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雨生把煙遞了過去,點了火。

程燃站起身,走向了走廊盡頭的窗戶旁。

這樣子的程燃……

路雨生呆了呆,腳步緊隨其上。

江念推開病房的門,走向床邊。

「念念……好久不見了啊!」

江念點頭,「是,好久。」

久到讓她感覺彷彿分手是在昨天。

兩人都沒有在說話,沉默了半晌之後,還是江念率先打破了這死寂的氣氛。

「你好生休養,我要走了。」

連禹諾的目光這才微微變了,風輕雲淡不再,徒留一片荒蕪。

「念念……」他叫住了她。

「我以為你會等我。」

「連禹諾,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等你!」

這就真的搞笑了,他憑什麼認為她會等他?

旋即,她又搖了搖頭,「抱歉,我沒等到你。」 對夜千羽說的話,凌雲宗的幾個煉藥師一點也不相信:「怎麼可能沒作弊?」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夜千羽作弊了好嗎?

夜芷柔不屑地嗤笑:「你要是沒作弊,本小姐把腦袋砍下來給你當凳子坐!」

「這可是你說的。」夜千羽抬眸看著高高坐在上面的夜芷柔,眼底劃過一抹寒光。

夜芷柔快要拽上天了:「是本小姐說的怎麼樣?難不成你真的敢跟我賭?」

「有什麼不敢的,我只怕你不敢跟我賭。」夜千羽不以為意地笑笑。

夜芷柔幾乎氣死:「還在那裝模作樣,不敢賭的是你才對吧?你不是還有一次機會嗎,你再煉一次,要是能煉出一爐十顆,本小姐當場就把腦袋砍下來給你當凳子坐!」

這是一個很低級的激將法,對付夜芷柔卻頗為奏效。

夜千羽心道,一個人要是想作死,真是攔都攔不住。

芙念瑤不知道夜芷柔和夜千羽有什麼仇什麼怨,不過大好的落井下石機會她怎麼可能放過。

「如果是打賭的話,一般來說,雙方都要下注的吧?」她似是隨口提了一句,卻心懷歹意。

夜芷柔一拍腦門:「對哦……」想了想,她唇角漾起一抹惡毒的笑意,「要是你輸了,你在城裡裸奔三圈,你敢嗎?」

裸奔?還是三圈?真敢說啊……

「你敢我就敢,我要你的腦袋也沒用,這樣吧,你輸了的賭注改一改,改成也在城裡裸奔三圈好了,只不過,希望你不要後悔。」

夜千羽淡淡說道,有北成寒在,夜芷柔不可能乖乖砍下腦袋,所以還是換一個容易實現一點的賭注吧,讓夜芷柔自食惡果好了。

「後悔?本小姐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後悔!」夜芷柔大言不慚地道。

夜千羽微笑:「賭約這就算成立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我的第三次煉藥能不能放在下午?」

夜芷柔眸子里劃過一絲狐疑:「為什麼要放在下午,你該不會想拖延時間好伺機逃跑吧?」

確實是拖延之計,以她現在的精神狀態和體力根本煉不了葯,她需要休息。

夜千羽微微挑眉:「要是因為我們的私怨影響到其他考生的發揮多不好。」

是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那好吧,不過我也有一個條件,你的第三次煉藥放在室外!」夜芷柔答應了夜千羽的條件,卻是出於很惡毒的用意。

如果現在就讓夜千羽進行第三次煉藥,看到夜千羽輸給她的只有寥寥幾個人,這點觀眾怎麼夠呢?

她要好好地宣傳一下,多弄一點觀眾來看夜千羽是怎麼被她狠踩,被她羞辱的!

「可以。」夜千羽笑著說道,眼底卻半點笑意也無。

夠狠,不過正合她意,她還怕夜芷柔賴賬呢,多點人見證也好。

凌雲宗的幾個煉藥師不答應了,都沒經過他們同意,這就擅自決定下來了?她們眼裡還有沒有他們凌雲宗?

「胡鬧,現在就把她轟出去!」

張靈玉抬手攔下擁上來的凌雲宗弟子,淡淡說道:「有何不可呢?就這麼定了。」 高雅的包間里,小女孩穿著蓬蓬裙,坐在椅子上,小短腿晃晃蕩盪的,一手撐著頭,長發被紮成了兩個小辮子,安安靜靜的垂放在肩頭。

女孩長得粉調玉琢,白白嫩嫩,一雙琉璃般的眸子轉動間活靈活現的,靈氣逼人。

女孩時不時的看著放在一旁的手機,表情有些期待。

包間的門突然傳來響動,小女孩眸光一亮,跳下椅子,還不等走到跟前,門就被打開了。

進來的,是一群陌生的人。

她左右看了看,沒有看到自己的哥哥,癟著嘴,小小的眉頭都是皺在了一起。

而那一群人像是沒有看到她,徑直朝著桌子走去。

這個包廂叫水雲間,環山似水,流水聲清脆絕響,假山也別具一格,檀香木的桌子,鐫刻的雲紋花木,古色古香,很有韻味。

女孩皺眉,跺了跺腳,怒喝:「你們都站住!」

說說笑笑的一群人停下腳步,其中一個女人垂眸看向了她,問:「這是誰家的小孩子?」

眾人對視一眼,皆是搖頭。

「小妹妹,你是不是進錯包廂了?」女人半蹲下身,看著小女孩。

女孩嘟著嘴,不滿的哼:「是阿姨你們來錯包廂了吧!我先來的,也提前預定了的,該出去的應該是你們!」

女人只是笑了笑,態度卻很是強硬:「你預定的?別開玩笑了,你要是想吃,在外面姐姐請你吃,但是請你現在出去好嗎?姐姐有重要的事情要談。」

「我也有重要的事情,你們出去!是我先預定的!」

約爸爸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可不比他們的事情更重要?

更何況,哥哥說見到媽媽了,說媽媽也會來,她要在這裡等爸爸和媽媽。

「跟這小女娃說這麼多幹嘛,直接叫服務員吧!」

一個男人直接越過了女孩,坐在了椅上,順勢拉過了一旁的一個女人,直接摟進懷裡。

場面瞬間就有些不可描述了。

女孩急的都快哭了。

不滿的跺了跺腳,她伸手想要將男人拉開,男人只是輕輕一抬腿,就將她放倒了,小手在地板上蹭了一下,瞬間就紅了。

「服務員,把這小孩給我扔出去,礙眼!」

小女孩紅了眼,忍著痛站起身,揚手指著那個男的,說:「我要把你拉黑,拉黑!」

男人不屑的哼了一聲。

厲聲:「滾!」

「你們一群人可真是能耐!」一道女聲突然傳來,接著,又聽到一聲貓叫。

眾人只看到一團白色的東西從眼前飛過,然後,就是那個男人的慘叫聲。

小白貓鋒利的爪子從男人臉上劃過,沾了點血,小貓似乎有潔癖,非常人性化的抽了張紙,然後細細的擦拭著自己的爪子。

「想想,你有沒有事?」默默快步走到想想的跟前,握住了她的手,一眼就看到了女孩手上的紅痕。

他往她受傷的地方吹了吹,關切的問:「疼不疼?你出來怎麼不帶保鏢?」

想想說:「我想見爸爸媽媽,沒讓他們上來。」

「哥哥,裙子髒了。」女孩癟了癟嘴,一臉不開心。 凌雲宗的幾個煉藥師石化,少宗主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喜歡看撕逼了?還是說,少宗主不滿夜千羽作弊想看夜千羽被羞辱?

都不是,他只是看穿一切。

夜千羽對張靈玉立刻好感度爆棚,她感覺得到,張靈玉說這話不帶任何惡意,所以,是在幫她吧?

謝過張靈玉后,夜千羽想提前退場。

凌雲宗的幾個煉藥師開始貫徹自家少宗主的「意思」:「提前退場可以,不過,不得離開這裡。」得防止夜千羽跑路。

「要是你們管午飯管休息的地方,我沒意見。」夜千羽不以為意地笑笑,朝外走去。

體力有點不支,偏偏沒有可以扶靠的地方,還沒走到門口,夜千羽毫無預兆地往地上倒去。

秦沐風這會兒能看到夜千羽了,下意識地就沖了出去,想要扶住夜千羽。

卻沒想到,有人動作比他更快。

北流殤攬住夜千羽的腰,讓她倒在他懷裡,不對勁,很不對勁,熬夜能把人熬成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回頭想叫秦沐風過來幫忙看看,卻發現秦沐風就站在他身後。

「看看她怎麼了。」北流殤的眼眸有點暗沉,秦沐風還真的看上了他的小野貓不成?看來回頭有必要好好修理秦沐風一頓,提點提點他。

秦沐風差點撞到北流殤,這會兒正處於獃滯狀態。

小殤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了?以往,就算有女人快要死在小殤面前,小殤也不會多看一眼。而且,小殤不是不能碰女人嗎?

「別發愣!」北流殤橫他一眼。

秦沐風回過神來,連忙搭了把夜千羽的脈,發現夜千羽竟然傷得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重一些。

「是內傷,挺嚴重。」

立刻從儲物戒里拿出治療內傷的丹藥,然而北流殤比他更快。

夜千羽感覺到有人往她嘴裡塞著什麼東西,清醒過來,睜開眼睛一看,立刻緊咬起牙關,她才不要吃這男人的葯。

想從北流殤懷裡掙脫,身體卻虛弱得沒有力氣。

北流殤又是生氣又是憤怒。

生氣的是,夜千羽受著傷卻不好好養著,不要命了嗎?

憤怒的是,竟然有人敢傷他的人!

更多的還是心疼:「先把葯吃了。」

夜千羽撇過頭去:「不吃。」打死不吃。

「聽話。」

「不聽。」憑毛聽你的。

秦沐風的下巴快掉到地上了,這是什麼情況,小殤竟然會哄人吃藥?

夜芷柔快氣炸了,賤人,勾引凌雲宗少宗主失敗,又開始勾引男神!

張靈玉也看著這邊,淡漠的眸子里,看不出有什麼情緒波動。

北流殤左哄右哄,夜千羽就是不理他。

「真不吃?」北流殤微微有點惱怒,他何曾這般哄過人?

「我說過了,我是不會吃的。」夜千羽倔強地說道。

這男人和北成寒一家的,她再不會受他任何一點恩惠。

只能動用非常手段了。

北流殤將手中丹藥送入口中,將夜千羽的臉掰過來,低頭攫住她柔軟微涼的唇瓣。

夜千羽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男人想幹什麼? 默默看著她微紅的手,那雙漆黑的瞳孔中,射出一道冷光,很快,誰都不曾察覺。

這可是他們家裡的小公主,一家人都寵在心尖上的存在,他們平日連一句重話都不會捨得說,更別說是動手了,今天倒是好了,被別人傷了。

江念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小女孩,神色微微一頓,小女娃小小軟軟的一團,一身粉色的蓬蓬裙,白皙的臉像是一個瓷娃娃般,讓人愛不釋手。

她勾著唇,直起身,徑直走上前,下意識的伸手揉了揉女孩的頭,在她跟前蹲下身。

「摔疼了嗎?」

一雙漆黑的眼睛靈氣逼人,微微顫動間,讓人心生憐愛。

想想張了張嘴,媽媽幾乎要脫口而出,卻又想起她哥哥的話,緊緊的抿上了唇,只是伸出了那隻微微有些紅的手,聲音糯糯的。

「美麗姐姐,疼。」

江念一瞬間心疼壞了,她想,她的孩子如果當年也生下來的話,應該也會和她一樣可愛的。

江念握住了她的手,輕輕的放在嘴邊吹了吹,說:「將他們趕走,好不好?」

想想嘟起嘴,看了一眼默默,又重新看向了江念,伸出手:「抱抱。」

江念實在是不忍心拒絕這麼可愛的孩子,將她抱在了懷裡。

然後,她就聽到小女孩在她耳邊說道:「漂亮姐姐,把他們拉黑,讓他們永遠不要進這家飯店。」

江念微微一愣,很想說,這是月影摘星樓,帝國第一大飯店,身後的人還不知道有著怎樣的滔天權勢,而能進這裡面吃飯的人,除了富,你還必須有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