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地上的葉寒的眼睛輕輕的動了下,然後緩緩的睜開。

看到葉寒睜開眼睛,夏紫嫣連忙俯下身,抱住葉寒的脖子,將他扶了起來。

“你沒事吧。”夏紫嫣關切的問道。


“有些疼而已,沒事。”葉寒咬着牙,一副沒事的模樣。

其實葉寒真的沒事,普通人如果這麼摔下來,沒死估計下輩子也廢了。

但葉寒在轉身的時候,用念力做了一個屏障,表面看上去很嚴重,但其實他連根毛都沒傷到一根。

不過此時他就算沒事也要裝有事,如果夏紫嫣知道他從這麼高摔下來,結果一點事都沒有的話,夏紫嫣肯定會胡思亂想。

畢竟這可是十米高,可不是什麼一兩米。

如果這都沒事,那還是人嗎?

看到葉寒一臉“痛苦”的表情,夏紫嫣的眼淚流的更多了。

因爲葉寒是因她而“傷”,所以夏紫嫣的心中充滿了愧疚。

“我們快離開吧,他們很快就會追到這裏了。”葉寒看了一下上方,說道。

夏紫嫣含着淚點了點頭,扶着葉寒站起身。

此時葉寒和夏紫嫣是在樹林中,有着高大的樹木屏障,至少僱傭兵從上方看下去,是發現不了他們的位置的。

夏紫嫣扶着葉寒,一步一步的走着。

葉寒靠在夏紫嫣的身上,心裏那叫一個爽啊。

夏紫嫣的身體很柔軟,一開始葉寒抱着她戰鬥的時候沒發覺什麼,但現在才感覺到,原來夏紫嫣的身體是那麼柔軟。

夏紫嫣沒有察覺到葉寒的異樣,此時的她心中充滿了愧疚,她恨不得傷到的是她自己,因爲葉寒受傷的話,就相當於沒有了戰鬥力,這樣的話誰都走不了。

此時,墓地廣場上,佐木臉色陰沉的聽着手下的彙報。

山口組上忍,陣亡七人,重傷兩人。

北極狐僱傭兵成員,陣亡八人。

而且這些人,全部都是葉寒動的手。

佐木根本就沒有想到,葉寒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殺死這麼多人。

“佐木先生,你的人讓我很失望!”杜高飛看着佐木,皺眉道。

“杜先生,你放心吧,葉寒和夏紫嫣都走不了,別忘了北極狐僱傭兵還有這麼多成員,而且我們的支援也已經到了,現在整座山都被我們的人包圍着,他插翅也飛不出我們的手掌心。”佐木強作鎮定道。

杜高飛看了佐木一眼,說道:“但願如此。”

“杜先生,我們先去山下等好消息吧。”佐木看了一下手錶,說道:“這麼多人尋找他們兩個人,我相信很快就會找到了。”

杜高飛點了點頭,“好吧。”

在佐木和杜高飛的帶領下,所有血竹幫的成員都跟在他們的身後,所有人都選擇了誠服。

他們都知道,如果他們不選擇誠服的話,迎接他們的將是無情的子彈。

當務之急,他們也只能選擇誠服,等葉寒和夏紫嫣離開後,再見機行事。

他們都是聰明人,當然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選。

他們雖然想反抗,但是他們的手中都沒有武器,就連最簡單的匕首都沒有,所以也是有心無力。 仙道學院後院仙靈空間中最大的一間木屋裡。一張長桌從入門通向房內深處。木桌兩旁,一張張寬大的椅子並排而列,一個個數過去,座位竟然不下百之數量。

每個座位上都坐著一位灰白衣衫的修真者,上百人實力最弱的也有渡劫後期修為。這便是整個仙道學院最核心,最強的力量。

臨近門外的兩個座位上,兩位少女也坐在其中,赫然就是仙道學院太上長老火長老的孫女,紫瞳和紫櫻。

紫瞳修為剛好到達渡劫後期,位列於此也是合理,而紫櫻實力還只是渡劫初期,就已經在位於此,除了身份不同之外,還有的就是潛力。


深遠處的五個上位上,太上金長老、太上木長老、太上水長老、太上火長老、太上土長老、神色凝重。在五人之下的第一個座位上,在坐的就是仙道學院的院長,金大大,而在其後,也是幾個熟悉的面孔,酒劍仙、毒仙人、鶴仙子,都在其中。

「中域大陸上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幽冥實在是欺人太甚!」太上金長老首先發話,說出的語氣夾雜著溫怒。

「這點也和我有關係,我教導出來的學員竟然被魔影老祖所迷惑,實屬不該。」院長金大大檢討的說道,他口中所說的正是中域大陸紛爭的挑起者。

在仙道學院長老們疏忽之時,遠在迷霧森林的霸主幽冥,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和中域大陸仙道學院內試練塔第九十八層所封印的大魔物魔影老祖聯繫上。兩個魔頭一拍即合,由魔影老祖這邊利誘仙道學院的弟子們為其辦事。

另一面,幽冥也通過其他方法從被封印的鬼域那邊得到秘法,挑選了幾隻高級鬼物,送自己的部下離開迷霧森林,來到中域大陸上,和剛剛畢業的仙道學院學員勾結,一內一外的從中域大陸四大帝國的核心權勢漸漸腐蝕,同時也在國家與國家之前掀起鬥爭,致使中域大陸戰火連天,怨氣四起,更是加快了幽冥為鬼域解封的計劃。

這些消息被仙道學院徹底查清楚之時,想要阻止已經為時過晚,眼看迷霧森林之中幽冥的計劃就要成功,仙道學院必須要傾盡全力做些什麼,來彌補自己的過失。

「現在那邊的毒氣研究的怎麼樣了?」太上金長老的目光一側,看向金大大對面的毒仙人,問到。

平日里嘻嘻哈哈,說話老不正經的毒仙人此時也是一副嚴肅神色,把自己所掌握的情報一一列出,「毒氣的問題已經解決,我配製了一些解毒丸,可以暫時抵禦毒氣三天時間,三天之後要再次服用藥丸尚可,但是藥效會縮短一半。」

語氣頓了頓,留以時間給在坐的眾人思考,毒仙人繼續說下去,「也就是說,我們的人可以進入迷霧森林對幽冥和眾鬼物發起攻擊,但是這個時間卻不能太長。因為時間的緣故,我所研製出的藥丸並不多,也只夠我們在場一半的人使用。當然,後繼我會抓緊時間繼續製造抗毒藥丸的。」

巨大的房間內氣氛凝重,一百來號人全部消音,連呼吸聲都被各自所控制到無音為止,一些人望著五位太上長老的方向,默默的等待著。

靜謐的氣氛下每個人心頭都好似壓著一塊巨石般沉重,中域大陸遭到了全所未有的劫難,這個劫難是來自與西方迷霧森林所給予的。

危機的蔓延,現在只是中域,若是無人制止,接下來這場災難會鋪張到整個世界!

到了這個時候,聖地竟然沒有派出任何人支援,五位太上長老所等待的,也沒有任何訊息。

如今只能靠自己了,靠現有的這些實力來抵禦災難的擴張。

太上金長老目光一凝,氣力十足的說道,「傳我命令,仙道學院上下一百三十二位長老其中大成期以上的四十七位長老各自向毒仙人領取抗毒藥丸,在火長老的帶領下即日出發趕往迷霧森林圍剿鬼物!」

「是!——」

四十七位大成期以上修真者同時應聲,聲音齊聲響徹,讓人心情澎湃,激動不已。

而沒有被安排到的渡劫後期修真者不但沒有鬆口氣,反倒是有些失落,看到前輩們戰在他們之前,而他們只能遠觀。

之所以不派遣渡劫後期的長老,也是因為他們到了這個修為,在沒有把握渡劫之前,都在極力壓制雷劫,所耗費的力量都是自身的大半。

所以說渡劫後期修真者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有時候只相當於渡劫中期修真者的力量。

………………………………………… 國家安全廳,東海分部。

王陽滿臉陰沉的看着安全廳廳長,就沒差點一巴掌扇過去了。

站在王陽身後的,是十五名龍牙成員,包括龍希在內。

此時的龍希,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和王陽一樣。

不僅僅是龍希,就連其他的龍牙成員都是目光不善的看着安全廳廳長。

安全廳廳長周宇心驚膽戰的看着王陽等人,生怕他們把他吃了一樣。


而感到那些不善的目光,周宇不敢有任何的怨言。

因爲站在他身前的,是華夏最神祕的部隊,龍牙。

龍牙,龍的牙齒,全華夏軍隊最強大的存在,沒有人會傻到去招惹他們。

“你們東海安全廳的人都是廢物嗎,居然能讓日本山口組的人潛進東海,甚至還對我們華夏的民衆發起攻擊,而你這廳長,居然到現在才知道,你這廳長是怎麼當的!”

王陽對着周宇怒吼道。

周宇那個無奈啊,他也是在山口組的人潛進來後纔得到的消息,誰讓人家潛伏能力那麼強呢。

“你最好祈禱葉寒沒事,否則你將會承受葉家的怒火!”王陽臉色陰沉的說道。

“如果我師傅出了事,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痛苦。”站在一旁的龍希也是目光不善的說道。

不僅僅是龍希,就連其他龍牙成員也是滿臉憤怒,那眼神彷彿要把周宇給殺死。

周宇的後背已經被冷汗給浸溼了,畢竟承受全部龍牙成員的威壓,他沒被嚇倒已經算好了。

“武器準備好了嗎?”王陽沒有再理會周宇,轉過頭看着龍希說道。

龍希點了點頭。

“挑選裝備,準備出發。”王陽一揮手,沉聲道。

話音一落,所有龍牙成員就立馬跑向一輛軍用卡車,車裏裝滿了各種先進的武器裝備。

僅僅不到一分鐘,所有人就裝備完畢,再次的站到了王陽的面前。

站在一旁的周宇直接看蒙了,一分鐘裝備完畢,這是什麼速度。

王陽臉色陰沉的看着站在面前的龍牙成員,沉聲道:“我們的任務,是消滅所有潛入華夏的忍者,並且要救出葉寒。”

“葉寒曾經是你們的指揮官,龍牙最出色的戰士,所以,你們在消滅這些忍者的同時,也要把他完好無損的救出來。”

說着,王陽大聲一吼,“出發!”

下一刻,包括龍希在內的所有龍牙成員,二話不說,直接跑向各自的汽車。

所有人登車完畢後,響着警笛的車隊駛離了東海安全廳。

“師傅,你是這個世上最強的人,你一定會沒事的,對嗎?”龍希握緊手中的槍,腦海裏浮現起葉寒那帥氣的臉龐。

山下,獨一刀帶着左毅從河裏遊了出來。

在葉寒提供掩護後,獨一刀就帶着左毅跑到了山腰下,直接跳進了一條河裏。

河水很深,爲獨一刀提供了很好的遮蔽,所以僱傭兵們並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獨一刀帶着左毅,順着河流直接游到了山下,確保了周圍沒有人後,才從河裏跳了出來。

此時的獨一刀,雙腿已經被河裏的亂石給割傷,鮮血不斷的涌出,觸目驚心。

但他沒有任何一句怨言,彷彿跟沒事一樣,帶着左毅繼續飛奔。

他知道,只有遠離這座山,纔是安全地帶。

重生甜妻:總裁大人,pick我 ,杜高飛和佐木坐在車裏,杜高飛的臉色有些難看。

已經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搜山的人,還沒有任何消息傳出。

“杜先生,麻煩你再忍耐一下, 不朽戰尊 ,體力肯定不支,他們堅持不了多久的。”佐木看出了杜高飛眼裏的不耐煩,連忙說道。

杜高飛皺着眉,他不明白,爲什麼葉寒這麼一個小白臉,卻能帶着夏紫嫣躲過一次又一次的圍攻。

雖然他聽不懂日語,但是從佐木聽到手下彙報的那表情就已經猜的出來,肯定是有人傷亡了。

“佐木先生,麻煩你告訴我,葉寒到底是誰。”杜高飛隱隱約約覺得葉寒的身份不簡單,夏紫嫣不可能僅僅是因爲寂寞就找一個小白臉,按照杜高飛對夏紫嫣的瞭解,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佐木皺起眉,看來杜高飛的信心已經開始動搖,這很明顯不是一件好事。

但如果不告訴杜高飛實情,那麼杜高飛肯定會胡思亂想,如果取消合作,那將會更麻煩。

佐木無奈之下,只好告訴杜高飛葉寒的身份。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