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布朝秦飛行了一個克拉拉國對待最高領導人的標準軍禮。

“你們繼續說道翻譯,我就不打擾了。”


秦飛說完就離開了,他現在改變主意了。

本想等龍一他們回來,再慢慢籌劃一網打盡。

但現在陸家主明顯不是主謀,他要改變策略,逐個擊破!

“陳嵐,我記得陸家郊區有幾座樓盤在建,去看看。”

“順便把陸家偷稅漏稅的東西放一點給媒體,我要敲山震虎。”

陸振杰當年敢用那樣的手段對付秦家,今天,他就給陸振杰提提醒。

“是,秦總!”

陳嵐領命就準備開始行動,秦飛像是想到什麼一般,叫住她道。

“等等,我親自去,你替我準備微型攝像頭和錄音筆。”

陳嵐一個女的,去工地確實不方便,他倒要看看,陸家建的樓盤,又有多結實。

“儘快!”

陳嵐想說的話都被這二字打的吞了回去,她無奈,只有連忙下去準備了。

次日,一個穿着勞工裝,戴着一箇舊遮陽帽,身上還有許多泥點子的人站在陸氏集團出品,陽光花園二期項目工程地門口。

他抹了抹臉上油的發黑的汗珠,走到門衛門口。

“大哥,老闆,你們這還招人嗎,俺從老家來討生活,已經三天沒吃飯了。”

門口保安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管他叫老闆,臉上一樂。

看了看眼前這個黑漆麻烏,身上酸臭酸臭的漢子。

眉頭緊皺,不過看在他管自己叫老闆的份上,保安還是說道。

“等着,我問問經理,看他要不要你。”

說罷就去亭子裏打電話了,轉頭一看,男人憨厚朝他一笑。

出乎意料,牙齒還挺白。

“你叫什麼名字?”

說到一半,保安纔想起來,沒有問眼前這個漢子的名字。

“俺……俺叫陸加減,俺爹希望俺數學好一點,會算賬,就給俺取名叫加減。”

秦飛眼珠一轉,隨意胡謅了一個名字。

保安一聽,面色怪異,這麼奇怪的名字,還偏偏姓陸?

“行了,跟我進來吧,經理要看看你會啥。”

保安掛了電話,招呼“陸加減”進了工地,因爲秦飛身上很臭,保安還特意離他一大段距離。

秦飛自然也不會跟他沒話找話,他的目的只是混進來而已。

眼前的大樓如火如荼的在建,破舊的勞工裝領口釦子被太陽一照閃過一絲鈍光。

兩人很快到了經理辦公室,經理打量着眼前這個侷促的東張西望的漢子。

“是你要找工作,你怎麼知道我們集團的。”

“陸加減”有些“緊張”,磕磕巴巴道。

“俺,俺不知道什麼集團,俺就是第一次來大城市找工作,看見這在蓋房子,俺就來問問。”

“俺以前在鄉下,就是給人家蓋房子的。”

雖說的磕磕巴巴,卻也說清楚了,經理摸了摸下巴,笑着問道。

“那你都會些什麼?”

“陸加減”想了想,一臉認真的說道:“俺力氣特別大。”

“噗哈哈哈……你要是什麼都不會,我是不會要你的。”

經理哈哈大笑,這算什麼優點,他正想打發走這個髒兮兮的漢子。

“陸加減”急了,站起來跑到外面四處張望,經理和保安連忙跟着跑出去阻止。

這漢子看起來傻愣愣的,別在工地搞出什麼幺蛾子。

兩人追出去一看,卻驚呆了,只見“陸加減” 修真之妖孽狂少

不一會兒就扛到了他們面前,經理艱難的嚥了咽口水。

一包水泥最起碼有五十斤,這可是五包,五包什麼概念,相當於兩個成年人的體重。

這陸加減,就這麼扛過來了,這……

“我宣佈,你被錄用了, 重生首席男神:逆少,寵上癮 。”

現在工地雖然和水泥沙灰這些可以用機器代替,搬東西爬樓也有吊機。

但需要人力搬運的地方也不少,這傻子力氣這麼大,能省不少工。

秦飛有些遲疑道:“可是,可是俺在老家的時候一天能掙兩百塊呢,咋來到大城市掙的比老家還少。”

見他這麼說,經理不慌不忙的笑嘻嘻道。

“誒,話不能這麼說,這只是剛開始嘛,你纔來就拿的和別人一樣對別人也不公平。”

“等你幹滿三個月,我就給你漲工資,放心放心,乾的多,拿的多。”

“再說了,這可是陸氏集團的項目,你出去跟人家說你在陸氏集團上班,別人都羨慕你。”

在經理一通自以爲是的忽悠下,陸加減“掙扎”着,答應了留下來。

“好,好吧,三個月後你一定要給俺漲工資,俺記着呢。” “放心放心,來籤合同,三個月後我再拿新的合同給你。”

經理敷衍了幾句,就從抽屜裏抽出一張勞工合同遞給陸加減。

“會寫字嗎?不會寫字,按個手印也行。”

說完他順手又拿出來了一盒印泥。

秦飛愣愣點頭,歪歪斜斜的在合同上親手寫下了“陸加減”三個字。

從此刻起他就是陸氏集團,正式聘用的一名建築工人了。

“好了好了,你帶他去工頭那領工作服吧。”

經理揮揮手,保安就帶秦飛出去了。

然後工頭從辦公桌上端起了他的小茶壺,翹起二郎腿,哼起了小曲。

一個工人一次最多隻能扛兩袋水泥,這個傻子一次能扛5袋,抵兩個人工。

而且一天只要100塊,工程結束,能省不少錢。

到時候這些錢全部是他的,美滋滋啊,美滋滋。

門外保安帶着秦飛進了工地裏,朝着一個憨厚的男人喊道:

“工頭,今天新來的,給他髮套工作服。”

“誒,好嘞。”

見工頭點頭,保安這纔對秦飛說道:

“這裏是你們幹活的地方,你今天剛來,先跟他們幹着,就當熟悉工作了。”


說完他就回去繼續站崗了,剩秦飛四處打量眼前這座未完工的建築。

突然他像注意到什麼,向一堆鋼筋走去。

這鋼筋的尺寸……

秦飛剛要伸手去摸一摸。

“你在幹什麼?”

一道狐疑的聲音傳來,同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秦飛轉身,原來是工頭。

秦飛憨厚一笑道:“俺看着這是鋼筋吧。”

“俺老家建房子都是用竹條和木頭,最多用鐵絲。還沒見過這麼好的鋼筋哩。”

工頭聽他這麼說,這才笑道:“這算什麼,還有更……”

說到一半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立馬住了口。轉移話題道。

“算了,我去給你拿工裝,穿上衣服,纔好幹活。”

然後就給秦飛拿了一套藍白相間的衣服,還有一個黃色的安全帽。

末了還提醒道:“ 錯愛總裁的復仇契約 ,平時幹活小心點。”

“好的好的,俺知道了。”

秦飛連連點頭,然後就苦逼的跟着這羣人搬了一下午的水泥。

一直到晚上八點才收工,饒是秦飛這樣強的身體素質,也覺得腰痠背痛腿抽筋。

好不容易回到船上後,秦飛立馬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澡。

擦頭髮的時候不禁想到,照今天的情況來看,他懷疑的應該是差不多。

再呆個兩三天,應該就能掌握到證據了。

正想着,一個人敲了敲他的門。

“進來。”

原來是十七,秦飛皺了皺眉。

“你不跟着那個女人,回來幹啥?”



十七皺眉遞給他一張照片,翹着二郎腿坐在秦飛牀上。

“跟着也沒勁囉,你要的東西查到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