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想讓我們離開這裏,我們就不走,我看你能拿我怎麼樣。”

“我可給過你們機會,是你們不珍惜的。”

王越看着眼前的柳媚兒,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去和柳媚兒去鬥爭。

旁邊的負責人看到王越這麼說後,有點害怕的看着眼前的王越。

也不知道王越到底想做什麼,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要知道眼前的這兩個人可都得罪不起啊,負責人向後退了一步,有點害怕。


而周圍的客人大多都吃完飯了,隨後他們在旁邊開始看熱鬧。

“我靠,這不是王越嗎?這傢伙桃花運也太好了吧,怎麼又帶着兩個大美女出來了?”

“是啊,這王越簡直是男人中的偶像,也太厲害了。他現在在濱海市可是太出名了。”

“也不知道他想做什麼,看來接下來這幾個人要慘了。要知道,這王越如今身家可是上百億啊,一般人可不是他的對手。”

衆人開始議論紛紛,也不知道王越到底想做什麼。

王越看着眼前的柳媚兒,然後淡淡的說道。

“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老婆,我們該怎麼辦?”

任四海其識相在也有點慌了,要知道自從自己家裏破產後,如今捲土重來。

雖然準備對王越發動總攻,但是如今這麼明面和王越對抗他也沒有底。

不過看到柳媚兒始終平靜的坐在那裏,這讓他稍微鬆了一口氣。

柳媚兒聽到任四海這麼叫自己,皺皺眉頭,有點嫌棄任四海。


如果不是因爲得靠着他對付王越的話,他早就和這個窩囊的男人分手了。

隨後他直接說道。

“老公,放心吧,我對付他還是有把握的,這件事情他不能拿我們怎麼樣的。”

王越聽到柳媚兒的話後,冷笑了一聲,隨後直接說道。

“是嗎?那我們接下來就走着瞧。”

王越的話說完,那邊負責人的電話直接響了起來。

這讓他愣一下,一看來電顯示後有點着急了,急忙接了起來。

“老闆是我,有什麼事嗎?”

負責人看到自己老闆來了電話,隨後他有點着急的不停的對着電話說了起來。

而王越此刻的信息也傳了過來,正是胡海勝發來的。

“王總,現在您已經是這家冒菜店的大股東了。擁有這家分店的絕對管理權,您絕對說了算。”

王越看到手機後能夠知道,看來自己已經有絕對的決策權了。

那麼既然這樣的話,他直接拿出電話然後給彪哥打了個電話,直接說道。

“步行街冒菜店,我覺得裝修風格有點不喜歡。你帶人把這裏砸了,我要重新裝修一下。”

王越的話說完,周圍的人直接傻眼了。

“我靠,這王越也太囂張了吧。竟然因爲裝修風格不符合他的品味,就要砸人家的店。”

“就是啊,真是有錢任性,要知道這家冒菜店可是一家分店啊,總公司那裏背景可是十分驚人的,如果他要是把人家店砸了,估計得賠幾千萬吧。” 周圍的人開始紛紛拍照,然後不停的開始議論了起來。

而旁邊的劉媛媛看到這一幕後,也有點着急了,隨後問道。

“王越,你瘋了,你爲什麼要砸這裏?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如果今天我們把這裏砸了的話,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柳媚兒聽到王越的話後,冷笑了一聲,隨後一臉鄙視的說道。

“王越,我看你真是爲了取得人家女孩子的歡心,真是下血本啊。還要把這裏砸了,你可真有本事。”

柳媚兒一臉鄙視的看向了王越,他覺得王越不可能敢砸這裏。

要知道如果他要是砸了這裏的話,少說也得賠人家幾千萬。

要知道王越公司似乎如今已經陷入了危機,可能幾千萬都拿不出來了。

如果他要是敢拿幾千萬來把這冒菜店給砸了的話,那麼對於公司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柳媚兒巴不得看到這樣的場景。

“柳媚兒,我勸你趕緊離開我的視線。不然的話,等會兒他們砸到你可就不怪我了。”

王越冷冰冰的看向了柳媚兒,直接說道。

這讓任四海看到後有點着急了,也不知道王越到底是不是真的敢把這家店給砸了。

這傢伙簡直是想魚死網破,他不想讓他們今天好好吃一頓飯。

這一次他有點着急了,然後看着王越說道。

“王越你也太過分了,如果你要是敢對我老婆做什麼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能拿我怎麼樣?”

王越看着任四海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眼前的這個人,自己根本不需要留有任何的前面。

前一世他把自己害得家破人亡,這一世王越絕對不會再讓這件事情發生了。

“老公,我還不相信他真的敢把這家店砸了。總之今天我們就要在這裏吃飯,誰來也不行。”

柳媚兒說完後,冷笑了一聲,直接對着旁邊的經理說道。

“趕緊給我們上菜,把這裏最貴的全給我們上一遍。”

王越看到這一幕後,笑了笑,並沒有阻止。

而那邊的劉媛媛看到後,感覺事情有點鬧大了。

沒想到王越竟然敢這麼做,隨後他看向了蘇海棠,着急地說道。

“海棠,你還是管管王越吧,估計他明天絕對能上頭條新聞了。而且如果要是他把人家店砸了的話,人家去法院起訴他估計得賠幾千萬都不止呢,這買賣可太不值得了。”

劉媛媛覺得王越簡直是瘋了,來這裏吃飯,就算是隻幾個人把店裏的東西都點一遍,最多也就幾萬塊錢。


但是如果要是把這家店砸了的話,那麼,估計得賠償幾千萬。

到時候可這讓別人看笑話了,這種事情簡直是天方夜譚。

他無奈的看了旁邊的蘇海棠一眼,想讓蘇海棠阻止王越。

不過蘇海棠並沒有說話而是站在王越身後,毅然決然的支持他。

總之他已經下定決定了,如果這件事情王越擺不平的話,他這讓自己的家族出面。

反正他一定要支持王越,如今王越是自己的男人,他一定要給足自己男人的面子,誰來也沒用。

看到蘇海棠支持自己,王越心裏面還是很感動的。

隨後他把蘇海棠拉到身後,沒過多久負責人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

然後看着王越畢恭畢敬的說道。

“王總,聽說您對這裏的裝修風格不滿意,想要把這裏拆了重修。等會兒一定得帶上我,我一定第一個幫忙。”

負責人的話說完,讓周圍的人傻眼了。

這個負責人是不是瘋了,竟然敢和王越一起帶頭把店裏砸了。

難道是上面的人給他發佈了什麼指令啊?

這讓衆人有點震驚的看向了王越,看來這個王越也太厲害了,竟然能夠做到這種地步。

沒想到之前的傳聞都是真的,這王越確實已經在濱海市有數一數二的地位了。

劉媛媛聽到負責人的話後,也瞪大眼睛看向了王越。


他能夠知道,看來這一切都是王越做的,也不知道王越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看着王越在那邊平靜的站着,他皺着眉頭好半天,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能夠知道,看來今天他能夠好好的在這裏大鬧天宮了。

柳媚兒看到眼前的一切,也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妙了。

他有點着急了起來,準備離開這裏。

只不過當他剛準備站起身來離開的時候,彪哥已經帶着人來到了這裏,看着王越說道。

“王總,我已經帶着人來了,你說從哪邊開始砸?”

王越笑了笑,看向了柳媚兒那邊,隨後直接說道。

“就從他們那邊開始吧。”

王越看着那邊的柳媚兒,竟然他決定回來找自己麻煩,那麼自己就給他一個下馬威看看。

讓他知道一下敢和自己作對,簡直是找死。

自己絕對不會再給這個女人機會了,這個女人三番五次的找自己麻煩,看來他是想置自己於死地。

既然他不給自己留餘地的話,那麼自己就不會再給他任何面子了。

他現在已經對於這個女人沒有任何的感情了。

“老大,您瞧好吧。”

彪哥聽到王越的話後,笑了笑,隨後帶着人向着那邊走去。

“快跑啊!”

店裏的人看到彪哥這些社會人衝了進來,也能夠知道事情發展的越來越嚴重了。

他們都怕引火燒身,準備離開這裏,最後大家都跑了出去。

只剩下任四海還有柳媚兒坐在那邊,他們現在如果要是跑了的話,那麼面子可就丟大了。

任四海現在嚇壞了,他現在也想跑,畢竟他能夠知道如果要是再不跑的話那就來不及了。

王越帶着這麼多人來,如果要是將他們解決掉的話,那麼他們可就慘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