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雖然不乏玄體五重境內的好手,但大部分都是魂玄境以內,比賽在妖狼森林裡面進行,未免太過危險了些。

所以就連幾大分院的院長長老,包括其他的主任老師都是微微變色,他們不知道聶涵竹到底是要玩哪一出。

對於師生的這種反應,聶涵竹似早有預料,她卻是接著道:「你們不用擔心生命安全的問題,整個比賽過程,各大院長還有主任老師會為你們保駕護航,你們只管安心比賽即可。」

聽到這句話,大伙兒才稍微的安定了下來,如果說是這樣的話,那倒是不用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危了。

「而這第一場比賽的規則也很簡單,我在妖狼森林裡面已經布置了一千個特殊印記的玄氣牌,你們的任務,便是四人組隊,在這一整天的時間之內,儘可能收集多的玄氣牌,最後數量最多的小隊為第一名,以此類推,前八名便可進行第二場擂台賽一決勝負,記住,這第一場比賽,沒有個人的戰績,只有團隊的勝利!」

眾多學生開始竊竊私語起來,這種新穎的規則的確是第一次,這位美女院長的目的到底為何。

穆凌此刻也是皺了皺眉頭,這看似毫無出奇的第一場比賽,其中隱含的東西卻是太多了。

首先,所有學生要面對妖狼森林裡面無數的妖狼,還有其它的玄獸。


這其次,為了搶奪更多的玄氣牌,學生之間必定會有一場真正的大混戰,玄氣牌只有一千個,學生卻有兩萬多名。

這最後,組隊進行院賽,卻是能看出一些學生的組織團隊能力,以及急中應變的能力。

所以穆凌也是讚賞的看了一眼聶涵竹,這種新點子的確是獨到而且又能真正的檢驗出學院一些頂尖水平學生的實力。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路總是一段美好的時光,人生的美景只會越來越少,乘早上路,體驗美妙的生活,總比成天在家中練武來的強,但此時的藍海卻並不這樣想。

藍海已經進入森林五天了,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危險,更疲憊,因爲每天的深入,魔林海的恐怖漸漸的體現出來了,但讓人稱奇的是到目前爲止藍海並沒有讓端木楓出手哪怕一次,雖然到後來,藍海不得不使出鳳凰的力量,但是仍然有驚無險的度過了五天,這一天,他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這就是你朋友住的地方,地洞這還能行?”藍海看着地洞驚訝的說道。

“跟上來吧,你會驚訝的。”端木楓首先跳入地洞,藍海緊隨其後。

然而進入地洞的藍海完全推翻了之前的認識,沒想到這個地洞從外面看並沒有什麼,只是一個讓人看都不看繞道而過的地洞,但是一進來就知道着地洞的不凡。

首先地洞的牆壁透着淡淡的金光,一下就讓人有一種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感覺,其次是牆壁雖然看起來堅固,但是感覺確實柔軟且溫暖的,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兩人在將近五分鐘後纔來到底下,但地洞並不是一直往下,中間有好幾段是往上的,這就是地洞另一個神奇的地方,然而之前的神奇,跟眼前相比簡直弱爆了,如果之前是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那現在就完全是一種做夢的感覺了,這地下完全是一個世界,有太陽,有月亮,有花,有草,還有各種神齊的動物,各種大陸上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動物。

“走吧。”端木楓不時的提醒早已驚呆的藍海。

藍海跟着端木楓來到一片村莊,藍海終於忍不住問道:“楓前輩,你朋友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

“德魯伊知道麼,這裏就是傳說中大自然的寵兒,控獸一族德魯伊的住處。”

藍海看着這個神奇的世界,神奇的村莊驚訝的說:“沒想到德魯伊住在這麼美麗的地方,我還一直在納悶既然德魯伊住在三大禁地中,日子一定很苦,這也太超現實了吧。”

“好了,別廢話,跟上,調勻氣息,待會你肯定要接受歡迎儀式。”

遠遠望去,只見德魯伊好像一個樸實的種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走進發現,德魯伊和人類沒什麼兩樣,只是會不時的有動物突然變成人然後交談。

“嘿,我的朋友,端木,你可是好久都沒有來了,快,讓我看看。”一位年長的德魯伊遠遠的就張開雙手向端木楓跑來。

“阿西吧,真麻煩,村長還這樣。”端木楓小聲的嘟囔着。

“哈哈哈,端木,這是你的朋友麼,好可愛的小朋友啊。”德魯伊村長說着就要捏藍海的臉,一下嚇得藍海不知是躲是接,愣在那裏被德魯伊揉搓着。

這時後面來了一大羣德魯伊,還有的身後跟着巨大的魔獸,陣勢相當駭人。

“哦,端木叔叔,好久不見。”一羣可愛的德魯伊小孩圍了上來,此時,一個稍微大點的德魯伊看見藍海,眼神中瞬間充滿厭惡、憎恨。

“喂,小布吉,你怎麼還這樣,這是我的人,不要對他這樣。”端木楓緊接着對藍海小聲說道:“布吉的父母都被人類殘害了,所以特別憎恨人類。”

原來是這樣,如果是這樣的話,藍海來到布吉的面前:“你好,我叫藍海,是楓前輩的追隨者。“藍海也知道現在端木楓不想收自己爲徒所以只說自己是端木楓的追隨者。

但是布吉看了一眼藍海嘴裏跑氣,哼的一聲轉過頭去,這時藍海又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憎恨人類,我也是,我的父母也死了,在我面前,被人類殺害,那時我才六歲。”

布吉一聽,驚訝的回過頭看向藍海,可能是有同樣的厄運,布吉眼中的厭惡明顯少了很多,但仍然不肯開口說話。

此時村長開口了:“端木啊,這個孩子雖然是你的追隨者,但是你知道規矩吧,但如果是你的話,我想就簡化一下吧。”

“嘿,村長,真心不用,怎麼狠怎麼來,這孩子不像你們想象的那麼弱,何況我帶着他就是想訓練他,不用給我面子,好好弄他。”

“好吧,既然如此,小滿,你來吧,先試試,不行再由布吉上。”

“什麼事,楓前輩,這時要幹嘛。”藍海不解的問。

“歡迎儀式,只不過因爲你是人類,所以他們的歡迎儀式是決鬥。”

原來是決鬥啊,這個藍海自然不懼,雖然藍海僅僅剛滿十三歲,但是經歷過那麼多次戰鬥的他此時只會興奮,不會懼怕,哪怕敵人在強,能強過搜魂社?

兩個小孩在村長的帶領下來到專屬的比武場,這時小滿開口道:“你還是認輸吧,我可是黃級風系戰士,你沒有勝算的。”

“來吧。”


“你很自信,好,德魯伊,小滿,五十歲幼年期,黃級風系戰士,愛獸神風豹,向你挑戰。”說完,召喚出威嚴的五品神風豹。

“人類,藍海,十三歲,五品火繫念師,應戰。”話音一落,念氣佈滿全身,但面前早已沒有了小滿的影子,空中傳來小滿的聲音:“認輸吧,我連魔獸都不用就可以打敗你,你根本無法捕捉到我的身影,我們不在一個層次上。”

“呵呵,確實不在一個層次上,出手吧。”忽然藍海背後受擊,猛地飛了出去,但藍海挺住了,就在要出場時停住了,轉過身來說道:“看來稍微有點小看你。”

“哈哈哈,下次,你就輸了。”空中說完這句話,就看見比武場中滿是小滿的影子,場下所有人都驚呼着,小滿是少年德魯伊排名第三的高手,果然名不虛傳,一上場就佔得先機。

就在村長準備叫停比賽,宣佈結果時,端木楓拉住村長:“等等,好戲剛開始。”

此時的場中,藍海已經再次來到場中,而場上其他地方則全是小滿的幻象,看的人眼花繚亂,不禁藍海擔心,但是藍海反而一臉鎮定的表情,低着頭好像在想着什麼。

“嘿嘿,怕了麼,怕了就認輸吧,輸給我沒什麼丟人的,只能說明你們人類不行。”

小滿接着說道:“如果連我都打不過,就別談什麼布吉了,你都不配和他擁有同樣的身世。”

“我只是排名第三,前兩個每一個都能在三招之內勝我,雖然你輸了也會因爲端木叔叔的關係留在這裏,但是你會被人恥笑,丟的可是端木叔叔的人,想清楚,還是現在認輸比較好。”

“怎麼樣,想清楚……”話音未落,小滿再次從藍海背後的位置猛地擊去。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場下一片寂靜,所以顯得也別想,再看場上,藍海站在原地,不過此時已經轉過身來,而小滿則是以極快的速度向後飛去:“打就打,廢話這麼多。”藍海瀟灑的說道。

瞬間,場下暴動了,一招,就一招,而且還是這麼侮辱人格的一招,藍海一巴掌扇飛了德魯伊排名第三的小滿,場下成年德魯伊包括村長都一臉呆萌的看着藍海,好像沒有想到這個結果,或許結果一樣,但沒想到這麼幹脆。

但顯然,藍海的這個舉動有點激怒德魯伊人,很多人都叫囂着要上臺教訓藍海,不過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上來。

“端木,沒想到這個小孩這麼強,看來是我看錯了,那接下來,就讓布吉上吧,嘿嘿,布吉的厲害你也知道,這下恐怕那個小孩要受苦了。”

端木楓:“不見得哦。”

端坐在高臺上的村長說:“好了,願賭服輸,大家靜一靜,想必藍海的厲害大家見識過了,那麼布吉你上,記得不要下手太狠。”

布吉聞言,沉穩的走上比武臺,終於第一次開口了:“雖然我們很像,但是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我布吉最看不起的就是手下留情的人。”

“呵呵,你沒必要手下留情,因爲,不可能,記住,用最強的招,否則你可能一開始就下臺了。”

“哼,你很自信,既然如此,我布吉,橙級火焰戰士,愛獸火焰獅,想你挑戰。”

“站!!”

兩人對視着,周圍的人一片寂靜,德魯伊族少年中最爲強大的布吉即將迎戰人類少年藍海,到底誰輸誰贏,在德魯伊族看來早已註定,因爲每個人都知道布吉的強悍,小小年紀天賦超羣,很多大人都難以戰勝布吉,所以在所有人眼裏,藍海沒有可能贏,只有一人——端木楓。

“今天我倒要看看這布吉能將你逼到什麼地步。”端木風心想。

場中兩人仍然一動不動,但氣勢步步逼人,就連風都靜止了,好像也被兩人的氣勢所迫,漸漸的場中氣勢越來越強,場下的衆人都感覺到,戰鬥一觸即發,就在氣勢達到最高點時,布吉動了。 「看到我身後的這座沙漏了么,你們要做的就是在這沙漏計時結束之前回到這裡來,超過這個時間,即便是你手持玄氣牌最多,也將視為放棄院賽的最後爭奪,這裡還有最後一條規則,不許傷害同門學生的性命。」

聶涵竹話音一落,幾乎是三分之二的學生都是在尋找一個身影,最後,他們終將是目標聚焦在了南院的穆凌身上。

萬妖死澤內,穆凌殺了東院的曾氏二兄弟還有楊雷,這件事幾乎是開了學院的先例。

此刻聶涵竹重點提出這一點,自然是有些許針對性的意思。

以往的院賽,聶涵竹並未單獨強調這一句,雖然她並未單獨的和穆凌對話,但其中的意思卻也非常明顯。

穆凌摸了摸鼻子,旋即也能苦笑的搖頭,院長大人說話,他自然是不會和她去反駁什麼的。

只是如果真是有人想拿他的性命來開玩笑的話,那他也保不準得稍微的違抗一下聶涵竹了。

「貌似你成全校針對的公敵了啊!」

慕容曉霜偷偷一笑,這時候她可不介意在穆凌面前幸災樂禍一番。

說實話,從正面來說,也許是穆凌不太老實違反了學院的規定,但從某些方面這也是穆凌的一份驕傲。


楊雷是什麼樣的人,他們都清楚的很,那是貨真價實的魂玄境後期,再加上曾氏二兄弟。

穆凌能夠將其三人擊殺,這足以說明他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小妮子,就會嘲笑人,公敵又怎樣,只要有你,還有他們在支持著我,即使和這個世界為敵我也無所畏懼!」

穆凌指了指李修幾個人所在的地方,那淡淡的語氣波瀾不驚,但其中充滿的能量卻是少有人能夠真正將其當成鞭策語的。

慕容曉霜愕然的看了一眼穆凌,旋即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幸福的微笑。

天台上,聶涵竹的話音落下,隨即也是朝那巨大的沙漏走了過去。

「那麼,我宣布,院賽第一場妖狼森林的爭奪戰即可開始,現在你們進行組隊然後進入妖狼森林吧!」

話說完,一絲玄氣凝聚指尖,那兩米有餘的沙漏完全翻轉了過來,院賽正式開始。

整個比武場的學生如同發了瘋一般,直奔妖狼森林而去,反正他們的生命安全有學院院長老師做保證。

他們只要盡全力的去搶奪玄氣牌就好,所以他們是爭分奪秒絕不容許浪費半點時間。

至於說組隊,基本上都是關係好的幾個人在一起,這小隊幾乎是早已在院內形成。

不過即便是這種人流衝擊,穆凌所在的一小塊地方卻依然如鬧市街頭裡面的一處幽靜的飲茶小店。

竟沒有一個人能將他所在地方沖開,就好似有一股奇異的力量硬生生的將要撞到他的學生給轉移了方向。

慕容曉霜沖穆凌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好好表現哈,最後真要遇到你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說完,她直接騰空而起,直奔東院所在的隊伍而去,所有學生都是生出了一絲羨慕之色。

御空飛行,而且是如此的輕鬆得意,慕容曉霜的實力起碼進階到了玄體三重境。

穆凌有些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然後沖李修他們說道:「咱們也出發吧,李修,你們幾個人盡量也要照顧好南院的其他同學,這一次,該是我南院聲名鵲起的時候了啊!」

穆凌話音落下,南院還未出發的十來個人也是浩浩蕩蕩的直奔妖狼森林而去。

「依院長看,這一次誰獲勝的可能性比較大?」

童虎的神色出現了一抹諂媚,眼神深處卻是藏著一絲貪婪。

任何男人,看到聶涵竹之後怕都會忍不住要多瞧上幾眼,但童虎的這種感覺給人卻是大為不同,他的眼神深處藏著一絲濃烈的佔有慾。

「無論是誰都不要緊,我們要看到這裡面那些具有高潛力的學生,我們的目光不能只是放在萬林域內!」

「您的意思是?」

聶涵竹輕輕的捋了一下那一頭碧綠色的長發,然後淡淡的說道:「不該問的就不要多問了,你該知道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的!」

「是,院長大人!」

童虎連忙低頭稱是,他將心中的那股怒氣隱藏了起來,無論如何,你也只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女孩兒。

見到她恭敬有加不說,對方似乎還沒有絲毫尊重自己的意思,童虎心頭的怒火溢於言表。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