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幢建築物的第一層全部都是鏤空了的,車子有條不絮的挨個開了進去,整整齊齊地停到了地上本來就畫好了的車位上面。

“下車吧!到了!”糟老頭,說着便打開了車門。

李明也跟着走了下去,第二臺車上面的幾個大兵,壓着張明達和陳叔便急竄了起來,很快便鑽進了建築物的裏面去。

其他的大兵也跟在後面,走了進建築物去,現場就剩下李明和他的糟老頭師傅留了下來,並不是李明不想跟着這些大兵走,而是,他覺得自己也沒犯事,總不能跟着張明達和陳叔這兩個被人捉了的走吧!

糟老頭, 淩天獸皇 ,想開口說話,又打不開話匣子,因爲那糟老頭此時的樣子實在是太嚴肅了。

李明百無聊奈地端詳起了這幢建築物,這幢房子不高,一共才三層,但佔地挺面積還是挺大的,前面大大的一片草地足足有半個足球場那麼大,外面還圍了整整一道的圍欄將這幢房子圍了起來。


房子坐落在草坪的中央偏向後面的位置,有一種庭院深深深幾許的味道。

等了一陣,糟老頭還是不說話,李明只好無奈地又從那包專供的熊貓裏面抽出了一根菸,可是剛把香菸放到嘴脣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原來沒有帶火機。

“嚓!”糟老頭又亮起了他的zippe打火機。

李明將煙拱了過去,正要點上!

突然,“嘭!”的一聲巨響,嚇得李明真個人愣住了,他還來不及捂住耳朵,耳朵已經被震了個半聾的感覺,現在耳域裏還嗡嗡地響着。

他怯怯地退了兩步,一陣狐疑地盯着他的師傅,悻悻地說:“師傅你搞什麼鳥呀!?”

“呵呵!受得了這種刺激麼?”糟老頭師傅,玩弄着還冒着煙的打火機。

“暈,你這打火機,不會是傳說中的槍吧!?”李明驚奇地問道。

“嘭!”又一聲巨響!

李明經過了第一次的經驗,這次他有所防備了,旋即開動了1:60,他隱約地看到一顆子彈從糟老頭師傅的打火機裏面疾竄而出!

“哇!”李明驚訝地叫了一句。

“哈哈哈!真的,那麼想知道師傅是幹那個麼?”糟老頭沾沾自喜地那樣說着。

“呃!……”李明呆了一呆,過了一會,才說:“只是有點好奇!”

“好吧!師傅我是間諜!”糟老頭很平靜地說出了這句話,就好像說,我是一個男人一樣的平靜。

“啊!?不是吧!?”李明驚叫一聲,旋即腦海裏浮現出,無數部自己看過的間諜電影裏那些帥氣的間諜,哪怕是帥氣的殺手,但無論如何,他都能難跟眼前的這位猥瑣糟老頭聯繫到一起去。

李明的那張嘴,張成了碗口般的大,但卻想不到要說的話來。

“怎樣?師傅不像麼?師傅帥得掉渣呀!”現場,只剩下李明和糟老頭師傅,糟老頭立即回覆了本來頑皮的作風,這樣讓李明感覺熟悉了點。

“啊?師傅!你不是在消遣我吧?”李明狐疑地說着,嘴裏的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點着了,呼出一口煙氣,那種芬芳的味道又再次不滿了鼻腔。

“你看師傅,像在消遣你麼?帶來這麼大一隊兵來帶你!你感謝都沒一句,就在這裏懷疑起師傅來!你這是尊師重道麼?”糟老頭師傅這樣說着,隨手又去掏李明的煙來抽。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李明對師傅的實力並不懷疑,畢竟師傅確實是開車軍車來救自己的,剛纔那個做派確實不遜,只是覺得有一點太……

“太突然了?”糟老頭師傅這樣說着,吸入一口煙,又說:“我也是怕你一時之間,不相信,才選擇在人少的時候纔給你慢慢說的!”

“好吧!那師傅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啊?”李明接着又問道。

“唉!你到底想問我那個名字啊?”糟老頭說話的語氣猥瑣得很,就像在說着,你到底在問我那個老婆的名字一樣。

見李明又愣住了,糟老頭無奈地搖了搖頭,說:“我都說我是當間諜的了,間諜有許多身份的!”

“不是啦!你總有一個真名字吧!?”李明這樣說着。

“是!但……好吧!好吧!先跟你說點事,你答應了,我就告訴你,你要是不答應,那麼就當我今天白救了你一次!”糟老頭師傅這樣拋磚引玉地說着。

“啊?怎麼能說白救呢?別說一日爲師終身爲父,或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就是滴水之恩也要涌泉相報啊!我怎麼能當你白救我呀!師傅你有什麼事,就說吧!我李明,能做到的一定會給你辦到!”李明這樣說着,心裏也是這樣想着,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一個很有義氣,很有雷氣的人。

“嗯!不錯!我沒看錯人,事情是這樣的……”糟老頭暗暗佩服起自己看人的眼光來,其實就在那晚,阿虎毫不猶豫的給了李明5000塊的時候,糟老頭就知道,李明這傢伙對朋友,或者對兄弟一定不錯,是個可以擔當的人。

……………………………………………………………………………………………………………………………………………………………………

PS:好吧!今天實在太忙,現在纔有點空給大家更,實在抱歉了,別人上架都是爆發,我上架卻……不過還是感謝大家的支持,明天週六我會給大家個交待的! “嗯!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最近按照我們國保局的線報,有一批數量很大的毒品流入了我國的境內。在一個月前,在跟蹤的過程中,我們整個隊伍裏面,就有那麼一臺佈置好了的車出了故障,後來就……跟掉了……”糟老頭若有所思地說着,夾雜着白毛的眼眉下,一雙眼睛逐漸變得深沉起來。

“呃!一批數量很大的毒品?師傅到底是多大啊?”李明狐疑地問着,眼裏綻放着一種仇恨的目光。

毒品的危害性,李明還是知道的,畢竟混了兩年的社會,或多或少都有接觸過吸毒的人。他碰到過幾個本來長得健壯的兄弟,在沾上了毒品之後變成了皮包骨,後來還失去了常性,偷父母的錢,到處胡亂搶劫來湊毒資,有的甚至把自己女朋友拖到洗浴中心去當起妓女來,爲滿足自己的毒癮。而且,這些人大多半年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如果是一批數量很大的毒品,那將會對整個國家的所有人都帶來巨大的危害,到時又不知道會有多少個美好的家庭因此而遭到破壞。李明低頭想了一想,覺得自己應該爲這件事出一份微薄的力量。

糟老頭師傅,好像有點爲難,一臉愁容的,想了一下,最後才很不情願地說:“大概10噸左右的吧!具體我們也要見到才清楚!”

10噸確實不是一個小數目,一頭大笨象才6噸左右中,而且還加上了骨頭的重量,那麼如果只是毒品,那該有多少。

李明想想都覺得有些可怕,甚至有點難以置信,如果讓這些毒品流出社會的話,那將是非常嚴重的後果。

“呃!10噸!不是吧! 契約總裁別亂來 ?沒那麼容易吧?”李明不敢相信地圓瞪着眼睛,然後問着。

“是啊!確實是有點多啊!”糟老頭師傅,想了一想,若有所思地往着前方,眼神的空洞說出了他心中的無奈,頓了一頓然後才說:“當時,我們想着的是欲擒故縱,其實我們早早就知道他們那天晚上要上岸,甚至知道他們確切的上岸地點。不過我們當時想捉的是他們的頭頭,乃至整個集團,爲的是將這個販毒團伙一網打盡。但,後來出了點小意外,想起來我也有點太託大了!哈哈!”

“啊!不是吧!?那現在怎麼辦?我一個小小的在讀高中生,能幫得了你什麼呢?”李明聽到師傅這樣詳盡的安排,也讓狡猾的敵人給懵了過去,一種無助感油然而生。

“怎麼會?你的身份是最適合不過了!”糟老頭師傅,閃過來一雙閃亮的眼睛。


“……”李明一時無語。

糟老頭師傅,見李明好像不太願意,接着又說:“其實,我告訴你這個消息,想想也是有點冒險,不過我覺得你是個合適的人選。哈哈!”

“呃!不是吧!?”李明不解地說着。

“你想想,就算再多的毒品,他總要賣出去!對吧!?”糟老頭師傅說。

“嗯!”李明懵懂地點了點頭。

“那他一定是從大到小的將貨分拆着賣的!他們需要很多的小混混,也就是搞銷售所說的下線幫他們賣!”糟老頭師傅接着又說。

“嗯!”李明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當時,我們跟着一絲的線索,趕到了平頭市這裏來,但到這裏,就怎麼都找不着蹤跡了!”糟老頭師傅說着。

“啊?你的意思是,那批毒品運到平頭市這裏來分拆?”李明蹙了蹙眉,彷彿捕捉到了糟老頭師傅的思想點。

“嗯!我想是的!可是,我們在平頭的線眼都找過了,但什麼有用的線索都沒有!”糟老頭師傅說着。

“那麼……不是吧!?你的意思是想通過我去幫你找線索。”李明不解地問。

“嗯!”這次輪到糟老頭師傅點頭了。

“但我一個小小的高中生,可以找到什麼線索?而且,我還有一個單身的媽媽在家裏等着我回去吃飯的!如果我出了什麼事,恐怕,我會對不起她。她養我這麼大了,我都沒好好的讓她享福過。”李明爲自己所面臨的風險感到害怕。

“不會有什麼事的,你要做的其實並不危險!而且,我覺得你對在功夫方面很有天分,我想到時候,招你到國保局來當我們的間諜。我也老了,局裏龍蛇混雜,人事非常的複雜,人人都想着立大功,然後當上大官,各自爲政,拉幫結派,真正是爲人民做事的人不多啊!”糟老頭師傅有所感慨地說着。

其實,這些事情糟老頭並沒有必要跟李明說得這麼清楚,但既然這樣說了,那麼就說明糟老頭是真的把李明當成了自己的心腹來說話。

“那你就鐵定我會爲人民做事了!你別看我長得高高大大的,其實我可是貪生怕事的啊!”李明爲自己分辯道。

“貪生怕事是人之常情!不過,我覺得你有一顆赤誠之心,從你解開我在賭局裏出千,我就知道了。”糟老頭師傅馬上打斷了李明的話,接着又說。

“不是吧!這樣你就知道我的爲人了?”李明不解地說着。

“當然啦!師傅是什麼人,閱人無數啊!你又沒下注去賭,但你這樣都看不慣了,可見你這人還是有點正義感,哈哈!”糟老頭師傅說到這裏有點沾沾自喜。

“師傅,我感覺我需要點時間考慮一下,畢竟幹間諜這個活兒,有點兒高風險啊!”李明接着又說。

“一般的間諜高風險,但有素質的頂尖間諜,遊走於黑白之間,縱橫與官商之中,縱橫四海,遊刃有餘,那裏來的風險,簡直就是遊戲人間!”糟老頭師傅一邊說,眼裏一邊泛着憧憬的目光,簡直可以說是金光,或許他又回想起年輕時候,某個執行任務時的,香豔的夜晚。

“不是吧!?”李明的腦海裏,想起了電影裏那瀟灑英俊的007佔士邦,他甚至想到那句臺詞,邦·佔士邦。


“怎麼不是?你看師傅就知道了,多風流倜儻啊?”糟老頭師傅果然是開始yy起來了。

“呃!”李明不禁額上流下一滴大汗,本來想說:“你這個叫猥瑣,好不好?”但想想,剛纔師傅正經起來的那個威嚴,旋即又收住了嘴。

“你現在是想幹,也得幹,不想幹也得幹了!事情,你都已經知道了,起碼你得幫我弄完這事情,不然的話……”糟老頭師傅,想了一想,才說:“我們國保局殺人可不需要辦許可證的!”

“啊?”李明差點被嚇得昏闕過去,想想自己剛剛從一個漩渦裏面出來,現在又被捲入了另一個更大的漩渦之中,這讓他覺得很無語。

或者,正正是應了《蝙蝠俠》李明的那句話吧!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哦,不是蝙蝠俠,是蝙蝠俠的爺爺說的!

見李明沉默不語,糟老頭師傅又說:“呵呵!你不否認,我就當你默認了!好吧!你現在就是國保局,直屬我饒正副局長下面……實習間諜,代號……唉,你自己安一個吧!”

其實,李明現在還不是國保局的正式編制,只不過糟老頭師傅需要一個這樣的人,就所以臨時就把李明給收了,等這個案子完了,很有可能就什麼都不是,一切都看姻緣際遇吧!李明此時只是一個山寨貨!

“007!”李明斬釘截鐵地說道,除了這個響噹噹的代號,他確實想不到還有什麼更好的了。

確實,《007》系列電影播出這麼多年,每一部都大賣,佔士邦的帥氣跟瀟灑更是深入了民心,李明想到這樣的一個代號,也是屬於正常的。

“不行!”糟老頭師傅,將雙手繞在身後,有點爲難地說。

“啊?又不行?你又讓我自己安?”李明不忿地說着。

“哈哈哈哈哈!跟你開玩笑的啦!007就007吧!”糟老頭師傅,又立即爽快地答應了起來。

“是!長官!”李明也跟着便隨着現場的氣氛,敬起了禮來。

“哈哈哈!好,不錯不錯!你先跟我來!我帶你去看看我們怎樣審問犯人的!”饒正立即肅穆地回敬了李明一個軍禮。

“好!”李明興致好像很高地應了一個字。

當然了,審問張康民的爸爸,陷害自己的陳叔,能不充滿興致麼?

“讓你耍我!我看你怎麼折墮!”李明心裏暗暗想着。

確實,這個世界上的壞人,有時候是很快就會得到惡報的!

說着,饒正便帶着李明走了開去,往着一個在停車場旁邊的門口走去。這個門口是這幢建築物裏,僅有的兩個門口中的其中一個,通過它就可以進得了這幢沒有門牌,沒有外牆裝飾的建築物,甚至根本就是一幢臨時的建築。

此時,恐怕,張明達跟陳叔,正在接受着審問吧?

國保局的人,在審問犯人的時候,總是很有辦法的,但絕對不會是用嚴刑來逼供這種下三爛的招數,他們自然有他們的法子。

絕對,可以讓你乖乖的,招出供來!

……………………………………………………………………………………………………………………………………………………………………

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請瀏覽17k.com/list/114992.html 《都市無限暗戀》作者:點擊封上漲停板 在行走之間,饒正一直沒有再跟李明說話,彷彿突然之間變得嚴肅了許多起來。

三三兩兩地走過的人,與李明擦肩而過,估計就是這幢建築物裏面的工作人員,走過的時候,都紛紛跟饒正敬禮,就這麼看來,饒正在這裏應該還是比較有威望,更確切地說,他是這些人的領導。

饒正之所以要一下子變得這麼嚴肅,可能也是有工作上的需要吧!?

總不能一個國家總局的副局頭,在面對手下的時候,也像和李明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那樣嘻嘻哈哈吧?要是那樣的話,估計是幹不好工作的,而且恐怕還會被有心之人加以利用,從背後打起小報告來。雖然說,以饒正現在的地位,估計也沒幾個人能撼動得了,但是搞這個間諜工作的,而且在這個國家還屬於軍隊裏的一部分,怎麼說也得有個範兒擺出來吧!

走着走着,李明他們便走到一個沒有什麼人出現的走廊上,饒正拱了過來,笑淫淫地跟李明說:“喂,小子!”

“啊?什麼事?師傅!”李明差點沒被饒正突如其來的話嚇到。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