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去,我要讓他知道花兒爲什麼那麼紅”

“…”

一時間馮陽光的話,在隊伍裏引起公憤,一個個瞪着馮陽光,如果眼神能殺人馮陽光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向羽望着馮陽光說道“好,我就看看龍隊看中的人到底有多厲害”

在他的影像裏馮陽光除了搏擊能力強一點,然後槍法好一點就沒有什麼了,而這cbq看的可不是這兩樣的,再者說他們是三個打一個,在退縮還算軍人嗎!

三個人一拍即合,開始各自準備起裝備跟適合自己戰術的東西,因爲馮陽光是攻方所以可選的東西有些多。

馮陽光選了一個閃光燈跟一個***,一把步槍跟一把匕首,至於手、雷跟手、槍他並沒有帶,因爲沒必要。

他們正在準備東西的時候,蔣小魚他們聊起天來。

“你們說陽光幾分鐘能解決戰鬥?”蔣小魚說道,他並不認爲馮陽光會輸,要知道馮陽光從來不打沒有準備的戰,也不是喜歡吹牛逼之人,所以他主動提出來肯定有自己的自信。

“我覺得應該7.8分鐘吧,就這些人還不夠陽光塞牙縫”張衝瞄了一眼同樣還在準備指定戰術的向羽等人緩緩說道。

“我感覺可能要個9.10分鐘,畢竟這是正面交鋒,陽光的戰術有些受侷限”魯炎也提出了他的建議。


“我覺得他只要3.4分鐘”對馮陽光那麼自信的正是柳小山跟鄧久光。

“師傅你們怎麼來了”蔣小魚好奇的問道。

“事情辦完了就來了唄,還好走的快,要不然錯過了這精彩的對決了”


而跟隨兩位老兵來的還有龍百川。

龍百川對着正在準備的衆人說道“這場比試我做裁判怎麼樣”

“我們沒有問題”向羽他們率先表態。

馮陽光當然也沒有任何問題“我也是”

龍百川看着雙方在指定位置站定,高聲道“預備,開始”

所有人按照計劃進入戰鬥,向羽那一方加上的人是阿甘,因爲阿甘的槍法確實有些差距,所以被安排到二樓,讓他居高臨下更容易打人。

而向羽跟巴郎則是在一樓阻擊,他們心裏的傲氣讓他們不想後退一步。

正式進入戰鬥馮陽光率先蹲了下來,他準備試試新獲得的技能,開啓技能後,方圓五十米的距離三個紅點在他腦海裏標記出來。

而且你點擊紅點會出現對方的視角。

“我擦,這麼牛批的嗎?這用來偷窺那不是嘿嘿嘿”咳咳,他是正經人,不搞那些花裏胡哨的。

迴歸正題,馮陽光繼續蹲下來挑戰他們的耐心,在感知中他看到阿甘居高臨下連藏都不藏一下,這不是給他送人頭麼。

他算好角度,起身開槍翻滾換位置,就這短短几秒鐘時間,阿甘就被他解決掉了。

而二樓的阿甘緊緊的攥着手裏的槍,他暗暗告訴自己不能拉胯,不能拖排長他們等我後推,但是他原本瞄着馮陽光的,只看到馮陽光一個閃身伴隨着槍響,他自己頭上的煙霧報警器就冒出煙來。

這讓他有些懵逼,自己練人都沒有看清就涼了?

在場外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也是滿眼震驚,所有人一時間全都失聲,他們也沒有想到第一個人頭就這樣爆發了,是那麼的快。

緊接着馮陽光給他們的震驚還遠不如此。 向羽跟巴郎瘋狂壓制住馮陽光,直接不給他露頭的機會。

只見馮陽光把自己手裏唯一的***,拉開環扔了出去,***並沒有丟到向羽他們臉上,而是丟在距離向羽他們五米的地方。

這個***有些讓向羽他們摸不着頭腦,因爲離他們有段距離啊,但是他們的戰鬥素養告訴他們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而場外的人也是看着雲裏霧裏,他們是觀衆視角,比向羽他們看的多的多,所以他們更加有話語權。

“就這?就這?***白給?”

“噗嗤,我笑了丟在這個地方有什麼用?”

“別怪他可能海訓場那個地方沒有,所以有可能用用”

場外的嘲諷聲此起彼伏,小夥子最大的缺點是什麼?那就是你要我尊重你,那麼你必須讓我心服口服你,這也是優點。

向羽跟巴郎互相點了點頭,心裏都警惕起來,眼睛注視着煙霧的動向。

就在這時從煙霧裏快速的飛出一道黑影,把兩個人的眼光吸引了過去,定睛一看才發現是顆***。

兩人一心驚,連忙回頭的回頭閉眼的閉眼,可惜還是晚了一步,他們兩眼前一亮短暫的失去觀察能力。

向羽趕緊蹲下,而巴郎也同時隱藏住身形。

而馮陽光這時抓住機會從煙霧中衝出,因爲他閉着眼睛的原因,***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再者他一直開着系統的技能,雖然是閉着眼睛的,但是比睜開眼睛還牛批。

他直接放棄了步槍,因爲步槍對他的速度確實有些影響,把步槍換成刀。

在突進的過程中直接朝着巴郎射去,插在距離他腦袋不遠的地方,再進一點巴郎的腦袋直接要開花了。

而馮陽光同時跑向正在蹲地上,等待眼睛恢復的向羽那邊。

向羽剛站起身來,馮陽光就突到他臉上,向羽也只能捨棄手裏的步槍,跟馮陽光赤手空拳近身搏擊。

還沒持續幾秒結果顯而易見的向羽敗了,而且敗的很特別無力。

向羽對着馮陽光苦笑道“看來我跟你的差距越來越大了啊”

他的心裏在面對馮陽光的時候,直接生出一種面對大山的感覺,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要知道他可是獸營戰神啊,在遇到馮陽光之前他怕過誰。

而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在一旁的巴郎也恢復了正常。

他在原地舉着槍對準馮陽光,大聲說道“陽光你能打掉我們兩個人算你厲害,但是這次是我們贏了”

馮陽光看了他一眼一句話沒說,自顧自整理起自己的東西。

向羽苦笑的指了指他腦袋旁邊的刀“你看看你旁邊”

巴郎轉過頭,看到了那把一開始就插在他旁邊得刀,距離他的頭不過幾指的距離。

巴郎一時間也沉默不語,他知道他們這是輸了,輸得很慘很徹底。

馮陽光來到巴郎旁邊拔回自己的匕首,率先走出訓練場,而向羽他們緊跟其後。

而再場的所有人看到這場對決也是久久無法平靜,這算哪門子比試,分明就是馮陽光的個人秀啊。

原本叫的最歡的幾個人也心服口服,因爲在他們心裏向羽跟巴郎已經是最厲害的人了,可現在出現一個人同時打敗了他們兩個,他們此時也逐漸接受了馮陽光。

軍營就是強者爲尊,你強那麼你就會贏的尊敬。

“哈哈哈,好好好,很精彩,你小子可越來越強了”龍百川並沒有宣佈誰贏,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馮陽光撓了撓頭謙虛的回答“沒有沒有”原本在場內大殺四方的馮陽光,此刻變成鄰家男孩了。

“你們先去我辦公室吧,我說一點東西”龍百川望着海訓場衆人說道。

海訓場衆人也秒懂,知道龍百川要講不適合他們聽的,所以他們也識趣的先走。

看着海訓場衆人越走越遠,龍百川看着眼前站着整整齊齊的的隊伍緩緩開口道“今天你們見識到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別以爲學了點東西就天是老大你是老二了,這次的經歷給你們敲響一個警鐘,我希望你們再經歷過這次之後能有所成長,能不能做到”

“報告,我們能做到”所有人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他們又恢復自信,從這一刻他們又開始腳踏實地一步步成長,這比什麼都難能可貴。

龍百川看着他們的態度滿意了點點頭,他覺得其實這次經歷對他們也不失爲一件好事,讓他們看清楚這個世界不乏強者。

龍百川心滿意足的走了,留下一羣嗷嗷叫的戰士。

巴郎高聲道“今天我們就練cbq,我跟向排長也參與進去”

與此同時走在前面的海訓場衆人也在討論這件事。

“嚯,真讓我長見識了,我見打仗還能這麼打的,大開眼界啊”蔣小魚搖頭晃腦的感慨道。

就連魯炎跟張衝也是如此,在這之前他們覺得打仗無非就是比槍法比人數,但馮陽光讓他們見識到不一樣的。

而馮陽光則是拿起右手在自己腦袋上點了點“其實不然,我覺得打仗靠的是這”他又在他心臟的位置點了點“還有這”

戰術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內心的強大,你面對絕境事是否能冷靜下來這纔是最重要的。

兩位老兵看着馮陽光說的都緩緩點頭,他們也贊同他說的。

海訓場衆人邊走邊聊,很快來到龍百川辦公室等着龍百川的到來。

龍百川隨後也來到辦公室,他坐在椅子上,望着馮陽光緩緩的說道“馮陽光說說這次戰鬥的細節,大體的你師傅已經跟我說過了”

馮陽光想了想開口說道“我曾經拷問過一名海盜,他說他們是來尋找303潛艇的,我也在遠洋號的船長室裏發現很多關於潛艇的圖紙跟書籍,對了他們跑掉的老大好像叫托馬斯”

馮陽光把自己知道的全盤托出,一點也沒有藏着掖着。

“托馬斯…”龍百川聽到這個名字,原本敲桌子的手停了下來,嘴裏喃喃道“原來是他啊,這下我想通了” 馮陽光看到龍百川的反應,他應該認識這個叫托馬斯的,這讓他好奇起來了,龍百川怎麼會認識一個海盜。

“龍隊你難道認識這個叫托馬斯的?”馮陽光拋出自己心裏的問題。

聽到這個問題龍百川哼了一聲,用着不善的語氣回答道“認識,當然認識,他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認識”

隨後龍百川對着馮陽光說道“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我是怎麼受傷的吧”

馮陽光點了點頭,這個他當然還記得。

“就是這個托馬斯引爆我們頭頂的漁船的,也是他搶走了一半的303黑匣子,所以我一輩子也忘不了”龍百川說着雙手握拳重重的錘在桌子上。

這下馮陽光明白了,爲什麼龍百川聽到這個名字會有這麼大反應,這簡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而海訓場其他人因爲不知道其中的聯繫,聽的有些雲裏霧裏。

龍百川嘆了口氣“哎,我早該料到的,他有一半黑匣子肯定能大概推算得出303的位置,可惜還是讓他給跑了”

龍百川話風一轉,望着馮陽光笑呵呵的說道“你小子這次可是出盡風頭了,連肖旅長都對你讚歎有嘉,說你是英雄出少年”


說着說着龍百川臉色一整,厲聲說道“但是這次行動你太過冒失,如果你犧牲了那麼我們將損失一員大將,一位未來的兵王,就幾個小海盜換你他們賠嗎?所以你得給我記住不打沒把握的仗,你自信是好事但也可能會陰溝裏翻船”

龍百川他這段話是掏心掏肺說的,因爲他不想讓一位天賦那麼好的士兵出問題,天賦好的在他從軍那麼長時間見過多少,但是真正活下來那纔是真的,死了你天賦再厲害有個屁用。

馮陽光聽完龍百川說的,立馬站直身體大聲道“是,堅決記住”

他知道雖然龍百川說的有些嚴肅,但是一切都是爲了他好。

龍百川看到馮陽光的態度滿意的點了點頭,他接着開口道“這次你的功勞還沒評定下來,但是肖旅長他覺得你是個好苗子,他後者臉皮從陸軍那邊要了一個去勇士學校進修的名額,不過我們都是很明主的,所以問一下你的意見,你不想去我們不會勉強”

雖然龍百川這麼說,但是他跟獸營所有高層都希望他去。

馮陽光低下頭思考起來。

而旁邊站着的蔣小魚魯炎他們一個個激動的不得了,恨不得幫馮陽光做決定,雖然他們沒有聽過勇士學校這個名字,但是是旅長求來的那就不一樣了,含金量肯定很高。

兩位老兵也是一樣,不斷暗示馮陽光,他們畢竟在軍營裏面多年,多多少少聽過勇士學校的大名。

那是一個天才輩出的地方,去的是全世界各個部隊最頂尖的人,馮陽光有機會去那肯定得答應啊。

龍百川也不着急,倒出一杯茶水慢慢喝着,一臉悠閒樣。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