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苦少女謝欣此刻才管不了那麼多,她捧著心愛的手機,仰天長笑道:「有錢了!!」



楊梅回寢室的時候,周冬晴努了努嘴,似有什麼話要說,最終咽下去沒有開腔。

楊梅本人同往常沒有什麼不一樣,一回來就開了電腦,登上遊戲,全心全意同校園網網速展開殊死搏鬥,彷彿今天上午郵局門口的那場鬧劇從未發生,又彷彿欠錢不還的事情也從未發生過一樣。

「哎,梅梅,你那邊怎麼樣?能放大招嗎?」

對面床上的陳靜然憤怒地推開滑鼠。

這什麼網速!嚴重阻礙了她10個主C均衡發展!

楊梅隔空答話:「卡了,對面砍不掉我血,還舉報我開掛。」

陳靜然隨手搓了一個技能,boss血條突然狂掉,她定睛一看,原來剛才放了一個高階技能,激活了boss的無敵狀態,憋什麼招打上去都沒用,現在boss已經解除了無敵狀態、開始讀條,總算是開始掉血了!

「你看看是不是你網線踢掉了,我這邊剛才是boss無敵,網速沒有問題!」

陳靜然好心地建議到。

楊梅楞了一下,匆匆點了幾下滑鼠,隨後說道:「卡的好像是我隊友,我還以為是我們網速有問題呢。」

「沒問題就好,這校園網天天害人心驚膽戰,都產生錯覺了!」

楊梅小心翼翼地把調成窗口模式的遊戲拖到屏幕正中央,給右下角的網頁視頻留了一個小小的位置。

她聚精會神地看著那小小的一角,隨口接到:「就是。」 回到神臨后她並未多想而是很快的閉關修鍊起來,也只有這樣她才可以完整的煉成創世之道,也只有這樣才能夠制止的了魔衍。幾日半月一月一天天過去,離那場劫難之時眼看就要到來,還在閉關的顧綾風已經有感覺甚至可以看到在滄瀾大陸的某一處正有異動。

正是魔衍這時號令著一群上古魔獸一步一步地將滄瀾皇城擊的只能看見一處空曠的地,不用很久,上一秒還是歡樂下一秒卻被水淹沒成一大片河流。

「魔衍,住手。」就在魔衍準備動手的時候顧綾風出現了,大聲呼喊道。

「哈哈,住手?還從來未有人這麼對我說過這句話,就算是你師傅他也沒有,不過那老頭已經不在了,哈哈哈哈。」

「哼,不要高興的太早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看劍。」

話還未說到兩句顧綾風看不下去便出手攻向魔衍,手中緩慢拿著幻影神劍,一劍一劍地斬出,每一劍都是力量無窮。使魔衍措手不及防都來不及防,被擊退了幾丈之外。顧綾風看見他佔了下風,也著急了又飛身前去又一劍斬出,而這次魔衍終於使出全力,那團霧氣將顧綾風包圍著,甚至她都沒有任何力氣掙脫出來。

「哈哈,他的徒弟也不過如此嗎,就那些雞毛蒜皮的力量也敢與我魔衍抗衡,哼,不自量力。」

「你~~你偷襲我,這到底是什麼?」顧綾風甚至不敢相信這僅僅是一道霧氣卻向一根繩捆綁著自己緊緊地。

「輸了就是輸了,沒有那麼多借口,哼,想逃出我的魔獄咒想都別想,哈哈哈。」

此時她以為就這樣被這魔獄咒一直纏繞著,眼睛緩緩閉上,卻似乎怎麼也睜不開眼睛,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有力氣。

眼角不斷流著淚水,神情雖然是閉著眼睛但是也感受的到滄桑之感,看似似乎不怎麼開心。梵千殤看著她心裡也無比的疼痛「雖然想到這一天遲早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會到來,但卻未曾想到如此之快,想必你一定很恨我吧。』』

洛軒越終於費勁所有力氣把那屏障破開,她體內封印正在慢慢地打開,整個屋子布滿了類似星光般地雨點,閃耀地讓人簡直看不清前方。顧綾風懸在外面半空之中,雲霧之氣把她包圍著,此時的她是如此的聖潔,是如此的神聖。

帝燁痕正巧在來顧綾風寢殿路途中發現某一處星光漫天,是如此閃耀心底想道「不好,是綾風,封印,不好~~」,等帝燁痕趕到的時候看見懸在空中的顧綾風,心底的那一抹擔心不斷浮現在臉上。

「走,既然封印已解開,我們走吧,不必多留。』』陌生男子看見帝燁痕來了,抓著洛軒越往窗戶那頭跑去,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洛軒越心底想著要想瞞過帝燁痕怕是很難了。

「怎麼,你在擔心什麼?」陌生男子看出了洛軒越臉上的失神的表情問道

「我在想,顧綾風封印已解,那麼殿主也該醒來了吧。』』

「的確,是快了,但也是需要也些時日,想必不久后雲魂殿將重回到殿主手上,那個帝燁痕也是時候離開了……」

「殿主想對帝燁痕動手?』』

「怎麼,你擔心他,還是你不忍心吶?』』

隨著陌生男子的試探,他並未說什麼,而是沉默著,他知道自己不忍心那麼對他,畢竟當初他也算是救了自己,也算是自己有著雪緣的哥哥,一想到這又回憶起當年的畫面,便沒有在有任何的心軟。

星光般雨點已消散在空中,她終於睜開了眼睛。慢慢回憶方才在幻境所發生的一切,她很痛苦,也有很多的不甘心,也有很多的不解,卻怎麼也忘不掉梵千殤從背後偷襲的那一劍,那時他的神情是那麼地冷酷無情。還有帝燁痕為了自己而葬送在魔衍的手中,還有哥哥,爹爹,娘親,都是為了她,都是為了她而白白被人陷害,被人算計。

(本章未完,請翻頁)

「啊~~~啊~~~啊~~」顧綾風大聲哭喊著,突然身上爆發著一股強大的神力,帝燁痕梵千殤等人被震的重重摔在了柱子上,口吐鮮血,看著她如此難過,同樣心裡也很是不好受。

而在遠處的瓊漓悅被這聲音給一陣驚醒,「這~~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顧綾風,」想到一半便很快想到了顧綾風,她曾經和自己說過身上的有著一重強大的封印,一但這封印解開~~~馬上瓊漓悅拿起衣服快速的穿在了身上。

「不~~不好~~公主殿下,顧綾風那邊,好~好像出事了,方才聽見了她的哭泣聲….」貼身丫鬟著急地跑到瓊漓悅身前,結巴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留在這吧,我自己去就好了。』』

顧綾風手拿著幻影神劍一步一步地走向梵千殤,完全忽視了旁邊的帝燁痕,「綾風,綾風,你冷靜點,我知道你心裡很難受,但你知道千萬不能有怨念,不然……』』帝燁痕看見顧綾風的樣子,眼睛里幾乎忽略掉了所有的人和事物,擔憂的提醒道。

「滾~~滾~~給我滾」顧綾風這時沒有聽見他說什麼,只知道眼前有人擋著她的前行,怒喝道。

「咳咳,太子殿下,你不必勸她了。我和她之前的事也是時候做個了斷了,咳咳。』』梵千殤從地上快速起來阻止了帝燁痕,他知道他想幹什麼,但自己和她的事也時候做個了斷。

「你~~我不知道你們之前發生過什麼~但我知道你現在如果不制止你會……..哎』』

「太子殿下放心,我相信綾風她不是這樣的人。』』

他當然知道如果現在不制止她,不出意外的話會葬送在她之手。?走到梵千殤眼前,顧綾風遲遲緩了幾分鐘久久未說一句話,只是用眼神看著他,狠狠的盯著他。

「為什麼,為什麼?』』站了許久最後只說出了六個字:為什麼?為什麼?』』

(本章完) 謝欣插著耳機,一邊看考研網課,一邊在紙上塗塗畫畫打草稿。

等眼皮實在支撐不了她堅定的信念時,她放聲大喝:「學習使我快樂!」,振作精神,從頭再來。

小花一爪拔掉她的耳機,一腦袋伸了過來:「你不是真正地快樂。」

「……我應該接著唱下去嗎?」周冬晴忙著把貨往網上掛,順口接到。

反正也看不進去,謝欣索性關了視頻,跟室友提議:「誰跟我出去快活快活?」

周冬晴擺擺手:「姐們兒忙。」

「你不等獎學金下來啦?」小花抑制住自己想要出去快活的表情,身體卻誠實地開始換外出快活的裝備。

「萬一黑幕的事情沒解決,今年獎學金下不來,我們就不能出去快活了?」

「能!能能能!」

小花裝也不裝了,一身行頭已經準備完畢,「立刻走?」

「等等」,在上面玩遊戲的楊梅突然打斷了兩人的談話,「獎學金黑幕是怎麼回事?今年獎學金不發了嗎?」

小花把今天周冬晴講過關於獎學金黑幕的事情完完整整地給她複述了一遍,楊梅的臉顯而易見地從白變青。

聯想到今天她才大出血還了大家一筆款,想必現在手頭有點緊,獎學金如果不下來,肯定心裡堵,謝欣安慰道:「傳是這麼傳,沒下定論,說不定是謠言,錢明天就下來了呢?」

「想的倒美,剛才的消息,巡視組要找涉事學生談話,就這兩天。」周冬晴頭也不抬地說道。

「就這兩天?」

周冬晴這才抬頭:「你還高興上了?」

謝欣點頭:「這兩天把事情調查清楚了,是不是這兩天就會把錢發下來?」

小花點頭:「是的。」

周冬晴感覺無法和此二人交流,自覺閉嘴。

直到謝欣和小花兩人從外面把宿舍門關上,都沒有人發現,楊梅的遊戲耳機早就斷了線,掛在床邊,隨風飄蕩不自知。



「欣欣,你說今年我們能拿幾等?」

美食城,小花一邊掃蕩路邊攤一邊問謝欣。

「保三沖二爭一。」

謝欣僅憑書面成績絕不可能躋身獎學金之列,要不是她在學生會有任職、積極投身社會實踐,連三等的邊邊都摸不到;周冬晴沉迷打工無法自拔,多虧腦袋從小就靈光,才能考個有競爭力的分數,可以在三等的戰場上角逐一二。保三說的就是她們兩人。

小花是實力運氣選手,期末的時候題做不起幾道,瞎蒙的全對,成績遊走在良好與優秀之間,加上時不時跟著謝欣參加課外活動,綜合下來得個二等應該沒有問題。

陳靜然穩坐各科考試的第一把交椅,但整日醉心遊戲無心social,時不時還遲個到逃個課,稍有一點不測,就會被人從一等的寶座上拉下來。

楊梅雖說成績不是最拔尖的,但勝在老師緣極好,做個什麼項目都愛帶著她,項目加分少不了,搏一搏也能上一等。

還有那個在寢室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靳今今,成績優秀不說,認真起來比誰都努力,每天早上六點就起床去圖書館看書,晚上閉館才回來,一等獎學金想必也有她一份。 顧綾風見梵千殤未說一句話又大聲怒吼道「為什麼?你不要以為你不說話,我就會放過你,為什麼?』』

「對不起~~~~綾風。如今我站在你面前,若是你殺了我能夠讓你更好受一點那你便動手吧,我梵千殤,在此無怨無悔也不怪你。』』說完梵千殤閉上眼睛。

「哈哈哈哈哈,殺了你~~~~你以為你死了我會更好受是嗎?哈哈哈哈,』』

顧綾風就猶如喪失了理智般的狂笑,一晃身影抓著梵千殤便往玄霖山脈那邊飛去,而後帝燁痕也隨身跟了上去。

「哎,師兄,你~~你去哪?顧綾風她怎麼了?方才……』』瓊漓悅剛剛到便看見顧綾風抓著梵千殤消失,而後又看見帝燁痕,著急的不解的問道。

「師妹你怎麼來了?你先回去,今晚所看到的一切勿和任何人提起,等我回來在與你細說。』』

「哎~~~怎麼,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真是。』』

玄霖山脈,山脈的最頂端,月色照亮著整片樹林,山間,沿著樹林山間形狀輪廓似是半彎形,就像是月亮一般美。

到達最初開始的地方後顧綾風隨手一撒,於是將梵千殤推倒在地幻影神劍立馬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脖子上也可見有著一道傷痕。

「這地方,這情形,噢,對了,還有這把劍,你看看是不是覺得很是熟悉啊?』』

「沒錯,這正是………』』

「沒錯…..這正是你當時從背後偷襲我的地方。當時你正是用我手上的這把劍…..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什麼要這樣對我?』』梵千殤話未說完就被激動的顧綾風給搶答說道,身後的帝燁痕本想阻止,但聽了這番話后沒有阻止的念頭,因為他知道,他根本阻止不了她,解鈴人還需系令人方才可行啊。

「呵呵,這一天我早已想到,所以綾風,如今不管我怎麼說我知道你都聽不進去,你殺了我吧,動手吧。』』

「你不要逼我,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既然你那麼想死,好,可以成全你~」

顧綾風本想知道答案,可是他卻不肯說,她手一揮劍從梵千殤的身上劃過,「你難道連解釋都不想與我解釋了,我那麼信任你,我甚至可以把那麼多至高無上的權利都交付於你,可是~~可是你卻要背叛我,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啊~~~啊~~啊』』

又一劍從梵千殤身上劃過,「千殤,我不想傷害你,可是你偏偏卻要逼我。你不知道我心底有多痛,我想知道答案,我想用力掙扎,我想醒來,可是,卻沒有任何力氣。我不甘心,不甘心~~』』

「住手,手下留情~~你的不解,你的不甘你想要的答案我都可以告訴你。』』此時亦逍遙飛身前往玄霖山,當顧綾風進入陷入幻境的那個時候亦逍遙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就已經感覺到了,雖然他很想為冷鳶報仇,但也不願意讓她就此走火入魔。

顧綾風準備又要一劍揮去,聽見了如此熟悉的聲音后劍緩慢的從梵千殤身上收走,轉身看向了亦逍遙。?「亦逍遙,是你~~怎麼,你是想趁我此時找我尋仇么?』』

記憶蘇醒,那麼自然也想起了冷鳶的事情,冷鳶遇難純屬是在她的意料之外,那時她想去救她可是自己卻同時也被魔衍的魔獄咒給困住了,甚至差點喪命在魔衍之手,若不是自己煉成了創世之道,在最後的時刻擊破了那團霧氣,恐怕也和冷鳶一樣永生不得踏入輪迴之道吧。

「哈哈,顧綾風,沒想到你我同出一師門,相處了那麼久,還這麼不了解我。你真是太我失望了,也讓師傅失望。』』

「師傅~~」在亦逍遙提到師傅的時候,腦海里浮現出真玄執事的影子。

「我是不會在這個時候來向你尋仇的。我來是想告訴你,如果你今天殺了他,你會後悔的,因為當初他並不是真的有意要害你。』』

「哈哈哈,不是有意?你說他不是有意,可你又知道他當時是怎麼對我的嗎?不惜利用劇毒加上狠狠的那一劍你無法體會,這是我們的事,我想你不必要插手。』』

「我怎麼會不懂,罷了。我說完就走,至於你聽或不聽那是你的事情。』』聽見顧綾風說的那種感覺他又何嘗不懂呢,冷鳶的離去甚至比她受那一劍要更疼痛。

亦逍遙未理會顧綾風繼續說道「其實那件事情是莫池聖尊的一場陰謀,他並不是有意要刺下那一劍,就在你消失的那一刻,他也未曾好過。他回到天罰便自斷了一身修為,受了天罰九十一道雷型長睡不醒,便是由於你愈影神術緣故所以他才保住了性命。他的師尊也就是如今天罰之主,莫池聖尊為了想要得到你神之源不惜編出了謊話說:在你平步青雲之時,便是災難的降臨,唯有你輪迴才可太平,我這麼說我想你已經明白了。』』

亦逍遙說完之後消失在玄霖山脈之間,滿是傷痕的梵千殤聽完沒有感覺到驚訝,因為在他回天罰的那一刻就已經發現了師尊的計劃,便得知了真相。

顧綾風聽完無可奈何地看著梵千殤,「為什麼,你為什麼不說,你為什麼要這麼任由我傷害你,不要以為這樣我會原諒你。』』

身形恍恍惚惚,往後走去,看見站在一邊的帝燁痕,也沒有說什麼。而是一直往前走去,就在帝燁痕想上前跟來的時候她說道「你不用跟來了,我沒事,他此時更需要人照顧,』』,

她口中所說的他自然是躺在地上的梵千殤,雖然她未使用全部神力,但是幻影神劍的威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

雲魂殿的某處九幽密室中,石壁上封印著一絲殘影,這正是魔衍的殘影,忽然殘影形有了意識,也正在慢慢恢復當中,只聽見密室里的聲音。?「哈哈

(本章未完,請翻頁)

哈,沒有想到你顧綾風也有今天,哈哈哈哈,等我重現天日之時就是這片大陸毀滅之時,哈哈哈,到時看你怎麼拯救,顧綾風。』』

「恭喜殿主,過不了多少時日殿主您就可以重振雲魂殿,就可以恢復身份了。』』

「是啊,不過這還多虧了那個洛軒越呢,不愧是我看中的人。』』

「恕屬下直言,洛軒越雖說要報仇可是對殿主您之後的計劃怕是不利啊。』』

「哈哈,怕什麼,他的命脈都掌握在我手上,難道他還敢違抗我不成,這些你就不需要操心了,你只需要負責好好看著他,哈哈哈。』』

「是,屬下遵命。』』

這位和魔衍對話的下屬便是那位陌生男子,他是魔衍身邊的心腹名叫心影,如影子一般的存在。對魔衍很是忠心,處處都為了他著想著。?皇城內,顧綾風慢走在這條悠長又沒有一個人的道路上,牆壁上的紋路是那麼清晰,月色照亮著整個皇城,很美。

就好像什麼都未發生過之前一樣的美妙,瓊漓悅站在顧綾風的寢殿,來回的走一遍又是一遍,她這時可不希望顧綾風出任何事情「顧綾風,顧綾風,你可不能出什麼事情,要不然穹雁怎麼辦…….』』

「你放心,我還死不了,你們穹雁也倒不下。』』

神情恍惚的顧綾風聽見瓊漓悅在這自言自語道,原本以為她站在這許久是擔心自己,走近才知道原來只不過是擔心穹雁而已也自言自語道「呵…….呵呵…..可笑,真可笑啊。』』

「顧綾風,你到底怎麼了?你~~你沒事吧?』』

「你回去吧,不必擔心我了,我沒事,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趕走瓊漓悅后,顧綾風又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不讓任何人接近,「如今全部都已想起,那麼前世所發生的一切,所失去的,這一世將不再會重蹈覆轍。』』?每一抹記憶都深深印烙在她的深處,很是傷情。

「沒想到,你們之前竟然發生過那麼多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也難怪綾風第一眼看見你的神情會那樣。』』

「呵呵,這些事情我寧願它從來沒有發生過,我也不想綾風這麼傷心難過。』』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