聽到,繼續軟綿綿的往帳篷里爬。

「別急嘛,我還沒說完。」林太平滿臉無辜的眨眨眼睛,順手從懷裡掏出一個紙盒,「沒錯,我不是醫生,更不是牧師,但是……我有這個!」

哪個?克倫特拼著最後一絲力氣,很艱難的抬頭望去,周圍的商人們也齊齊轉過頭,看著林太平拿出那個奇怪的紙盒,笑眯眯的放在桌子上拆開,緊接著又從裡面倒出一小撮奇怪的黑色粉末。

都不需要提醒,旁邊的百足立刻變出一個大海碗,肥熊不知道從哪弄來一壺熱水,乾淨利落的往碗里一倒,想了想又伸出沾滿塵土的爪子,在熱水裡攪了幾下,於是幾秒鐘后,一大碗黑乎乎的不明黑湯就新鮮出爐了——

散發著刺鼻氣味的不明黑湯,看上去很邪惡的樣子,上面一層不停冒著綠色氣泡,就像是從腐爛沼澤里提煉出來的,而且在黑乎乎的湯裡面,居然還漂浮著幾根來歷不明的毛髮,旁邊的肥熊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突然滿臉慚愧的表示,那是自己不小心掉進去的……

「呃,這是什麼鬼東西?」克倫特本來都已經奄奄一息了,突然看到這麼古怪的黑湯,頓時迴光返照似的打了個寒噤,「喂喂喂,別亂來啊,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們打算把這個……救命!救命!」…

「按住他!」林太平笑眯眯的摸著下巴,一大群獸人立刻惡狠狠的撲上來,完全不管克倫特怎麼掙扎,硬生生的把他按在椅子上,又強迫著他張開嘴。

救命!救命!克倫特在那裡拚命掙扎,殺豬似的凄涼慘叫,旁邊的商人們看得冷汗滾滾,心道這到底是在救人呢,還是在謀財害命呢,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跟治病扯不上任何關係。

可問題是,掙扎也好,不掙扎也好,林太平已經端起那碗熱氣騰騰的黑湯,也不管是不是還很燙,直接往克倫特的嘴裡一倒,兩旁的獸人很是配合默契,立刻扳動克倫特的下巴,強迫著他把這碗黑湯咽下去,連一滴都不許漏出來。

差點沒被燙死,克倫特滿臉扭曲變形,捏著喉嚨張牙舞爪,還是旁邊的安吉麗娜終於看不下去,遞了杯清水給他,還很同情的問道:「那什麼,味道怎麼樣?」

一個字,苦!兩個字,很苦!三個字,苦苦苦!

克倫特熱淚盈眶的躺在椅子上,只覺得自己像是剛剛吃了一百斤毒藥,五臟六腑都在顫抖,禽獸啊禽獸,你們這些比禽獸還禽獸的禽獸,到底給我吃了什麼鬼東西,為什麼我覺得我現在都可以寫遺書了?

「安啦,我們是在幫你治感冒。」林太平滿臉無辜的眨眨眼睛,又從懷裡摸出一個盒子,拿出一顆半黑半白的小圓丸,「對了,為了幫助你早日康復,順便把這個黑加白也吃了,白天吃白片不瞌睡,晚上吃黑片睡得香,絕對是好東西。」

白你個頭!黑你個頭!

可憐的克倫特淚流滿面,要不是考慮到雙方武力差距懸殊,他都要直接衝上去掐死這個腹黑的小白臉了:「嗚嗚嗚,你們到底給我吃了什麼,我覺得肚子里很不舒服,好像隨時都會……都會……咦?」 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

被強迫著喝了一碗免費的黑湯,可憐的克倫特先生渾身抽搐滿臉扭曲,突然覺得自己的整個幸福人生都隨著這碗黑湯而結束了,也許現在就可以考慮寫遺書,也許現在就可以去買塊墓地,就是不知道那個賣墓地的傢伙願不願意打個折……呃?

胡思亂想到了一半,克倫特突然怔了一怔,就在這一刻,他很驚訝的發現,自己原本昏昏沉沉的腦袋,好像正在逐漸清醒過來,不僅僅是清醒,額頭的溫度也下降了不少,連感冒引起的呼吸困難也減輕多了。?。。

「有效果了?」林太平笑眯眯的看著他,「是不是覺得全身暖洋洋的,是不是覺得很想睡,是不是覺得呼吸也沒那麼困難了?」


還真的是,克倫特下意識的點點頭,忍不住又低下頭,看看大海碗里剩下的一點黑湯,事實上都不需要他提問,旁邊的商人就搶著問道:「這個,這個叫什麼來著?」

「八八感冒靈。」林太平又從懷裡拿出幾盒,很愉快的扔給其他商人,「採用十二種名貴藥材為原料,經過十六道工序提煉而成,暖暖的,很貼心,這樣的朋友你也需要。」剎那間,不知道想到什麼,剛剛還很虛弱的克倫特,突然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眼冒金光,事實上不僅僅是他。周圍的商人們也頓時精神大振,當即就有人很敏銳的直指關鍵問題:「林,這種八八感冒靈,你打算賣多少錢一盒?」

好問題,林太平轉頭看了看旁邊的安吉麗娜,後者立刻很配合的豎起修長魚尾,一本正經道:「說真的,材料很貴。貴得不得了,但是考慮到我們是在造福全世界,所以經過我和林認真嚴肅的討論,最後決定忍痛將價格定為一個……不,兩個金幣!」

兩個金幣?兩個?你確定只是兩個?

包括克倫特在內的所有商人,頓時很整齊的滿臉漲紅,要知道,在康坦斯這個醫學並不發達的世界里,找一個醫生來看病是挺花錢的。就算是治療普通感冒也要十幾個金幣,而如果是請一位牧師來治療,那就不僅僅是花錢這麼簡單,還涉及到請不請得動的問題。咕咚!也不知道是誰帶頭,全場突然響起了咽口水的聲音!

幾秒鐘后,在場的幾十個商人,突然很整齊的同時轉頭,用那種親熱到肉麻的眼神,看著林太平和安吉麗娜,克倫特的反應簡直是超光速,直接撲上來抓住林太平的手臂。完全不顧自己還在雙腿發軟:「林。親愛的林,我們到帳篷里去。談一談這種感冒靈的……唔!」

根本不給克倫特說完的機會,旁邊一個五大三粗像屠夫更勝過像商人的壯漢,直接就一把捂住克倫特的嘴,滿臉關切道:「親愛的克倫特,你的感冒應該還沒有全好,趕緊去帳篷里躺著好好休息吧,這裡的小買賣就交給我來處理好了。」…

就是,就是,周圍的商人們全都拚命點頭,一邊把克倫特往帳篷里推,一邊紛紛熱情洋溢的表示自己最樂於助人了,尤其是那個屠夫似的壯漢商人,更是直接堆起肥肉亂顫的笑容,點頭哈腰的看著林太平:「林,親愛的林,你有什麼想談的就跟我談,作為克倫特最好的朋友,我很願意幫他代理八八感冒靈,沒辦法,誰叫我是個好人呢。」

禽獸,你們這些禽獸!

可憐的克倫特被十幾隻大手捂著嘴,在那裡嗚嗚作響的拚命掙扎反抗,卻怎麼都無法掙脫出來,轉眼片刻不到,他就被一大群商人硬生生的擠到最外面,只能氣急敗壞的咬牙切齒,恨不得直接拿個魔法禁咒捲軸出來,把這群「講義氣」的混蛋全都轟成渣。

可是誰在乎他有多心痛,一大群商人早就已經把林太平圍了個水泄不通,有的直接拿出一大疊金票拚命揮舞,有的拍著胸口表示自己價格公道誠信可靠,還有個傢伙怎麼都擠不進去,突然就靈光一現直接沖向安吉麗娜,熱淚盈眶道:「親愛的安吉麗娜,你還記得我嗎,我就是上次給你打了八折的……沒錯,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啊一家人!」

如此如此,一片熱情和混亂中,林太平終於笑眯眯的摸著下巴,慢條斯理道:「所以,也就是說,諸位都打算代理八八感冒靈?」

這還需要問嗎?一大群商人全都很整齊的拚命點頭,那個屠夫似的壯漢商人更是笑得滿臉肥肉亂顫,直接來了個九十度角的躬身行禮:「親愛的林,只要你一句話,我們可以幫你把這種八八感冒靈賣到混亂海域的每一個角落,而且價格也可以……」

「不需要,完全不需要。」林太平搖了搖頭,卻又在商人們大失所望之前,很慷慨的揮了揮手,「不需要討論了,我會把所有的八八感冒靈交給你們代理銷售,然後大家七三分成,有問題沒有?」

「呃……」一大群商人都已經做好艱苦談判的準備了,突然聽到這麼一句話,一時間倒是愕然無語鴉雀無聲,那個屠夫似的壯漢商人還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結結巴巴道:「七三分成,這個價格會不會……等等!」

剎那間,這傢伙突然就恍然大悟,立刻興奮的拿出一張紙,快速寫上自己需要的數量,一大群商人當然是緊隨其後,拿筆的拿筆找紙的找紙,於是僅僅片刻不到,專門負責收集訂單的安吉麗娜,就被一大堆白花花的訂單徹底淹沒,只留下一條魚尾還露在外面搖啊搖。

我的天,這得是多少訂單啊!

百足和幾十個獸人看得戰戰兢兢,在那裡拚命咬爪子,又是欣喜若狂又是愁眉苦臉,欣喜若狂的是可以大賺一筆大發橫財,愁眉苦臉的是這要是全部製作出來,估計大家從今天開始就別想睡覺了,搞不好直接要噴血暈死在實驗室里了。

這倒是真的,被百足這麼一提醒,一大群商人頓時恍然大悟,當即拉著獸人們開始套近乎,紛紛表示自己希望能夠最早拿到八八感冒靈,還有個無恥的傢伙居然搭著百足的肩膀,信誓旦旦的宣稱自己有八分之一的蜈蚣族血統……什麼?不信?難道你沒看到我的臉很很長嗎?

「沒問題,我們會加班加點的。」林太平倒是依舊很愉快,得到他的保證,一大群商人更是心滿意足,成群結隊的回去商量劃分地盤了,用膝蓋去想也知道,為了爭奪那些繁榮的銷售地區,少不了又要一場激烈戰鬥。

轉眼之間,帳篷前的空地就變得空空蕩蕩,可憐的克倫特這時候終於爬了出來,乾淨的袍子上還沾了幾個黑腳印,看著那些心滿意足離開的商人們,他目瞪口呆的怔了很久,突然就歇斯底里的捶胸頓足:「混蛋!你們這些混蛋,老子詛咒你們一出海就遇到風暴,嗚嗚嗚,我的訂單,我的錢,沒天理啊沒天理。」

傷心欲絕啊,真的是傷心欲絕啊,克倫特這輩子都沒這麼傷心過,眼看著他淚流滿面都要往帳篷上撞了,林太平終於很同情的輕咳幾聲,拍拍他的肩膀道:「咳咳,克倫特先生,別太傷心了,其實我還專門給你留了一份?」

「真的?」克倫特突然就滿臉漲紅,渾身顫抖的抬起頭,這一刻他看著林太平的眼神,就跟看天使沒什麼區別,「親愛的林,你真的還給我留了一份?嗚嗚嗚,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的,像你這樣慷慨善良的年輕人,怎麼會忍心看著朋友……所以,還有多少八八感冒靈?」

您變臉的速度還真快!林太平忍不住翻翻白眼,然後很無情的潑了盆冷水:「抱歉,我們收集的材料,能不能做出這麼多八八感冒靈都是個問題,所以……懂?」

不是吧,克倫特剛剛還覺得人生充滿希望,現在突然又覺得前途一片黯淡,只不過還沒等他來得及繼續捶胸頓足往帳篷上撞,林太平又笑眯眯的招招手,示意百足把一個大木箱搬上來:「沒事的,雖然八八感冒靈是沒有了,但是我們有別的,比如說——」

啪嗒一聲,百足得意洋洋的打開大木箱,從裡面拿出一件又一件的東西,很整齊的擺放在桌子上,克倫特屏住呼吸死死盯著,每看見一件東西,眼睛就瞪大一分,等他看到十幾件東西以後,眼睛都瞪大到可以出去嚇人了!

————————————————————————

這個,我萌萌噠召喚一下看在水水兩根手指打字的份上……咳咳,沒錯,就是兩根手指,是不是很強大?) 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真是太太太刺激了!

對於克倫特來說,這個初夏中午的短短几個小時,簡直就是一輛高速失控的四輪馬車,讓他覺得心臟病都要發作了,三十分鐘前,他覺得自己可以幸福的大賺一筆,十五分鐘前,他突然有種一頭撞死的衝動,而此時此刻,他又覺得諸神還是沒有拋棄他。

正午的金色陽光下,按照林太平的示意,百足從大木箱里拿出一件又一件的東西,整整齊齊的擺放在桌子上,沒人知道箱子里到底放了多少東西,不過短短片刻不到,整張桌子就被擺得滿滿了——

手指般大小的玻璃瓶里,裝滿了棕色的不明液體,僅僅是靠近聞一聞,就能聞到一股略帶苦澀的味道,瓶身上繪著一行文字「三精雙黑連口服液,精選上等黑連製作而成,清涼降火,家中常備……」

長方形的小木罐里,是幾十顆圓滾滾的黑色小藥丸,每一顆小藥丸都只有珍珠般大小,外面的盒子上還寫著「桃花胃康靈,止痛更止痛,保護您的胃,飯後服用,每次三次,每次三粒……」粉紅色的小紙盒裡,一排白色的小藥片整齊排列,小紙盒的封面上,描繪著一對親密相擁的戀人,旁邊還有一行很溫馨的提示「有韻婷,放心愛,七十二小時緊急避孕,無不良副作用……」

當然,更不要忽略的。是一個裝飾精美的水晶瓶,在這個看上去很昂貴的瓶子里,只裝了三顆藍色的小藥丸。沒人知道這三顆藍色小藥丸到底有什麼用,不過旁邊的廣告詞倒是很讓人充滿聯想——「是的,老婆再也不抱怨我了!」

諸神在上,我是不是在做夢?

克倫特很用力的咬著手指,看著桌面上的一大堆瓶瓶罐罐,足足發獃了十分鐘后,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撲上去。把這一大堆瓶瓶罐罐全都抱在懷裡,然後又小心翼翼的左看右看。生怕又有哪個講義氣的混蛋衝出來和他搶生意:「林,親愛的林,這些全都是?」

「沒錯,這些全都是藥品。」林太平指著那一大堆瓶瓶罐罐。慢條斯理的逐一解釋,「唔,你手裡的那瓶,是專門清涼降火的三精雙黑連口服液,腰上壓著的是治胃病的桃花胃康靈,嘴裡咬著的是大極止咳糖漿,至於那三顆藍色的小藥丸……咳咳,這個不解釋!」好吧,如果那些著名的製藥廠都在這裡。一定會滿口噴血的衝上來單挑,但問題是克倫特並不知道,他看著懷裡的一大堆瓶瓶罐罐。兩隻手都在拚命的抖啊抖,就好像他抱著的不是什麼藥品,而是一大塊閃閃發亮的大金子……

嗚嗚嗚,讓什麼八八感冒靈見鬼去吧!有了這些種類繁多的藥品,老子以後就是混亂海域的第一大豪商,先不說什麼三精雙黑連口服液。也不說什麼桃花胃康靈,僅僅就是那種大家都懂的藍色小藥丸。就足夠讓自己賺得做夢都在偷笑了。

「那是,誰叫你是安吉麗娜的老朋友,不照顧你照顧誰?」林太平拍拍他肩膀,然後又扳著手指數道,「事實上,我那裡還在研究很多新的藥物,比如小兒六星茶,比如四九胃泰,比如……是的,到時候你先挑,挑剩下的再交給其他人來代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