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皓天拒絕了。

拒絕的很乾脆,沒有人會想到他會拒絕,而且還是族長親自邀請,就連逍遙人王也暗暗吃驚。

逍遙家居然有人敢拒絕他!

族長的威嚴何在?


不過,逍遙人王並沒有惱怒,也沒有再強求,逍遙皓天現在對於逍遙家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光憑能抵擋住逍遙無級的攻擊這一點就足夠有傲人的資本。

在東方城能硬抗住武皇巔峰一擊大招的年輕一輩恐怕寥寥無幾。

逍遙皓天在練武場一招擊敗逍遙坤,硬抗逍遙無級的大手印的消息傳播的很快,半天功夫整個東方城都知道了。

看似一場很普通的比斗,實則暗流涌動。

天才的崛起註定受到很多人關注,特別是敢拒絕逍遙人王的天才就更加受到其它家族的重點關注,拒絕的背後是不是隱藏著什麼貓膩,讓人不解,值得深思。

這也成為一個契機,這種契機彷彿就是平靜的湖面丟盡一顆小石子,微微泛起漣漪,但是誰也不敢忽視,說不定以後就會變成翻天巨浪。

上午,逍遙皓天和楚飛回到酒樓。

酒樓後院。

李福滿頭冷汗,跪在地上,身體不停的打冷顫,極其害怕。


上午在練武場上發生的事情他已知曉,當時就差點嚇的尿褲子,這幾個月來他可是拚命的折磨,打罵他們倆,現在風水輪流轉,得了現世報。

逍遙皓天坐在磨盤上,看著李福,心裡悠然升起一種小人得志的感覺。他向來不把自己當君子看,偶爾還當一當小人,比如現在看到李福對他點頭哈腰,唯唯諾諾的樣子,他心裡很爽。

以前吃的苦,遭的罪也浮上心頭,逍遙皓天朝楚飛使了個眼色。

楚飛心領神會,走到李福的面前,伸手就是一巴掌。

「啪」

響亮的一記耳光,打的李福是眼冒金星,硬是不敢用武氣抵抗,要是他抵抗可能就不是一巴掌那麼簡單了。

打完之後,楚飛憨傻的笑起來。

逍遙皓天也走了過來,扶起李福,道:「以前的事我不記較,以後怎麼做你自己知道。」

「知道,知道……」

李福躬著身子,點頭哈腰,愣是不敢抬頭看一眼逍遙皓天。

「沒你什麼事,忙你的去吧。」

「唉,逍遙少爺,那我去忙了。」

李福走的比跑還快,心中甚是恐慌。他不過只是逍遙家的奴才,只是幫忙打理一些產業,逍遙皓天現在恢復實力,地位自然要比他高的多,只有他一句話,逍遙家相信很快就會把他逐出東方城,甚至賜死。

「少爺,就這樣放過他?他以前那樣對我們……」

「算了,犯不上跟一個奴才計較,生活所迫,都不容易。」

「少爺,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逍遙無級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不如我們離開東方城吧?」

逍遙皓天眯起眼睛,想到練武場上逍遙無級充滿怒火的眼睛,沉思了片刻,道:「我們會離開東方城的,只是不是現在。」

當然不能離開,不把逍遙無級干翻,他怎麼捨得離開?

楚飛聞言便不說話,退到一邊,一切的一切都有逍遙皓天,他只要跟著就行。

「逍遙少爺,城主大人想請您過去一趟。」李福急急的跑進後院,恭敬著道,現在他對逍遙皓天比對自家的祖宗還尊敬。

奴才就是這樣,觀人悅色,很有一套。

「城主?」逍遙皓天疑問了句,心中暗道:「城主怎麼會找我?」

「對,在天字型大小包房,如果您不願意見的話,我就推掉,逍遙家向來不願意和官府打交道。」李福微微道出。

「見,你帶我去。」逍遙皓天眼睛一亮,心裡突然想到為何有人找上自己。

今天逍遙酒樓生意出奇的好,來的人也都是東方城一些有名望的人,東方城的四大家族,都有人在,有點像群龍聚會,他們來的目的也只有一個,逍遙皓天。

天字型大小包房。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逍遙皓天剛踏進門,一位看上去四十幾歲,臉龐剛毅的中年人迎上來,對著逍遙皓天笑眯眯道。

「城主大人大駕光臨,令小店蓬蓽生輝啊。」逍遙皓天拱手道。

「哈哈,逍遙老弟嚴重了。」

一手搭在逍遙皓天的肩膀上,像是和逍遙皓天極其熟悉一般。

逍遙皓天心中一笑,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逍遙皓天向來討厭和做官的人打交道,之所以來見他是因為他知道,巴結一個人,就必須有條件。

逍遙皓天很聰明,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不用自己親自動手,那就要有一些「朋友」。

不出逍遙皓天所料,兩人寒暄一陣,城主從懷裡掏出一個戒指,放低聲音道:「這裡有一棵五階妖獸的妖丹,是我的一片心意。」

「城主大人這是何故?無功不受祿啊。」

逍遙皓天假裝推脫,實則已經把戒指抓到手裡。


官場老手,豈會不懂,立即哈哈一笑,「就當做哥哥的給弟弟的見面禮,這總行了吧。」

「這,,,這,,這多不好意思啊。」

說話之時,戒指已經被逍遙皓天揣進懷裡,根本沒有不想要的姿態。

逍遙皓天臉上卻是露出喜色,放低姿態,客氣十分。

「逍遙老弟,以後有何打算?」

逍遙皓天心中一笑。

「我能做何打算,好好的當個雜役唄,逍遙家我是不想回了。」

城主一喜,心道:「看來沒白花,值得。」

「不知對當官有何看法?」

「當官?我可不敢想,我低等賤民一個,怎麼敢想當官啊,不敢想,不敢想……」逍遙皓天裝作很傻很天真的模樣。

「我正在選拔一批人才,不知道你是否有興趣?

「真的?」

「當然。」

「族長肯定不會放我走。」逍遙皓天露出為難之色。

「逍遙人王也欺人太甚了……呃。」城主一時氣憤,說漏嘴,這話要是被逍遙人王知道,他可有的受了。

逍遙皓天騙吃騙喝了一頓,拿了妖丹,就藉機開溜。

城主與逍遙皓天的密談就像長了翅膀似的,半個時辰不到,其它幾個家族都知道了。

接著逍遙皓天換了一副又一副的表情,演了一場又一場的戲,一天下來的結果是,妖丹不少,黃金萬量。

————

逍遙皓天突然崛起讓很多人為之震驚,也有不少人為之震怒。

夜晚,逍遙家一處院落,燭光閃爍。

「此藥名為爆神丹,服下之後能瞬間提升實力,你且帶在身上。」

「爹,你放心,這次試煉大賽我一定讓他沒命出來。」

「坤兒,不到萬不得已不可服用此丹。」

「孩兒明白了。」

逍遙無級眼神有點閃爍,他不知把爆神丹交給逍遙坤是不是錯誤的決定,爆神丹雖然能快速提升實力,但也有副作用,藥力過後全身虛脫,也就是服用后一定要斬殺對手。

對於逍遙皓天,他有必殺的理由。

只是,現在他成了逍遙家重點保護對象,想要動手已經不可能了,唯一能寄託的只有這次試煉大賽了。

據他了解逍遙皓天的修為是武者六階,逍遙坤逍遙坤武者七階巔峰,再加上爆神丹,殺死逍遙皓天不算太難。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52章膽小的火舞!!!

三天後,逍遙家族練武場。

逍遙人王站在台階上,看著年輕一輩,心中略有感慨,他們都是逍遙家新鮮血液,將來或許成為中流砥柱,或者成就更高。

「會有多少人能活著走出來呢?」逍遙人王心裡默默自問。

逍遙皓天默默的站在一個角落處,因為他怕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想要對逍遙無級發起攻擊,這三天來無時無刻不在想如何擊殺逍遙無級。

逍遙人王激情亢奮的發表了幾句,再公布了這次試煉大賽第一名的獎勵。

眾人鬥志高昂,如同打了雞血。

試煉大賽說是一場比賽,實際上是一場殘殺,因為裡面沒有任何規則。

殺戮,無止盡的殺戮,只有有實力的人才可以活著回來。


這對年輕一輩的人來說是一場考驗,精神上的一種洗禮,如果你幸運的活下來,那麼你在逍遙家一定會成為重點培養對象。

要想活下來,就必須夠狠。

這是生存的不二法則。

試煉場地是級北之地附近群山,山林中煙霧繚亂,瘴氣肆孽,一聲聲妖獸咆哮聲,像是警示著,此地危險,請勿靠近。

進入場地后,逍遙家子弟自動散開,各自為戰,除了幾波人外。

逍遙人王在入口處道:「試煉開始」

「你好,我是火舞,,,我,,我有點害怕……」

一聲弱弱的聲音傳來。

逍遙皓天看著不遠處正在瑟瑟發抖的女孩一愣,她長的太象一個人了。

同時也淡淡道:「我們一起吧。」

火舞雀躍的跳了起來,天真的道:「真的嗎?太好了,嘻嘻……」

逍遙皓天搖頭嘆氣,不過看著火舞精緻的小臉蛋和修長的小腿,心中也釋然,在這茫茫殺途中,能有個小美女作陪也是件很愜意的事情。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