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真沒騙你們,”說着,青辰從空間袋裏摸出來鴻鈞離開的時候丟給他的東西,隨手丟給接引,“你看,這東西是他給我的,說讓我拿着這東西去紫霄宮找他。”

接引慌不迭地接住那個碟子,眼珠子都看得快掉出來了。

這時候準提也跑了過來,三個人站在一條沒有底的破船上看着一塊破碟子。

忽然,青辰覺得渾身涼颼颼的,因爲接引和準提同時盯住了他。

他結結巴巴地說:“你、你倆幹嘛?”

一下子,接引的臉色變了,變成了彌勒佛似的微笑,就連那個看上起脾氣比較暴躁一點的準提也瞬間笑容可掬。

接引笑眯眯地說:“小道友,叫什麼名字啊?”

青辰覺得自己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青辰,幹嘛?”

“如今,三界爲魔羅無天所轄制,天生生靈困苦不堪,如來佛祖圓寂,並且形神俱滅,三界內,亟需一個可以承擔大任的人,來重新引導。”

得了吧,還困苦不堪,就你們這些吃飽了撐了的大人物才整天想着搞事情吧,我看剛剛那個包子鋪,幾個大叔照樣吃飯聊天吹牛皮,啥都不耽誤,就連談資也變得高大上了許多。

青辰抖抖身上的雞皮疙瘩,繼續耐着性子聽他們扯。

“所以,青辰小友,我看你年紀輕輕,又是人族,修爲便達到如此境界,想必時常心存善念,胸襟之中有天下蒼生,必然與佛有緣。”

“既然如此,我曾經歷五劫之思慮而發殊勝之四十八願,爲衆生計,請青辰小友,入我佛門,光大佛法,普渡三界之聖靈……”

越聽越聽不下去了。

好嘛,封神的時候這倆貨忽悠了一個多寶道人到西方教當如來還不夠,現在看如來沒了,他們職業挖牆角的本事又顯現出來,居然還想挖到道祖鴻鈞的頭上來了?

青辰忍不住,他好久沒有跟人耍過嘴皮子了,而且最不怕的就是耍嘴皮子。

該死的,自己作爲敲了一百萬年鍵盤的槓精,嘴皮子上的事情難道會輸給你們兩個光頭?比忽悠?比無恥?瞧不起誰呢?

這就教你們做人。

“何謂與佛有緣?我聽說,創世前有孕育出盤古之混沌青蓮,後因開天之壓而毀,有三枚不成熟的十二品蓮子,有一枚成熟的三十六品蓮子。”

青辰很瞭解這幫傢伙的套路了,所以他說話也變得拐彎抹角,越不說人話,人家也覺得你厲害。

再加上“欺天威壓”,和鴻鈞弟子身份,他倆絕對不敢造次,恐怕以爲自己已經成聖了呢,畢竟當年昊天玉帝給鴻鈞當弟子的時候,年紀也沒有多大。

“是,那三枚不成熟的蓮子,其中一個便是我手中的十二品功德金蓮,其餘兩個則是十二品業火紅蓮和十二品滅世黑蓮,紅蓮爲冥河老祖所有,黑蓮早在洪荒之時,隨着魔族羅睺一同消滅了。”

青辰聽到羅睺名字的時候,眼皮子不自覺跳了一下。

接引咬着牙說:“我可以把我手裏的金蓮給你,至於那三十六品淨世青蓮,爲天道所不容,一分爲三,分別掌握在三清手中,我們就無能爲力了。”

準提接過接引的話茬說:“阿彌陀佛,只要你願意立地成佛,普渡三界衆生,我師兄弟二人願意盡心輔佐你……”

準提的話還沒有說完,青辰就出手了。

出手也很簡單,高手過招往往都在一瞬之間,一瞬間可以決定勝負,也可以決定生死,不過這次,青辰不想決定生死,他只要拿到想要的東西就夠了。

青辰一把奪過接引手中奉上的金蓮,一溜煙——跑了。

沒錯,就這麼跑了。他全力使出了自己現在的準聖修爲,飛昇離開了凌雲渡。

準提氣得直跳腳,剛想上去追趕,就被接引攔住了。

接引看着手裏的造化玉蝶,淡淡地笑道:“他恐怕忘了,鴻鈞的造化玉蝶還在我們手上,呵呵,拿金蓮換造化玉蝶,這買賣本就是我們贏了。等到他回紫霄宮向鴻鈞覆命,你看他如何受罰不說,便是鴻鈞自己來找我們換回,他也得理虧。”

準提聽了接引的話,心中豁然開朗。

不得不說,接引這老狐狸還是聰明的,不過他低估了青辰無恥的水平——壓根就還不是鴻鈞的徒弟,就拿着人家的名號來招搖撞騙,反正不管法寶多好,是鴻鈞的,肯定最後還得那老頭來找接引的麻煩。

計劃完成!

青辰心裏那個高興啊,雖然有點波折,但是最終還是成功拿到了自己的懸賞,哈哈,沒想到幹掉個如來,還能舔兩次包。

這筆買賣太實惠了。

按照接引的話來說,羅睺看來最後還是死了。

青辰有些慶幸又有些後怕,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腦子一熱就跟着大哥去打天下,後怕的是自己如果沒有穿越到西遊世界來,恐怕因爲以殺證道的事情,也會跟羅睺一個下場。

除此之外,心中還有點莫名淡淡的哀傷,唉,其實要說起來羅睺這傢伙對他也不錯,而且性格也挺好的。

如果沒有後來以殺證道屠戮生靈的事情,這樣的人當自己大哥,確實也很不錯,至少有人罩着,那日子是相當舒服的。

自己逃跑也不算不講兄弟義氣嘛,畢竟他當時那麼弱,留下來也只會給羅睺添堵,況且他難道真的要幫着魔族打其他生靈嗎?

青辰拍拍腦袋,想啥呢,想這麼多,現在都已經在西遊世界了。

雖說不想當什麼佛祖,但是好歹也不能真的讓無天統治三界,自己就算不出手,也得幫孫悟空一把。

現在孫悟空估計還在花果山,無天費了那麼大心思仿造出了天庭和西天,現在也該派人去騷擾他了。

自己能做的,就是給他透露點劇情,早日幫他找到其他舍利子,法力至少達到能跟無天抗衡的地步。

沒辦法,不想幹也得幹,誰讓鴻鈞都那麼暗示他了呢,臨走把造化玉蝶都扔他那兒了,分明就是撂挑子,不想他旗下的弟子再有像封神那時候一樣嚴重的損失,所以青辰是最適合的外人。

造化玉蝶,那可是鴻鈞的法器,想當年龍漢初劫的時候,就是拿着這東西對付……

羅睺。

該死,又想起他了。 花果山,這是曾經無數孩子夢中的地方。

現如今,青辰真的站在水簾洞前面,心裏激動不已。


臥槽,沒想到真的要見到猴哥了,要不要待會兒要個簽名……

“鬥戰勝佛,鬥戰勝佛可在嗎?”青辰大聲地敲着門。


沒有人回答,荒涼得一批,水簾洞除了有水以外,居然附近連只猴子都看不見了,真是見鬼。

“到底在不在?你到底吱個聲啊!”

“你再不出聲我就衝進去了啊!”

“我在你經幢前面撒尿了啊!”

“弼馬溫!”

最後這個稱呼一出,青辰聽見自己耳根子後面有什麼東西呼嘯而來,嚇得他趕緊摸出那柄下品金蛟剪格擋。

“啪——”

清脆的金屬破碎聲之後,青辰看見那把剪子,被一根紋着燙金字體和精美花紋、渾身都散發着無窮力量的棍子打得粉碎。

好傢伙!這纔是如意金箍棒!

青辰忍不住老淚縱橫,自己之前也就拿個假棍子騙騙佛,今兒個總算是見到真貨了。

“你是何方小聖,”孫悟空面色不善地說,“也敢這樣稱呼俺老孫?”

“大聖,別誤會,我不是來鬧事的,”青辰滿臉討好地說,“我啊,叫青辰,是奉了你的師祖紫霄宮鴻鈞道祖他老人家之命,前來助你剿滅魔羅的!”

說到最後,青辰那叫一個義正言辭,意思就是告訴你,咱可是正規軍,不是山野土匪,更不是假冒僞劣。

“鴻鈞道祖?”孫悟空有些驚訝地喃喃自語,眼睛咕嚕一轉,皺眉道,“俺如今是佛門弟子,不受那邊傳召,你請回吧。”

小樣,還跟我耍心眼呢?我各種版本的孫猴子不知道看了多少了,還不知道你那點性格?

青辰心裏竊笑着,同時裝作很惋惜的樣子,“那好吧,但是現在佛祖已經身死道消,魔羅無天佔據了西天,連你師傅他們也被關押到阿修羅界和地府,正受着……”

“什麼!?”

猴子一聽到這裏,瞬間炸毛了,“你說佛祖身死道消?怎麼可能,如果真的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俺老孫爲何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你休要騙俺!”

說完,很生氣地扭過頭去。

小樣,還鬧彆扭了,分明心中也有猜疑,只是不願意承認。

青辰自認哄人的本事是不輸給任何人的,更何況現在掌握的情報,遠遠比這些人要多得多,在這裏他根本就是先知。

“那既然這樣,你爲何最近時常頭痛呢?三藏幾百年不曾念動緊箍咒了,你可想過爲何偏偏這時候會念起?”

孫悟空下意識地一摸頭,看來青辰猜得沒錯,這傢伙最近確實感受到了地府裏,唐僧念緊箍咒對他的提示。

“還有吧,就是你等等,待會兒會有人來找你的。”

孫悟空恍惚地問:“誰?”

“觀音菩薩。”

“哈!”孫悟空不屑地說,“這可就是你前後矛盾了,你既然說無天已經佔領了西天,佛祖都死了,那觀音菩薩,又怎麼逃得出來呢?”

青辰悠然自在地說:“所以,來找你的觀音一定是假的,而且你的火眼金睛看不出來。”

“還記得嗎,你成佛後爲涇河龍王洗刷冤屈,卻因此得罪了天庭,如來爲了避禍把你遣返花果山,當初可是說過如果召你回來,是會用五色金蓮傳信的。”

他把手搭在孫悟空的肩膀上,“等着吧,待會兒如果按照約定是金蓮傳信,那就說明是我哄騙你,如果是其他人,那你就可以跟他試試身手了。”

孫悟空沒好氣地把他的手拂開,有些不知所措地撓撓頭——這個動作卻讓青辰愣住了。

因爲這個撓頭的動作,特別像羅睺。

羅睺,孫悟空。

等等,如果改一個字,羅猴子,孫猴子……我去!

青辰開始覺得自己已經瘋了,不應該啊,他不喜歡男人的,可是離開了洪荒之後就老是容易把遇到的人跟羅睺扯上關係。

聽到黑暗之淵,就想到羅睺,於是猜測無天跟羅睺有關係;

看見孫猴子撓頭,就想到羅睺,於是就猜測孫猴子跟羅睺有關係;


只要別接下來看見豬八戒喊他“兄弟”就行了……

他甩甩頭,努力不去想這種事情。

不久之後,果然有個“觀音菩薩”從天而降,要帶悟空去西天拜見如來。

青辰見有人來,使出“大羅洞天”,在孫悟空身上的毛孔裏建造了一個洞天,暫且躲在裏面,隱蔽了自己的氣息。

孫悟空本來就心裏有懷疑,經過剛纔青辰這麼一說,心裏更加提防了。

他跟佛祖金蓮傳信的約定,靈山衆生幾乎無人不知,觀音更加不可能不知道。

“菩薩,你能不能念一遍緊箍咒?”

終於,猴子忍不住想戳穿了。

假觀音遮遮掩掩地說:“年深日久,我也記不清楚了,你這猴頭,怎麼這時候忽然要我念緊箍咒呢?”

青辰聽不下去了,在孫悟空身上的洞天裏向他傳音:“這還不簡單嗎?跟他打一架,你就會從他身手感覺出來他是誰了。”

悟空怒道:“你閉嘴!真囉嗦!”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