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將香腮伏在紂王膝下,相偎相倚,悲悲泣泣,淚如雨注。紂王見姐己淚流滿面,妖啼宛轉,真如帶雨梨花,啼春嬌鳥。

紂王見她如此態度,更覺動情,用手挽起,口稱:“御妻!你父反叛,你在深宮,如何得知,何罪之有?賜卿平身,不要悲慼慚愧,有損花容。縱使聯將江山盡失,也與愛卿無干,快快起來。”

姐己破涕爲笑,叩謝恩。

當真是:牡丹花下死,社稷也可棄!不可救藥,成湯氣數已盡

最後朝議決定派遣三山關元帥張山討伐西歧。結果,西歧羽翼初豐,張山不敵,被鄧嬋玉一得鼻青臉腫,疼痛難耐。張山正憂愁之時,蓬萊島羽翼仙下山來相助成湯。

此人生的形容古怪,尖嘴縮腮。頭挽雙髻,體貌輕揚;皁袍麻履,形異非常。嘴如鷹鷙,眼露兇光;葫蘆背上,劍佩身藏。篷萊怪物,得道無疆;飛騰萬里,時歇滄浪。名爲金翅,綽號禽王。

第二日掇戰三路雷震子,中三路楊戩、哪吃、黃天化,下三路土行孫,把羽翼圍在垓心,好一陣惡鬥。 哪噸見羽翼仙孤木難支,祭起乾坤圈打來,金光燦燦,看不真切,正中羽翼仙肩甲,打得羽翼仙一個趔趄。道人把眉頭一皺,正要脫身逃走,被黃天化回身一甩,攢心釘化作一道紅芒射來,把道人右臂打通。

又被土行孫提着繽鐵棍把道人腿上打了數下,泛紫紅腫,楊戩又祭哮大犬,大如白象,血盆大口恨恨咬下,把羽翼仙夾頸子拽下一口肉。羽翼仙四下吃虧,慘叫一聲,借土遁灰溜溜逃走了。

羽翼仙負傷逃回商營,咬牙切齒,鋼牙咯咯作響,心中卻是大怒,要用本能給西歧一個教訓。

卻說子牙得勝進府,與諸門人衆將商議,忽然莫名其妙刮來一陣風,把檐瓦刮下數片來。姜子牙卻是修道之人,知道這等異象往往透露出凶兆,連忙淨身焚香,取金錢在上,占卜吉凶。

只見排下卦來,把子牙嚇得魂不附體。忙沐浴更衣,望崑崙山下拜。拜罷,子牙披仗劍,移北海之水,救護西歧,把城郭罩住。元始天尊從琉璃瓶中放出三光神水,罩住西岐城,四方揭諦領命:“把西歧城護定,不可晃動。”

昊天在通明殿從崑崙鏡上也看到了羽翼仙準備夜晚襲擊西岐,命令真武前來,密授機宜。真武領命而去。

話說羽翼仙心情鬱悶,暢飲烈酒,飲至一更時分,命張山收去了酒,出了轅門,現了本像,乃大鵬金翅鳥。張開二翅,飛在空中,把天也遮黑了半邊。翅遮天雲霧起,空中響亮似春雷;曾扇四海具見底,吃盡龍王海內魚。

話說羽翼仙飛在空中,望下一看,見西歧城被北海水罩住,不覺失聲笑道:“姜尚可謂老邁不堪,不知我的利害,我若稍用些須之力,就連四海頃就能扇幹,更何況一海之水?”


羽翼仙伸展兩翅,用力一扇。有七八十扇,他不知此水,有三光神水在上面,越扇越長,不見枯淚。自一更時分,直扇到五更天氣,那水卻越漲越高,幾乎要淹沒羽翼仙的鳥爪了。

這一夜將氣力用盡,羽翼仙氣喘如牛,血管噴張,卻是依舊不能成功,不覺大驚道:“若師再遲延,恐怕到了天明不好看。”心中自覺斷愧,不好進營來見張山,於是計劃先飛到別處休息下。

不料去路卻被手持龍泉寶劍的道人擋住去路。真武知道這大鵬金翅鳥卻是度快若閃電,早就用‘皁天旗’將一片空域下了禁止,羽翼仙卻是插翅難飛。

羽翼仙見到真武氣息磅礴浩大,猶如深淵闊海,況且整夜扇風,精疲力盡,不敢對戰,欲要變回原形飛走,卻是冥冥之中一股束縛之力降臨,羽翼無風而過,氣流不暢,難以騰空。

羽翼仙無奈,只得化爲人形,提着寶劍朝真武砍來。真武喝了一聲,掄起龍泉劍相向。

羽翼仙臉色陰鷙,大喝一聲,一抖傷軀,無數金色翎羽飛出,如同萬把飛刀攢射,暴雨梨花”比如狂風驟雨。

真武從容不迫,祭起‘皁天旗’,輕輕一甩,萬道碧光如同幻影狂閃,須臾飛刀表面都被片片柳葉覆蓋,度遲緩,墜落雲端。

真武拿出‘崑崙鏡’一晃,光亮如水的鏡面,幽藍之色一閃,一道璀璨光柱射出,照耀在正要施展異術的羽翼仙身上,頓時羽翼仙就覺得神魂被這抹藍光給定住,渾身法力運轉受阻,頓時法力喪失,猶如凡人。

真武又祭起‘困妖索’羽翼仙緊緊捆住,把大喝一聲:“孽畜,此時不現身,更待何時?”

羽翼仙痛不欲生,慘叫連連,最後求饒,現出了大鵬金翅鳥真身。翅麗金色,兩翼廣三三六萬裏,鐵爪金喙,翹着金網鑽石的角,額頭頂上翹着一顆奕奕放光的寶珠,蘊含毒龍毒素精華;金眼如同日月般閃爍,銳利凜冽;宛如寶劍般的翅膀在扇動間,銅色利刃的翎羽縫隙中降下沙沙作響的熱沙雨。

真武此時滿意的點點頭。袖袍鼓盪,空間禁制散去,押着羽翼仙往天庭而來。

真武因降伏絕世兇鳥,成就了一番造福西岐萬民的功果。鳳鳴西岐,順應天意。一陣祥和的光芒從天而降,籠罩其身,卻是上天有感真武此造福蒼生之舉,降下無邊功德。

真武知道機不可失,端坐其中,頭頂顯出慶雲,慶雲中結出三朵金色蓮花,每朵蓮花結二十四瓣,流光異彩,眩人眼目。

只見左邊一朵顯然大上許多,上面盤着一尊威猛的玄武,玄武似乎沉睡狀態,巨大的眼珠子半睜半閉,全身金色,閃閃發光。

無窮功德落了下來, “嗡!” 玄武猛然睜開雙眼,陡然化作一尊面色陰鷙的黑袍道人飛出,落在真武面前。

玄武也就是黑袍人叫道:“貧道玄武,恭喜道兄道行大進。”

真武面色也帶着一絲欣喜般,說道:“道兄不必多禮,你我一體,理應同喜。”

“嗖!”

光芒一閃,玄武再次回到真武慶雲中。真武藉此功德,利用四象珠斬出玄武化身,進入準聖。一時間,整個天空,祥雲萬丈,瑞彩千條,陣陣仙樂飄搖之中,好似到處都瀰漫着一股香氣。

三十三天外天通明殿宮,昊天門下弟子見到真武斬切惡屍,進入混元之境,大爲鼓舞。

昊天道:“真武身負擎天大功德餘蔭,福緣深厚,進境極快,如今擒拿妖怪有功,天降功德以茲鼓勵,得以再進一步,得斬惡屍,也是他的機緣到了。爾等修行日短,切不可妄自菲薄,如今殘存世界的準聖也是寥寥可數。”

衆門人凜然一震,轟然而應。 昊天論功行賞,任命真武爲‘玄天大帝’,鎮壓北極,拱護凌霄殿。

而在西歧二百里外的紫雲崖,燃燈手持一百零八顆白光灼灼的念珠等候羽翼仙來臨,卻是天色已經大亮,卻是不見蹤影,心中着急,屈指一算,知道事情原委,勃然大怒,卻是滿腔怨恨,鷹眸之中憤怒、屈辱、無奈、忌憚種種感情閃過,最後狠狠看了天庭一眼,不語。 靈霄寶殿內,昊天升起御駕,天庭羣神文武百官分立階下左右,按職位高低排列,着實威嚴無窮。真武押着羽翼仙入殿。

昊天看着捆在地下的羽翼仙,罵曰:“你這孽障!姜子牙奉玉虛符命,扶助聖主,戡定禍亂,拯溺救焚,弔民伐罪,你爲何反起狼心,你助惡爲虐!犯下彌天大最。” 命黃巾力士:“ 把這孽障陸鎮壓在北海海底,這一鎮壓,便是無量量劫之數,非到天地重開之際,不放你出來!”

天庭羣神聽了,都不由打個冷戰,暗道:“這比殺了他還要難過!還不如脖子一伸,一刀下去碗大個疤來地痛快!”

大鵬顯然也想到其中地厲害,紫臉變得更紫了,忙哀訴曰:“大天尊大發慈悲,赦宥貧道!貧道一時愚昧,被傍人唆使;從今知過,再不敢正眼窺視西岐。 ”

昊天曰:“你在天皇時得道,如何大運也不知,真假也不識,還聽傍人唆使,情真可恨,決難恕饒!”

大鵬再三哀告曰:“可憐我千年功夫,望大天尊憐憫!”

昊天曰:“你既肯改邪歸正,須當歸順我天庭,我方可放你。”


大鵬連忙極口稱道曰:“臣願意歸順天庭。”

昊天曰:“既然如此,待我放你。”用手一指,解開困妖索。


羽翼仙站起來,向昊天拜謝。

昊天說道:“聽說你有個叫陰陽二氣瓶的法寶,不知道有沒有帶在身上啊!”

聽到昊天問道自己的陰陽二氣瓶,羽翼仙心裏興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雖然不知道昊天是從哪兒聽說自己的陰陽二氣瓶的,但是羽翼仙也不敢隱瞞,他可是知道昊天是神通廣大的。

陰陽二氣是伴羽翼仙而生的,爲了保存這陰陽二氣,羽翼仙就找了一個瓶子把這陰陽二氣存了起來,就有了這陰陽二氣瓶。

看着羽翼仙手中那個連後天法寶都不是的瓶子,昊天很無語,好好的一個陰陽二氣居然就這樣被他給埋沒了,陰陽二氣居然就盛放在這樣的一個瓶子裏,這羽翼仙還不是一般的糊塗。怪不得被申公豹一忽悠,就跑來當炮灰了。

想想那五行之氣在孔宣的手中成了那厲害無比的五色神光,闖出了赫赫威名,可是和那五行之氣同等級的陰陽二氣,到了這羽翼仙手中就成了紀念物品,唯一一個用處就是被他用來消化一些垃圾,還真的是埋沒到了極點啊。

昊天把那瓶子中的陰陽二氣給抽一半出來,然後打入造化鼎中保存起來,這陰陽二氣對昊天可是有大用。另外一半陰陽二氣打入羽翼仙的天靈識海之內。同時也打入一股青氣,把陰陽二氣訣的功法傳給了羽翼仙。

羽翼仙大喜,以前羽翼仙不會煉化陰陽二氣,只能把陰陽二氣放在一個瓶子裏當普通法寶用,暴殄天物。現在有了這陰陽二氣訣,羽翼仙可以煉化這先天之寶陰陽二氣,成就當不在孔宣的五色神光之下。

讓羽翼仙下去後,昊天請來了瑤池,一起研習陰陽二氣。昊天從造化鼎中取出陰陽二氣,吸入體內,體內陰陽兩氣互相轉變,陰極陽生,陽極陰生,全身法力瀰漫,不可抑制。昊天和瑤池雙手相抵,通過手掌,把陰陽二氣送到瑤池體內,再傳送回來,循環不息。兩人陰陽互補,法力提升,氳氤蒸騰,全身逐漸發光,化成了兩道光,金光和白光相互融合,化爲了七彩光。

七彩光化爲混沌,形成了太極漩渦,造化之力蕩然而現。虛空中有地水火風涌出,受太極旋動,顯了一黑一白兩條氣流,乃是陰陽兩儀之氣,遊離空中,生生不息,化生了一個太極兩儀世界。虛空崩塌,地水火風奔涌,如在煮粥,汩汩沸騰。

昊天通過了先天陰陽二氣,和瑤池一起參悟,修成了陰陽兩儀訣。夫妻一起施展陰陽兩儀大法,陰陽兩儀,法力息息相生形成了太極兩儀世界。在這個區域裏,兩人就是天道般的存在,聖人在這個區域也受制於昊天。另有一大妙處,兩人修習陰陽兩儀訣,元神融合,即使有一方不幸隕落,另一方也可以同分出一絲元神,重新塑造肉體,化形而出。

昊天和瑤池睜開雙眼,相視一笑,兩人身邊一白一黑兩股清氣,如陰陽兩儀,飄飛雲光之中,盤繞追逐不停。昊天慶雲裏萬千龍鳳飛舞,一綵鳳從慶雲裏飛出,化爲一少女,形貌和瑤池七分相似,向昊天和瑤池作了個禮,又化爲綵鳳,飛回昊天慶雲中。

瑤池對昊天嬌羞的對昊天笑了下,輕輕地說:“師兄,我們也該再要個皇子了吧。”昊天會意,拉起瑤池的手。 這日,昊天正在和瑤池在通明殿內商議,猛然發現崑崙鏡上出現之處異雷,昊天用崑崙鏡監管諸天星斗,每一個變化都會出現在上面。

昊天發覺此次異變有此不尋常,急忙一擡手,一道光芒打在崑崙鏡上,只見寶鏡上的周天星斗漸漸散升,星空的邊緣出現在他的面前,只見在荒蕪的星空之上射出一道寶光,寶光沖天而起,直射向混沌之中。

看着這道寶光讓昊天的心臟徑然收縮,看着這道寶光絕不簡單,自己的‘崑崙鏡’和‘聚仙旗’都是極品先天靈寶,但走單從寶光上來看,這件法寶不在這兩件極品靈寶之下,難不成這還是一件極品先天靈寶出世麼。

昊天激動不己,瑤池也發現了,急忙對昊天道:“陛下,此寶在星空出現,乃和我天界有緣。”

昊天笑了下,咋瑤池怎麼拜準提道人爲師了,也開始說此寶和我有緣了。

昊天祭出‘崑崙鏡’,運一晃,一道黃色光柱照耀,通明殿上空徒然出現一道虛空之門,銀光閃爍。白濛濛一片,神祕而耀眼。昊天從容地步入,而後光柱恢復如初,看不出絲毫變化。

話說昊天利用崑崙鏡穿棱時空之力,迅速消失在通明寶殿之中,快就到了星空的邊緣,眼前出現一道巨大的寶光,寶光匯成無數的龍虎之形,駭人以極。

昊天的心頓時不停的翻騰起來,急忙打出了幾道法訣就要收取這件至寶,哪知寶光突然徑烈數倍,將昊天的法訣擋了出去,昊天只得將‘量天尺’取出,揮動起來,數道玄黃之氣射出。


昊天已經斬去兩屍,法力高強,連連發出幾道玄黃之氣,將寶物所在的星辰擊碎,這件至寶的本體出現在昊天的面前。

此寶狀如塔狀,共十三層,發出黃色炫光,金光璀璨,頂懸明珠,六角掛宮燈,上面雕刻無數明印符文,擁有浩大無儔之力。

吳天見多識廣之輩,自然知道這就是頂級先天靈寶,能吸星換月,防禦無雙,只要此塔護着,三界之內所有的攻擊離身百丈即可消散無形,再有,其內自成一界。包含三界萬般變化。幻境萬千,殺機無限。聖人之下皆可誅殺封印,三魂不留,七魄不存。

要是能掌握此寶,其中的好處自然不用說,昊天急忙打出數道法訣就要收取此寶,卻不想半途之中再起變故。

一柄尺子開虛空而出,將吳天的法訣打散,昊天勃然大怒,居然有人敢在此時虎口奪食,全然不顧自己,手中量天尺脫手而出,劃過天際,朝那根尺子敲落。

轟,一抹金光乍現,照亮虛空,一隻巨大的金燈聳立在半空,遮天蔽日,將量天尺頂住拖住,落不下來。

“無量天尊,道友別來無恙吧?”

隨着這一聲黃鐘大昌般的道音,一個相貌異奇的道人出現在昊天對面。

“燃燈道人?”

燃燈一招手,把幽冥燈收到手上,灼燒穿虛空,慢悠悠言道:“正是,貧道見過大天尊。”

燃燈站在了昊天的面前。

燃燈冷冷一笑,又道:“此寶和天尊無緣,該爲我玉虛宮所得。大天尊應該順應天意,不然難免傷了和氣。”

出現的正是燃燈道人,燃燈打死打生,在燃燈都是紫霄宮中聽道之人,燃燈自身的因果氣運不可能像黃龍等人一樣與元始合而爲一,說到底燃燈和元始只是一種合作關係。一直沒有得到元始天尊賞賜靈寶。燃燈一直在尋找靈寶,壯大自己以便能和洪荒大能叫板。

正在靈鷲山苦修的燃燈,突然發現星空邊緣出現了一陣波動,立馬知道有異寶出現,燃燈急忙趕到天外,想要看看熱鬧,一見竟是寶塔出世,而且諸聖也沒有出現,只有一個昊天在場,燃燈立馬心頭熱了起來,故此出手阻擋昊天,並且把玉虛宮擡了出來。

昊天一見燃燈竟敢出手阻擋自己,也是極爲不快,嗤笑道:

“哼,燃燈道友莫不是得了聖人法旨麼?”語氣森然,毫不客氣,昊天自然知道燃燈現在不受元始待見,故意這麼說,就是爲了嘲弄燃燈。

燃燈也不答言了,手中的乾坤尺在這股強大的法力催動之下,直奔昊天打來。

“好你個燃燈道人,膽敢和本座動手,本座今日必教訓教訓你。”

吳天揮動掌中‘量天尺’,架開了乾坤尺。

燃燈袖口之中飛出一寶鉢,祭起‘紫金鉢盂’往昊天打來。那紫金鉢盂陡然漲大,發出成伏魔圈,光環道道。成千上萬,往昊天罩來。

吳天雖然不懼,但也不想嘗試一番這兇器的厲害,眉心白毫宛轉,一道清光溢出,‘聚仙旗’出現,噴涌出消消白光,護住全身,正待反擊。這時空間又是一陣扭曲,一個和藹老朽和一個陰鷙道人出現在兩人之旁。

這兩人正是冥河和鯤鵬。鯤鵬被昊天封印了一量劫,終於脫困而出,正滿懷仇恨的眼光看着昊天。昊天直覺一片刀光劍影襲來,寒毛乍起,知道鯤鵬對自己恨意詣天,欲要殺之而後快。

昊天也不着急動手,眯着眼,眼眸之中殺氣澎湃,鯤鵬這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還敢來挑釁自己,簡直是找死。

昊天脣紅齒白,笑眯眯對鯤鵬說:“恭喜道友脫困而出,鯤鵬道友今已脫困,自當在北冥靜心修心養性,怎麼還跑到這裏瞎攪和。”

伶牙俐齒,語言惡毒,直接刺中了鯤鵬心中的傷疤。

鯤鵬心中大怒,三角眼中刀光劍影,寒光閃爍,咬牙切齒道:“昊天,貧道今日必跟你不死不休!”

鯤鵬一聲尖利怪嘯,虛空爲之一振,昊天儘管道行高深,仍舊耳膜一蕩,眼前金光幻影重重,立馬耳垂倒卷,耳中噴薄元氣,形成護罩,擋住這股毫無徵兆的音波襲擊。

鯤鵬怒喝一下,巨爪往昊天抓來。

昊天背後陡然浮現浩渺星空,繁星點點,迷幻神奇,河圖洛書展開,一道星河嘩啦啦延伸開來。直接朝灰濛濛的巨爪流淌過去。

鯤鵬巨手無功,手一拂,驟然射出五彩斑讕的北極冰魄神光,或湛藍,或慘白。或赤紅。或天藍。或藏青,或墨綠,或清脆,或鶯黃,不一而足,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如下牛毛細雨般朝昊天襲來。

昊天背後五色神光一掃,收走了鯤鵬讕的北極冰魄神光。

鯤鵬悚然一驚,不由得謹慎起來。

昊天也賴得再理會鯤鵬,又對冥河道:“冥河道友既歸順我天庭,怎麼也來跟朕爭奪呢?”

冥河敗在昊天手下,血河歸順天庭,不敢逞能,道:“此處出現至寶,自然是有緣者居之,無緣者失之,貧道不過是爲了自己的緣法前來爭一爭而已,想必昊天道友也是如此吧,

冥河不愧老奸巨猾,幾句話就將天庭和血河之事撇開了。冥河將奪寶說威個人行爲,讓昊天一時語塞。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