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說,眾人有點猶豫了!

大家都拿眼睛看著韋步平,想聽他怎麼說。

「老大人你已經說到這個地步,那我們只能夠奮起抗爭了!可是我們以什麼名義抗爭呢?」

韋步平這話一說完,眾人又沉默了:是啊!抗爭也要個理由啊!怎麼抗爭呢?

「特區行政辦公室緊急電報!特區行政辦公室緊急電報!……」

眾人正在沉默,一名職員拿著一電報急急忙忙的跑進來,看他臉上的神色,就知道這電報內容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唐紹儀看完電報之後臉色鐵青!

韋步平拿過一看說道:「陳濟棠已經派出飛機轟炸瓊州的秀英炮台,還有瓊山和海口的目標!」

「什麼?」

眾人驚呆了!

「3天前的7月2日,陳策不是說他要退到崖州,靜待中央處理嗎?怎麼陳濟棠動手了?」

這真是變化比計劃還快!

「既然這樣,那我們只好亮亮相,用我們的實力看看能不能嚇阻陳濟棠!」

韋步平說完,正容沉聲道:「鍾飛彬!李滿財!」

「有!」

「有!」

鍾飛彬、李滿財倆人站了起來,立正靜聽命令!

「命你二人率領保安團,無論如何守住崖州府衙、大龍湖上的工廠!」

「遵命!」倆人轟然應允。

「梁滿金!黎正明!」

「有!」

「有!」

梁滿金和黎正明噌的一聲站起來。

「命令各縣的保安團和公a職員戒備,發現有生人進入轄區,一律監控!如果有軍隊入侵,組織抵抗並向府衙報告!」

「遵命!」倆人應道。

「黃一飛!」

「有!」

「命令所有飛機,做好戰鬥準備!」

「是!」

妖凰選夫記 「好!你們都行動吧!」

眾人嘩啦啦的走出府衙。

「我呢?我應該做什麼?」沈天良茫然道。

「沈大哥你保護唐專員,要是唐專員少了一根汗毛,我拿你是問!」

「是。」沈天良有氣無力的應道。

「那我呢!」劉仁銘瞪大了眼睛。

「指揮三艘艦艇,在瓊州海峽搞演習!」韋步平笑道。

「搞演習?」

「對!讓他們看看我軍的英姿,看他們雙方敢不敢動手!」

「明白了!」劉仁銘大喜。

「老夫呢?老夫幹啥呢?」唐紹儀說道。

「老大人你的任務很艱巨。」韋步平笑道。

「什麼任務?快說!」唐紹儀正容,一副接受光榮任務的樣子。

「你就在府衙里候著,我們準備好之後,發電報給你,你就發一個明碼電報,就說我們崖州府的民團在瓊州海峽舉行演習,閑雜人等一律迴避,否則槍炮無眼,死傷者自找也!」

「什麼?就這麼一個發電報的任務?」

唐紹儀瞪大了眼睛,一副你逗我啊的神態!然而下一秒!

「呯!」

唐紹儀一巴掌拍在茶几下,激動的站起來大聲說道:「妙!妙!妙極了!」

…… 崖州府衙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曬穀坪,曬穀坪旁邊有一排糧倉,糧倉里放著5架戰機,這是緊急狀態下備用的飛機。

韋步平、黃一飛、劉仁銘3人,駕駛飛機飛往洋浦千年鹽田機場。

劉仁銘在上飛機前,命令手下向洋浦港口艦艇發電報:「馬上預熱!半小時后啟航!」

事態緊急,不到半個小時,飛機就飛了160公里,到了千年鹽田機場!

劉仁銘跳下飛機,向韋步平敬了個禮,就飛快的跑到鹽田的碼頭,哪裡停泊著一條柴油機快艇。

劉仁銘剛剛登上快艇,快艇就向洋浦灣外面駛去!這裡離洋浦造船廠,也是停泊三艘戰艦的地方還有8個多公里!

快艇靠近旗艦「烈火號」,劉仁銘跳上艦艇當即下令:「目標瓊州海峽,前進!」

另外2艘戰艦分別是「暴風號」、「撼地號」

3艘戰艦已經整裝待發,輪機已預熱20多分鐘,劉仁銘跳上艦艇即向120多公裡外的瓊州海峽駛去!

駛向港灣,進入外海,調正方向後,劉仁銘下令:「全速前進!」

「全速前進!」

「全速前進!

……

號令一聲聲往下傳!

艦外的聯絡員馬上按序列升起三色旗,表示「全速前進!

另外二艘艦艇收到信號,開始提速!

很快三艘艦艇排成「一」字形,劈波斬浪向前疾駛!

「15節(時速27.15公里)!」負責測速的海兵大聲吼道。

「15節!」

「15節!」

……

馬上有海兵一聲聲的傳遞下去。

「25節(時速45.25公里)!」

「25節!」

……

「35節(時速63.35公里)!」

「35節!」

……

「傳令下去:保持航速!」劉仁銘道。

「保持航速!」

「保持航速!」

……

隨著傳令兵把命令一聲聲往下傳,艦外的聯絡員用旗語把艦隊總指揮劉仁銘的命令傳遞給另外二艘艦艇!

三艘艦艇在深藍色的大海中,沿著海岸線向海口方向走,此時吹的是東北風,三艘艦艇乘風破浪向東駛去!

……

與此同時!

洋浦灣千年鹽田西北方向榕樹林里。

這裡的榕樹林已經有1000多年的歷史!榕樹林附近有一群鹽民說,1000多年前,有一群福建漁民因為風暴來到這裡。

後來他們就在這裡用最古老的方法曬鹽!榕樹林就是當時的鹽民所栽種!

這裡的榕樹林確實沒有一千,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主桿高達上百米的榕樹比比皆是!

韋步平為保護海口的瓊崖特別區行政公署,修建的飛機場就在這裡!

他們選了一片茂密的榕樹林,在榕樹林下修出一個飛機場,再修一條跑道!

這條跑道用水泥鋪成,為了不被外人發現,在水泥路上每隔一段距離,就鋪一層鹽!如果是從空中往下看,還以為是鹽場呢。

韋步平坐在椅子上,吃無花果!

這裡到處生長著無花果,可能沒有人採摘的緣故,果實成熟掉到地上,然後種籽發芽,無花果樹密密麻麻!

也有可能是海鳥吃了無花果,糞便里的種子到處生根發芽,這裡的無花果多得令人髮指。

眾飛行員坐在一邊,看著韋步平吃無花果。

「你們也吃一點嗎?」

眾飛行員搖頭,表示打死也不吃無花果了!

「我們吃的太多了,剛到這裡的時候也像長官你一樣,一盆盆的吃,後來我們吃到怕了!」一名飛行員愁眉苦臉的說。

「這道理跟吃魚一樣!」另外一名飛行員說:「我老家是內陸的,來到這裡看到這麼多魚,我一個勁的吃,後來我看到魚就反胃……」

眾飛行員覺得韋長官還是好說話的,於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起天來。

旁邊的黃一飛有點著急:「大佬啊!時間到了沒有?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

韋步平看了一眼手錶說道:「別急!劉仁銘的船剛剛走了一個多小時,最多走了80公里,離海口還有40多公里,再等幾分鐘!」

……

與此同時!

崖州府衙後堂。

唐紹儀倒背雙手,正在走來走去!

「怎麼還沒有電報來?」

坐在下首的沈天良被唐紹儀晃得眼都花了!

「老大人稍安勿躁,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

唐紹儀連連點頭,是腳步沒有停。

「韋專員的電報來了!他叫我們發電報!」

「好好好!」

……

「為更好保衛崖州,我崖州民團舉行一次抗擊外敵入侵之演習!我第一民團至第十民團將在崖州四縣嚴陣以待,訓練利用熟悉之地形,抵抗外來之敵……」

電話是用明碼發出去的,相當於是通電全國,全國都能收到!馬上引來了一片譏笑聲!

「呵呵!民團也搞演練!」

「哪個誰?是不是喝酒喝多了?!」

「吃飽飯沒事幹了!」

全國各地收到密碼電報的,無不出言譏笑!

這個時候,瓊崖特別區長官伍朝樞正在香港,與陳策商量如何化解陳濟棠的進攻。

收到這個電報,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

「唐老是不是暈了頭?搞什麼名堂?」

……

明碼電報發了一段之後,又開始發第二、三段。

重生復仇:豪門蛇蠍大小姐 「……除了在崖州四縣開展演習之外,我民團還演練反渡海、反登陸之演習,我民團『烈火號』、『暴風號』、『撼地號』即將到達演練地點瓊州海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