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才剛死沒多久。”鄭洋低下身打量了幾眼,沉聲說道。

“嗯,從其完整度來看應該是人爲地。”曹青點了點頭,接着道:“這些屍體不像是國家派來的。從其傷口來看,都是一招致命,明顯是武術刀所致,很可能是日本人所爲。”

“不是他們。”沈雲飛打量了幾眼屍體,突然看到了什麼,精芒一閃,有幾分冷漠的說道。

“那是什麼人乾的?”鄭洋好奇的問道。其他人也都望向沈雲飛。

沈雲飛深吸了口氣,面色有幾分蒼涼,淡淡的說道:“是血剎盟的人乾的。”


“血剎盟?那是什麼組織,怎麼從沒聽說過?”馮傑走過來問道。

“你們可成聽說過國內第一殺手組織?”沈雲飛問道。

“沒有,我只聽說過第二殺手組織隱龍和第三殺手組織暗魂,不過這兩個殺手組織都不怎麼樣。難道第一殺手組織很強嗎?”水柔眨了眨大眼睛,輕聲問道。

“不是很強。”沈雲飛淡淡的望了一眼衆人,一個個全都是我想就是這樣,接着說道:“而是非常強,強大到你們無法想象!”

頓了頓,沈雲飛接着說道:“在血剎盟,先天高手不計其數,聽說還有幾個傳說中的天道高手坐鎮。這一次說不定就來了先天高手。”

“啊!不會吧,先天高手,那我們豈不是很危險。咦,對了?你怎麼這麼瞭解血剎盟?”馮傑摸了摸下巴,打量了一眼沈雲飛,瞪大了眼睛說道:“你不會來自血剎盟吧?”

沈雲飛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道:“你說得不錯,我確實來自血剎盟。”

“啊~~”衆人望着沈雲飛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了,一直以來他們都覺得沈雲飛很神祕,原來是來自一個超級強大的組織。

沈雲飛沒有管衆人的驚訝,接着說道:“血剎盟是一個沒有人性的組織,有的只是不盡的殺戮。在那兒沒有人管你的死活,能夠活下來的只有強者,你實力強大就不會有人欺辱你,但是如果你比別人弱小,那等待你的只有無盡的侮辱或者死亡。”

沈雲飛閉上眼睛,接着說道:“我曾經是其中的一員,而且還是年輕一輩最爲厲害的殺手,被稱爲血羅煞神,因爲在我手中曾染上了無數的鮮血,這個稱號是用數不盡的屍體堆積而來的。

我殺過好人,也殺過壞人。在那裏,沒有誰是不能殺的,即使是你的首領,只要你有能力殺了他,那他的位置就是你的,當然有一天你也可能會被某人殺死。

後來我執行一次刺殺任務,結果任務失敗,身受重傷,差點死去,後來被龍頭所救。你們可能不知道,在血煞盟中沒有失敗二字,接了任務,失敗,就意味着死亡。那時的我無處可去,出去,就意味着被血煞盟追殺。

龍頭知道我的身份,但是還是讓我加入了你們的這個組織,起初我對你們的所作所爲不以爲然。但是後來我的那些觀念逐漸的轉變了,說來,我很感謝你們,是你們讓我知道了這世界還有溫情,並非只有冷漠和殺戮。”

沈雲飛睜開眼睛望向衆人,那一閃的溫柔和感動,觸動了衆人的心靈。這一刻衆人都被一種溫情所灌溉,所圍繞。

“哈哈~~我突然發覺你也不是那麼冷漠嗎,竟然說出這種話來,搞得我的眼裏都進沙子了。”馮傑走到沈雲飛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衆人聽到馮傑的話都不經笑了起來。

“好了,不管怎樣,我們永遠都是一體的。時間緊迫,我們走吧。”曹青說道。

楊天龍跟隨衆人走在後面,突然他感覺後面的草叢中有一雙眼睛在凝望着自己,那種感覺很親切,說不清道不明,好像是久違的親人一樣。

楊天龍轉過頭一看,結果什麼都沒有,但是一轉過身,那雙眼睛又出現了。楊天龍有些無語,自己不會是出現幻覺了吧。

“楊小弟,你怎麼了?”殷雨晴感覺到楊天龍的異常,轉過頭輕聲問道。

“我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看我,但是我一轉身,那雙眼睛就消失了,好像是在跟我玩捉迷藏似的。而且,那雙眼睛讓我感覺很親切,就好像是很親很親的人一樣。”楊天龍撓了撓頭,有些疑惑的說道。

“哦,還有這事。”殷雨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楊天龍,但是對於楊天龍超強的感知力他們還是深信不疑。

“楊小弟,你可別說這鬼地方還有你的親人在這裏。”鄭洋有些無語的看着楊天龍。

“這個……我也不知道,那雙眼睛的方向好像就在那個草叢裏,但是現在又不在了。”楊天龍指了指說道。

衆人看着楊天龍有些將信將疑,沈雲飛知道楊天龍說得不像做假,抽出寶劍,縱身一躍,飛身到楊天龍所說的那個草叢,並沒有發現什麼。

沈雲飛仔細的打量了一眼周圍,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角落,不得不說,作爲一個超級的殺手,嗅覺的靈敏度和對事物的判斷能力還是非常強的。

“你們過來看看。”這時草叢那邊傳來沈雲飛的聲音。

聽到聲音,衆人連忙走過去,向沈雲飛所指的方向看去。

“這是什麼腳印?”黃奕出聲問道。

“這麼模糊的腳印都能看出來?果然不愧爲殺手出生的,這觀察力非一般人可比,果然夠牛逼!”馮傑忍不住誇獎道。

“這個腳印好像是獅子的,但是又有幾分不像,不過它應該很小。能夠逃離我們的感知,看來那個小傢伙很不簡單。”曹青蹲下身觀察了一會兒說道。

“哦~~那豈不是說那小東西就是你的親人!”鄭洋故意張大了嘴巴,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看着楊天龍。

“哼~~就你嘴多。”水柔扁了扁嘴,暗瞪了鄭洋一眼。

“它在那裏。”楊天龍突然又感知到了它的存在,指了指前方。

聽到楊天龍的話,衆人連忙跑過去,但是卻什麼也沒有發現,等了一會兒,楊天龍發現已經感知不到它的存在了。楊天龍四處望了望,正準備泄氣的時候,突然眼睛一亮,大聲叫道。

“千靈果~~千靈果,哈哈~~這兒竟然有千靈果,發了發了。”楊天龍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哈哈直笑,抱了抱身邊的蘇曼。

“楊小弟,雖然姐姐我不介意你吃一下我的豆腐,但是你也不用一直抱着我吧。”蘇曼嬌媚的白了一眼楊天龍說道。

“額~~對不起,蘇姐姐,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太高興了。”楊天龍聽到蘇曼的話,面色一僵,撓了撓頭說道。

“好了,我又沒怪你。”蘇曼看着楊天龍那尷尬的樣子,微笑的說道。

“楊小弟,你說什麼千靈果啊,不會就是那棵半米高的小樹上面的那個青色的果子吧。”鄭洋指着那個果子說到。

衆人循着鄭洋指着的方向看去,見到一顆半米來高的青色小樹,上面只長了一個青色小果子,而且那青色小果只有一個雞蛋大小,還不夠一個人一口吞的了。

“對,就是那個小果子。你們千萬別小看這個小果子,我們之中任何一人如果吃了它,絕對會修爲大漲,突破到先天初期小乘境界,如果天賦好一點,甚至能夠突破到先天初期中乘境界。”楊天龍開心的解說道。

“啊~~這麼神奇。”衆人聽到楊天龍的話,震驚不已。要知道一個人從後天大圓滿突破到半步先天至少也得發一年時間,而從半步先天晉升到真正的先天境界還得發至少兩年時間,問題是這還是說天賦好的,如果天賦差的可能一輩子都突破不到先天境界。


要是有了這個小果子,那就不同了,一下子就如坐火箭一樣上升,不過這其中還是有艱險的,體質差的,可能會爆體而亡,這種強勁的藥力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承受得了的。 “這個小果子這麼小,我們這麼多人怎麼分啊?”水柔輕聲問道。

“既然是楊小弟最先發現的,那說明這個小果子與他有緣,大家覺得怎麼樣。”殷雨晴望着楊天龍眨了眨眼睛,柔聲說道。

“嗯,這樣最好。要不是楊小弟帶我們來這兒,我們也發現不了它。”曹青點了點頭說道,聽到兩人的話,其他人也紛紛點了點頭。

“呵呵~~放心吧,各位哥哥姐姐都有份。”楊天龍見到他們沒有因爲一個誘惑力非常大的靈果而大打出手,心裏很是感動,望着衆人微笑道:“等我實力到了先天境界,我就將這個靈果煉製成丹藥,給各位哥哥姐姐一人一顆丹藥,保證比服用這個千靈果要好。”


“什麼?你說什麼?你會煉丹?”殷雨晴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楊天龍,其他人也都瞪大了眼睛望着楊天龍。

“額~~煉丹難道很難嗎?”楊天龍有些疑惑的問道。

“當然,而且不是一般的難,要不然在修煉界那些一個初級煉丹師都像老爺一樣供奉着。”鄭洋有些無語的說道。

“哦。”楊天龍點了點頭,接着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煉丹,不過據我的師傅留下來的煉丹筆記中記載,煉丹需要先天之氣聚集的陽火,所以我就覺得只要到了先天之境應該就可以煉丹了。”

衆人全都一副你贏了的表情看着楊天龍,心想:“要是丹藥這麼好煉,那煉丹師就不值錢了。”

“好了,楊小弟,你將那個果子收起來,我們繼續尋找,說不定還能夠找到其他靈藥。”曹青催促着楊天龍說道。

“好的。”楊天龍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不對啊,我師傅的筆記上記載,大多數靈藥出現的地方都會出現靈獸,但是這裏怎麼會沒有?”

然而,楊天龍的話音才落,衆人皆驚呼出聲:“楊小弟,快跑。”

楊天龍見到衆人的表情,似乎感應到了什麼,連忙飛身向前縱去,轉過頭一看,一條超級巨蟒正一頭衝向楊天龍剛纔所站立的地方。

“我的媽呀,這麼大條巨蛇,嚇死我了,我就說那個千靈果應該十年後纔會達到最佳入藥時期,怎麼會沒有靈物守在它的身邊。”楊天龍縱身躍到曹青等人身邊,拍了拍胸脯說道。

“這條巨蟒像是異種,這麼大,我們怎麼對付?”很少說話的孔尚任見到這條二十多米長,如一顆百年老樹般粗的巨蟒,驚訝的問道。

“我們先引開它,看能不能殺得了它,楊小弟你去摘那顆千靈果。”沈雲飛沉聲說道。

“嗯,就這麼辦。”曹青說道。

說完沈雲飛已抽出寶劍,縱身像那條巨蟒衝去,那超級敏捷的身手,迅雷般的速度,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雖然沈雲飛才半步先天,但是面對先天高手也絲毫不懼。

見到沈雲飛已經率先上了,其他人也不甘落後,紛紛抽出寶劍,縱身像那條巨蟒劈去。

那條巨蟒的注意力全都落在曹青等人身上,楊天龍連忙飛身到那顆千靈樹旁,摘下了千靈果。

楊天龍剛摘了千靈果放進空間戒指中,那條巨蟒似乎發現了什麼,不要命的向着楊天龍衝去。

楊天龍見狀,縱身一躍。

“天龍十八掌第四式——潛龍勿用!”

“嗷!”

一條巨龍凝結而成,氣勢洶洶的看着那條巨蟒,那條巨蟒像是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準備轉身就跑,當然楊天龍沒有罷手,一掌轟出。

“嘭!”的一聲,就像是打在了鋼板上一樣,那條巨蟒被巨大的衝擊力衝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樹上,但是它的身上只不過是破了一點皮。

那條巨蟒像是有靈智一樣,知道楊天龍的那條巨龍不過是假的罷了,憤怒不已,不要命的向着楊天龍衝去。

正在這時,沈雲飛看準時機,縱身一躍,聚集全身之力用寶劍插向了那一塊破皮的地方。

沈雲飛的利劍毫無阻礙的刺進了超級巨蟒的身體之中,鮮血頓時噴灑出來。

“嗷嗚!”超級巨蟒發出一聲慘叫,巨大的尾巴向着沈雲飛掃去。

沈雲飛見狀,抽出寶劍,飛快的逃離它的攻擊範圍。楊天龍見此,飛身對着那條超級巨蟒又是一掌轟出。

“嗷嗚!”那條巨蟒這次又被轟飛了出去,鮮血不要命的往外流。

此時它已經發狂了,一條大尾巴,飛快的掃動,所過之處就連那些堅硬無比的巨樹都被掃成了兩截。周玉清等人根本就差不上手,因爲她們沒有沈雲飛那樣迅雷般的速度和敏捷的身手。

楊天龍再次聚集全身功力一掌打出,將那條巨蟒生生的逼退了。

“我們快點走,這裏的血腥味太濃了,等一下可能會有更爲厲害的猛獸過來。”楊天龍招呼衆人說道。

衆人點了點頭,飛身向着遠去而去。

“不對,它又出現了。”曹青一行人剛走出三百米的距離,楊天龍停下腳步說道。

衆人一聽,大感疑惑,轉過頭看向那條巨蟒的方向。

“奇了怪了,那條巨蟒怎麼不見了,沒有追擊我們啊?”馮傑撓了撓頭說道。

“我又感覺不到它了。”楊天龍有些苦惱,接着說道:“我們再過去看一看,怎麼樣?”

“嗯,好吧,不過我們要儘快離開此地。”曹青點了點頭說道。

一行人又回到剛纔作戰的地方,察看了良久,結果毫無所獲,這哪還有那條超級巨蟒的影子啊,就好像是憑空蒸發了一樣。

“你們看,這裏有一堆鮮新血液,這根本就不是我們所造成的。”沈雲飛低下身,指了指地上那條巨蟒留下來的血液。

“那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們爲什麼會對它毫無所覺。楊小弟,你能感應到它到底是什麼嗎?”鄭洋沉思一會兒,望向楊天龍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能感覺到我和它很親密,那種關係說不清道不明,好像憑空出現的好感。”楊天龍搖了搖頭說道。

“啊~~還有這事,憑空出現好感!”水柔聽到楊天龍的話,瞪大了眼睛。

此時某個草叢之中,一個小東西伸出利爪勾着個空間戒指,拋向天空,用小腦袋頂來頂去,一個人玩得不亦熱乎。偶爾睜開大大的眼睛看向楊天龍這邊,撲閃撲閃的,露出人性化的笑容,特別可愛。 楊天龍等人沒有再做停留,繼續朝着森林深處而去。越往裏,他們發現的屍體就越多,而且那些屍體好像都是剛死不久。

“大家小心,周圍說不定隱藏了埋伏。”曹青望着衆人沉聲說道。

正在這時一羣黑壓壓鳥向這邊飛來。

“救命啊!救命啊!~~”

“這是什麼聲音?”嚴潔聽到那些尖銳的求救聲,好奇的望了一下四周,指着天空的鳥有些驚訝的說道:“那聲音好像是那些鳥發出來的。”

“嗯,沒錯。”謝曉雲點了點頭說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