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潘賽迷燈本性至善,這旗南音看似性格漠然,實則還是真情流露!

至於這美威凜凜的旗袍帝后,她這兒子就是她唯一的弱點!

於是,在旗南音三杯一盡后,廷雲欲辭來。

可是,旗南音卻是帶著一絲紅潤,又問來:「先生,我罰也罰了,可否透露一下你的洛章?」

這時,潘賽迷燈也變得納悶起來,南兒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何追著人家隱秘不放?這個廷雲,莫非還有什麼特殊?

當他看向自己同樣凝視於人的母親時,他這疑慮更深了。

「帝姝娘娘,這是我的三杯。」廷雲淡然一笑,隨即就也自罰了三杯。

旗南音沒有變色,輕嘆后,便道:「先生果然神秘!」

廷雲笑了笑,並未再接旗南音話,因為他是不太相信這個女人沒有向究情月打聽他的來歷。即使真沒有,也應該在向晚蔓和承蓮花兩人身上獲悉了一些才對!

「帝後娘娘,若無他事,廷某想先離開了。」

旗袍帝後接聲:「嫏客何故這麼著急?」

廷雲回:「帝後娘娘,實不相瞞,廷某今天還有兩個約帖要赴。」

「哦?是哪兩個人的?」旗袍帝后疑問。

「卜夕娘娘和璞器斐。」廷雲介面。

聞者三人略訝。

不過很快,旗袍帝后便淡淡一笑,道:「看來在嫏客眼裡,本后還是有點份量。」

「不敢,帝後娘娘貴不可言,此話實在折煞廷某了。」

廷雲忙道。

老公大人太腹黑 旗袍帝后卻是笑容略斂,接道:「也罷,這次喚你來,也未有何事,只是想再認識認識。嗯,這把生珍凝珠傘,就賞於你以作見面,希望未來你在媚頁城盡展所學,為帝國多添福祉,護佑媚民。」

說時,旗袍帝后便是隨手一取,將她橫刀奪來的生珍凝珠傘傳至廷雲面前。

此舉,潘賽迷燈驚訝。

旗南音亦是難以置信。

當事人廷雲自然同是意外至極,他真沒想到這生珍凝珠傘最後會落到自己面前。

若說他對這把生珍凝珠傘不心生讚歎,那絕對是假話。那位荀左斐,確是個稀奇人物!

「帝後娘娘,無功不受祿,廷某不能要。」

旗袍帝后卻是淡淡而笑,道:「這只是一件贈禮,無關功名利祿。」

廷雲有些無奈。

這時,回神來的旗南音接道:「先生,我也有一件贈禮給你。」

話落,一顆藍中帶紫的萄牛籽遞來。

不用多說,這就是她旗南音在善會夜的競拍上得來的那一顆。

廷雲不禁尷尬了。

一邊潘賽迷燈則饒有興趣地盯著自己的女人看。

因為他的女人可是極少極少贈人東西。這個廷雲究竟有什麼特殊值得自己母親和自己女人如此看重呢?

「帝姝娘娘,這……又是為何?」廷雲問來。

旗南音回道:「因為先生與眾不同,讓人看好。」

廷雲欲語。

旗南音又道:「先生,就這麼怕拿人家的手短嗎?」

廷雲苦笑一絲,最終就將生珍凝珠傘和萄牛籽收起來,並道:「多謝帝後娘娘和帝姝娘娘的厚贈。」

旗袍帝后笑容依舊,只道:「嫏客,你可有妻室?」

突如其來的一問,廷雲有些意外,但見旗袍眼神分明不似玩笑,便道:「回帝後娘娘,廷某有室。」

「哦?」旗袍眼神深邃。

「先生,令正有多美?」旗南音緊接一問。

廷雲微微一笑,只道:「帝姝娘娘,廷某該告辭了。」

旗南音欲言又止。

「帝後娘娘,廷某就先告辭了。」

旗袍凝視著廷雲,緩緩點頭,道:「行。」

「多謝帝後娘娘諒解。」

「嫏客,你若對媚頁帝須沒有意思,本后建議你只赴璞璞牽之約。」旗袍卻是一轉。

廷雲不由一怔。

一邊旗南音和潘賽迷燈也怔住了。

「多謝帝後娘娘提醒。廷某這就告辭了。」

「嗯。」旗袍不再看人。

「殿下,後會有期。」

「好,後會有期。」潘賽迷燈笑然一接。 183.卜夕之睞

離開旗袍宮后,廷雲猶豫起來。

到底去不去卜夕宮呢?

去,真的可能會出現帝須之事。

不去,就相當於得罪卜夕帝后。

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罷了,還是去一趟卜夕宮,見見這位生得一子一女更以萬物頁息見長的一代帝后吧!

心念一決的廷雲最終還是持帖來到卜夕宮。

與旗袍宮相比,這卜夕宮是繽紛多彩的,彷彿一個大自然!

廷雲跟著接待宮仆慢慢行走,慢慢欣賞。

不多久,他就被領到了一處花園。

園中,有一個十分清雅的大木亭。

「賢客在此稍等,娘娘很快便會面見你。」宮仆說完,便先行退離。

廷雲點點頭后,只得在木座上坐下來,靜等。

然而,左等右等,卻是始終不見卜夕帝後來。

廷雲鬱悶之際,索性起身流連起滿園花花草草。

在這園中,有著不少媚級頁物,價值不菲。

「嗯?這是……」忽然,廷雲一呆。

他在一個角落裡看到了一株隱隱燃著焰火的玫瑰花!

這不就是小姑奶奶要的火玫瑰嗎?

「唉……只是這頁級有點低了,才姮底級而已。」廷雲不禁有些失落。

「姮底級很低嗎?」一聲冰冷之音倏然傳來。

廷雲側望。

只見一身高貴帝女裝的潘賽婷菲悄然而至。

「殿下吉祥!」

「哼。」

潘賽婷菲神情很是不滿,似乎廷雲已經得罪了她。

廷雲心中暗嘆,這個女人性格還真是顯而易見,一點也不深沉,也不知道當初她在嫏頁城是怎麼隱藏起來的!難道真是回到了自家的媚頁帝國就變得傲氣外露了?

唉!

看著廷雲默然,潘賽婷菲心底其實也在腹誹——也不知道母後到底搭錯了哪根筋!竟然會看中這個傢伙!不就是一個小小嫏頁境頁底級嗎?我一個手指頭就能碾住他!他如何能折服我?哼!

「這一株熳煌玫,乃我母后在很多年前自己種植出來的,是世上獨一無二的頁物!其價值無可估量,你懂不懂?」潘賽婷菲回神一喝。

廷雲微微一怔,他還真沒想到這株玫瑰竟是卜夕帝后自己締造之物!

如此看來,這位卜夕帝后在萬物頁息上的沉澱,確實不可小覷!

「殿下恕罪,廷某坐井觀天了。」廷雲忙道歉。

「哼,算了。本殿問你個問題,你——可有成婚?」潘賽婷菲極不情願地一問。

廷雲心中苦笑,還真被旗袍帝后說中了。

「回殿下,廷某已成婚。」

「哦?」潘賽婷菲頓時有一種輕鬆的感覺,語氣也變緩了。

「是真的,殿下。」

「嗯,知道了。」看著廷雲微微而笑的神態,也不知怎的,潘賽婷菲又有點心煩。

這個男人笑起來蠻……好看的!

嗯……廷雲……廷雲,這個名字總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

對於當初嫏頁城十三線事變,潘賽婷菲還是記得的。只不過,她只對當時事件主角丁逆記憶較深,而對於陪同丁逆斷後的廷雲卻是想不起來了。並且當時得來的情報上,也沒有將掌兵廷雲多重視。

隨後,廷雲在喬露露大婚後便掩頁了,而一掩頁結束就又鎮眠了四大掌令。可以說這中間,潘賽婷菲和廷雲並沒有正式接觸過。

所以,潘賽婷菲此時想不起來其實是很正常的。

至於廷雲知道潘賽婷菲,那其實就簡單了。因為西門太慧在嫏頁城收集的所有情報,最終都有交給武仙娘。而武仙娘自然是不會向自己男人隱瞞這些。

她武仙娘和她的男人從來就是一體的!

她的女人天下,就是她給他男人的天下!

「好了,你回去吧。」潘賽婷菲不想再多想,下逐客令。

廷雲想了想,隨即要行禮告辭。

就在這時,卜夕帝后之音傳來:「婷菲,怎可如此怠慢賢生?」

潘賽婷菲鬱悶死了:「母后!」

一身清閑帝后裝的卜夕帝后悠悠而現,神情怡然。

「帝後娘娘吉祥!」廷雲微躬身,行禮。

「賢生免禮。」卜夕帝后莞爾,絲毫不在意廷雲不跪拜。

「多謝帝後娘娘。」廷雲微笑而應。

一邊潘賽婷菲再次低哼!

卜夕帝后自然察覺,心中輕嘆,唉,婷菲,你這眼光真是差勁啊!你要清楚,這個男人他是被締練感帝洛章的旗南音所重視的!還有,你就不覺得眼前這人和你父帝有一種很相似的氣息嗎?

「娘娘,不知此次喚廷某來是為何事?」廷雲見這位卜夕帝后並不開口,便先問道。

卜夕帝后回神接道:「來來來,先坐。」

廷雲依言而動。

「賢生,婷菲剛才多有失禮,你可不能介意。」卜夕帝后隨手一取,就拿出一壺美釀,招待來。

「娘娘過慮了,殿下率真嬌麗,是廷某錯話在先,才惹得殿下不快了。」廷雲接道。

卜夕帝后深深一凝,道:「賢生當真覺得婷菲嬌麗?」

我的神捕小師弟 「殿下身貌傾國傾城,自然嬌麗,娘娘。」廷雲回視。

「那賢生可願和婷菲交往?」卜夕帝后隨即就道。

廷雲尷尬了,他還真沒想到這卜夕帝後會如此直接,會對自己如此青睞有加!

沒等廷雲回話,潘賽婷菲有些惱羞了:「母后!」

「婷菲,賢生可是一條潛龍,他隱藏得很深,你真的一點也看不出來?」卜夕帝后微微而笑。

潘賽婷菲不由呆了呆,隱藏得很……深?

疑問之際,她的目光盯住了廷雲,似要盯個明白!

廷雲無奈,忙開口:「殿下這般看我做什麼?廷某隻是閑人一個,當不得娘娘之贊!」

潘賽婷菲卻是不說話了。因為此時的她確實動搖了,因為廷雲的模樣是越看越讓人心悸,真的太有男人味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